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500

  第五章
    經過這次唐寅征詢大臣遷都一事果后,他再未及此事,時間一長,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人談起。
    過了一月有余,這日,早朝,在商議完政務后,眾臣要退朝之時,唐寅突然想起了什么,把眾人叫回來,說道:“本王昨晚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中本王就站在朝堂的門口,那里,對,就是那里!”說話時,唐寅還伸手指指大門外。
    眾人下意識地回頭瞧了一眼,接著又齊刷刷地看向唐寅,不明白大王為何突然在朝堂說起夢事。
    唐寅繞過桌案,從王位走下來,站在大殿的中央,環視周圍的眾臣,滿臉不解地說道:“當時很是奇怪,本王正站在大殿的門口,突然現南方升起紫紅色的光芒,煞是漂亮,而且看過去會讓人有種說不出來的舒適祥和之感,諸位都是能臣,誰會解夢,幫本王分析一下,此夢是怎么回事。”
    人們面面相覷,解夢?自己哪里會解夢啊,要是旁人做的夢,自己還可以隨便分析一下,但這夢是大王做的,自己一個說錯,可要吃不了兜著走嘍。
    眾人紛紛把目光投向國師梁飛云以及大宗伯張勛,解夢的事還得靠大宗伯,梁飛云以前也是大宗伯出身。
    張勛皺著眉頭,喃喃嘀咕道:“南方有紫氣升,說明南方必要生喜事,而大王是國君,大王夢到南方有紫光,說明……說明……”
    “說明什么?張大人倒是快說啊!”唐寅不耐煩地追問道。
    張勛身子一躬,忙說道:“就是說……我大風的國運在……在南方!”
    “啊?”聽聞此話,在場的眾人不大吃一驚,國運在南方?也就是說風國應該南移?若非大宗伯的身份太高貴太神圣,恐怕在場的大臣們都已忍不住要大喝訓斥了。
    梁飛云悠然一笑,接話道:“大宗伯所言有理,按照大王的夢解,確實可做出這樣的推論。其實也好理解,我國一直在向南擴張,國運自然也就在南方了。”
    “國師的意思是,我國要南移,向南遷都?”治粟內史張鑫皺著眉頭,沉聲問道。
    “國運在南,都城自然應該南移。”梁飛云就事論事地說道。
    “一派胡言!”張哲站出來表示反對。很難得,這次他終于和張鑫站到同一立場。他正色說道:“我大風成立千年,鹽城一直是國運所在,怎會說變就變?”說到這里,他又冷笑了一聲,說道:“前一陣子,有人竟向大王出向南遷都一事,這……該不會就是國師出來的?國師本是貞人,現在蠱惑大王自損國運,可是要為已亡的貞國報仇不成?”
    張哲就是這樣的人,說起話來毫不留情面,想什么就說什么,也不管對方是誰。也就是梁飛云的修為夠深,若換成旁人,聽聞這話恐怕早就翻臉了。
    即便是唐寅也覺得張哲說得有點太過分,他臉色一沉,說道:“張大人身為御史大夫,理應客觀斷事,怎能憑個人的臆測就胡亂給旁人扣帽子呢?”
    張哲急忙躬身施禮,說道:“剛才確是微臣失言,但微臣也是護國心切,還望大王體諒。”
    對于張哲,唐寅還能說他什么,這位愣頭青激動起來連自己都敢頂撞,何況是非風人出身的梁飛云?
    他擺了擺手,淡然說道:“我也只是偶有此夢,心中不解,所以隨口一問罷了,諸位也都不必太較真。”
    “大王英明!”唐寅話音剛落,張哲便拱手施禮,高聲唱吟。{非凡手打本章節shouda8}
    唐寅樂了,被張哲給氣樂了,他點點頭,未在多說什么,揮袖道:“退朝!”
    “臣等告退!”眾大臣紛紛退出大殿。等梁飛云要轉身離開的時候,唐寅把他叫住,然后二人并肩而行,向后面的房走去。
    路,唐寅含笑說道:“張大人生性耿直,又口遮攔,剛才有得罪國師之處,國師還要多包涵啊!”
    梁飛云一笑,說道:“憑心而論,真是要交往的話,微臣寧愿交往張大人這種直性子的人,也不愿去應付表面恭維卻在暗處下刀子的小人。”
    唐寅仰面大笑,道:“這點我可以保證,張大人要是想對誰下刀子,絕對會著刀光明正大的去砍人家的腦袋。”
    梁飛云也被唐寅的話逗得大笑,頓了一會,他方問道:“大王真的已下定決心要遷都嗎?”
