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516

  【】[]聽著唐寅的恭維話,舞媚笑得燦爛,咯咯地嬌聲問道“那夫君說說看,臣妾到底哪方面的本事讓夫君佩服啊?”
    唐寅眼珠轉了轉,笑道“識人之明啊”
    “啊?”舞媚被他說愣住了
    唐寅彎下腰身,貼近她的耳邊,低聲說道“若非媚兒有識人之明,我又怎會留在軍中?若非媚兒有識人之明,現在又怎會成為君主夫人?”
    舞媚回頭刮刮唐寅的面頰,笑嘻嘻地說道“你到底是在夸我還是在夸你自己啊,真是厚臉皮”
    唐寅大笑,臂膀微微用力,便把舞媚攔腰抱起,隨即向內室走去舞媚意識到他要干什么,yu面紅yan,低聲叫道“現在還是白天……”
    “厚臉皮的夫君可是不會分白天還是黑夜的”唐寅哈哈大笑
    翌日,蕭慕青、聶澤以及上官元讓、江凡等將先行一步,去往池州平原軍和戰軍的主力早已南下數日,他們得追上這兩支軍團,為即將到來的大戰做準備
    舞英沒有立刻離開鎮江,身為直屬軍主帥的她,要隨唐寅一起動身唐寅現在倒是不著急走,而且他還有些si事沒有處理完,他和殷柔之間的事
    早朝散朝之后,唐寅動身去往皇宮,未見殷諄,直接去找了殷柔
    當唐寅來到殷柔的永和宮時,正好碰到從里面出來的方孝宣
    唐寅在皇廷上也見過他幾面,對他沒有多深的印象,倒是程錦向他起過此人幾次,說他這段時間和殷柔走得很近,經常往皇宮里跑,求見公主
    沒想到這次這么巧,在永和宮的mén口和他碰上了
    不管方孝宣的心里是怎么厭惡唐寅,但表面上的禮數還要過得去看見唐寅,他臉sè微變,隨即急忙躬身施禮,正sè說道“微臣見過風王殿下”
    唐寅上下打量他幾眼,淡然一笑,說道“方大人和公主的jiao情不錯嘛,來公主的永和宮竟然比本王還勤”
    方孝宣心頭一震在唐寅離開鎮江去往池州的這段時間,他隔三差五的便往皇宮跑,一再勸說殷柔為皇廷除害,鏟除唐寅這個jian賊,只可惜公主一直未能應允方孝宣不知道他勸說公主除掉唐寅的事有沒有泄1u出去,唐寅知不知道此事,所以在唐寅面前他也顯得異常緊張,整個心都已到嗓子眼
    他強顏笑說道“回稟風王殿下,公主聰明伶俐,才學過人,微臣有許多國學方面上的問題向公主請教,méng公主不棄,未嫌微臣麻煩,微臣也甚是感ji啊”
    唐寅深深看了他一眼,冷笑出聲,說道“本王對國學也頗有研究,如果方大人以后再遇到不懂之處,可來向本王請教嘛”
    “是、是、是,微臣緊記風王殿下教誨”方孝宣連連拱手作揖,隨后又道“若風王殿下事,微臣……就先告退了”
    “去”唐寅隨意地揮下手,但凌厲的目光可沒從方孝宣身上移開
    方孝宣強壓心中的緊張,故意放慢腳步,從容地向外走去直至他走出好遠,仍能感覺到唐寅那火辣辣的目光從自己的身后shè來,如芒刺背一直走到轉彎處,到了唐寅的視線之外,他才感到后面傳來的壓迫感減輕不少,這也讓他長長吁了口氣,突然之間覺得身上涼颼颼的,用手一mo,好嘛,原來官服內的中衣幾乎被他的汗水浸透
    唐寅不清楚方孝宣這么頻繁的來見殷柔到底是何用意,但有一點他可以肯定,方孝宣沒有向自己說實話
    不過他也不怕方孝宣能玩出什么hua樣,偌大的皇廷都在他手中掌控著,天子殷諄都是他的掌中傀儡,還會怕他區區一個大學士?
    人們總是對自己比了解的事物掉以輕心,而這往往又會釀成大禍,唐寅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
    他走進永和宮,根本不用宮nv進去稟報,他直接走進正殿之內當他進來時,殷柔正坐在邊的塌上怔怔呆,眼圈紅紅的,似乎還剛剛哭過
    唐寅暗暗眉頭,悄然聲地走上前去,在殷柔的身側站定,默默地看著她雖然兩人之前鬧得不歡而散,又這么久沒有見面,但唐寅現自己對殷柔的喜愛一點都沒有減少,有時候連他自己都法確定,他對這個nv人的喜愛,到底是他自己的真心還是另一半靈魂的真心
    兩人一坐一站,一個怔怔呆,一個若有所思,誰都沒有說話,也沒有動,好像畫面被定了格似的
    不知過了多久,外有風吹進,殷柔鬢角垂下的絲貼到她的臉上,也把她不知飛到何方的思緒重拉回到體內
    回過神來,她幽幽輕嘆一聲,目光流轉之間,正好看到唐寅就站在她不遠處的地方
    心里毫準備,殷柔被嚇了一跳,忍不住低呼出聲唐寅原本面表情的臉上立刻1u出笑容,緩步上前,含笑說道“柔兒,嚇到你了嗎?”
