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502

  第五零二章
    唐寅知會完殷諄遷都一事后,剛走出御房,便有宮女走上前來,施萬福禮,必恭必敬地說道:“風王殿下,公主殿下有請。[]”
    即便殷柔不請自己,唐寅也要過去一趟,他沖著宮女含笑點點頭,說道:“本王知道了。”
    唐寅來到殷柔所在的華英殿,在華英殿的內室與殷柔相見。見面之后,殷柔迫不及待地問道:“寅,聽說風國就要遷都了?”
    “是啊,我就是為此事而來。”唐寅點點頭。
    殷柔追問道:“遷都到哪里?”
    唐寅回道:“鎮江!”
    頓了一下,他拉著殷柔的手落座,柔聲說道:“柔兒放心,遷都鎮江也只是暫時的,當初你是從上京逃出來的,我一定要把你再重新送回上京去。用不了多久。”
    對于自己能不能返回上京的皇宮,殷柔早已不報太大的希望,她也不是很看重這個。她輕輕撫摸唐寅消瘦的面頰,低聲說道:“即使不要回上京,只要我們能永遠在一起就好。我,只是不想你太辛苦。”
    唐寅笑了,拉下殷柔的小手,包在自己的大掌當中,幽幽說道:“有家不能回,怎能算是幸福呢?如果一個男人都不能給自己最心愛的女人帶來幸福,那這個男人就太失敗了。”
    殷柔心中一暖,依偎進唐寅的懷中,輕聲低語地說道:“其實,我現在就已經很幸福了……”
    “還不夠!”唐寅瞇縫起眼睛,說道:“很久以前我就說過,我要為你打下一座廣闊又堅實的江山,再也沒人能威脅柔兒,再也沒有人能把柔兒趕出家園。”當然,這也是唐寅自己的夢想。
    殷柔在為唐寅的話感動同時,也沒忘記正事。她問道:“皇兄同意了嗎?”
    “當然!陛下也時刻夢想著重回上京,鎮江距離上京更近,陛下當然更愿意往在鎮江。”唐寅可不知道殷諄心里是怎么想的,這只是他自己的臆測罷了。
    聽唐寅說皇兄已經同意了,殷柔也不好再多說什么,她話鋒一轉,又問道:“什么時候開始遷都?”
    “會很快!最遲不會過兩個月。”
    “這么急啊?!”
    “其實鎮江什么都不缺,但凡是贅重之物,都可不必帶走,留在鹽城就好。”唐寅笑道:“等到鎮江,我再重新幫你布置一下,要比現在這里的環境更漂亮,更舒適。”
    殷柔分的相信唐寅絕對能做到這一點,她繼續依偎在唐寅的懷中,低聲說道:“有人說,你決定定都鎮江,本意還是想與南方的諸國打仗。”
    唐寅并不否認這一說法,事實上繼續向南擴張確實是他遷都鎮江的重要原因之一,不過他也能感覺到殷柔對自己的擔心,他含笑說道:“不打了、不打了,連年征戰,國家也需要休養生息嘛,至少短時間內,我是不會再對外用兵了。”
    殷柔聞言大喜,興奮地抬起頭,兩眼綻放出明媚又迷人的光彩,眨也不眨地看著唐寅,問道:“寅,真的嗎?真的不會再打仗了?”
    如此神情的殷柔,唐寅實在不想破壞她的好心情。他微微點下頭,刮了刮她的鼻尖,笑道:“恩,是真的。”
    或者說,在安、桓二國之間沒有爆戰爭之前,自己是不會再主動挑起爭端了。
    得到唐寅的親口確定,殷柔倍感安心,每次唐寅出外征戰,她在皇宮里的日子也不好過,終日擔心他的安危,生怕有哪一天噩耗會突然傳進鹽城,自己連他的最后一面都見不到。
    “不再打仗,那真是太好了……”
    殷柔閉上眼睛,在唐寅的懷中依偎得更緊。唐寅也下意識地收緊環住殷柔的手臂,他不希望殷柔為自己擔心,但是要完成心中的目標,對外征戰就是唯一的手段,沒有之一。
    風國的遷都一事開始緊鑼密鼓的進行,好在現在上官元吉和邱真都在鎮江,可以及時地處理鎮江那邊的事務,并為即將搬遷過來的朝廷做好一切準備。
    由于皇廷也要搬到鎮江,這就要求上官元吉和邱真得在最短的時間里,于鎮江城內再建造一座王宮。
    以前的莫王宮肯定是要留給皇族居住,唐寅的王宮只能另行建造,不過現在風國的國庫十分富足,即便再建造一座和莫王宮規模一模一樣的王宮亦非難事,只是時間緊了一點。
    為了建造風王宮,鎮江城內大動土木,光是被額令搬遷的莫人姓就有數千戶之多,可見其新王宮的規模之大。
