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504

  第五零四章
    朝廷入主新都,原本是一個大喜的日子,結果被突如其來的刺客這么一鬧,讓所有人的心頭都蒙起一層陰霾。[]
    唐寅的臉色也極為難看,盤膝坐在馬車里,面沉似水,一言不。舞媚等夫人圍坐在他的周圍,這時候也不知該說點什么好。
    很快,邱真了馬車,對唐寅說道:“大王,暗箭、中尉府、都衛營的人都已去追查刺客,想必用不了多久就能把刺客抓到!”
    唐寅現在不太關心能不能抓住刺客,而是為接踵而至的行刺事件在生氣。
    他沉聲說道:“難道在莫人看來,殺了我,莫國就能復國了嗎?那只會讓戰爭再次在莫地爆,死傷更多的莫人,真是一群笨蛋!”
    邱真連連點頭,應道:“大王所言極是,所以,也不必為這些愚笨的匹夫傷神,壞了大王的興致和心情。”
    嘴這么說,但他心里明白,莫人之所以不斷地冒險行刺唐寅,想復國只是原因之一,更多的是想報仇。在大多數的莫人看來,唐寅就是莫國不共戴天的仇敵。
    唐寅揚起眉毛,看向邱真,問道:“是不是以后我要制造一架專門用于外出的馬車,這馬車的四壁都包裹鐵皮才行?”
    他本是一句諷刺自嘲的氣話,邱真還當真了。他認真想了想,喃喃說道:“大王所言也未嘗不是一個辦法!”
    唐寅聞言,氣得差點一腳把邱真從馬車里踹出去。
    接下來,暗箭、中尉府、都衛營對街道兩邊的房屋、店鋪搜查得更加仔細,就差沒有挖地三尺了,好在后面沒有再出現刺客,唐寅的儀仗總算是有驚險的抵達王宮。
    王宮已經建成有段時日,不過唐寅還是第一次見到,當初他離開鎮江的時候,這里還是一片民宅,現在民宅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氣勢磅礴、雄偉壯觀的宮殿。
    宮殿的外墻足有三丈高,面軍兵林立,槍戟如林,巡邏的衛兵不時排著整齊的隊列走過,進入王宮的正門,向前看,又是一道宮墻,和外面的宮墻一樣,同是三丈高。
    這內外兩道宮墻,可謂是把王宮包裹得嚴實合逢,別說刺客難以進入,就算有正規的軍隊打進鎮江,想突破這兩道又高又厚又堅實的宮墻也非易事。
    穿過內宮墻,再向里走,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巨大的廣場,空間之大,不次于一座正規的足球場,這里容納個兩三萬人亦不成問題,下面是清一色的大理石鋪地,尤其是中間主道的大理石,全部經過精雕細琢,面的圖案各不相同,即有風國的圖騰,也有代表著祥瑞的神物,一個個栩栩如生,巧奪天工。
    走過偌大的廣場,再向前去,便是王宮的正殿,正殿的方掛有牌匾,四個大:泰雄寶殿。
    進入大殿里,空間同樣寬敞,里面有十八根大柱子,柱底有鑲金,柱雕有盤龍,地面的玉石打磨得油光錚亮,仿佛境面一般,低頭瞧瞧,幾乎能看到自己的倒影。
    在大殿的最里端是王座,純金打造而成,面還鑲嵌有數的寶石,閃閃放光,奪人眼目。
    先前唐寅只知道官元吉和邱真為建造風國的新王宮花費了重金,現在身臨其境,才真切的感覺到,耗費掉的真金白銀并沒有白花,這座王宮,即便比起京正牌的皇宮也是有之過而不及。
    見唐寅進入王宮,這一路走來兩眼不時放出晶亮的光彩,相伴左右的官元吉和邱真暗暗在心里松口氣,雖說鬧出刺客這檔不愉快的事,但大王似乎對新落成的王宮很是滿意。
    “大王以為新王宮如何?”邱真在旁低聲問道。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不錯!看得出來,你和元吉頗費一番心思。”唐寅一邊說著,一邊走臺階,坐到王座之。由于面鋪有數層厚毯,坐在面很是柔軟,讓人仿佛陷入其中似的。
    唐寅先是坐了坐,接著身子一倒,又側臥在王座,感覺很是舒適,隨即向舞媚、范敏等夫人連連招手,笑道:“過來、過來,坐坐看,這可比鹽城王府的座位舒服多了。”
    王座向來只有國君能坐得,即便是王妃在朝堂也只能座于偏座,但在唐寅的觀念中沒有那些繁雜的規矩,把舞媚等人全部叫到自己近前,拉著她們一起坐在王位。
    眾女也覺得新鮮,一會坐在這邊,一會坐在那邊,東瞧瞧西摸摸,咯咯的嬌笑個不停。
    倒在站于殿下的官元吉和邱真等臣武將們的頭頂滑下三條黑線,面面相覷,想阻止卻又不敢開口。
    自己和幾位夫人鬧了一會,唐寅看到官元吉和邱真等人都站在下面眼巴巴地看著自己呢,他呵呵笑道:“大家一塊過來坐坐試試!”
