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95

  第四九十五章
    程錦本以為孟平安可能是出于同情才窩藏的刺客,沒有想到他竟然會是主謀,而且主謀者還不止他一個。【】
    高慕成也同樣沒想到會從孟平安身審出這么重要的線索。他向周圍的軍兵揮揮手,示意他們趕快把那名女子帶出去,而后靠近孟平安,一一頓地說道:“孟老,其他的主謀都是誰,你們為何要行刺大王,又是怎么找到的刺客,只要你能把這一切都說清楚,我可以保證令愛的安全,沒人能動她一根汗毛。”
    孟平安垂下頭,表情痛苦,緩緩閉了眼睛,說道:“只要殺掉風王,我莫國才有復國的希望。”
    “那不可能。”高慕成正色說道:“邵氏一族,死的死,軟禁的軟禁,即便大王真有個三長兩短,莫國也不可能再復國,孟老可曾見過沒有君主的國家?”
    “哈哈——”孟平安突然大笑起來,說道:“你們以為大王的子嗣全已被你們控制起來,可是你們錯了,大王還有一幼子未在你們的掌控之中。”
    聽聞這話,高慕成的冷汗都快流出來,就連坐在后面旁聽的程錦、張笑、李通三人也不約而同地站起身形,臉帶著難以置信的表情,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孟平安。
    邵方還有子嗣在逃,這怎么可能呢?邵方的子嗣都是記錄在冊的,己方已做過周密的核查,若是真有在逃的子嗣,己方不可能不知道啊。
    高慕成向前靠得更近,幾乎要貼在孟平安的身,心情又是緊張又是激動,不過語氣還盡量保持著平和,柔聲問道:“那……莫王在逃的子嗣叫什么名?現在又在哪?”
    孟平安說道:“少主名叫邵淵,乃大王的第七子,不過你們也不用癡心妄想了,現在少主早已到了川國。”
    高慕成心中一顫,不過現在已沒時間去核查孟平安說的是真是假,他眼珠轉了轉,又問道:“是邵淵給你們傳的指令,讓你們找刺客行刺大王?”
    “少主沒有給我們下達任何的命令,行刺風王的事,完全是我們自己做出的決定。”
    “你們?除了你之外,還有誰?”
    “龍溪郡的孫才,太安郡的鄭飛,田陽郡的蔡平……”孟平安一口氣說出六、七人的名,然后說道:“行刺風王的賞金,是我們幾人合出的,目的就是驅逐蠻寇,復我大莫!”
    孟平安說話時,旁邊有人把他的話一不落的記錄下來。等他說完,高慕成扭頭看眼記錄的人員,接著,又問道:“孟老說的那些都是真的?”
    “如果不相信,你們可以去查,老朽只有一事相求,事情是老朽做的,老朽的家人毫不知情,要殺要剮,你們也盡管沖著老朽一個人來,不要……為難老朽的家人。”
    現在已沒有人去關心要如何處置孟平安和他的家人,人們的心思都在他的詞,里面所及的信息太多也太重要了,事關重大,所牽扯的范圍也頗為廣泛。
    審問到此告一段落,程錦令人把孟平安及其家眷嚴加看管起來,而他則拿著詞,開始向麾下的暗箭人員分派任務。
    由于孟平安所說的人名都在不同的郡縣,調查起來也十分麻煩,需要分頭行動。
    程錦把大批的暗箭人員派出來,對孟平安所到這些人,或是明察或是暗訪,當然,想要弄出個結果,不是短期內能完成的,唐寅和靈霜也沒時間在常都耗下去。
    在擒下刺客后的第三天,唐寅和靈霜便啟程離開常都,唐寅北,回往風都鹽城,靈霜西去,回往玉都康陽。
    臨分手時,靈霜對唐寅有些戀戀不舍,只是礙于周圍人太多,即便有一肚子的話想說,此時也不知該從何說起。
    唐寅最不放心的倒是靈霜的安全問題,一再叮囑靈霜,路務必小心,嚴防刺客,另外,他又交代青羽,一路要好好護送靈霜,不可出現任何的差錯。
    其實即便唐寅不交代這些,青羽也會這么做的。
    青羽對靈霜的印象很好,私下里兩人也經常見面,開始時是靈霜想通過青羽打探一些風國的消息,后來兩人越接觸越投機,漸漸的也就生出朋般的情誼。
    唐寅和靈霜是各回各國了,但在常都生的行刺一事可沒有到此結束,反而愈演愈烈。
    通過暗箭的精心調查,可以證實,孟平安的證詞不假,他所到的名都是確有其人,而且各個都是在當地有名的大財主。
