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507

  第五零七章
    若非因為她,他當初根本就不會接納天子到風國,若非因為她,他早就容忍不了愚蠢又知的殷諄到現在。【】{本章節如花手打shouda8}他的四處征戰,一方面固然是有他自己的野心和好戰的因素存在,但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想為她打下一個遼闊的江山,讓她做個真真正正的帝國公主,受天下人敬仰、膜拜。
    可是自己為她做了這么多的事,結果還比不上殷諄意中摔得一個跟頭,這太可笑了,唐寅覺得自己就像是個脖子上套著項圈被人牽著耍的猴子!
    用情付諸流水,愛比不愛可悲。這話用在自己身上,簡直再貼切不過了。
    此時,風國的許多大臣都聚在王宮正殿前的廣場上,等候唐寅的好消息呢,甚至有不少大臣已開始商議這場婚禮要如何籌備的事宜了。人們說什么的都有,反正歸根結底一句話,大王與公主的婚禮必須得空前隆重,這不僅關系到風國的顏面,更關系到皇廷的顏面,而且這還是個向諸國和天下姓炫耀風國國力的好機會。
    等到唐寅回到王宮,等待多時的大臣們一股腦地圍上前來,紛紛拱手施禮,連聲說道:“恭賀大王,與公主殿下喜結良緣……”
    眾臣的道賀現在在唐寅的耳朵里那就是一句諷刺。他從馬車里站出來,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看不出來他是喜是怒,但雙目卻是冷冰冰的,射出絲絲的寒光。
    他目光在眾臣臉上一一掃過,接著,說道:“出去!”
    他的話音不大,眾臣也聽得模糊,一個個面面相覷,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見眾人都站起原地沒有動,唐寅深吸口氣,沉聲喝道:“統統給我滾出去!”
    這一聲咆哮,讓一些膽子不大的大臣直接嚇跪在地上。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現在,即便再不會察言觀色的人也能看出事情不對勁了。
    眾臣你瞧瞧我,我看看你,再不敢耽擱片刻,更不敢追問親的結果,紛紛拱手施禮道:“微臣告退!”說著話,大臣們作鳥獸散,一眨眼的工夫,便在唐寅面前消失不見。
    “元吉、邱真留下!”唐寅坐回到馬車里后,又大聲補充了一句。
    上官元吉和邱真本就沒有走遠,一聽到唐寅的召喚,二人立刻退了回來。
    上官元讓拉住兄長的手,擠眉弄眼地低聲說道:“大哥,向大王問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該不會是公主又另有心上人了吧?”
    上官元吉氣得揚起巴掌,還沒打下去,上官元讓已一溜煙的跑沒影了。
    邱真和上官元吉來到馬車近前,低聲說道:“大王!”
    “上車!”唐寅陰沉的話音從車內傳出。
    二人對視一眼,隨即雙雙進到馬車之內。二人進來后,再次向唐寅拱手,說道:“大王!”
    “吃飯了嗎?”唐寅心不在焉地隨口問道。
    “臣等早飯還沒吃呢!”邱真答道。
    “那正好,陪我一同用膳吧!”
    唐寅挑起車簾,對外面的阿三阿四說道:“去膳房……不了,還是去房吧,讓膳房把飯菜都送到房,記住,多備些酒來,不要莫酒,要風酒,最烈的那種。”
    “是,大王!”外面的阿三阿四小心翼翼地答應一聲。
    邱真和上官元吉相互看看,心中已然預測到了大概,不用問,估計大王向天子親一事十之**是未成功。但是這又不太可能啊,就算天子再蠢再笨,也不應該阻撓這門婚事,大王和公主成親,畢竟是對皇族有利的,也可以讓殷諄的皇位更加穩固,除非他是吃錯了藥或者得了失心瘋才會反對這門婚事。shouda8
    看唐寅的神色不佳,面沉似水,他二人也沒敢馬上開口詢問具體的細節,兩人在唐寅對面,正襟危坐,垂不語。
    “你二人平日里最是能說會道,怎么現在都變成啞巴了?”唐寅語氣不善地質問道。
    邱真和上官元吉露出苦笑,兩人現在實在不知道該說點什么好,二人心中正尋思著該如何措詞的時候,唐寅又氣呼呼地說道:“女人實在是善變,讓人琢磨不透。”
    “大王所言甚是。”邱真和上官元吉心里莫名其妙,但嘴上還是表示贊同地應了一聲。
    唐寅和上官元吉、邱真來到房,只稍等了片刻,宮女們便把吃喝的酒菜一一端送過來。唐寅沒有吃菜,先把酒壺拿了起來,倒了滿滿一杯,一揚頭,喝了個干凈。
    緊接著,他又倒了一杯,將其一口喝掉。
    沒有與上官元吉、邱真對飲的意思,唐寅一口氣連喝了四杯酒。上官元吉向前欠了欠身,低聲勸道:“大王先吃些東西,只喝酒,太傷身子。”
    “誰又會在乎呢!”唐寅嘟囔了一聲,又把第五杯酒灌進肚子里。
    悶酒本就容易讓人醉,何況還是連續的急飲。五杯烈酒下肚,唐寅的腦袋已開始暈乎乎的,臉色也泛起不自然的紅暈。
    見唐寅還要再倒酒,上官元吉坐不住了,起身上前,把他拉住,開口問道:“大王向陛下親一事,可是陛下未允?”