    一座和莫王宮規模幾乎完全一致的新王宮,在邱真和上官元吉輪番的督導之下,只用了四個多月的時間便修建完工。里面也裝修的異常奢華,不僅擺放有各種各樣的奇珍異寶,就連墻壁、柱子、欄桿等處都是鑲金掛銀,地面所鋪的地毯一律是由北方的貝薩國引進而來,即便是各處花園里用于裝飾的假山都是盡量把真山搬運過來。
    王宮是一個國家的門面,以前唐寅一直住王府,那是受國庫所限,現在吞并了莫國,國庫充裕不少,上官元吉和邱真也決定奢侈一次,把王宮內外都建成最頂級的,省得國使節前來時讓人家瞧不起,總說風國是偏遠的蠻荒之地。
    風國把都城遷移到鎮江,莫人對此即有期待的心理又隱隱約約感到害怕,他們不知道風國朝廷進入莫地后,對莫地將實施什么樣的統治,是寬松的懷柔還是冷酷的鐵血。
    但大多數的莫人還是抱有樂觀的心理,既然風國肯定都于鎮江,就說明很重視莫地,想把莫地治理好,不太可能會重現不久前的那場血案。
    兩個半月后,鹽城大批的物資已然先一步運送到鎮江,這時候,唐寅終于下令,舉朝南遷。
    規模龐大的風國朝廷、皇廷以及風國兵力鼎盛的各中央軍團,6續離開已有一千多年歷史的風都鹽城,浩浩蕩蕩的南下,直奔風國的新都城——鎮江。
    當朝廷離開鹽城的那一天,幾乎全部的鹽城姓都有出城相送,現場可謂是人山人海,一眼望不到邊際。
    等到唐寅的坐駕駛出南城門,早已聚集在城外的姓們不約而同地紛紛跪地,有許多姓當場大哭起來,傷感的情緒很快感染更多的人,一時之間,哭聲四起,悲啼聲震天。
    如此情景,唐寅在馬車里也坐不住了,知道的這是在歡送遷都呢,不知道的還得以為是自己出殯呢!
    他向車外的阿三阿四招呼一聲,讓馬車停下來,隨后,他從車內走出,舉目向四周一瞧,好嘛,除了人他就再沒看到別的東西。
    “大家不要再哭了!”唐寅深吸口氣,高聲音,振聲道:“遷都是喜事,大家如此哭哭啼啼,豈不是把喜事變成了喪事?趕快都起來吧!”
    “大王,我們舍不得大王走啊……”有近處的姓沖著唐寅顫聲呼道,邊說邊向前叩。
    唐寅雖好戰,雖連年用兵,讓風人死傷數,甚至出現了青壯人口斷層的恐慌,但同樣的,他也為當初那個羸弱不堪的風國帶來了上的榮耀與強盛,姓們還是打心眼里愛戴和尊敬唐寅這位君主,現在風國要舉朝南遷,去往數千里之外的鎮江,可能自己這輩子再也見不到大王的風采,姓們是真的自內心的難過。
    聽著姓們的哭訴,那么鐵石心腸的唐寅也感到一陣心酸。他從馬車上跳下來,分開周圍眾多的侍衛,直接走到姓們的近前,伸出手來,先把距他最近的幾名姓拉起,接著又向周圍的姓揮手道:“起來、起來,大家都快起來,即便遷都鎮江,本王也會時常回鹽城看望諸位父老鄉親。”
    頓了一下,他輕輕嘆了口氣,喃喃說道:“本王又有何德何能,能煩勞這么多的鄉親父老出城遠送……”說著話,他倒退半步,拱手沖著前方的姓們深施一禮。
    撲通!剛剛被他拉起的那幾名姓又重新跪倒在地,原本就沒站起來的人更不會站起,人們以叩還禮,現場的哭聲非但沒有減弱,反而還更高了,有甚者,直接哭昏在當場。
    “大王還是趕快回到車內吧!這么拖下去,可沒時候是個頭啊!”張鑫湊到唐寅身邊,低聲勸道。
    被鹽城姓這一哭送,唐寅還真有些舍不得走了,但遷都一事已勢在必行,現在可由不得他再反悔。他把心一橫,牙關一咬,轉回身,跳上馬車,坐內到車內。
    “大王——”聽著車外姓們一聲聲的呼喚,唐寅面表情地閉上眼睛。如果自己以后真的打下一座遼闊的江山,他依然愿意回到鹽城,在這里度過自己的下半輩子。
    他在這個世界是沒有根的,但鹽城是他起家的地方,他想,鹽城應該算是自己的根了。落葉,終究是要歸根的。
    遷都可不是行軍打仗,拖家帶口,雜物也多,其度比單純的軍隊行進要慢得多。鹽城到鎮江,如果是軍隊行軍的話,一個半月就足可以趕到,而這次遷都,卻足足走了三月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