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91

  第四九十一章
    程錦聳肩說道:“價錢不是問題,只要我喜歡就行。【】[]/本章節若雨手打shouda8/”說著話,他又問道:“還有更好的綢緞嗎?”
    店小二連連點頭,應道:“有、有、有,只要將軍……不在乎價錢,即便是最頂級的綢緞,我們綢緞莊也有存貨。將軍現在要看看嗎?”
    “當然。”程錦揚頭說道。
    “那……將軍得稍等一會,小人到后面去取,馬回來。”說著話,店小二一溜煙的下了樓。
    等他走后,高慕成看向程錦,低聲問道:“將軍,你看此地可有異常之處?”
    程錦微微搖了搖頭,環視左右,說道:“這就是一家普通的綢緞莊嘛,沒什么不同尋常的地方。”
    高慕成眼珠轉了轉,說道:“等店小二回來,我再試探他一下。”
    程錦挑起眉毛,不解地看眼高慕成,不知道他打算如何做試探,不過程錦也沒有多問。
    時間不長,店小二返回,同時還跟過來一名穿著不錯的中年人和兩名下人打扮的青年。那名中年人正是綢緞莊的掌柜,也認識高慕成,來到二樓后,滿臉堆笑,快步前,一躬到地,說道:“不知是高將軍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啊!”說著話,他目光一偏,又看向程錦,問道:“不知這位大人是……”
    不等程錦答話,高慕成已代為介紹道:“我這位兄弟姓程,是大王身邊的人,也是身居顯位的大官,掌柜的可不要怠慢了。”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掌柜連連拱手,又是點頭又是哈腰。
    高慕成一笑,擺手說道:“掌柜的陪我兄弟坐坐,我去挑幾樣綢緞。”
    “好、好、好,高將軍盡管挑選,有合適的,小店一律以本錢賣給高將軍,啊,還有這位程大人。shouda8”
    “哈哈!”高慕成大笑,贊道:“還是掌柜的會做人啊!”說著話,他走到柜臺前,對店小二說道:“小兄弟幫我介紹介紹,那款又好又便宜。”
    店小二忙道:“高將軍放心,小人一定幫將軍挑最物美價廉的。”
    “如此甚好。”高慕成應了一聲,而后又隨口問道:“昨晚大王遇刺之事你可聽說了?”
    店小二心頭一緊,下意識地看眼掌管,點頭道:“這么大的事,小人當然也聽說了,不知道刺客有沒有被抓到?”
    高慕成揮手說道:“還沒呢,讓刺客給跑了。”頓了一下,他手指著一匹綢緞,贊道:“這款不錯,又光滑又漂亮。”
    “高將軍好眼里,有很多客官都喜歡這款,可是,價錢也稍微貴了一些。”店小二面有難色地說道。
    “那算了,我每月那點俸祿可遠遠比不我這位兄弟。”說著話,他向程錦那邊瞄了一眼,接著,又問道:“對了,最近你店里可有眼生的修靈者光顧?”
    店小二連想都沒想,脫口說道:“沒有啊!”
    高慕成擺弄綢緞的手明顯一僵,而后呵呵地笑了,問道:“你又不是修靈者,也不會洞察之術,怎么知道顧客當中就一定沒有修靈者呢?”
    “這……”店小二沒想到自己隨口的一句回話竟然被高慕成抓到毛病,他支支吾吾不知該如何作答,一直留意他們這邊的掌柜暗皺眉頭,走前來,沖著店小二的后腦勺狠狠拍了一巴掌,訓斥道:“什么都不懂,亂說什么?!”說著,他又沖著高慕成歉然地一笑,說道:“高將軍,小伙計不太懂事,若有失言之處,還望高將軍莫怪。”
    高慕成仰面而笑,說道:“我也只是隨口一問罷了。你們若是現有可疑之人,務必要第一時間向郡府通報,明白嗎?”
    “是、是、是!小人一定仔細留意。”
    這時候,程錦也走了過來,又挑選幾樣等的綢緞,付了銀子之后,這才和高慕成離開。等他二人出了綢緞莊,走出一段距離,然后互相使個眼色,鉆進路邊的一條小巷子里。
    程錦把綢緞莊找回來的碎銀拿出,和高慕成先前撿到那塊碎銀一對照,果然是一模一樣。他沒有立刻表態,而是問高慕成道:“高將軍,你有什么感覺?”
    高慕成正色說道:“表面看起來綢緞莊似乎沒有問題,但總感覺有哪里不對勁。”
    “沒錯!我也有這樣的感覺。”程錦喃喃說道:“或許,這就是直覺!你說綢緞莊的老板叫……”
    “叫孟平安!”
    “家住郡城嗎?”
