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82

  第四八十二章
    高航被侍衛帶進王宮的正殿。【】-他現在的身份是降軍之將,也是亡國之將,在唐寅以及風軍眾將面前,想硬氣也硬氣不起來。
    進入大殿后,他高拱著雙手,跪地叩,說道:“降將高航,拜見風王殿下!”
    唐寅下打量他,原來此人就是高航,看起來年歲并不大,還未過三十的樣子,長得也英俊,皮膚黝黑,臉棱角分明,濃眉虎目,帶有一股英氣,不過,就是這個人害得自己的十萬水軍全軍覆沒,真是人不可貌相。看罷之后,唐寅在心里也暗暗嘆了口氣,莫國人才輩出,只可惜,邵方能,不懂用人,導致莫國如此厚實的基礎瞬息之間土崩瓦解。
    他擺了擺手,說道:“你起來!”
    “謝過風王殿下!”高航再次叩,這才挺身站起。他剛剛起身,唐寅便說道:“高航,你可知道,我風人對你恨之入骨,在本王見你之前,已有太多的將帥向本王議將你處死!”
    高航聞言,面不露懼色,說道:“回稟風王殿下,兩國交戰,各位其主,誰勝誰負,各憑本事,死傷在所難免,現在在下真心來投,若風王殿下執意要處死在下,在下也話可說,只是,那并非明主所為!”
    “哦?”唐寅樂了,笑問道:“那你倒說說看,什么該是明主所為!”
    “遠小人,親君子,不計前嫌,重用賢能之士,這方是明主所為。”高航正色回道。
    唐寅愣了愣,忍不住仰面大笑起來。好一個高航,一句話,就把孫冰、許炎二人歸納進小人行列之中。
    沒等唐寅說話,孫冰和許炎可坐不住了,他二人臉色一陣紅一陣白,氣得肺子都快炸了。現在大王還沒說接納高航呢,他就開始指桑罵槐,若是大王真接納了他,以后還指不定怎么和自己作對呢!他二人雙雙出列,向唐寅拱手說道:“大王,高航現在只是一亡國之將,卻還敢這般飛揚跋扈,目中人,在我大風的朝堂之大放厥詞,日后若真投入我軍,那還了得?還望大王將此賊拖出去問斬,以告慰那些陣亡將士的在天之靈!”
    唐寅沒有立刻表態,揉著下巴,沉思不語。高航則看向孫冰和許炎,拱手問道:“不知兩位將軍尊姓大名?”
    “哼!”孫冰和許炎二將雙雙把下巴一揚,以鼻孔對著高航,理都沒理他。
    到是一旁的青羽幫忙介紹道:“高將軍,這兩位是孫冰孫將軍和許炎許將軍!”
    青羽和高航都莫將,又都有是莫將之中的青年才俊,互相自然也認識。
    聽聞青羽的介紹,高航感激地向他拱了拱手,而后又看向孫冰和許炎,正色說道:“原來是孫、許兩位將軍,恕在下眼拙,還望兩位將軍不要見怪。”
    對他二人,高航還是很敬佩的,不是說他倆多有能力,而是佩服他倆在惡境之中能不懼個人生死,抱有一顆時刻與敵同歸于盡的決心。
    孫冰和許炎不知道高航心里是怎么想的,不過自己畢竟是人家的手下敗將,想來在自己面前,高航一定在暗自得意!
    孫冰冷聲說道:“高航,你少套近乎,就憑你的所作所為,死十次次都不為過,現在莫國亡了,你就想轉投我風國,還要大王不計前嫌,你想的倒美,本將可以告訴你,沒門!今日,我必用你的狗血,祭我水軍大旗,為我水軍弟兄們報仇雪恨!”
    他說得慷慨激昂,不過唐寅的臉色沉了下來。孫冰似乎被氣糊涂了,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在風國的朝堂之,主事之人不是他,而是唐寅。shouda8
    青羽看出唐寅的臉色不佳,他說道:“孫將軍,在我風軍之中,有幾位將帥不是降將?不能因為以前是敵人,現在就拒人于門外,這不是風國的傳統,更不是大王一貫的作風,另外,要不要接納高將軍,這還應由大王定奪,我等臣子,不要也不應該去左右大王的決定。”
    他這番話讓唐寅聽了特別的順耳,原本陰沉的臉色也隨之緩和一些。
    孫冰激靈靈打個冷戰,下意識地向唐寅看了一眼,果然,大王的氣色有點不對勁,他急忙拱手說道:“大王,是末將失言了,還請大王恕罪!”
