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90

  第四九十章
    唐寅睨著王頌,冷冷問道:“刺客藏在行館里?你不是已經巡查過了嗎?再者說,行館守衛森嚴,刺客又是怎么潛入進來的?”
    王頌抹了一把額頭的汗珠子,結結巴巴道:“是……是刺客喬裝成工匠的模樣,所以……所以才潛入行館,這、這是微臣失察,望……望大王恕罪。【】”
    原來如此!好狡猾的刺客。想必刺客早知自己和靈霜會途經常都,也算準了會下榻在常都行館,早早就做好布置,這次的行刺,是經過精心策劃的行動。
    若非當時自己是清醒著的,恐怕和靈霜還真就著了刺客的道,現在已命喪黃泉多時。
    他瞇縫起眼睛,一一頓地說道:“論如何,必須得把這批刺客擒下。”不然的話,后患窮。
    他是在喃喃自語,王頌卻以為唐寅是對他說的,他急忙躬身施禮道:“大王放心,微臣就算是掘地三尺,也必將刺客捉到大王面前。”
    王頌的這話還算是唐寅比較愛聽的,他點點頭,說道:“去查,兩天之內,務必要給本王個結果。”
    “微臣遵命!”王頌如釋重負地應了一聲,有兩天的時間,他不怕刺客能插翅飛走,他怕的是大王現在就治罪于自己。
    王頌急匆匆的領命而去,他指揮澤平郡軍,把出城的所有城門一律關閉,通外的水道一律封鎖,與此同時,大批的郡軍在城內展開全城搜捕。
    一時間,常都城內草木皆兵,充斥著濃濃的肅殺之氣,即便天色已然大亮,但街道的行人依舊寥寥幾,道路兩旁的各大小商鋪也是紛紛停業,門緊閉。
    因為要追查刺客的關系,唐寅和靈霜暫時留在常都。天眼、地的密探以及暗箭人員全力配合常都的地方軍,一并追拿刺客。
    王頌的能力讓人不敢恭維,但不代表他手下就沒有能人。
    郡軍之中就有一位善于追蹤的好手。這人名叫高慕成,風地嶺南郡人,祖輩、父輩皆是仵作,只有到他這才開始轉行修煉靈武。
    因為是仵作家庭出身的關系,耳熏目染,高慕成心思極為細膩,也善于觀察細節。當別人都像沒頭蒼蠅似的挨家挨戶去搜查刺客時,他卻一直在河道兩側搜尋。
    當時刺客是跳河逃的,侍衛營的人雖有去追拿,但卻沒有抓到人,最終還是讓刺客順利逃脫,不過根據侍衛營的將士交代,刺客當中有人受了傷,既然有人有傷,又是在那么倉促的情況下逃亡,肯定會留有線索,就看能不能被現了。
    或許是皇天不負有心人,或許是高慕成的著手點太準確了,在巡視了一整天后,還真被他現了蛛絲馬跡。那是一塊碎銀,大部分埋在河邊的淤泥里,只留出一小點露在外面。
    若換成旁人,恐怕連看都看不出,即便是現了,也會當成是自己的運氣好,撿到了銀子。不過高慕成卻根據銀子的色澤迅判斷出來,銀子是剛掉在這里不久的,也就是這一兩天的事,在正常情況下,城中的姓是不可能到河道這種遍布淤泥的地方,何況,普通人身也不太可能會帶有銀子,充其量就是銅錢。
    通過這些判斷,高慕成懷疑銀子很可能是刺客從河道爬岸時不小心遺落下來的,有意思的是,銀子的形狀很特殊,呈梅花形,而據高慕成所知,整個常都城,能把散碎的銀子弄成梅花狀的,只有一個地方,萬通綢緞莊。
    現在他還法確定刺客與萬通綢緞莊有瓜葛,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刺客至少有去過那里,還在那里買過東西,不然也不會有萬通綢緞莊特有的碎銀。
    他沒有把自己的判斷告訴王頌,王頌的半斤八兩他心中有數,何況萬通綢緞莊的大老板是本地有名的財主,經營的范圍也很廣泛,和王頌多有金錢往來,高慕成覺得就算刺客與萬通綢緞莊真有瓜葛,王頌可能也會把此事壓下去,另外,他也不想在王頌的手底下干一輩子,這次的事,可是一個能改變自己今后命運的好機會,他不想錯過。
    他直接找暗箭,求見暗箭的頭領程錦,等見面之后,他把自己的現以及推斷,原原本本地向程錦講述一遍。
    程錦聽后,立刻意識到高慕成的現很重要,推斷的也合情合理,就算萬通綢緞莊和刺客沒關系,至少也應該見過刺客,看過刺客的長相,只要己方能掌握到刺客的容貌,再去搜捕,就會省力很多了。
    他詢問高慕成的意思,是不是要到萬通綢緞莊去搜查。高慕成連連搖頭,正色說道:“程將軍,萬通綢緞莊的大老板叫孟平安,是本地有名的大財主,也是大善人,德高望重,在沒有真憑實據的情況下貿然前去搜查,怕會引來姓們不滿,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程錦揉著下巴想了想,問道:“那你的意思呢?”
