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510

  第五一十章
    風國王宮里的男子并不少,光是侍衛營就有過萬之眾,另外還有都衛營的精銳以及神出鬼沒的暗箭人員,只是要從中找出信得過又膽大包天的人,那可就太難了。
    龐麗沒有時間去等機會,只能主動出擊。她先看中的是暗箭人員。暗箭的職權太大,進出王宮人盤查,而且不管是到前宮還是進后宮,如在自家,即便暗箭進出各夫人的寢宮,亦如同家常便飯一般,是很正常不過的事。像舞媚、范敏等夫人若在宮外有事情要處理,也會找暗箭的人去辦。
    正是看中暗箭所擁有的職權,龐麗才打算從暗箭人員身下手。
    不過,她倒是忽略了一點,暗箭的職權為什么會這么大,為什么旁人進出王宮都會受到層層的盤查,哪怕是邱真、官元吉這些重臣也不能例外,但唯獨暗箭卻不會。
    龐麗看的暗箭人員是個名叫寧熙的新人,一個只有十七、八歲大的少年,和其他暗箭人員不同的是,他終日都是笑嘻嘻的,論見到誰都會主動前打招呼,和其他那些高高在、傲慢霸道、整天都擺著一張死魚臉的暗箭人員截然不同。
    平時也看不到他參與巡邏,就是在王宮里到處閑逛,哪里有宮女扎堆他就往哪里鉆,不管是聊國事還是談家常,他都能和你扯一二。
    在龐麗眼中,寧熙就是個半大孩子,不懂世故,情竇初開,當然,這樣的少年人最容易被勾引,也最容易受她的擺布。
    寧熙本來就是個喜歡往女人身貼的人,再加龐麗刻意為之,他倆一來二去就變成了熟人,寧熙也經常有意意的往向陽宮里跑。
    隨著二人的關系越來越熟,龐麗的暗示也越來越明顯,甚至有時候還會有意的和寧熙生肢體的接觸。shouda8
    她以為寧熙是個不懂世故、單純又好騙的少年郎,可是她哪里知道,每次寧熙離開她的向陽宮后,都會第一時間去見程錦,匯報情況。
    可以說在暗箭里,從往下數,每一個是簡單的角色,當然,蠢蛋也不可能進得了暗箭。寧熙就是暗箭當中一個典型的笑面虎,平日他和宮女們打成一片,其職責就是要從宮女身盡可能多的打探出宮中一些不為人知的情況和內幕。對于一個國家而言,后宮的安定與否也是頭等大事,暗箭探查的觸手早已伸進王宮之內。
    對于龐麗的不安分,程錦已不是第一次聽寧熙談起,只是事關重大,關系到大王的顏面,他沒有聲張出去,也沒有向唐寅去說明情況,只是想再等等,要確認清楚再做決定。
    可是隨著龐麗和寧熙接觸的越頻繁,龐麗的本性也就越加暴露不遺,程錦感覺此事已法再拖下去。但是這等事,他實在不好向唐寅稟報,也不好開口,經過一番思量,他決定去找了舞媚,請舞媚來做定奪。
    目前的風國后宮,當數舞媚為,唐寅不在期間,后宮的一切事務也都是由舞媚全權處理的。
    等舞媚聽完程錦的稟報后,她也大吃一驚,想不到龐麗已貴為君王夫人,還能做出這等下賤之事。
    看到舞媚的臉色陰沉下來,程錦躬身說道:“夫人,此事關系到大王的顏面,所以微臣……沒有向大王稟報。”
    “程將軍做得很對,這樣的事,就不要讓大王知道了,省得大王煩心。”
    舞媚收起平日里總是笑呵呵又大咧咧的模樣,但即便她板著臉,面沉似水,仍會讓人感覺到一股媚態,就算程錦那么深沉又穩重的人,也不太敢正視舞媚。
    他沉吟了片刻,必恭必敬地問道:“那夫人是意思是……”
    “后宮的事,就由后宮內部處理!”舞媚想了想,突然站起身形,走進內室,在床榻旁的小抽屜里,她取出一只小藥瓶,然后轉身走回來,將小藥瓶遞給程錦,說道:“如此不知羞恥的賤婢,不可再留,但也不要鬧出太大的動靜,讓人看大王的笑話,就讓她聲息的消失!”
    程錦面色一正,抬起雙手,接過舞媚遞過來的小藥瓶,低頭看了一眼,疑道:“夫人,這是……”
    “丹頂紅。”舞媚也不隱瞞,語氣平淡地答道。
    程錦心頭一顫,后宮之內,藏有劇毒可是死罪,即便是夫人,也要受到重罰的。他低聲問道:“夫人藏有丹頂紅是……”
    “程將軍不必擔心,這本是為我自己準備的!”