    “是的,就在城東。”
    “今晚子時,去搜它一搜,順便驗證一下,看看你我的直覺有沒有錯。”程錦看著手中的碎銀,幽幽說道。
    高慕成面露難色地說道:“程將軍,孟老爺子和郡大人頗有交情,一旦出兵去搜,只怕……只怕會早早的驚動對方,令其有所準備,而且,郡大人也未必會同意。”
    “哼!”程錦冷笑出聲,說道:“區區一郡,豈能容他壞我等大事?我會向舞將軍借調直屬軍的兄弟。”
    “如此最好。”高慕成放下心來,有直屬軍出動,就不存在王頌這層阻力了,再者說,直屬軍可比郡軍要強得多,由直屬軍出面也更有把握些。
    晚話,等到子時,程錦帶著兩萬直屬軍將士,由高慕成帶路,直奔孟平安的府第。
    孟平安在常都乃至整個澤平郡都是有名的大財主,家大業大,府宅也是大得出奇,即便把郡府拿來做比較,都顯得相形見拙。
    不過孟家的宅子再大,也招架不住兩萬大軍的包圍。兩萬直屬軍將士趕到孟家大宅之后,立刻將宅子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舉目望去,燈球火把、亮子油松,將孟家大宅的外面照得亮如白晝,若大的宅院,好像陷入火盆當中似的。
    外面突然鬧出這么大的動靜,里面的人不可能毫察覺,很快,便有家丁把宅門打開一條縫,探頭觀瞧究竟。等家丁看清楚外面那人山人海般的軍兵時,直嚇得面如土色,二話沒說,關宅門,轉身就往里跑,向孟平安去報信。
    程錦和高慕成看得清楚,前者冷笑一聲,喝令左右,道:“去敲門,若人應聲,就把宅門給我直接砸開!”
    “遵命!”直屬軍士卒插手領命,大步流星地走前去,輪起拳頭,對著宅門一頓亂砸,同時嘴里還大聲喊喝道:“開門、開門!再不開門,我們可要砸門了!”
    敲了好一會,也沒見有人來開門,直屬軍士卒大怒,罵罵咧咧地嘟囔道:“他娘的,敬酒不吃吃罰酒!”說著話,他向周圍的同伴招手道:“砸門!”
    隨著他一聲吆喝,立刻有十來名風軍壯漢著擊錘走了過來。擊錘是面一根木樁,下面掛著一根木樁,使用時,人們拉動下面的木樁,利用推力和慣性產生撞擊力,它和專破城門的霹靂車原理差不多,只不過更為輕便一些,可以用人力扛起來。
    在擊錘的強力撞擊下,宅門很快變得搖搖欲墜,正在這時,里面有人高聲大喊道:“住手!快住手——”
    聽到有人喊叫,門前的風軍士卒紛紛拉住木樁,停止撞擊,緊接著,宅門被打開,從里面跑出來一大群家丁、護院,其中為的一位是名老者,看起來有六十開外,須斑白,但保養的極好,紅光滿面,臉連條皺紋都看不到。
    見到這名老者,高慕成眼睛頓是一亮,對身邊的程錦低聲說道:“程將軍,那個老頭子就是孟平安。”
    程錦沒有應聲,只是用冰冷又陰森的目光下打量著老者,同時緩緩點下頭。
    老者顯然是見過世面的人,出來之后,看到外面這么多的軍兵,臉沒有一絲一毫的緊張,氣定神閑地向四周拱了拱手,問道:“老朽孟平安,不知諸位軍爺深夜到訪,有何貴干?”
    “我們要搜查刺客!”一名風兵隊長冷聲回道。
    “刺客?老朽家中哪來的刺客?這其中必是有誤會!”老者沖著那風兵隊長一笑,說道:“何況老朽家中早已被搜查過數次,若是藏有刺客,不早就被揪出來了嘛!”
    “你少羅嗦!有沒有刺客,這你說了不算,讓開!”風兵隊長一點沒客氣,用力一揮手,把老者橫著推出多遠,若非周圍的家丁出手夠快,及時把老者扶住,他得當場摔在地。
    “大膽!”老者氣得臉色漲紅,怒聲說道:“老朽與郡大人交情頗深,你等到老朽家中生事,一旦被郡大人知道,怕是要吃不了兜著走!”
    不等周圍的風兵接話,后面的程錦已仰面大笑起來,催馬前,在老者的面前勒住戰馬的韁繩,低頭凝視著老者一會,說道:“你以為你結識了郡就等于讓你有了免死金牌嗎?今天就算你把天王老子搬出來,我們也照搜不誤!”說著話,他向四周的風兵士卒揮了揮手。
    眾風兵聽命行事,人們一窩蜂的向前涌去。
    老者見狀,立刻把雙臂張開,攔住眾風軍士卒,接著抬頭對程錦顫聲說道:“這位將軍可不要欺人太甚,若硬要搜查老朽家宅,就把郡大人找來,或拿郡大人的手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