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485

  第四八十五章
    靈霜能夠理解唐寅的話,但也不認為安桓二國會那么容易生戰端,桓王雖沖動,但重感情,安王雖貪婪,但膽小謹慎,他二人的性格剛好是互補的。【】[官場-小說]
    唐寅和靈霜正聊得興起,老叟已把開水燒好,本來他還想為唐寅和靈霜沏茶,但被阿三阿四攔住,二人先是檢驗了一下滾燙的開水,沒有問題,這才親自動手,把茶水沏好。
    終于喝到香噴噴的茶水,靈霜臉上露出滿足之色,贊道:“王兄帶來的風茶味道真是不錯。”
    唐寅笑道:“如果王妹喜歡,我令人送一些到玉國。”
    “那就多謝王兄了。”“不必客氣嘛。”
    兩人邊喝茶邊閑聊,時間過得飛快,感覺只一會的工夫,碗中的茶已經見底,向外面看,太陽業已不那么足,唐寅對靈霜說道:“王妹,時間已經不早,我們還得趕路。”
    聽到又要趕路,靈霜頓覺疲憊,不過也不想因為自己的關系耽誤到全軍的行程,她捶了捶肌肉酸痛的雙腿,奈說道:“王兄,我們走吧!”
    說著話,她站起身形,又沖著老叟微微一笑,說道:“老人家,討饒了,有冒昧之處,還望不要見怪。”
    老叟表情極不自然,沒笑硬擠笑,撮著粗糙地雙手說道:“沒……沒……不必客氣……”老叟也不知道該稱呼靈霜什么好,汗珠子順著面頰一個勁的往下掉。
    自己有那么可怕嗎?靈霜暗暗搖頭,對于老叟緊張的情緒實在難以理解。
    她向四周望了望,心中感嘆,這里哪想是家啊,恐怕自己所住的王宮最破的一間房子也要比這里好千倍。她沉默了片刻,向房外的一名貼身女侍衛招招手。
    那名女侍衛急忙走進屋內,插手施禮。靈霜低聲問道:“你身上可有帶銀兩?”
    女侍衛怔了一下,回手從腰間拿下一只小錢袋,必恭必敬地遞給靈霜,后者接過,看都沒看里面有多少銀子,向老叟面前一遞,說道:“老人家,相逢便是有緣,我們又討饒了這么久,一點心意,還請你收下。”
    靈霜的話很客氣,語氣也柔和,但她說話時就是有一種讓人難以拒絕的壓迫感。或許這就是習慣號司令的一國之君自然而然生出來的氣質,或者說是氣場。
    老叟木然地把錢袋接過來,呆呆地看著靈霜,一時間竟然忘了道謝。
    靈霜倒也不在意,她含笑向四周打量,說道:“老人家的家里也應該添置點新擺設了,房子也應該拆掉重新建一下……”說話之間,靈霜走到右手邊的房門前,順手去推房門。
    見狀,老叟臉色頓變,險些當場癱坐到地上,他想阻攔靈霜,可已來不及了。
    隨著吱扭一聲,臥房的房門被打開,靈霜連怎么回事都還沒看清楚,一道電光乍現,正壓在她的脖頸上。
    那是一把明晃晃的鋼刀。
    唐寅本來已經要走出小茅草屋,一只腳已然邁了出去,可身后生的突變讓他立刻把腳縮了回來。仍在屋里的女侍衛更是大驚失色,下意識地抽出佩劍,大聲喝問道:“什么人?”
    定睛一看,只見在小茅草屋的內室里,站有一群身穿莫軍盔甲的壯漢,其中一人手持戰刀,此時,那戰刀的鋒芒幾乎快要貼到靈霜脖頸的肌膚。
    是莫軍?!唐寅心頭一驚,可他很快便鎮定下來,冷靜地分析場上的局勢。看這些莫軍的著裝,一個個盔歪甲斜,灰頭土臉,而且沒有靈壓的存在,顯然不是正規的抵抗勢力,可能是殘存的逃兵,如果真是散軍的話,那他們在這里出現就不是有預謀的,而是被自己和靈霜恰巧撞見了。想到這里,他突然明白為何老叟一直都那么緊張,家里藏有這許多的莫兵,恐怕論換成誰,都會把心到嗓子眼,看來靈霜的直覺并沒錯,老叟的確反常,倒是自己粗心大意了。
    “不要過來,再往前一步,我就殺了她!”那名拿刀*住靈霜的莫兵滿臉的猙獰,沖著屋內眾人臉紅脖子粗地咆哮著。其他那些藏于內室的莫兵也是呲牙咧嘴,各持武器。
    唐寅瞇了瞇眼睛,突然之間,一個健步竄到老叟的近前,大手一把扣住老叟的脖頸,冷聲說道:“立刻放給她,不然我擰斷他的脖子!”
