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92

  第四九十二章
    程錦樂了,氣樂了,區區一民宅,要搜捕還得要郡的手諭,簡直是豈有此理!他向左右喝道:“搜!若有攔阻者,殺赦!”
    隨著程錦一聲令下,直屬軍將士們再顧慮,如潮水一般沖開孟府的家丁,直接涌入府內,在士卒們前沖的過程中,孟平安也受到了沖撞,老頭子踉踉蹌蹌的退出兩米多遠,一屁股坐到地,看著好似兇神惡煞一般的風軍,大聲哭喊道:“這還有沒有王法了,這還有沒有天理了……”
    坐在馬的程錦瞥了他一眼,冷笑著說道:“王法?天理?我告訴你,在這里,我就是王法,我就是天理!”
    孟平安此時也看出來,想和程錦講理是肯定講不通了,他讓四周的家丁趕快趕往郡府,去找王頌,務必要把王頌請過來。【】[]shouda8&&
    隨著大批直屬軍將士的進去,偌大的孟府好像一下子炸了鍋,人聲鼎沸,尖叫聲四起,亂成一團。
    隨著時間的推移,進去搜查刺客的軍兵一批批的返回,帶回來的消息一致,毫現,根本沒找到刺客的行跡。
    最后,直屬軍帶隊的兩名兵團也相繼退出孟府,來到程錦近前,拱手說道:“程將軍,孟府之內并未現可疑之人。”
    程錦眉頭皺成個疙瘩,疑問道:“所有的地方都搜過了嗎?”
    “是的,程將軍,哦,不過,除了……除了女眷所住的別院未曾進去,其他的地方全都搜到了。”一名兵團長回答道。
    “女眷所住的別院?”程錦沉吟片刻,冷聲問道:“為什么不進去搜?”
    “這……恐怕不太方便,而且……孟府的人都堵在別院門口,不讓我等進入。”兵團長面有難色地說道。
    程錦聞言,臉色頓時沉了下來,他反問道:“剛才我是怎么和你們說的?若有攔阻,格殺勿論,你們是沒有聽清楚嗎?”
    兩名兵團長身子一哆嗦,互相看了一眼,雙雙插手施禮,二話沒說,立刻又帶領麾下士卒返回孟府,要對女眷住的別院進行搜查。
    就在不遠處的孟平安聽得清楚,他踉蹌著走前來,對程錦顫聲說道:“將軍,老朽家中女眷不少,現在又都已睡下,你們這……這許多人進去搜查,成何體統?”
    程錦冷哼一聲,說道:“若你心中鬼,又怎怕我們進去搜查!孟平安,你若再敢推三阻四,橫加攔阻,可休怪本將軍對你不客氣。”
    說著話,他又向那兩名兵團長甩下頭,示意二人趕快行動。
    正在這時,街道快奔過來一隊騎兵,騎兵當中還有一輛馬車,等到了孟府門前,馬隊停下,馬車的門簾一撩,從里面走下一身穿官服的中年人。
    這位不是旁人,正是澤平郡的郡——王頌。
    王頌從馬車里出來,舉目向四周望了望,也被人山人海的風軍士卒嚇了一跳,他心中奇怪,自己并未下令調動軍隊,怎么軍隊會突然跑到孟府這邊了呢?難道是郡尉的命令?
    但也不應該啊,郡尉張遷可是自己的老搭檔了,他不會不知道自己和孟平安的關系,怎么還會對孟平安下手呢?
    他是一肚子的不解,下了馬車后,邊氣派十足地往正門這邊走邊大聲質問道:“誰能告訴本官,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聽到王頌的大嗓門,孟平安下意識地轉頭一瞧,臉頓露喜色,王頌的到來仿佛讓他找到了主心骨,他快步跑前去,拱手說道:“王大人,你可算來了,若你再不來,老朽可快要被人欺負死了。shouda8”
    對于王頌而言,孟平安就是他的財神爺,每月僅是孟平安送他的獻禮,就夠王頌一家子穿金戴銀,衣食憂的。
    難得見到孟平安有被人氣到臉色蒼白的時候,王頌也露出氣惱之色,扶著老頭子的雙手,向四周大吼道:“是誰讓孟老受了委屈,給本官站出來!”
    “是我!”隨著一聲應話,程錦催馬而出,來到王頌近前。
    “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王頌一邊罵著一邊抬起頭,結果他抬頭一看,正好對程錦冰冷又凌厲的目光。
    就在那一瞬間,王頌感覺自己的腦袋嗡了一聲,周圍的溫度一下子降到冰點,自己仿佛身處于冰窖之中。
    旁人可能不認識程錦,但王頌哪能不認識?那可是暗箭的大頭目,別說他區區一郡,就算是朝廷的高官要員,都在暗箭的懲治范圍之內。他愣了好一會才恍然回神,激靈靈打了個冷戰,拱起雙手,一躬到地,結結巴巴道:“原……原來是程將軍,下……下官不知是程將軍在此,有冒犯之處,還請……請程將軍恕罪。”
    王頌的態度突然來個一八十度的大轉彎,這讓一旁的孟平安也有些措手不及,同時也對程錦的身份驚訝不已。
    程錦看都沒看孟平安,陰冷的目光直直落在王頌的臉,沉聲說道:“聽孟平安說,你二人交情莫逆,現在,我在此搜查刺客,若是真把刺客從孟府揪出來,王大人恐怕是也脫不開干系!”
