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508

  第五零八章
    目前,龐麗在風國的處境非常尷尬,空有君主夫人的名頭罷了,實際上的地位,與舞媚、范敏、袁千依、肖娜這些正統的夫人比起來,相差甚遠。【】
    其實也好理解,她不是風人,出身又不好,在風國朝堂上又沒有任何的靠山,更人為她說話,若能受人重視那才叫怪了。
    不管龐麗的地位如何,但她頭上終究還是戴著君主夫人的光環,見到她,即便是上官元吉和邱真這樣的重臣也得規規矩矩地見禮。他二人拱手施禮,說道:“夫人!”
    “恩!”龐麗只是輕輕應了一聲,目光在邱真和上官元吉的臉上掃過,落到唐寅身上,她面露關切之色地走上前來,問道:“大王怎么喝得這么醉?”
    沒等邱真說話,上官元吉已含笑說道:“大王喜事將近,心情頗佳,自然喝多了一些,夫人不必擔心!”
    “原來是這樣。”龐麗點點頭,心中卻在冷笑,上官元吉還真當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呢!
    她在唐寅身邊這么久,別的事沒干什么,但和唐寅那些貼身侍女的關系處得非常之好,唐寅這邊稍微有個風吹草動,她都能在第一時間得到消息。
    她對阿三阿四說道:“把大王扶到本宮那里去休息吧!”
    “哦……”阿三阿四本是要扶唐寅回寢宮的,現在龐麗出面,要他倆把大王送她那里,他倆覺得有些不妥。
    龐麗笑了笑,語氣平淡地問道:“你二人敢抗命不遵?”
    阿三阿四嚇了一跳,急忙拱手說道:“末將不敢。”說話時,他二人用眼角余光去瞄上官元吉和邱真。
    邱真說道:“忙碌了一上午,大王已經很累了,夫人還是送大王回寢宮休息吧!”
    龐麗聞言,臉上的笑容更濃,慢悠悠地問道:“邱相什么時候開始插手過問大王的私事了?大王要在哪里休息,何時又輪到邱相來做決定了?”
    她一句話,把邱真噎得臉色通紅,肺子都快氣炸。
    上官元吉則向他使個眼色,52o小說道:“既然大王有夫人照看,那么,微臣就先告退了。”說著話,他向龐麗深施一禮,拉著邱真快步離去。
    離開房,走出好遠,邱真再也忍不住,狠狠甩開上官元吉的手。
    別看邱真才三十多歲,但在風國的威望可是極高的,功勞也大,雖不能說是功高蓋主,但也是除唐寅之外的二號人物,即便是舞媚等夫人見到他,也會客氣三分,禮讓有加,而龐麗卻全然不把他放在眼里,還敢出言威嚇,這讓邱真的心里怎么可能會舒服。他咬牙說道:“全教養,毫禮數,如何配做一國夫人!”
    上官元吉笑了笑,在旁小聲勸道:“邱相,大王的內事本就不該你我說話,我倒是覺得你有些過了。”
    邱真白了他一眼,不滿地嘟囔道:“我說元吉,你是站在誰的那一邊?我就是看此貞女居心叵測,用意不良!”
    上官元吉沒有回答,笑而未語。
    龐麗讓阿三阿四把唐寅攙扶到她的向陽宮,等把唐寅安置到床榻上后,她便把阿三阿四打出去。
    看著躺在床榻上昏睡不醒的唐寅,龐麗眼珠轉個不停。來到風國這么久了,龐麗也能感覺得出來,唐寅最喜愛的女人不是舞媚、范敏那些夫人,而是公主殷柔。
    她也能預感得到,一旦唐寅和殷柔成親,那么舞媚等夫人都將會失寵,就更別說自己這個來路不正的夫人了。
    想要鞏固自己的地位,甚至是在眾女當中脫穎而出,那只有一個辦法,生下第一個王子。只是唐寅平時都很少去見她,她想生下王子又談何容易,不過現在倒是個絕佳的機會。
    她走到桌前,倒了一杯醒酒的茶水,然后悄悄取出一只小瓷瓶,將里面的藥沫倒一些進茶水里,猶豫了一下,她又倒進一些,這才將茶水攪拌均勻,然后端著茶杯,回到床榻旁,一手攙扶著唐寅坐起,一手將茶杯遞到他唇前,嬌滴滴地柔聲說道:“大王來喝杯醒酒茶吧!”
