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506

  第五零六章
    殷柔誤會了唐寅的意思,以為他邀請自己住進王宮是要準備與自己成親,她面色微紅,垂下頭來,小手在裙擺上畫著圈圈,含羞帶怯地說道:“寅,你……還沒有向皇兄婚呢!”
    愣了一下,唐寅才意識到殷柔誤解了自己的意思,不過他眼珠轉了轉,覺得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現在風國已經雄霸北方,殷柔也漸漸長成一個大姑娘,兩人是時候該完婚了。[]
    他微微一笑,勾起手指,托起殷柔的小巧又光滑的下顎,說道:“小丫頭想要成親了?明日,我便向陛下正式親。”
    殷柔一直在等著唐寅這句話。后者忙于征戰,兩人聚少離多,就算在一起,唐寅也很少及兩人成親這件事,殷柔畢竟是女孩子,又是公主,她哪好意思主動開口追問,現在唐寅終于表態,她心中自然格外高興,一塊大石頭也算落了地。
    她依偎在唐寅懷中,揚起頭來,笑盈盈地問道:“寅,你要我做你的什么?”
    “妻子,王妃!”唐寅連想都沒想,脫口說道,見殷柔絕美的臉上笑容又甜又濃,他不由得一陣心跳加,在她的耳邊低聲說道:“當我第一眼見到你的時候我就確認,你是我的妻子,一定!”說著話,唐寅把殷柔緊緊抱在自己的懷中。
    見狀,周圍那些忙碌個不停的宮女、侍衛們都自動自覺地悄悄退到院外。
    唐寅要迎娶公主,還要立公主為王妃,這不是一件小事,對于目前的風國而言,這可算是頭等大事。當唐寅在翌日早朝上向眾臣出此事的時候,風國的大臣們不喜出望外。
    大王一直沒有子嗣,就是因為一直未立王妃,怕以后生沒有嫡長子的隱患,現在好了,大王終于要迎娶公主,風國王位沒有繼承人的問題也終于要得到解決了。
    以上官元吉、邱真為的武大臣們不約而同地跪地叩,齊聲高呼道:“恭喜大王,賀喜大王!公主殿下賢惠仁德,此乃大王之福,我大風之福!”
    唐寅聞言,難掩心中的喜悅之情,仰面大笑起來。
    人們本以為唐寅和殷柔的婚事是順理成章之事,只要向殷諄親,后者肯定會應允,包括唐寅自己也是這樣認為的,結果卻遠沒有人們想像中那么順利。
    當日,散朝之后,唐寅立刻去往皇宮,面見天子,當面出自己欲迎娶殷柔,立殷柔為王妃的事。
    唐寅對殷柔的喜愛有多深,即便是瞎子都能感覺得出來,殷諄又哪會不知道,現在在殷諄看來,殷柔就是他手中的一張王牌,用于換回自己天子權利的王牌。
    等唐寅向殷諄親的時候,后者故作驚訝之色,難以置信地說道:“愛卿竟然心儀朕的皇妹?為何不早些來和朕說?”
    唐寅看著殷諄裝模作樣的樣子,心中感覺甚是好笑,他說道:“現在說來也不晚嘛,還望陛下恩準。”
    “這……”殷諄露出難色,沉吟了半晌,他話鋒一轉,開口說道:“愛卿,現在朕已住在鎮江,想必用不了多久,就能回到上京,風國乃至列國的事務也應交回給朕來處理了吧?”
    唐寅微微皺眉,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現在殷諄在向自己要權嗎?還用不了多久就能回上京,怎么回去?他說句話,川國就能把上京吐出來嗎?
    他不動聲色地說道:“陛下,天下諸公不是擁兵自重,對皇廷的法令、調派置若罔聞,若非臣一心向著陛下,現在陛下還不知身處何地呢!陛下想重振皇廷的聲望和威嚴,那是好事,只是現在,還為時尚早,也恕臣難以從命!”
    殷諄沒想到唐寅會拒絕得如此干脆,一點情面也不給他,僵在那里,不知該說點什么好。yuntv唐寅可不管殷諄是不是下不來臺,只是覺得他太癡心妄想,遷都遷得他都得意忘形了。
    他再次說道:“臣與公主殿下成親之事,還望陛下恩準。”
    “此事……還得容朕再仔細斟酌、斟酌!”殷諄臉色難看地說道。
    “臣與公主,兩情相悅,兩心相儀,陛下還有什么好斟酌的?”說話之間,他面沉似水的上前兩步,走到龍案近前,雙手重重地拍在桌案上。
    耳輪中就聽啪的一聲脆響,這在寂靜的御房里顯得格外刺耳,也把周圍的宮女們皆嚇得連連后退。唐寅不管旁人,凝視著殷諄,沉聲疑問道:“陛下可是認為臣配不上公主殿下?”