    一句話,把王頌說得滿頭是汗,豆大的汗珠子順著面頰劈里啪啦的往下掉,站在那里身子都直哆嗦,大氣不敢喘一下。
    在程錦面前不見得比在唐寅面前輕松,不管怎么說,大王對下面的臣子還是比較寬容的,而暗箭則不一樣,不管是對敵人還是對自己人,手段毒辣,所不用其極。
    正當他們說著話的時候,突然之間,孟府里傳出震耳欲聾的叫喊聲:“刺客!是刺客!別讓刺客跑了——”
    程錦聽聞刺客二,眼睛頓是一亮,手指著王頌和孟平安,向左右急聲道:“把他們統統控制起來,這里的人,一個都不能放走。”
    他話音剛落,人在馬已消失不見,與此同時,周圍大批的暗箭人員也跟著相繼失去蹤影。
    王頌傻眼了,他做夢也沒有想到,孟平安的家中還真藏有刺客。
    他轉過頭來,用難以置信地目光看著孟平安,結結巴巴地問道:“孟……孟老,這……這是怎么回事?你……可不能陷害本官啊!”
    孟平安此時像是泄了氣的皮球,身子軟綿綿地癱軟在地,目光呆滯,暗道一聲完了!他心里很清楚,在自己家中現了刺客后果會是什么,恐怕絕非他一家遭殃那么簡單。
    且說程錦,他沒有馬進入孟府,而是順著院墻在外面繞行。程錦經驗豐富,刺客暴露行跡肯定不敢戀戰,一定會向外突圍,他就是打算在孟府外攔截刺客。
    還真被程錦料對了,被搜查出來的三名刺客皆是向東院墻那邊逃,準備跳墻出去,沖出風軍的包圍。
    三人都是暗系修靈者,精通暗系靈武,到了院墻前,三人同時施展暗影飄移,竄到院墻之,緊接著,又以暗影飄移閃到院墻外。
    三人剛出來,便和外面負責包圍的直屬軍軍兵碰了個正著,軍兵們一擁而,齊齊三人圍攻過去。三人此時哪里敢和風兵糾纏,三人再次施展暗影漂移,有人閃進風軍的人群當中,還有人直接閃到風軍的頭頂空,打算直接跳出包圍圈。
    他們的動作夠快,可風軍這邊有人的度也不慢。就見那名閃到半空中的刺客剛剛現身,在其左右各憑空各多出一名渾身黑色靈鎧的暗系修靈者,在刺客還沒有回過神來的時候,兩名暗系修靈者雙雙出手,把那刺客的雙臂死死扣住。
    三人從半空當中一同墜落下來,就聽嘭的一聲,三人落地,將地面的塵土都震起好高。
    那刺客尖聲怪叫,奮力掙扎,可兩名暗系修靈者的大手如同鐵鉗一般,扣著他的雙碗,絲毫不見松動。
    刺客嚎叫著起腿來,還想踢踏抓住自己的兩名暗系修靈者,這時候,在他身后又有一名暗系修靈者現身,那人什么話都沒說,用手中靈刀的刀把狠狠擊在刺客的后腦。
    耳輪中就聽啪的一聲脆響,那刺客頭部的靈鎧頓碎,與此同時,眼中也失去了神采,兩眼向一翻,當場暈死過去。
    還沒等他倒地,有人已拿出散靈丹,捏開他的嘴巴,將其塞了進去。這僅僅是戰場的一角,另外那兩名混入風軍當中的刺客也沒好到哪去,被追蹤而至的暗箭人員盯。
    其中一人在與暗箭人員的打斗當中被當場砍成數段,另一人則被生擒活捉。三名刺客,一個都沒跑掉,全被暗箭人員逮個正著。
    殺死一個,活捉兩個,此次行動可謂是大獲全勝,程錦也顯得非常高興,喜形于色。
    等他率領著暗箭人員押著那兩名被活捉的刺客回到孟府正門的時候,程錦的目光掃過王頌和孟平安,冷聲問道:“兩位,你二人現在還作何解釋?”
    撲通!沒等旁人說話,王頌已雙膝一軟,跪到地,然后以膝蓋當腳用,跪爬到程錦面前,鼻涕眼淚一并流出來,哭喊道:“程將軍,此事和下官毫關系啊,下官和孟……和這個老匹夫也不熟,并不知道老匹夫和刺客有瓜葛,還望將軍明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