    “你進來怎么沒有個聲啊”唐寅能主動來找自己,這讓殷柔很是高興,但是轉念之間,她的心情又陷入到谷底,連日來方孝宣勸說她的那些話再次在耳邊響起唐寅是jian臣,是皇廷最大的禍害,唐寅不死,天子必亡,帝國必亡
    “我看柔兒在想事情,就沒忍心打擾你”唐寅在殷柔身邊坐下
    “你……不是去池州了嗎?”
    “是去了,這次回來處理一下朝中的事務,幾日后,還得再去趟池州”唐寅雙手拄在榻上,揚起頭來,看著棚頂,喃喃說道“不過再去池州,怕是要很久才能回到鎮江”
    “又是去打仗?”
    “桓國yu對安國用兵,風安又是盟國,安國有難,風國不能不幫”唐寅不希望列國之間的勾心斗角讓殷柔知道得太多,只是簡單的解釋了幾句
    殷柔也確實不懂列國之間的征戰,她微微點下頭,話鋒一轉,又問道“會……很危險嗎?”
    唐寅聳聳肩,說道“戰場之上,論敵人強弱,危險總是會存在不過柔兒不必擔心,我能應付得來,如果一切順利,此戰之后,桓國便會在列國中除名,桓地會收回到朝廷手上”
    看著說話時兩眼jing光閃動的唐寅,殷柔只能在心中長嘆一聲
    她不清楚,唐寅所說的朝廷是指皇廷還是指他的風國朝廷她垂下頭,低聲說道“兩國jiao戰,死傷最多的還是姓,若能不戰而屈人之兵,還是……不要打仗的好”
    殷柔對列國的征戰很少表態度,這還是她第一次在唐寅面前明確地出反對jiao戰唐寅正視殷柔,沉yin了一會,問道“這話可是方孝宣教你的?”
    到方孝宣,殷柔的心猛然一緊,急忙說道“當然不是,是我自己這么想的”
    聽她否認,唐寅未在繼續追問,說道“如果不用打仗就可以達成目的,天下就不會有那么多戰爭了,不是嗎?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敵人的縱容,對自己的殘忍,這方面的事,柔兒就不要去*心了”
    殷柔默然,唐寅就是這樣,他想要去做的事,論誰勸他都沒用,這也成了殷柔最大的一塊心病,如果有一天他真像方孝宣說的那樣要去顛覆皇廷,罷黜天子,自己真的能阻止得了他嗎?
    見她表情落寞地沉默不語,唐寅轉變話題,問道“聽說,這陣子方孝宣常來見你”
    殷柔誠然地點點頭,說道“是的”但她沒有多做解釋,唐寅太聰明也太敏銳,在他面前說謊,只會引起他多的懷疑,還不如什么都不說
    唐寅眨了眨眼睛,說道“方孝宣只是個迂腐的人,和他不要走得太近”
    他的話立刻引起殷柔的反感,她質問道“是不是以后我要見什么人,都得先通知你,只有得到你的允許我才能見他?”
    唐寅不明白殷柔現在為什么變得這么敏感,又這么不可理喻,自己一句善意的建議卻引來她如此強烈的反應他說道“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擔心有些人居心不良……”
    殷柔正sè說道“方大人是朝中忠良,在我看來,他比很多大臣要強過千倍”
    唐寅奈苦笑,他并沒有說方孝宣不忠誠,只是覺得這人太過迂腐,腦袋里只有一根筋,思想偏ji,鼠目寸光
    不想讓自己和殷柔在這種關緊要的人身上起爭端,唐寅對上殷柔的目光,問道“這么久了,柔兒還在生我的氣嗎?”
    殷柔知道他問的是什么,別過頭去,未就此事多言,低聲說道“我有些累了”
    她的態度,讓唐寅的心頭好像壓了一塊大石頭,一肚子的悶氣從泄他ting身站起,說道“柔兒可是在下逐客令?”
    殷柔聞言,身子震動一下,不過她還是沒有回頭,也沒有說話
    唐寅心煩意1uan地敲敲自己的額頭,即感郁悶又頗感力,說道“我們現在為什么會這樣?每說一句話便要起爭執,這到底是你的問題還是我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