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94

  本站因為服務器硬盤損壞,給大家帶來不便!最近訪問度可能會收到影響,我們將盡快修復,謝謝大家體諒!
    第四九十四章
    程錦本以為此事已沒有希望,沒想到大王竟然同意了,他大喜過望,急忙向前叩道:“微臣多謝大王厚恩。【】shouda8”
    唐寅笑道:“你做事,我一向很放心,你的意見,一定也是經過深思熟慮、再三考量過的,我又怎會不重視呢?去做事吧!”
    “微臣……告退。”程錦并不是個善于言詞的人,唐寅對他的信任與看重,他只會銘記于心,但讓他去阿諛奉承、溜須拍馬,他可做不到。
    當程錦回到刺客和孟平安的關押地點時,暗箭的刑審早已經開始進行。
    在這兩間并不算大的密室當中,那幾乎都聽不出來是人聲的慘叫此起彼伏,黑暗又yin森的密室充斥著血腥味以及皮ro燒焦的味道,真仿佛人間地域一般。
    看到程錦回來,暗箭頭目之一的張笑和李通二人急忙迎上前來,先是拱手施禮,接著笑問道:“將軍,這次我們暗箭成功擒拿到刺客,是不是又受到大王的封賞了?”
    程錦苦笑,拍了拍身上被汗水浸透的衣服,說道:“我還能站著走回來,已經實屬不易了。”說著話,他越過二人,邊向審問刺客的那間密室走邊問道:“刺客都jia代了嗎?”
    張笑和李通對視一眼,臉上都帶有不解之sè,聽將軍的意思,似乎非但未受到獎賞,反而還險些受到責罰,這是怎么回事?
    張笑開口說道:“回稟將軍,刺客嘴巴硬得很,到現在還什么都沒有……將軍,難道是我們把刺客抓錯了?”
    “那倒沒有。”程錦隨口說了一句,又道:“是我向大王出增設人手一事,惹得大王很不高興。”
    他抬頭看了看被捆綁在十架上,渾身血ro模糊,幾乎不éng人形的兩名刺客,接著低下頭來,拿起水碗,咕咚咚的把一大碗水一口喝干。
    張笑和李通打了個冷戰,二人咧嘴說道:“將軍還真向大王去招收光明系修靈者的事了?我等本以為那是將軍應付高慕成的托詞。”
    程錦搖搖頭,說道:“照現在的態勢現下去,暗箭的影響力只會越來越弱,甚至都比不上中尉府以及后成立的都衛營,長此以往,只會走向沒落,想要長久的生存下去,就必須得有足夠多的人手,做足夠多的事情,征收光明系修靈者一事,勢在必行。”他又喝了一碗水,這才感覺火辣辣的嗓子眼舒服了一些,問道:“刺客連名都沒說嗎?”
    李通遞上詞,說道:“將軍,刺客就說了這些。”
    程錦接過一瞧,上面只有寥寥的只片語,名倒是有,一個叫薛魁,一個叫丁冒,自稱是莫國游俠,其它的就什么都沒有了。
    “這是什么鬼東西!”程錦看罷,隨手“剛開始嘴巴都硬,再過幾個時辰保準他倆受不了。”張笑說道。李通問道:“將軍,那……那大王同意將軍的進諫了嗎?”
    程錦點點頭,又立刻搖了搖頭,說道:“大王只說試試看。”
    李通愣了一下,接著喜道:“這不就是說大王已經同意了嘛,我就說嘛,大王那么看重將軍,將軍的進諫,大王應該不會拒絕的……”
    不等他說完,程錦已轉過身形,臉sè沉下來,打斷道:“收起你剛才的話,恃寵而驕乃為大忌,以后不得再說類似之言!”
    李通嚇了一跳,急忙拱手應道:“是,將軍,是屬下失言了。{本章節如花手打shouda8}”
    程錦又問道:“孟平安那邊的情況怎么樣?”
    “將軍讓高慕成去審,我們就沒笑答道。
    “恩!去看看。”程錦帶著張笑和李通二人又去了另一間密室。
    這里的情況,比關押刺客的那間密室還要凄慘,孟平安此時被固定在一張木椅上,渾身*,只剩下一條褻k,在其xiong前,有兩大塊觸目驚心的烙印,那顯然是用燒紅的烙鐵燙過的痕跡,再看他的雙手、雙腳,指甲上都a著牙簽般大小的竹鉗子,老頭子現在披頭散,已被折磨得神智不清,鼻涕、口水不斷地往下流。
    見此情景,張笑和李通也在暗暗咋舌,對程錦低聲說道:“將軍,這高慕成的手段也夠狠的,比我們暗箭還毒。”
    程錦一笑,他明白高慕成為何如此賣力,說白了,就是在急于表現他自己,想順利加入到暗箭當中。
    高慕成剛用一桶冷水把孟平安澆醒,就見到程錦、張笑、李通三人進來。他的嘴巴倒是甜得很,快步迎上前去,沖著三人輪番拱手施禮,說道:“將軍!張大哥、李大哥!”