    唐寅在朝堂讓張勛和梁飛云幫他解夢,那只不過是他拋出的一個引子罷了,為接下來的計劃鋪路。對于這事,他有事先找過梁飛云,可沒有找過張勛。
    梁飛云是貞人,對鹽城不像張勛有那么深厚的感情,而且梁飛云比張勛也更容易變通,說白了,唐寅已預感到找梁飛云,他肯定會幫自己,而找張勛的話,后者非但不會幫自己,甚至還可能把自己的計劃傳揚出去,壞自己的大事。
    唐寅沒有直接回答,反問道:“以國師之見,我國現在的都城是該遷,還是不該遷呢?”
    梁飛云被他問得沉默不語。這個問題他還真不太好回答。就目前的局勢來看,風國再把都城設在鹽城肯定是不妥的,但他畢竟不是風人,若支持遷都,就有顛覆風國之嫌。梁飛云沉吟了半晌,苦笑道:“大王就不要難為微臣了。”
    他雖沒有直接回答自己的問題,但一聽這話,唐寅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苦笑道:“既然應該遷都,那還等什么?等著寧地和莫地生出大亂子嗎?早一時遷都,風國就多一分安定,只可惜,有太多的人相信‘國運’這一說法,也有太多的人眼里只有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全然不顧國家的利益。”
    梁飛云暗暗點頭,風王這位君主著實要比尋常君主有魄力得多,堅韌,不妥協,只要他認準是對的事,不管有多困難,都能堅持的做下去,單憑這一點,就很令人佩服。
    事隔幾日,鹽城一帶連逢暴雨。鹽城的氣候并不好,四周皆有高山,每到夏天,氣候炎熱,而一到冬天,又天寒地凍,即便下雨,也是要么不下,一下就是數日。
    連日來,天色都是昏沉沉的,烏云蓋頂,讓人不起精神。這日早晨,暴雨依舊,當鹽城姓大多數人都還在睡夢中的時候,突然之間,城西的方向傳來一陣震耳欲聾的巨響。
    那聲音之大,真仿佛天塌下來一般,方圓幾十里都能清楚的聽到,回音久久不散。
    與此同時,整座鹽城都在下的搖晃,許多姓都以為生了地震,從床榻慌慌張張地爬起來,衣服也顧不穿,連滾帶爬地沖出家門,紛紛到街道避難。
    此時還在下著大雨,人們在街道一個個縮著脖子,佝僂著腰,互相議論紛紛,討伐到底生了什么事,剛才那聲巨響是從哪來的,又為何有地動山搖之感。
    正當人們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的時候,猛然間,一匹快馬從城外飛奔進來。
    騎馬的是名風軍士卒,手里拿著十萬火急時才會動用的令旗,一邊狂奔,一邊大叫道:“讓開、讓開!趕快讓開!出大事了!”
    街道避難的姓們嚇得紛紛向兩旁退避,那名風軍一路策馬狂奔,直向王府而去。
    現在,風國的早朝還沒有散,外面的雨太大,雖然商議完了政務,但群臣還沒有立刻離開,唐寅特意備了些茶水和瓜果、點心,和大臣們邊吃喝邊閑聊。
    剛才的那聲巨響,唐寅和大臣們也聽到了,有派人出去打探,只是還沒有回來,人們還在朝堂等消息的時候,一名渾身雨水仿佛落湯雞一般的風軍士卒從外面踉踉蹌蹌地沖進來。
    進入大殿后,撲通一聲跪倒在地,說話的聲音都變了,幾乎是尖聲叫喊道:“大王,大事不好,斷龍山……斷龍山塌了!”
    “什么?”這一句話,直把在場的眾人驚得目瞪口呆,坐在這里,膛目結舌,久久回不過來神。
    斷龍山就位于鹽城西邊,那可是風國祖廟的所在之地,風國的創國先祖以及列代君王的祭碑都在斷龍山,現在斷龍山竟然塌了,這已不單是損失多少的問題,而是天大的噩兆啊!
    第一個回過神來的是大宗伯張勛,老頭子像簧似的騰的一下子站起身,可是剛剛一站起,頓覺得天旋地轉,眼前一黑,直挺挺地往后倒去。
    張勛當場被急暈過去,左右的武大臣們紛紛圍攏前,托起昏迷的張勛,揉前胸,捶后背,連聲呼喚道:“大宗伯!大宗伯醒醒,大宗伯醒醒啊!”
    在人們好一番呼喚中,張勛才幽幽轉醒,老頭子清醒過來后,嘴巴張開,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其他那些大臣們也沒好到哪去,一個個如同霜打的茄子,腦袋全搭拉下來。
    斷龍山塌了,祖廟沒了,這不正是亡國之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