    “可先去暗查,探探情況,若是反常,再明查也不遲。”高慕成拱手說道。
    程錦笑了,點點頭,說道:“好,就聽你的,我隨你一同前去。”
    高慕成大喜,暗箭的大頭目程錦能隨自己一同去暗查,這得是多大的殊榮啊!他連推辭都沒推辭,再次躬身施禮道:“有程將軍相伴,屬下的心里也就更加有底了。”
    “哈哈——”程錦仰面而笑,說道:“如果這次你的推斷不錯,萬通綢緞莊確實和刺客有瓜葛,那么我就親自向大王請命,將你收入我暗箭帳下。”
    高慕成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程錦要把自己收進暗箭,這怎么可能呢?暗箭一向只收暗系修靈者的,自己修的可是光明系靈武啊!
    其實,程錦早有吸納光明系修靈者的心意,現在,暗箭的成長遠遠弱于風國的擴張度,極需大量的人才進行補充,而暗系修靈者畢竟又太少,所以程錦也有心擴大招收部下的范圍,只是一直還沒找到機會向大王,如果這次高慕成真能助他抓住刺客,那么也正好可以借此機會,向大王出將高慕成收入麾下,以此來打破暗箭只招收暗系修靈者的慣例。
    從內心來講,程錦并偏見,不管是暗系修靈者還是光明系修靈者,只要有能力,只要能做事、能做成事,他都很欣賞。
    當天傍晚的時候,程錦和高慕成穿著便裝,來到萬通綢緞莊。
    現在城內幾乎已店鋪開業,萬通綢緞莊也不例外。高慕成向程錦看了一眼,然后走到店門前,用力地錘著門板,同時大聲喝道:“開門、開門,快快開門!”
    在他一頓狠敲之下,所過時間不長,里面傳來腳步聲,一名雜役打扮的年輕人把店門打開,拉開一條小縫,向外面一瞧,見來人是高慕成,那年輕人的表情頓是一垮,說道:“高將軍啊,你們的人剛來搜查過,怎么現在又要搜查啊?”
    高慕成在郡軍當中是一名偏將,地位不至于有多高,但也不差,認識他的人并不少。高慕成向年輕人擺擺手,說道:“我們不是來搜查的,而是來買綢緞的。”
    “啊?”年輕人先是一愣,52o小說道:“高將軍,實在抱歉,今天小店不開張,還是請高將軍改日再來!”
    “不行。”高慕成側了側身,向身后一指程錦,說道:“我這位朋明后天就隨大王回往風地,趁著現在有空,得買點禮物帶回家中,小兄弟就行個方便!”
    呦,聽起來這位是風王身邊的人!年輕人下打量著程錦,不敢再推脫,把店門打開,笑道:“兩位將軍里面請。”
    程錦跟隨高慕成走進綢緞莊,里面的空間不小,分下兩層,下面那層柜臺擺放的都是些普通綢緞,是面向普通老姓的,而二層的綢緞則要精致許多,價錢自然也要高出一截,是專門為達官貴人預備的。
    高慕成和程錦都是軍中將領,年輕的店小二就算不清楚程錦的身份,但看高慕成對他的尊敬程度,也能猜出他的地位非比尋常。
    店小二直接把他二人讓到二樓,落座之后,又是端茶送水又是遞送瓜果零食,好不殷勤。
    等把他二人照顧妥善了,店小二才從柜臺下面把綢緞一匹匹的拿出來,擺在柜臺面,一邊挨個指著一邊介紹道:“兩位將軍,這是澤平郡最為著名的盤錦,產自于盤中,做工精細,制作精良,可謂是錦中極品,兩位將軍可以過來摸摸,又光又滑,穿在身,輕若物。”
    店小二的口才極佳,介紹起來,滔滔不絕。
    程錦笑呵呵地站起身形,走到柜臺前,伸手摸了摸,52o小說店小二有些夸大其詞,但這盤錦著實不錯,極品稱不,但絕對算品。
    他沒有多做考慮,連價錢也沒問,說道:“把這盤錦給我量……二十尺。”
    啊!店小二暗暗咋舌,這位的口氣可真不小啊,一開口就要二十尺,也不問問價錢。店小二干笑著說道:“這位將軍,盤錦的價錢可不便宜啊,一尺要五兩銀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