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83

  第四八十三章
    孫冰和許炎希望高航出海之后最好再也回不來,和他二人心愿截然相反的人是青羽。【】shouda8高航能被風國接納,成為風將中的一員,青羽是最為開心的一個。
    他二人以前不是很熟,畢竟一個在朝廷,一個遠在東海郡,受地域的限制,但互相之間卻仰慕已久,現在終于能再次同殿稱臣,又同是莫人,兩人越走越近那也是很自然的事。
    對于風國的現狀,青羽向高航做了詳細的介紹,別看風國強大到如今的地步,但內部的矛盾很多,關系更是復雜,派系眾多,一個不慎,就可能置身于險境。
    在風國的朝廷里,派系確實多到令人難以想像的地步,有風國的本土派系,有寧人、莫人、貞人派系,即便是每個派系的內部,又會分出許多的小團體,之間的政見也都不合,如果能致對方于死地,絕對不會手軟。就拿風人來說,邱真和官元吉似乎已跳出派系之外了,而以御史大夫為的張哲和以治粟內史為的張鑫這兩派就是格格不入,常有紛爭,即便是莫人派系,也分貴族派和平民派,像青羽、高航以及李進、張榮這些都屬于貴族派,像齊橫、郭決就屬于平民派,誰都瞧不起誰。
    這許許多多的派系共存于同一個朝堂之內,還能把矛盾壓在水面之下,還能讓風國朝廷看起來團結一致,風平浪靜,這不得不說是個奇跡,而之所以能創造這個奇跡,唐寅功不可沒。倒不是說唐寅用了多巧妙的手段化解了各派系間的矛盾,而是唐寅的個人威信太高,有他一個人坐鎮,便把各派系都給壓了下去,使其不敢妄動。
    風國朝廷有這么多的隱患,其根本原因還是由于擴張得太快造成的,一個矛盾還未來得及解決,接踵而至又來了新的矛盾,以此循環,便演變成今天這副畸形。
    只是因為有唐寅在,所以風國朝廷還是非常的穩固,也能做到表面的團結一心,共同對外。
    高航在投誠之前,就已經判斷出風國的情況會很復雜,只是沒想到會這么復雜,有這么多的派系。
    等青羽說完,他忍不住苦笑道:“我真應該感謝大王,讓我去東海郡,訓練水軍,隨時準備出征海外,討伐諸島國。”
    青羽笑了,挑起秀氣的眉毛,反問道:“大王的真實用意,高兄會看不出來?那是驅虎吞狼之計,是要借用征討海外島國的機會,最大限度的耗損鎮江水師和東海水師!”
    高航嘆了口氣,說道:“大王的心思,我又怎能不懂?!不過,我就生在東海郡,深知海盜之患的厲害,不管大王心里是怎么想的,若是真能鏟除海盜,保一方姓的安居樂業,即便搭性命,我也愿意去做。”
    青羽聞言頗為動容,像高航這樣胸懷大志又肯為姓著想的人已經不多了。他輕嘆一聲,說道:“只可惜我不懂水戰,不然,我真想和高兄一起出征,蕩平蠻夷匪寇!”
    高航說道:“海外作戰,最怕的就是后勤補給不足,如果青羽將軍能留在朝廷,幫我督促后勤,那就等于是幫了我的大忙。”
    青羽想了想,拍著胸脯說道:“此事盡管包在我身。”
    “如此就先多謝青羽將軍了。”在風國朝堂里的莫人并不少,除了青羽,還有李進、張榮等人,不過對這些莫國的老臣,高航早已絕望,想指望他們,那可真把自己推進火坑里了。在那么多的莫人當中,高航也就看青羽還值得自己去信賴。
    接收高航一眾的水軍過去沒幾天,官元吉和邱真這兩位左右丞相終于抵達鎮江。
    對于他二人的到來,唐寅表現得異常興奮,親自出城迎接,進城時,他還把兩人拉進自己的馬車里,三人同坐一乘。
    路,沒有太多的寒暄,唐寅直言不諱地說出自己想要遷都于鎮江的想法。
    聽聞他要遷都,官元吉和邱真心頭同是一驚。其實,早在風國得到寧北八郡的時候,鹽城就已經不再適合做都城,距離寧地太遠,導致風國朝廷想治理寧地都顯得鞭長莫及,現在又吞并了寧南八郡以及莫國除兩郡外的全境,鹽城就更不適合做都城了,這事人人心里都明白,但卻沒人敢出來。
    風人是風國的根本,但凡是風人,都不希望把都城遷出風國本土,雖說寧、莫兩地業已并入風國,但在傳統風人的心里,還法這么快的接受。正因為這樣,誰若是出遷都,便等于有了企圖動搖風國根本的嫌疑,即便是官元吉和邱真這位高居左右丞相又是正統風人的重臣,也不敢出此事。現在唐寅自己出來,官元吉和邱真又怎能不感驚訝和意外呢?