    唐寅揮臂把上官元吉的手打開,倒滿一杯酒,慢悠悠地拿了起來,看著其中的酒水,他嗤笑一聲,說道:“如果只是殷諄不允,那是他愚笨,我豈會放在心上,可反對的不是他。”
    “那是……”上官元吉糊涂了,一邊揉著被唐寅拍得生痛的手背,一邊不解地問道。
    “是柔兒。”
    “啊?”上官元吉和邱真不約而同地張開嘴巴,公主不允,這似乎更加不可能了,大王喜歡公主,這是人人都能看得出來的,公主也喜歡大王,這亦是路人皆知的事,皇族當中,任何人都可能反對這門婚事,但唯獨公主不會啊,怎么大王又說是公主反對呢?
    邱真也走上前來,關切地問道:“大王,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公主殿下對大王有什么誤會啊?”
    唐寅不愿多說,揮手道:“說那些做什么?你倆只需陪我喝酒就好。”說著話,他讓上官元吉和邱真在自己的左右坐下,又讓侍女們把他二人的酒杯端送過來。
    時間不長,他們三人已喝掉五壺酒,當中,其中大半的酒都是進了唐寅的肚子。這時候,唐寅感覺頭腦陣陣的眩暈,眼中的景物都成了雙影,坐在那里,身子連連搖晃。
    “大王不要再喝了!”見唐寅又要自斟自飲的灌酒,上官元吉和邱真不約而同地把他攔住。從來沒見過唐寅有喝醉的時候,他的自控力太強,論面對什么樣的應酬,都會讓自己保持至少五分以上的清醒,可是現在,上官元吉和邱真都能看得出來,他是真的醉了,從中也能感受得到,大王和公主之間肯定出了問題。
    上官元吉和邱真互相看一眼,前者拿掉唐寅手中的酒杯,后者則攙扶他起身,低聲說道:“大王醉了,微臣送大王回寢宮休息。”
    說著話,邱真向站于房門口的阿三阿四招招手,讓他二人過來幫忙。
    阿三阿四快步上前,把站都站不起來的唐寅架起。趁著唐寅神智不清的機會,邱真問他二人道:“到底怎么回事?大王和公主之間到底生了什么事?”
    “這……”阿三阿四作為唐寅身邊的人,很清楚有些話他們能說,而有些話是不能對外傳的,兩人顯得有些猶豫。
    邱真見狀,眉頭大皺,沉聲道:“大王都變成這個樣子了,你二人還想隱瞞什么?”
    阿三阿四身子一震,最終還是阿四把皇宮里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地向邱真和上官元吉講述了一遍。等他說完,上官元吉和邱真終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二人雙雙嘆了口氣,大王太急了,而且也確實對陛下太過禮,大王根本就沒有理解公主寄人籬下的心理,如此威嚇陛下,也難怪公主看了會生氣,甚至是悔婚。
    “這只是一件小事,還有回旋的余地。”邱真不知是在寬慰迷迷糊糊的唐寅還是在寬慰他自己。
    不過上官元吉倒是長松口氣,他還以為生了多么大不了的事呢,原來只是這樣而已,在他看來,這確實沒什么,只要大王過后到公主殿下那里說幾句軟話,陪個不是,甜言蜜語一番,也就沒事了。
    正在這時,房外一陣流蘇聲響,一名女子在幾名宮女的簇擁下從外面走了進來。
    這名女子衣著華麗,身材高窕修長又十分勻稱,相貌算不上精美,但帶有一股野性,和小家碧玉、雍容華貴的氣質截然不同。
    這位女子上官元吉、邱真、阿三阿四都認識,正是唐寅在貞地收回來的夫人,龐麗。
    對于龐麗,邱真和上官元吉都不是很待見,覺得此女的心機太重,而且出身卑微,和大王極不匹配。
    而唐寅對龐麗的感覺也很一般,當初他急于攻破貞國的都城西湯,才不得不接受龐麗的條件,在她助他破城之后納她為夫人。
    現在,她已是風國的君主夫人之一,不過在唐寅乃至所有大臣的眼里,誰都沒把她當成夫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