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86

  第四八十六章
    聽莫兵頭目這么一說,其他的莫兵也紛紛跟著嚷嚷道:“對對對,把箱子里的東西都倒出來,不然老子怎么知道你們在里面是不是摻了石頭。【】//熱閣//”
    唐寅沒太看明白阿三毫不背人的向自己連使眼色是什么用意,他選擇沉默不語,靜觀其變。
    阿三看著莫兵們說道:“沒有那個必要吧?既然說了給你們,自然會給你們……”
    “我才不會相信你們這些風狗、玉狗的鬼話!”阿三越是推阻,莫兵頭目越覺得其中有詐。他握緊手中的鋼刀,把靈霜*得更緊,怒喝道:“快點!不然我現在就殺了她!”
    阿三做出奈地表情,說道:“既然你們想看,那就看吧!”說話之間,他走到箱子前,趁著彎下腰身的空檔,他向唐寅暗使個眼色,又向后面的莫兵們瞄了瞄。
    唐寅能領會得到,這是阿三示意自己準備動手的信號,只是,還是沒有合適的機會啊!正當唐寅努力尋找空檔的時候,阿三已然使出渾身的力氣,把箱子硬生生的搬倒。
    耳輪中就聽嘭的一聲,箱子倒地后,里面的金銀珠寶統統傾灑出來,滾了一地。
    一時間,滿屋的霞光異彩,黃燦燦的金子、白花花的銀子以及數也數不清楚的珠寶,在陽光的映射之下,閃閃放光,奪人眼目。
    看著那滿地的金銀珠寶,莫兵們一個個不由自主地張大嘴巴,兩眼直,身子顫,他們這一輩子也沒見過這么多的寶貝,現在就擺在自己面前,怎么可能還保持鎮靜。
    就算那莫兵頭目見過世面,這時候也傻眼了,目光在地上掃來掃去,眼睛都快不夠用了。
    唐寅多敏銳,他可是殺手出身,只要出現一丁點的空檔,就有可能被他抓住,何況,現在的空檔實在太大了,想讓唐寅錯過都難。
    此時,他終于明白阿三故意向自己使眼色的意思了,他就是要引莫兵的懷疑,就是要讓莫兵主動出檢驗箱子,以此來吸引莫兵的注意力,為自己創造機會。
    心中暗道一聲聰明,唐寅站在那里的身子突然間騰出一團黑霧,緊接著,身形憑空消失不見,再現身時,他已處于內室,就站于莫兵頭目的背后。
    莫兵的目光還被地上的金銀珠寶吸引著,牙根就沒想到自己的背后會突然來人,當唐寅的彎刀從莫兵頭目的腦后刺入,在其口中探出來時,他的眼中還在閃爍著貪婪的光彩。
    撲!干脆的利落的一刀,直接把莫兵頭目的腦袋刺透,但探出來的鋒芒又剛剛好沒有碰到靈霜。莫兵頭目聲都未吭一下,身子先是一僵,手中鋼刀落地,隨后,直挺挺倒了下去。
    直至尸體摔在地上,出悶響聲,其他的莫這時候他們再想拿靈霜做威脅,已然來不及了,唐寅的身形如一陣旋風似的從靈霜身邊掠過,連帶著,雙刀在空中劃出兩道長長的光電,隨著寒光掃過,現場飛濺出一片血光。
    再看那幾名莫兵,要么是喉嚨被割斷,要么是腦袋被削掉,橫七豎八倒了一地,鮮血散開好大一片。就這一眨眼的工夫,十名莫兵竟然一生存,全部死在唐寅的刀下。
    快!唐寅的刀又豈是一個快了得!剛才靈霜被莫兵挾持的時候,她并沒怎么害怕,畢竟她自身也有不錯的靈武修為,關鍵時刻還可以奮力一搏,但此時她已被唐寅救下來,渾身上下反而泛起一層雞皮疙瘩,唐寅的出招,即便是自己人看了都會產生恐懼感,以及隱隱約約的力感,如果他向自己出刀的話,恐怕自己的下場也會和這些莫兵一樣,血濺當場……
    唐寅一走一過之間,如秋風掃落葉般,將靈霜周圍的那些莫兵全部砍翻在地,他環視一周,確認沒有活口,這才甩掉彎刀上的血跡,收刀入鞘。/\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隨后,他抬頭一瞧,見靈霜還在看著自己怔怔呆,以為靈霜還處于被莫兵挾持的驚嚇之中,他淡然一笑,走上前去,說道:“沒事了,區區幾個散兵游勇而已,還難不住我。”
    他顯然沒有看出來,讓靈霜受驚不小的不是這些莫兵,而正是他自己。靈霜回過神來,對上唐寅關切地目光,強顏笑了笑,說道:“王兄的刀……好快啊。”
    自己的快刀一直是唐寅引以為豪的資本。他仰面而笑,說道:“如果王妹想學,我也可以教你。”
    靈霜被他的話逗樂了,搖搖頭,說道:“我恐怕這輩子都學不會了。”說完話,她才猛然意識到自己的反應太過失禮,不管怎么說,自己終究是被唐寅從莫兵手上搶救出來的。
    她收斂住自己的情緒,向唐寅嫣然一笑,說道:“這次多虧有王兄在,不然……王妹多謝王兄出手相救。”
    “王妹不必謝我,倒是我該向王妹道歉才是。”唐寅正色說道:“這次是我太大意了,讓這些賊人鉆了空子,還讓王妹受了驚嚇。”
    聽聞他這話,靈霜心中頓是一暖,心里剛剛對唐寅生出的那絲懼怕也隨之煙消云散。
    這時候,茅草屋外已然響起轟隆隆凌亂的腳步聲,大批的風玉聯軍士卒將這間不大的茅草屋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唐寅和靈霜還沒出來,上官元讓、江凡、程錦、石宵等風玉兩軍的將領業已紛紛沖進屋內,等眾人看到唐寅和靈霜安然恙時,到嗓子眾人先是看眼地上的尸體,接著紛紛圍攏上前,異口同聲地問道:“大王沒事吧?”