    程錦揚下頭,示意他不用多禮,問道:“審得怎么樣?孟平安可有jia代為何窩藏刺客?”
    高慕成搖了搖頭,回看了一眼疼得直哼哼的孟平安,氣呼呼地說道:“這老東西什么都沒說,不過將軍不必擔心,我還有辦法,肯定會讓這老東西開*代的。”
    “哦?什么辦法?”程錦對高慕成的頭腦也很是欣賞的,他想看看,高慕成還能想到什么高明的刑訊手腕。
    “將軍請稍等,一會便知。”高慕成故意賣乖子,把程錦和張、李三人先讓到座位上,而后又為三人各倒了一碗茶水。
    所過的時間不長,密室的房én被打開,從外面走進來數名軍兵,同時還拖進來一名年輕的nv子。這nv子的年歲只有二十出頭的模樣,52o小說,衣著華麗又jing致,一看就知道是大戶人家出身的千金小姐。不過此時這姑娘的臉上充滿了驚慌的神看到這名nv子,高慕成瞇了瞇眼睛,走到孟平安近前,拉住他的頭,讓他的腦袋抬起,同時在他耳邊笑呵呵地問道:“孟老,你快看看這是誰來了?”
    孟平安緩緩睜開眼睛,當他渙散的眼神定焦在nv子身上時,他的身軀猛然一震,還沒等孟平安說話,那nv子已搶先尖叫道:“爹——”
    若非高慕成把孟平安的頭拉起來,nv子還真認不出來這個被折磨成血葫蘆一般的老頭竟是自己的爹爹。
    隨著叫聲,她還想撲上前去,可是兩旁的軍兵把她死死按住,讓她難以動分毫。
    見到愛nv在人家的手上,孟平安死氣沉沉的臉上終于有了變化,他雙目瞪圓,沖著高慕成撕聲大吼道:“畜生,放開我的nv兒,有什么手段,盡管沖老夫來……”
    不等他把話說完,高慕成的巴掌已狠狠甩在老頭子的臉上。
    “老匹夫,這里可不是你能囂張的地方,如果你不知道這里是哪,那么我可以告訴你,這是暗箭,是你站著進來要橫著出去的地方!”
    孟平安嘴角流血,不再說話,充滿仇恨的眼睛死死瞪著高慕成。高慕成不再理他,轉身走到那nv子近前,抬手捏了捏她粉嫩又光滑的臉蛋,笑道:“多么漂亮的姑娘啊……我們這里的兄弟可不少,也有好段日子沒碰過nv人了,孟老,你應該知道接下來會生什么吧?”說著話,他的手向下移動,開始解nv子領口的繩扣。
    nv子如同被蛇咬了一口似的,奮力的掙扎、尖叫,可是在左右軍兵的控制之下,她根本掙脫不開,只能眼睜睜看著高慕成的雙手把自己衣服的扣子一個接一個的解開。
    nv兒就要在自己的眼前受辱,論是誰都受不了。孟平安牙關咬得咯咯作響,眼角都快瞪裂,喉嚨里出野獸般的嘶吼,可惜,他對眼前所生的一切卻能為力。
    很快,nv子外衣的扣子便被高慕成全部解開,1出里面淡薄的中衣和襯裙,粉白sè的肚兜亦是隱約而見。
    周圍的軍兵見狀,兩眼都快噴出火來,充滿**的目光在nv子身上上下游動著。
    高慕成的手終于停頓了下來,他回頭看著孟平安,笑道:“孟老,你還是不想開口嗎?如果再不說,我周圍的這些兄弟們可就要忍不住了。”
    看著周圍那些如狼似虎的風軍,聽著nv兒一聲聲凄厲的喊救聲,孟平安的身軀抖動得更加厲害,牙齦都被咬出了血絲,可是他仍未開口說一句話。
    高慕成見狀,奈地嘆了口氣,搖搖頭,將手一揮,沖左右道:“她,就jia給你們了。”
    一聽這話,周圍的軍兵如餓虎撲食一“住手!快住手——”老頭子再也忍不了了,連聲咆哮。
    就站于一旁的高慕成眼睛頓是一亮,沖上前去,把撲在姑娘身上的軍兵全部扯開,等他分開眾人,再看地上,姑娘已然是一絲不掛,*1o地蜷在地上。
    高慕成隨手拉下自己的外氅,蓋在姑娘身上,然后走到孟平安近前,笑道:“孟老,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吧,何必因為你一個人的事牽連到全家人跟著受罪呢!”
    此時,孟平安的心理防線已然被擊潰,他搖晃著腦袋,喃喃說道:“行刺風王一事,并非我一個主謀……”
    這句話,可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大吃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