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93

  第四九十三章
    “好一個不熟!”程錦冷笑道:“你二人若是不熟,孟平安敢有恃恐的在家中窩藏刺客?你二人若不熟,郡兵幾次搜查孟府都會毫現嗎?難怪刺客能混入大王所住的行館,全因有你這樣的內奸暗中出力,本將現在還豈能容你?!”說著話,他向左右喝令道:“來人!”
    “屬下在!”隨著應話之聲,兩名暗箭人員站出來。【】[]程錦手指著王頌,沉聲說道:“將罪臣王頌,就地正法,以儆效尤!”
    “遵命!”暗箭人員可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有多高的官職,只要面有令,就會執行不誤。兩名暗箭人員快步來到王頌近前,拖著他就向一邊走去。
    王頌此時也意識到自己命懸一線,連聲大喊道:“程將軍饒命,程將軍饒命啊,下官要見大王,要向大王解釋清楚,程將軍請給下官面見大王的機會!”
    程錦別過頭去,看都沒有看他,對于王頌的哭喊,置若罔聞。兩名暗箭人員連拖帶拽,把王頌拉到一旁的不遠處,一人揮手打掉他的官帽,另一人回手抽出佩刀,手起刀落,就聽咔嚓一聲,王頌的叫聲戛然而止,斗大的腦袋骨碌碌滾落在地。
    “啊——”聚在正門前的那些家丁哪見過這個,直嚇得抱成一團,跪在地,身子周圍的地面都讓流下來的汗珠子浸透一圈。
    一郡之,官職并不算低,如果調回到朝廷,至少也應該是從三品以的官員,可是暗箭連向面通報都沒通報,就直接把人砍了,由此可見此時的暗箭權限之大,旁人之所以對暗箭充滿恐懼的情緒也是可以理解的。
    程錦是把王頌殺了,但不代表他真的認為王頌和刺客之間存有勾結。昨晚巡視行館的時候,程錦也有參與,對于王頌在巡視時的小心謹慎,再三檢驗,程錦也能感覺得出他的緊張,生怕被刺客鉆了空子。不過,壞就壞在唐寅不太喜歡王頌這個人,又收了他的禮物,以后真要動他也挺麻煩,作為大王身邊的人,程錦有責任除掉大王的麻煩,何況,這次王頌確有過失,殺之不冤,所以程錦便自作主張,沒給王頌任何解釋申辯的機會,直接將其斬殺。
    看著王頌身異處的尸體,程錦輕輕揮了揮手,說道:“把他的尸體埋了,不管有多大的過錯,人已死,就算過去了。”
    “是!將軍!”兩名執刑的暗箭人員插手應了一聲,讓下面的軍兵們去找馬車,把王頌的尸體拉到城外埋掉。
    一直都在現場的高慕成把一切都盡收眼底,同時也對暗箭的權利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
    堂堂的郡,說殺就殺,這樣權限,簡直是大到天了。現在高慕成對暗箭更加仰慕,也更加急切的希望自己能加入到暗箭當中。
    他深吸口氣,走到孟平安近前,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孟老爺子,王頌是怎么死的你應該看得很清楚,孟老爺子以為自己比王頌如何?孟老爺子是聰明人,把一切都說清楚,或許還有活路,若是什么都不說,前車之鑒可就在那邊。”說話時他還伸手指了指不遠處地的那一大灘血污。
    孟平安沒有說話,老頭子低垂著頭,也看不清楚他現在是什么表情。高慕成皺起眉頭,臉的笑容消失,冷冷說道:“看來,孟老是敬酒不吃要吃罰酒嘍?”
    沒等孟平安回話,程錦已不耐煩地說道:“不要和他羅嗦,先壓回行館再說!”
    “是!程將軍!”高慕成對程錦的態度更加尊敬,必恭必敬地拱手施禮,而后又湊前去,在程錦身邊低聲說道:“程將軍,屬下對如何用刑也頗有心得,不如……不如就把孟平安交給屬下來審,屬下可以保證,翹開他的嘴巴!”
    現在高慕成在程錦面前連自稱都變成了‘屬下’。他主動請纓審問孟平安,也是想趁此機會融入到暗箭當中,間接的也是在旁敲側擊地醒程錦,別忘了當初要收納自己的承。
    程錦倒是覺得由高慕成來審問孟平安并不妥,其實審問的重點并不在孟平安身,而在于那三名刺客。他點點頭,說道:“既然高將軍有此心意,那此事就交給你去辦了。”
    “屬下多謝將軍!”高慕成頓了一下,接著又笑道:“將軍還是不要叫屬下高將軍了,就叫屬下慕成或者小高!”