    一句話,差點讓在場的眾人險些被自己的口水噎到,非但沒人前,反而還連連后蹭。
    “你們就是太注重那些繁縟節,臭規矩太多!”唐寅不滿地訓斥一聲,隨即向官元讓招呼道:“元讓過來坐!”
    不管和唐寅的關系有多親近,不管他的為人有多狂妄,但官元讓也明白,王位可不是他能隨便坐去的。
    他站起原地沒動,連連擺手道:“大王,你可饒了末將,誰愛坐誰坐,反正我是不坐啊!”
    若是在別國,官元讓這話也是極為失禮,說嚴重點,都可以扣藐視君主的大帽子了,可唐寅卻毫不生氣,反而還哈哈大笑起來,指著官元讓道:“讓你過來享福,你還推三阻四,怪你自己沒福氣。”說著話,他又笑問道:“元吉、邱真,將軍和大臣們的官邸都準備妥善了嗎?”
    “是的,大王!”官元吉答道:“莫國大臣的官邸都已被接收過來,里面的家居擺設都是現成的,另外,微臣也另建一些官邸,朝中二品以官員皆可隨時入住。”
    “那二品以下官員的府邸呢?”
    “這……還得再等幾個月,這段時間里,可讓沒有分到府邸的官員暫時住在行館之內。”
    “住在行館里多有不便嘛,大家千里迢迢的從鹽城來到鎮江,可不能讓大家連處棲身之所都沒有啊!”
    “是!微臣也在督促各處正在建造的府邸能盡快完工,不過,由于要建造的府邸太多,工程浩大,耗費的時日自然也會多一些。”官元吉拱手說道。
    在先為誰建造府邸,后為誰建造府邸,官元吉可沒少費心思,盡量做到平衡。
    如果先安置了風人官員,那么勢必會引起寧人、莫人、貞人官員的不滿,如果先安置后者,前者又會不滿意,埋怨自己這個丞相偏袒外人,總之,右相這個活并不好干,雜事、瑣事太多,而且還要權衡各方各面的關系和利弊,即不得罪哪一方,又要做到面面俱到,那談何容易,何況就算做好了以這些,最終還未必能在君主面前討好。
    “得盡快做好啊!當初我可是承了大家,遷都到鎮江要好過在鹽城,我可不想讓人在背后埋怨我的不是,說我是把大家哄騙到鎮江的。”唐寅皺著眉頭,對官元吉說道。
    “是!微臣會時刻督促此事的。”
    “恩!”唐寅點點頭。這時候,程錦、顧宸、雷震三人從外面走了進來。唐寅揚起頭來,問道:“可有擒拿住刺客?”
    顧宸、雷震沒敢說話,二人不約而同地看向程錦,畢竟程錦和大王的關系最親近,有壞消息,也就只能由他去稟報了。程錦年歲并不大,但也頗有‘資深老臣’的氣度,他跨步前,插手說道:“回稟大王,臣等只追蹤到兩名刺客,只是……只是為能活擒,兩名刺客現在自盡身亡,在其尸身,未能現任何的線索,也法確認他二人的具體身份。”
    唐寅身子向前傾了傾,攤手說道:“如此來說,這便成頭的懸案了?”
    程錦忙道:“微臣以為,除兩名刺客外還必有其他的同黨,微臣已派人著手去查了。”
    “既然當場未能抓到人,現在再查,怕是也查不出什么了。”唐寅想了想,又道:“這次的事,不可再節外生枝,能查則查,不能查就算了,別鬧得像次那樣怨聲載道。”
    “微臣明白!”程錦垂應是。
    唐寅抬起頭來,環視眾人,揮手說道:“若沒有要緊的事,諸位也都先去瞧瞧各自的新官邸,如有所需之物,可報于張大人那里。”說著話,他又看向張哲,說道:“張大人,諸位將軍、大人的所需之物,就暫由國庫里出,你這里也通融一下。”
    張哲皺起眉頭,說道:“大王,為建造王宮以及眾多大臣的官邸,國庫已經耗資巨大,若是再幫各將軍、大人購置所需之物,那國庫的金銀怕是要耗費一空,還望大王三思,收回成命!”
    唐寅對金銀沒有太多概念,嘴皮一碰下嘴皮,就想幫眾臣把家當購置齊全,可主管國庫的張哲不能不掰著指頭算計國庫里的存銀,一旦真按照唐寅的意思行事,那么多的大臣拼命的購置家當,就算國庫里有金山銀山也不夠他們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