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488

  第十集第四八十八章
    第四八十八章
    “那也不盡然。【】”唐寅笑道:“如果這個王頌沒有送來兩塊寒鐵,他現在恐怕連代郡都做不成了。”
    靈霜樂道:“原來王兄也知道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這個道理。”
    唐寅挑起眉毛,故作生氣狀道:“王妹以為我是不盡人情的石頭不成?”
    靈霜被他的話逗得哈哈大笑,嬌柔的身軀花枝亂顫,唐寅看著,也不由得一陣心猿意馬。但喜歡歸喜歡,欣賞歸欣賞,唐寅可沒有任何非禮的舉動,雖說他和靈霜之間早有婚約。
    澤平郡的郡城有兩座行館,一大一小,小的那座是給路過常都普通辦公的官員設置的,而大的那座則是專門為王家子弟建造。澤平郡多平原,每到夏天,便是狩獵的盛季,以前莫國王侯常到這邊游玩,所以常都城內便有了兩座行館。
    王家行館的規模比普通行館要大得多,即便比不上行宮,但也差不了多少,內部奢華,裝飾得金碧輝煌,只是有一部分已被風軍打入城內時破壞了,現在正在翻修。
    當唐寅和靈霜進入行館的時候,行館的前院還有很多工匠在連夜趕工,現場又有工人又有守衛,燈球火把,亮子油松,將整個前院照得亮如白晝,很是雜亂,不過倒是一片安靜,在大批監工的監視之下,工人們一個個都在拼力工作,大氣不敢喘一下,更人交頭接耳,大聲喧嘩。
    隨行的王頌追上唐寅和靈霜,滿臉賠笑地說道:“大王、玉王殿下,行館尚未完工,不如就在微臣的郡府下榻吧!”
    剛才在郡府吃飯的時候王頌就向唐寅和靈霜出在郡府入住,但唐寅考慮到靈霜是女子,而郡府內的閑雜人員又太多,靈霜住下來多有不便,唐寅就拒絕了,另外,唐寅自身也不太喜歡王頌這個人,不想與其有太多瓜葛。
    唐寅說道:“前院有建工,本王與王妹住在后院就好,王大人,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王頌哪敢回府睡覺,常都可是他的地頭,如果大王和玉王在常都生了意外,他有十個腦袋也承擔不起。
    他連連擺手,說道:“微臣不累,微臣還得在巡視一下,看看行館之內有隱患。”
    此時王頌可一點不敢大意,他找來屬下,令其把行館內的工匠統統打出去,今晚就暫時停工,另外,他又在行館的內外多布置了兩倍的守衛,生怕有刺客混入行館里。
    其實,保護唐寅和靈霜的工作,根本須他*心,風玉兩國的侍衛自行會處理,只是事關重大,王頌不敢存有絲毫的馬虎。
    經過地方上的郡軍以及君王侍衛營的雙重保護,偌大的行館業已遍布崗哨,內外軍兵林立,別說是人,哪怕是只老鼠也別想鉆進去。
    王頌前前后后共巡視了三遍,確認萬一失,再遺漏之處,這才稍感安心,向唐寅和靈霜告退。
    突然住進陌生的環境里,靈霜多少有些不適應,以前她和唐寅的關系不明,遇到這種情況也只能自己硬著頭皮挺過去,但有了上一次她和唐寅同枕共眠的經歷,她對唐寅已戒心,這次她又出和唐寅同室過夜的請求。
    唐寅聽明靈霜的意思后,在心中忍不住暗嘆口氣,這小丫頭當真是在考驗自己的定力啊!