    想不到唐寅的動作這么快,莫兵們只覺得眼前一花,身在房門口的唐寅就閃到了老叟的身側。老頭子現在已經嚇得渾身亂顫,兩眼翻白,隨時都有昏厥過去的可能,如果不是唐寅著他的脖子,現在他早趴到地上了。旁邊的那個小姑娘跑到唐寅近前,一把拉著他的胳膊,一邊大聲喊道:“放開我爺爺,放開我爺爺——”
    莫兵們顯然不太關心老叟的死活,其中有人獰笑道:“我們和這老家伙非親非故,你要殺便殺,但是她嘛,我們是肯定不會放的!”
    說話之間,有莫兵伸手把靈霜拉進內室,與此同時,又有數把鋼刀架在靈霜纖細的脖頸上。
    這幫該死的家伙!唐寅也看明白了,這些莫兵應該是逃難逃到老叟家里的,不過,事情也變得更加難辦了。他面表情地凝視著眾莫兵,沉默未語。
    由于唐寅和靈霜交談時聲音不大,莫兵又躲于內室,聽不清楚他二人的談話,也不知道他倆的確切身份,但看他二人的衣著以及身邊的那些侍衛,不用猜也能判斷出來,他倆的身份不簡單,地位定然是非同尋常。
    一名莫兵湊到靈霜的身邊,上下打量著她,皮笑肉不笑地說道:“這位小姐長得好標致啊,細皮嫩肉的,萬一我們不小心手一滑,劃花了臉,那可就太可惜了。”說話的同時,他的眼睛還時不時向唐寅臉上瞄。
    唐寅樂了,被氣樂了,他放開老叟,雙手向身后一背,問道:“說吧,你們想怎樣?”
    “十匹馬,五……五萬兩銀子,只要你給我們十匹馬,五萬兩銀子,我們就把她放了,不然,可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最先用刀*住靈霜的莫兵像是這些人的頭目。
    他憋了半天,費了好大的勁,終于來個獅子大開口,不過也僅僅是要五萬兩銀子而已。要知道以靈霜的身份,別說五萬兩,就是五、五千萬兩也換不回來啊!
    唐寅聽完對方出的條件,到嗓子眼的心反而落下大半,看來,對方還不清楚自己和靈霜的身份。
    他依舊是面表情,旁人也看不出來他情緒的起伏變化,他幽幽說道:“你們也是當兵的,應該明白,軍中不會備有那么多的銀兩。”
    這倒是實話,不過也得看情況。為的莫兵冷笑一聲,揮手說道:“你他娘的少和老子來這套,你們風軍、玉軍在我莫國搶了多少金銀珠寶,還敢說你們手里沒銀子,他娘的,五萬兩,一都不能少!”說著話,他拽著靈霜向內室的里端退去。
    唐寅問道:“怎么?再沒有商量的余地了?”五萬兩銀子,對于唐寅而言九牛一毛,自然不在話下,他怕的是即便自己給了銀子,對方也未必肯放靈霜,事態反而會變得更麻煩。
    現在他在拖延時間,趁機尋找出手的機會,這些莫兵雖然不是修靈者,但麻煩的是靈霜在他們手上,如果自己強行動手,很容易讓靈霜傷在對方的刀下,他得找個最穩妥的辦法。
    “沒有商量的余地,就五萬兩!”莫兵頭目大聲叫喊道。
    唐寅點點頭,側頭道:“阿三阿四,去準備銀兩。”
    阿三阿四深深看了一眼唐寅,隨后雙雙拱手應道:“是!”說著,二人轉身向在官道上停歇的己方大隊人馬而去。
    見他們真的肯給五萬兩銀子,眾莫兵臉上皆閃過一絲驚色,看不出來,這個年紀不大又漂亮秀美的小姑娘竟然如此值錢,那可是五萬兩白花花的銀子啊!
    有莫兵蹭到莫兵頭目身邊,低聲說道:“老大,你要少了,應該翻一倍才對。”
    莫兵頭目嘴角撩起,嗤笑出聲,同樣小聲說道:“你急什么?只要她還在我們手上,我們想要多少就能要出多少!”
    “是、是、是,老大說得對!”眾莫兵喜笑顏開,想不到在自己逃難的時候還能撿到這么大一個便宜,自己下半輩子算是有著落了,而且還能過得很不錯呢!
    沒過多長時間,阿三阿四返回,同時還跟過來四名膀大腰圓的風軍士卒,抬著兩只大箱子,走進茅草屋里。
    咣當、咣當!隨著兩聲悶響,四名風軍士卒把兩只大箱子放到地上。見狀,處于內室的莫兵眼睛同為之一亮。在唐寅的示意下,風兵把箱蓋掀開,向里面一瞧,全是金銀珠寶。
    阿三冷冷說道:“這兩箱珠寶拿出去賣掉,足夠換回五萬兩銀子的了。”說話之間,他的目光有意意的向唐寅那邊飄。
    眾莫兵這輩子也沒見過這么多的珠寶,一時間都有些目瞪口呆。但莫兵頭目還算見過些世面,沒有被眼前的金銀珠寶驚呆。他見阿三說話的目光飄忽,似乎藏有隱情,他心中一動,開口說道:“把箱子里的東西都倒出來,我要看清楚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