    他們這些人,有些是原本就認識,有些是經過熟人介紹認識的,志同道合,皆有光復莫國之心,順理成章的走到了一起。
    在風國占領莫國初期,他們有出錢資助地方的反抗勢力,只可惜小胳膊擰不過大腿,只要風國的正規軍隊一到,抵抗勢力瞬時間灰飛煙滅。
    見到反抗勢力如此不堪一擊,他們幾人也都感到灰心,正在他們絕望之時,有人突然找了他們。此人自稱是來自于川國,乃川國派來的密使。
    他說邵方還有一幼子名叫邵淵,并沒有落到風人的手,現在已逃亡到川國,只要能想辦法殺掉風王唐寅,那么風國必然自亂,暇顧及莫國,到那時,就是莫國復國的好機會。
    哪怕風人把莫國王室的人質都殺光了,但還有邵淵這支王族的血脈在,不怕莫國人繼承王位。
    孟平安等人雖說都是家財萬貫的富人,但畢竟不是朝廷中的大臣,也不清楚邵方是不是真有邵淵這么一個兒子。
    不過那人倒是哪出了憑證,是莫國王族的印璽,印璽面清清楚楚地刻有邵淵二。
    每個國家的王族印璽都是不同的,而且制作的工藝各有特色,極難仿造。川國秘史拿出莫國王族的印璽,基本已可以證明邵淵的身份,也正是見到這枚印璽,孟平安等人才對他的話深信不疑。
    等川國密使走后,孟平安等人一合計,決定雇傭刺客,行刺唐寅。當時唐寅還在鎮江,不過孟平安覺得他早晚要回風國本土,只要他返回風國,勢必得路過澤平郡的郡城常都,而恰巧在這個時候,常都的郡府出公告,翻修行館,孟平安認為這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可讓雇來的刺客裝扮成工匠的模樣,混進行館之內,伺機行事。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何況他們所打的還是‘驅逐蠻寇,光復大莫’這種正義凜然的旗號,之后聞訊而來的刺客絡繹不絕,其中大多數都是莫國的游俠,經過一番細心篩選,他們最終決定用暗系修靈者行刺。
    接下來所生的正是唐寅和靈霜在行館內遇刺的那一幕,這就是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暗箭有仔細核查過邵氏的宗譜,在面并沒有記錄邵方有邵淵這么一個兒子,宗譜可是最為嚴禁的,如果確有其人,哪怕是見不得光的私生子,也一定會有記載,但聽孟平安的交代,川國的密使還有邵淵的王族印璽,這件事實在匪夷所思,到底是確有其人,還是川國在暗中搗鬼,也就不得而知了。
    不管邵淵這個人是真是假,畢竟現在遠在川國,暗箭從查證,也不可能跑到川國去把邵淵抓回來,他們拿這個邵淵沒辦法,但孟平安所交代的那些同黨卻跑不掉。
    孟平安的同謀者,都是富甲一方的財主,家大業大,光這幾位的全家老小加在一起得有千號人之多。
    暗箭奉程錦之命將其統統抓捕起來,在嚴刑之下,確認孟平安的詞不假,他們確實有參與對唐寅的行刺計劃,而后暗箭以謀害君主的罪名將這幾家人連其九族全部處決。
    按理說事情至此就該告一段落了,可是事情還遠遠沒有結束。程錦有意要借用此事打壓莫人對風國的抵抗情緒,想把事件擴大化。他令人給各郡的郡府傳了口信:行刺大王的主謀雖然已死,但是不是仍有同黨的存在,還未可知,事關大王的安危,必須嚴查,寧可錯殺,不可有漏之魚,若日后再出同類事件,王頌便是前車之鑒。
    他這個口信傳到各郡的郡府,可把眾郡們嚇得不輕。澤平郡生大王遇刺之事,暗箭當場就殺了郡王頌,如果在自己的地頭也生這等事,那自己的腦袋可也要搬家了。
    接到程錦這樣的口信,各郡們又哪敢怠慢,一個個都使出渾身的解術,嚴查那幾名主謀的同黨,他們所調查的對象當然是平日里和那幾人交往密切、來往頻繁的人。
    可要知道那幾人都是富商,商場的往來、私下里的結交,所涉及到的人太多了,各郡的郡倒是嚴格遵照程錦的意思,寧可錯殺,不可錯放。對這些人,各郡都采用了最直接最簡單也最不留有后患的手段——殺!
    程錦的一個口信,展到最后,演變成血腥的殺戮事件,這段時期,可算是莫國有史以來最黑暗的時期,人心惶惶,人人自危,各地的郡們簡直象是在比賽,比誰殺的叛黨多,一個個生怕落于人后,讓人詬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