    他對靈霜的感情,說是愛還少那么一點,說是喜歡又多出那么一點,就介于愛與喜歡之間。
    他法確定自己和靈霜以后的關系會展到什么程度,能不能有那么一天兩人會反目成仇,這點連唐寅自己也法保證,正因為出于這方面的顧慮,他對靈霜的態度一直都處于搖擺不定之中。
    此時,他本想拒絕靈霜,但看她可憐兮兮的模樣,又于心不忍,隨即說道:“那好吧!今晚,王妹就住在我這里。”
    “謝謝王兄!”聽唐寅答應了,靈霜快要揪在一起的五官立刻變得喜笑顏開。憑心而論,卸下心房的靈霜是個十分可愛又單純的女孩。
    在靈霜去洗澡凈身的時候,唐寅還特意去瞧了瞧內室的床鋪,好在行館里的床鋪足夠寬大,別說睡兩人,即便睡上三四人也綽綽有余。這讓唐寅多少安心了一些。
    等他二人相繼洗完澡后,兩人雙雙躺在床榻上,就算唐寅刻意拉開自己與靈霜之間的距離,但她身上的香氣還是一個勁的向他的鼻孔里鉆,定力如唐寅,此時也被熏的意亂情迷,感覺體內一陣陣的熱。
    他又不是柳下惠,達不到坐懷不亂的境地,何況對方還是靈霜這樣漂亮迷人又高貴的女孩子。
    他翻來覆去的睡不著,靈霜倒是睡得安穩,在唐寅的身邊,一點戒心都沒有,呼吸又深又勻稱,顯然已經睡熟了。
    她開始熟睡,唐寅更法碰她,正當他心猿意馬,有些難以控制的時候,睡夢中的靈霜反而還自動自覺地向他靠過來。
    單薄的輕紗睡袍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唐寅能清楚地感覺到她的體溫和嬌軀的柔軟。
    就覺得自己的腦袋轟的一下,似乎是某根神經斷裂開,唐寅眼中的神采也被欲火所取代。他法控制自己體內的沖動,伸出手來,輕輕拉動靈霜睡袍領口的繩帶。
    繩帶系得很松,唐寅只輕輕一拉,便將其打開,隨著繩帶松開,靈霜胸前頓時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他動作輕緩地把睡袍向兩邊扯了扯,靈霜柔軟又富有性的酥胸也隨之暴露在空氣中。似雪的肌膚如羊脂般細膩,堅挺的*雖然不大,卻高高挺起,粉紅色的**好像兩只小櫻桃,讓人忍不住有輕咬一口的沖動。
    唐寅眼中的**更加強烈,原本漆黑的雙眼也在黑暗光的內室中閃現出似有似的綠光。
    不管了,以后的事,就留到以后再說吧!唐寅的**終究戰勝了理智,正當他已把理智拋到九霄云外、欲和靈霜翻云覆雨的時候,突然之間,在他的頭頂上方傳來一聲輕微的聲響。
    聲音很低,就如同夜風稍大一點吹過房檐的聲響,如果此時唐寅已經熟睡,那么即便是他也法察覺這樣輕微的聲響,但現在唐寅非但沒有睡覺,反而還精神得很,正處在濃烈的欲火當中。
    異乎尋常的聲音引起唐寅的警覺,體內的高溫一下子降到冰點,眼中的**迅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駭人的精光。不對,房上有人!這是唐寅的第一直覺。
    可以肯定,房上的來人絕非自己的部下,守衛們也不可能跑到自己寢房的房頂上去巡邏,那只有一個可能,是刺客!
    唐寅快地把靈霜身上的睡袍系好,然后平躺在床榻上,出深長又勻稱的呼吸聲,作出已然熟睡的假象,然后靜觀其變。
    咯啦、咯啦!隨著一連串細微的讓人難以察覺的聲響之后,在床榻正上方的房瓦被人緩緩掀開,緊接著,一只連弩從房頂上探了進來,連弩的鋒芒正是對準床榻上的唐寅和靈霜。
    唐寅瞇縫著眼睛,暗道一聲果然是刺客!可是讓他奇怪的是,刺客是怎么進來的,行館守衛森嚴,崗哨密布,外面的一層是郡軍,里面的一層是風玉兩軍的侍衛營,論哪一層的守衛都如同鐵桶陣一般,難道刺客是飛進來的不成?
    現在已從探究刺客是怎么進來的了,唐寅的目光緊緊盯著上方的弩機,與此同時,他也把彎刀握在掌中。
    就在房頂刺客扣動弩機的一瞬間,唐寅摟著靈霜,直接從床榻上滾落到地,還在睡夢中的靈霜一下子被驚醒,睜開朦朧的睡眼,充滿不解地看著唐寅,口齒囫圇不清地問道:“王兄,生了什么事?”
    唐寅沒有回話,只是手臂一抖,握在掌中的彎刀已脫手而飛,在空中打著旋,卷向房頂。
    耳輪中就聽啪的一聲脆響,彎刀將房瓦擊了個細碎,去勢不減,繼續向外飛去,緊接著,房頂上方傳出人的驚叫,以及瓦片被踩碎的咔咔聲。
    這一下可驚動了周圍的侍衛,就聽屋外有人高聲吶喊道:“有刺客——”隨著這一聲叫喊,外面就像突然炸了鍋似的,腳步聲轟鳴,喊喝聲四起。
    如果沒有靈霜在這,唐寅早就竄到房頂上了,可是現在他不敢動,萬一附近還有刺客,他一離開,靈霜可就危險了。
    經過這一折騰,靈霜徹底驚醒過來,她的兩眼瞪得又大又圓,抬頭看向漏出大窟窿的房頂,驚問道:“王兄,剛才來了刺客?”
    “恩!”唐寅點點頭,接著站起身,隨手把靈霜也從地上拉起,看眼釘有數根弩箭的床榻,他也忍不住一陣后怕。
    他瞇縫著眼睛,幽幽說道:“若非……若非我警覺,現在你我恐怕都已著了刺客的道。”
    準確來說,應該是若非唐寅欲火焚身,難以入眠,這次真就被刺客得手了。
    刺客來得太突然,行動也太隱秘,能繞過那么多訓練有素的侍衛,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到唐寅寢室的房頂上,事先肯定做過周密的計劃和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