    在唐寅心中,自己和殷柔的婚事就是板上釘釘順理成章之事,偏偏殷諄要從中作梗,還把殷柔當成和自己談判的條件,要說心中不氣憤,那是不可能的,更何況一直以來,他也未把殷諄這個天子放在眼里。
    殷諄被唐寅的突然*近以及吹胡子瞪眼的敲桌子嚇得一激靈,不知道他是畏懼唐寅太深還是受唐寅散出來的靈壓所*,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一仰,整個人從鋪塌上竟然倒翻了下去。
    唐寅也沒想到殷諄會突然翻倒,臉色微變,正要繞過桌案去攙扶他,可正在時候,外面忽然有人驚呼道:“皇兄——”
    隨著話音,殷柔從外面快步跑進來,直直沖到殷諄的身邊,小心翼翼地把他攙扶起來,一邊關切地問道:“皇兄沒事吧?”一邊用難以置信地眼神看向唐寅。
    暗道一聲糟糕!柔兒早不來,晚不來,怎么偏偏趕在這個時候來了!
    唐寅明白,殷柔肯定誤以為是自己對殷諄禮了,他忙解釋道:“柔兒,我只是和陛下談親一事,沒想到陛下會不小心摔倒……”
    “皇兄是不小心摔倒還是被你嚇倒的?你……簡直太過分了!”看著臉色蒼白、因為過度緊張身子突突直哆嗦的兄長,殷柔心中刺痛,眼圈一紅,眼淚簌簌流了下來。
    殷柔的淚水讓唐寅心亂如麻,她的指控也讓他頗感辜與力。他忍不住暗嘆口氣,這個殷諄,可真會事生非,為自己添麻煩啊!
    他緩步走上前去,先是向殷諄拱手說道:“陛下,微臣剛才有過激之處,還往陛下見諒。”說著,他又看向殷柔,抬手向幫她拭去臉上的淚珠,但殷柔卻別過去頭,躲開了他的手。
    現在倒也不能怪殷柔會有這么激烈的反應,其實從內心來講,她一直都充滿了憂慮。
    她和殷諄雖說皆有顯赫的身份,一個是公主,一個是天子,可二人畢竟是背井離鄉,跑到風國來避難,說白了,就是寄人籬下,依靠,只能是兄妹二人相依為命,因為有這樣的心理存在,殷柔是極為敏感的,唐寅對殷諄哪怕表現出一丁點的不敬,這都會讓殷柔倍感焦慮、委屈和心疼,也會隨之生出對唐寅的不信任。
    被唐寅這么一嚇,殷諄倒是認清楚了事實,雖然自己現在住進了鎮江,雖然鎮江的姓擁戴他遠勝過擁戴唐寅,但自己還是人家手里的一個傀儡天子,自己的身家性命依舊握在唐寅的手上。
    殷諄顫巍巍地坐直身軀,拍了拍殷柔攙扶自己的小手,含笑說道:“皇妹,朕沒事,剛才是朕不小心自己摔倒的,和唐愛卿沒有關系。”
    他越是這么說,殷柔的心里就越難過,也越不能原諒唐寅剛才的禮。殷諄又看向唐寅,沒笑硬擠出笑容,說道:“唐愛卿與皇妹確是郎才女貌,才子佳人,這門親事,朕高興還來不及呢,怎會覺得唐愛卿配不上朕的皇妹?這樣吧,朕會幫愛卿和皇妹選一黃道吉日……”
    唐寅聞言大喜,正要拱手謝恩,可是這時,殷柔搶先開口說道:“皇兄,臣妹與風王殿下的婚事……并不急,成親之事,臣妹也需要再重新考慮。”
    他一句話,讓殷諄和唐寅都愣住了。殷諄從來都沒有反對唐寅和殷柔的親事,恰恰相反,他還很樂于促成這門親事,因為如此一來會讓他的天子地位更加穩固,剛才他之所以推三阻四,只是想借用此次的機會從唐寅手中能要回一些天子應有的權利。至于唐寅,就更沒有想到殷柔會反對他倆的親事了,他面露疑色地看著殷柔,久久未說出話來。
    殷諄怔了一會,猛然回過神來,急忙說道:“皇妹,婚姻大事可不是兒戲啊,朕知道,皇妹和唐愛卿皆心儀對方已久,皇妹就別……”
    沒等他把話說完,殷柔已斬釘截鐵地說道:“皇兄不必再勸臣妹,剛才的話,臣妹是認真的,正是因為婚姻非兒戲,臣妹才必須得重新考慮這門婚事!”
    “這……”殷諄的冷汗都快流出來,看看殷柔,再瞧瞧唐寅,這下他也不知該怎么辦才好了。
    凝視著小臉冷冰冰地殷柔,許久,唐寅騰的站起身形,向殷諄拱手說道:“陛下,微臣先行告退!”說完話,再未做片刻停留,轉身大步流星向外走去。
    殷柔在氣唐寅,后者又何嘗不氣她,氣她對自己的不理解,氣她不懂自己的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