    唐寅可不是因為你說錯哪句話就要殺要剮那么小氣的人,剛好相反,他對部下向來寬容得很,即便有錯,能不罰就盡量不罰,當然,如果所犯的錯誤涉及到根本的原則性問題,他也不會手軟的。
    他笑呵呵地揮揮手,示意孫冰不必多禮,接著,又垂下頭,拿起擺放于桌的莫國獻,說道:“據莫國記載,東海之外,有諸多島國,互相之間,紛爭不斷,導致流民眾多,靠在海打劫為生,時常騷擾東海郡的沿海一帶,可有此事?”
    沒想到唐寅會突然問題這個,高航怔了一下,回道:“回稟風王殿下,確有此事,不知,風王殿下為何……”
    唐寅一笑,說道:“東部海患,困擾莫國許多年,不得已只能在東海郡一帶增設大規模的水軍,每年所耗錢財甚多,想要一絕后患,最好的辦法不應是被動防守,而應出海征討,以儆效尤。”說到這里,他頓了一下,問道:“高航,如果本王給你一支水軍,你能否率領他們,征服海外那些諸島國?讓他們再不敢冒犯我大風沿海一帶?”
    呦!高航眼睛頓是一亮,出兵征討東海諸國一事,他以前不止一次向莫國朝廷寫過奏疏,但奏疏到了朝廷那里便石沉大海,連個回音都沒有。
    當然,高航也可以理解,朝廷是不想出兵打東海諸國的,一是風險太大,萬一所有損失,得不償失,二是戰線太長,又是在海,難以做出及時的補給,其三,朝廷還沒有那么長遠的眼光把目標鎖定在海外,朝廷一心想要的全是國內那些看得見、摸得著的土地。想不到,唐寅剛剛接手莫國,便把海外諸島國定為要根除的目標。
    在這一點,高航很佩服唐寅,恍惚之間,他仿佛有巧逢知己的感覺。他深吸口氣,向唐寅拱手說道:“風王殿下,在沿海一帶,海患之禍甚于虎豹,只東海郡一地,每年死于海盜之手的姓就不下千人,損失的財物更是多到法統計,若風王殿下肯出兵討伐,那真是姓之福,大……大風之福啊!”
    唐寅樂了,東海諸島確實是個禍患,能盡早鏟除就應該盡早鏟除,一并征服過來,再者,他有些忌憚莫國的鎮江水師和東海水師,這兩支水師大軍太強大了,別看現在說投靠己方,萬一以后作亂怎么辦?自己連個可以應對他們的辦法都沒有。讓他們去討伐東海島國,即可以絕后患,又可以消耗莫國水師的實力,一舉兩得,說白了,就是驅虎吞狼之計罷了。
    他站起身形,繞過桌案,從王座走下來,到了高航近前,唐寅拍拍高航的胳膊,說道:“高將軍前來投誠,本王甚是高興。”說著話,他又對孫冰和許炎二人道:“高將軍有句話說得很對,以前在戰場,雙方各為其主,死傷在所難免,就算有過節,現在也應該一筆勾銷了。孫將軍、許將軍,你二人以為呢?”
    唐寅都這么說了,孫冰和許炎又哪敢說半個不。二人心中郁悶,但臉還得裝出很開心的樣子,雙雙贊道:“大王英明!”
    “你二人能理解就好。”唐寅點點頭,52o小說道:“高航聽封!”
    高航身子一震,再次跪倒,雙手扶地,一叩到底。
    唐寅說道:“高航心懷大義,率莫軍殘部投誠,于我風國有功,現,本王特封高航伯爵位,賜中將軍銜,以后,繼續掌管鎮江水師和東海水師。”
    “末將多謝大王!”高航聽封之后,心中的一塊大石總算是平穩落地。他自己在風國的職位高低倒是所謂,最關鍵的一點,是把鎮江水師和東海水師保住了,要知道,這兩支水軍是莫國數代人苦心經營才展至今,里面包含了太多莫人的心血,莫國已亡,高航可不想連莫國的水師也一并煙消云散。
    “起來!”唐寅含笑把高航拉起,然后又帶著高航和諸將,親自去往鎮江大營,去接收莫國水師。
    把莫國的水師接收過來,對風國的影響太大了,等于是直接讓一個沒有水軍的國家一下子變成了水軍強國,不僅僅是擁有了一支強大的艦隊,至關重要的是,讓風國具備了建造大型先進戰船的技術和人才,這可是千萬金也買不來的東西。
    接管鎮江和東海水師之后,唐寅特意讓孫冰、許炎去和人家多多接觸,想辦法把這兩支水軍里的人才借用過來,重新組建那支只剩下番號、只存在于理論的風國水師。
    孫冰和許炎欣然接受唐寅的命令,本來他倆以為接納了高航,自己的水軍主將地位怕是保不住了,現在來看,倒是沒關系,自己還是水軍主將,高航要被大王派去東海打諸島國了,估計幾年之內都未必能回得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