    “啊?”程錦驚訝地抬起頭來,充滿不解地看著舞媚。
    舞媚淡然一笑,語氣平和地說道:“當初川、貞、安、桓四國聯手伐風,貞軍幾近兵臨城下,那時候我就把這瓶藥準備好了,而后也一直留在身邊做備用。身為國君夫人,可以死,但絕不可以落入敵人之手。”
    程錦聽后,心里頓是一縮,同是大王的夫人,但龐麗比起舞媚來,相差又何止千里。誰能想到,妖媚如骨的樂平夫人,竟然有著隨時為大王一死的決心。
    “此事,我從未告訴過大王,請程將軍也不要向大王起!”舞媚走近程錦,幽幽說道。
    撲通!程錦急忙跪地,向前叩道:“微臣不敢!微臣遵命!”
    舞媚一笑,伸手把程錦拉起來,說道:“龐麗的事,就交由程將軍處理了。”
    “夫人客氣,這也是微臣份內之責!”程錦躬身說道。
    “好了,去做事!”
    “微臣告退!”程錦退出舞媚的華英宮,隨即也長出口氣。
    在唐寅的這些夫人當中,程錦感覺最能成大事的只有舞媚,有時候舞媚連說話的語氣都和唐寅一模一樣,不知道他倆是接觸最多,還是本性本就相似。
    龐麗是修靈者,也有一身不錯的靈武修為,但在暗箭眼中,那根本不值一,暗箭想讓她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隨隨便便就能想出十種以的辦法。
    在程錦見過舞媚的第二天,龐麗便失蹤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尸,向陽宮的宮女尋遍了王宮,也沒有把龐麗找到。而后,宮女們趕緊把情況報告給侍衛營,侍衛營又派出專人查找,可結果依舊,毫線索,仿佛龐麗這個人在王宮里憑空蒸了似的。正當人們為尋找龐麗的下落急得抓耳撓腮之時,舞媚來了。
    舞媚沒有多說什么,只說龐麗已經出宮,回家探親去了,讓眾人不必在宮中搜尋。
    人們感覺甚是奇怪,龐麗是貞人,要回家探親,那得回到貞地,這么大的事,怎么事先一點風聲都沒有?
    但樂平夫人都已經話,眾人也不敢再繼續深究,此事也就這么不了了之了。不過,事情到最后還是傳到唐寅的耳朵里,畢竟那是一國夫人。他有特意去問舞媚,到底怎么回事。
    舞媚回答的倒也干脆,說她討厭龐麗這個人,就私自決定把她趕出王宮了。唐寅聽后,哭笑不得,他不認為舞媚是這么心胸狹小的女人,只因為討厭對方就把對方趕走,若是這樣,范敏豈不早就遭殃了?
    唐寅心里很明白舞媚并沒有說實話,可是他也沒有再繼續追問,不管舞媚是怎么做的,肯定有她的道理,另外,從內心來講,唐寅也不太喜歡龐麗這個人,甚至是有些厭惡她,現在舞媚把龐麗‘變’沒了,他倒也樂見其成。
    沒有因為這件事責怪舞媚,唐寅反而還寵愛地把舞媚抱進懷中,笑呵呵地說道:“媚兒可是幫我趕走了一個大麻煩。”
    當初他接納龐麗純屬奈之舉,現在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龐麗被舞媚驅逐出宮,也不算他食言了。
    風國的后宮在舞媚的主持之下沒有生亂子,但唐寅對殷柔那邊的處理可就沒有這么順利了。
    在皇廷當中,有不少老臣因為年歲已高的關系告老還鄉,不過皇廷還得要維持下去,這就需要拔更多的大臣。
    風國在向外擴張的同時,也有不少人才進入到皇廷當中,里面有些人是忠誠于風國的,有些是直接受風國朝廷的指派混入皇廷的,但還有些人是打心眼里尊崇天子,忠于皇廷。
    唐寅向天子親,最終卻遭到公主拒絕這件事,很快也在皇廷傳播開來,那些受風國收買或者忠于風國的大臣們不是義憤填膺,覺得此事是公主做的不對,不應事生非,故意為難風王。
    可還有些人卻敏銳地意識到這是鏟除霸強,扶持天子的好機會。在這些大臣中,新任的大學士方孝宣就是其中的代表。為了此事,方孝宣還特意進宮,求見殷柔。
    殷柔對方孝宣這個人不是很熟,加近日來她心情一直煩悶,便未見他。
    方孝宣倒是頗有鍥而不舍的精神,殷柔今天不見他,他就改在翌日求見,而殷柔翌日也沒有見他,他推后一天再繼續求見。
    最后連殷柔都感覺很好笑,好像自己要不見他一面,他就要天天來求見自己似的,這時候,殷柔對方孝宣這個人也開始好奇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