    唐寅和靈霜相視而笑,前者說道:“我沒事。”
    靈霜向眾人道:“有王兄在,賊人傷不到我,大家不必擔心……”說話時,她聽到外面有叫聲以及孩子的哭喊聲,靈霜皺了皺眉頭,分開眾人,從內室走出來。
    只見外面數名風兵正連拖帶拽的把那名老叟往外拉,而小女孩則是邊哭喊著邊扯自己的爺爺。
    有一名風兵急了,回手一巴掌,打在小女孩的臉上,喝罵道:“再敢搗亂,我們連你一起殺!”
    靈霜看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定然是這些軍兵以為老叟和莫兵是一伙的,現在要把老叟拉出去處斬。她大聲喝道:“住手!”
    她雖是玉王,但普通的風軍士卒也不敢違抗她的話,人們愣了愣,不約而同地放開老叟,然后齊齊向靈霜插手施禮。
    其中一名風兵說道:“玉王殿下,這老頭子的家中藏有賊兵,必定心懷叵測,小人要把他帶回軍中盤問。”
    “不必了。”靈霜擺擺手,看了老叟一眼,說道:“這位老人家和那些賊子應該并非瓜葛,他可能也是受害者,就放過他吧!”
    “這……”風兵們互相看看,誰都沒敢接話。
    冒犯君主都是死罪,挾持君主,那更是大逆不道,要滿門抄斬,他們肯放過小姑娘已經算格外開恩,現在又要他們把這老頭子也放了,他們即便有這心,也沒這膽啊。
    見風兵們仍舊抓住老叟不肯松手,靈霜臉色微冷,質問道:“怎么?本王的話你們敢不聽嗎?”
    “哦……”風兵支支吾吾的不知該說點什么好,正在這時,唐寅也從內室走了出來,他沖著那幾名風兵點點頭,說道:“諸位兄弟就按照玉王的意思辦吧,把他放了。”
    “是!大王!”靈霜的話他們可以不服從,但唐寅的話可比圣旨還管用,幾名風兵如釋重負,松開老叟,隨后躬身而退。
    等他們走開,靈霜上前,先是攙扶起倒地的小姑娘,又瞧瞧臉色慘白快要昏死過去的老叟,柔聲說道:“老人家,實在對不住,給你們添麻煩了。”
    老頭子現在早已被嚇呆,坐在地上,一個都說不出來。小姑娘撲上前去,倒在老叟的懷中,放聲大哭。
    唉!靈霜暗暗嘆了口氣,向唐寅甩頭說道:“王兄,我們還是快走吧!”說著話,她率先走出小茅草屋,不過在離開之前,還是把從侍衛那里要來的錢袋留在屋內。
    唐寅和靈霜前腳剛走,風玉兩軍的士卒便把那些莫兵的尸體相繼抬出來,經過搜查,又從尸體的身上軍牌上寫的是太安軍,由此可以判斷出來,這些散兵游勇很可能是太安郡的地方軍,想不到竟跑到皓皖郡和澤平郡交界處這一帶了。
    令人把尸體處理掉,唐寅和靈霜未在逗留,在眾多將領及侍衛的簇擁下,返回軍中。
    回來之后,靈霜的情緒有些低落,也不太好意思正視唐寅,低頭說道:“這次的事……都怪我,要不是我非要去那間小屋子里坐坐,就不會生這樣的事了。”
    見她好像是作錯事的小孩子,唐寅也不忍責備她,寬慰道:“王妹也不必自責,若非你我歪打誤撞地進了那個老頭子的家中,想必,現在他和他的孫女都已死于莫兵之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