    業已神智不清的唐寅正覺得口喝,眼睛也沒睜,張開嘴巴,把龐麗沏的茶一口喝干。
    看到唐寅把茶水都喝下,龐麗臉上不自覺地露出笑意,輕輕放躺唐寅后,她快步走到桌旁,直接以茶水將茶杯刷拭干凈,又將小瓷瓶謹慎地藏好,這才退回到唐寅的身邊。
    只等了片刻工夫,唐寅的臉色便已越來越紅,身子也越來越熱,并開始下意識地扯動自己身上的衣服。
    “大王是熱了吧,讓臣妾來幫大王!”龐麗說著話,幫著唐寅把他的衣服一件件的脫掉,而后她又快地脫光自己身上的衣物,*裸地躺在唐寅的身旁。
    現在唐寅正處于欲火難忍當中,感覺身邊傳來一陣陣的溫熱,他睜開朦朧的醉眼,看到的正是一絲不掛的龐麗。
    龐麗是修武出身,身體豐滿健美勻稱,柔軟又有韌性,何況現在的唐寅早已是意亂情迷,想都沒想,本能的翻身,把龐麗壓在身下。
    當唐寅從醉酒中醒過來的時候,已是當日的深夜。
    他感覺腦袋像是被萬根鋼針扎過似的,隱隱作痛,嗓子眼里仿佛著了火,又干又疼,他沒有睜開眼睛,只是抬起手來,拍拍自己的腦袋,低聲咒罵道:“該死的……”
    “大王你醒了!”
    唐寅還沒來得及看清楚自己身在何處呢,便聽到身邊有女子溫柔的話音傳來。他下意識地挑起眼簾,轉目一瞧,現是龐麗躺在自己的身邊。
    她怎么會在自己這里?在唐寅眉頭大皺,在他印象中,自己好像沒有召她過來。他問道:“你怎么在這?”
    龐麗笑了,柔聲說道:“大王,這里可是臣妾的向陽宮啊!”
    啊?唐寅愣了愣,隨即挺身坐起,向四周打量一番,他還沒有到過向陽宮,這里是不是向陽宮他不知道,反正肯定不是他的寢宮。他再次拍拍自己的腦袋,嘟囔道:“我怎么到這來了。”說著話,他轉頭再看龐麗,這才猛然現她渾身*,而自己也同是如此。唐寅又不是未經過人事的小男生,一男一女*共眠,先前生了什么,不用猜也能知道。
    “是臣妾恰巧路過房,看到大王喝醉了,便讓阿三阿四兩位將軍把大王扶到臣妾這里,本來臣妾想照顧大王醒酒,可是后來大王就……”龐麗面色緋紅,沒有繼續說下去。
    唐寅眨眨眼睛,隨口哦了一聲,也沒有多想,對于男人來說,酒后亂性并非多么不可思議的事,何況唐寅也知道,這次自己確實是喝多了,在他印象當中,自己就從來沒有醉得這么徹底過。
    但是有一點讓他有些擔憂,他是在醉酒的情況下要了龐麗,沒有做任何避孕的措施,若是龐麗因此懷孕了怎么辦?
    見到唐寅在怔怔呆,龐麗以為他是在回想他醉酒后生的事,龐麗把身上蓋著的被子故意往下拉了拉,羞怯地說道:“大王的身子太壯了,把臣妾都抓傷了好幾處呢!”
    聽她這么說,唐寅的目光下移,果然,在龐麗的胸前和肩膀處有不少的抓痕和牙印。唐寅心中不免也生出一絲歉意,同時目光又被她姣美的身軀所吸引,感覺小腹升起一陣熱浪,他笑呵呵地說道:“剛才的事,我是都不記得了,要不……我們再復習一下,你再幫我回想回想!”
    不等龐麗說話,唐寅又壓到她的身上,龐麗先是驚呼一聲,接著又傳出斷斷續續的*。
    這一晚,唐寅在龐麗這里沒有離開。等到翌日一早,唐寅才疲憊的從床上爬起,由龐麗和宮女伺候著穿好衣服,去往正殿參與早朝。
    昨天幾乎沒吃東西,又‘忙碌’了大半夜,唐寅的肚子也餓了。朝堂之上,他特意讓宮女們備些點心,自己和大臣們可邊吃邊議事。
    朝堂是一國的最高權利機構,一向是威嚴之地,哪里敢有人吃東西,不過唐寅向來不重視規矩,風國大臣們可以和君主邊吃邊商談國家大事,倒也算是風國的福利之一吧!
    不過今日風國朝堂上的氣氛卻很壓抑,即便對某些事情出現爭議,大臣們也沒有像往日那樣唇槍舌劍的爭個你死我活,原因很簡單,大王立妃一事出現變數,在這個節骨眼上,沒誰感在唐寅面前多說半句廢話,更人敢大聲爭議。
    難得朝堂上是一片安靜,難得那些口才一個比一個好的大臣們都像變成了啞巴,唐寅感覺耳根子清靜的同時,反而還有些不太適應了。
    想想他自己都覺得好笑,難道自己做君主都做出自虐的毛病了?
    等到正事都議完,唐寅站起身形,揮袖道:“散朝吧!”
    聽聞這話,眾大臣們如釋重負,一個個跪地叩,紛紛告退。時間不長,偌大的宮殿里就只剩下上官元吉和邱真還沒有離開。
    看他倆未走,唐寅疑問道:“還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