    在情感,兩人絕對是支持唐寅的,但在理智,兩人又不得不表示反對。先是官元吉開口說道:“大王,把都城遷到鎮江,只怕會引起國內姓的不滿啊,自風國立國以來,鹽城就是風國的都城,它早已成為風國的象征,在傳統風人的觀念里,是法接受遷都鎮江的,還望,大王三思啊!”
    邱真贊同官元吉的觀點,連連點頭,應道:“大王有遷都之心是好事,不過實行起來……恐怕,不會那么容易。”
    還沒回鹽城呢,單單是和官元吉、邱真碰個頭,他倆就不約而同地表示反對,可見回到鹽城之后,想說服朝中的大臣們得有多難。
    唐寅不滿地說道:“對于目前的風國而言,鹽城地處偏僻,交通極不便利,根本不再適合做一國之都,遷都更靠近中心的鎮江,怎么就不行呢?”
    官元吉苦笑道:“大王,遷都一事涉及到太多的利害關系。從情感而言,老風人會覺得被大王所拋棄,在姓當中定會滋生出對大王不滿的情緒,其次,大臣以及商賈大戶的產業基本都置在鹽城,一旦遷都,這些產業可能會變得一不值。所以,遷都之事,姓們會不支持,朝中的大臣們也不會支持,由至下,都不支持大王的決定,那大王的決定便很難再實施下去,既然如此,又何必非要把這個決定出來,自損威望呢?”
    聽聞他這話,唐寅也沒詞了。是他把問題想得太過于簡單,對于一個國家而言,遷都可是天大的事,其中的利害關系以及所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多到令人法想像,可絕非國君頭腦一熱,拍拍額頭就能決定下來的事。
    “這么說來,遷都之事就肯定不行了?風國的國都就定死在鹽城了?”憋了半晌,唐寅才不服氣地質問道。
    事實……也就這樣了。官元吉心中嘟囔一聲,但嘴沒有說。
    邱真差不多也是這樣的想法,不過又不希望唐寅太窩火,拐著彎地說道:“此事,還得再從長計議,從長計議!”
    “廢話!從長計議?從長計議到幾時?!”唐寅氣呼呼地一拍大腿,目光在官元吉和邱真身掃來掃去,最后別過頭去,看向車外。
    官元吉和邱真面面相覷,也不敢再言語了,他倆倒是也想支持唐寅,同樣認為遷都是正確的決定,可惜,他倆也能為力。
    如果說唐寅當真力排眾議,硬是要遷都,大臣們的不滿倒還好說,就怕姓不滿的情緒會被人利用,進而引意想不到的后果。風人姓可是風國的根基,如果連風人都不支持大王,那寧人、貞人、莫人就更不用說了,等到那時,大王眾叛親離,悔之晚矣,連帶著,讓本就矛盾重重的風國也會一并陷入危難當中。這個險,風國可冒不起,至少現在不行。
    本來唐寅對官元吉和邱真的到來還感覺很高興,但他二人的這盆冷水把他心中的興奮勁一下子澆了個精光,心里拔涼拔涼的……
    官元吉和邱真抵達鎮江后,為唐寅分擔了大部分的軍政事務,被并入風國的莫地也開始逐步穩定下來。至此,也終于到了唐寅返回鹽城的時候。
    唐寅要離開鎮江,靈霜也要回玉國,兩人正好能結伴而行。
    離開鎮江之前,唐寅把主內的事務交給官元吉,把主外的事務交給邱真,把用兵的事務交給蕭慕青,一切都安置妥當,他才啟程返回鹽城。
    因為莫地的戰事還沒有完全結束,跟隨唐寅一起回都的風軍只有直屬軍。不過玉軍可是全撤了,現在鎮江的局勢已然穩固,靈霜都要回玉國了,玉軍再留在鎮江也不太合適。
    風玉兩軍離開鎮江后,一路北,其實在一起也走不了多遠就要各奔東西。只是這次和以往不同,唐寅和靈霜之間皆多了幾分離別之情,不愿意太早分開,所以兩軍隊伍行進的度一直很緩慢。
    這日,風玉兩軍的隊伍行至皓皖郡的通縣一帶,再往前走,就要進入澤平郡,到了澤平,也就是唐寅和靈霜分別之時。
    通縣這里是產糧的地方,向道路兩邊看,滿眼都是綠油油的莊稼地,一眼望不到邊際。唐寅和靈霜沒有坐在馬車里,二人騎馬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