    程錦樂了,拍拍高慕成的肩膀,說道:“我喜歡機靈的兄弟,收你入暗箭一事,我會盡快向大王去的。”
    高慕成大喜過望,連連躬身施禮道謝。
    孟平安的家眷實在太多,加府內的家丁、丫鬟,得有兩來口人,這么多人不可能全部都押送回行館,只能挑幾名主要的人帶回去,其他人等則就地關押在孟府之內。
    回到行館后,程錦立刻去見唐寅,把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向唐寅講述一遍。
    能這么快的就把刺客抓住,頗出唐寅的意料,他一連贊了三聲好。程錦又繼續說道:“大王,因為王頌和孟平安往來密切,其心叵測,所以微臣已將他就地正法。”
    聽說程錦把王頌殺了,一旁的靈霜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王頌可是郡啊,程錦都沒向唐寅奏,就直接把一郡之給殺了,實在是法天到了極點!
    她忍不住地插口問道:“王頌現在已經死了?”
    “是的,玉王殿下,在擒下刺客的當場,微臣就處斬了王頌。”程錦實話實說道。
    靈霜說不出話來,轉頭看向唐寅,看他如何懲治程錦。唐寅幽幽嘆了口氣,說道:“不管怎么說,王頌也是朝廷命官,你應該給你一個解釋的機會嘛!”
    程錦正色回道:“回稟大王,證據確鑿,此賊當誅!”
    “恩!雖說殺得草率了些,但殺了就殺了,這樣的人,留下也是禍害。”
    唐寅聳聳肩,將此事一語帶過,算是對此事做出的回應。而后,他話鋒一轉,又問道:“刺客開始審問了嗎?”
    “是的,大王,微臣的屬下正在審問。”程錦點頭應道。
    “……”看著這一問一答的君臣二人,旁邊的靈霜徹底語了,程錦這般的法天不能怪別人,全是唐寅慣縱出來的,她甚至都有些懷疑,是不是唐寅想讓王頌死,程錦只是看出了唐寅的心意,所以才這么去做的。
    唐寅和程錦之間默契又微妙的關系,也只有他二人心里明白。程錦所做的事,沒有哪一件是他自己一意孤行的,全是唐寅想去做又不太好做的事,這就是暗箭能在風國存在的原因所在。
    了解了刺客的情況之后,唐寅擺擺手,說道:“程錦,盡快把刺客的來歷、背景以及同黨查清楚,去!”
    “大王,微臣還有一事啟奏。”
    “說!”
    “這次能成功擒拿刺客,郡軍中的偏將高慕成立功不小,微臣打算收他入暗箭,還望大王恩準。”程錦小心翼翼地說道。
    唐寅樂了,說道:“收人一向是你們暗箭自己的事,我從不過問,這次怎么突然問起我的意見了?”
    “哦,這個……”程錦遲疑了片刻,硬著頭皮說道:“這個高慕成非暗系修靈者,修的是光明靈武。”
    “恩?”唐寅已經轉過身要和靈霜說話了,一聽這話,又立刻坐了回來,挑起眉毛看著程錦,問道:“怎么?你現在打算征收暗系修靈者以外的人進暗箭了?”
    在旁人面前那么高高在的程錦,在唐寅面前就如同老鼠見了貓似的,唐寅只是一句反問,就已讓程錦汗流浹背。
    他聲音有些顫抖地說道:“回稟大王,我國領土已越來越大,但暗箭征收的人才卻越來越少,其人力遠遠法滿足我國現在的規模,所以,微臣打算放松招收的標準,只要是人才,只要對大王、對大風忠心耿耿,能為大王做事的,微臣便打算將其收入麾下。”
    暗箭是唐寅一手建立起來的,也是他最信任的機構,或者說是組織,因為在他的潛意識里就認為只有暗系修靈者論到什么時候都會和自己一條心,現在程錦要放開征收人員的標準,把光明系修靈者也吸納到暗箭之中,這和他的初衷是相違背的。
    他思慮了良久,方喃喃說道:“若是這樣,以后,我還能信任你們暗箭嗎?”
    一聽這話,程錦身子頓是一哆嗦,撲通一聲跪在地,急聲說道:“是微臣失言,也是微臣愚笨,才對大王有此進諫,微臣以后再不會及此事。”
    見他這副緊張的樣子,唐寅笑了,向程錦擺擺手,說道:“你先起來。”
    相處這么多年,程錦基本沒向唐寅過什么要求,這此能主動開口,說明他也是經過深思熟慮又下了很大決心的,唐寅不想駁了他這個面子。
    又沉吟了好一會,唐寅說道:“這次就先把你說的這個高慕成暫時收入暗箭,看看效果如何,如果暗箭未受影響,以后方可適當放松標準,程錦,你以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