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517

  第五一十七章
    以前唐寅和殷柔在一起的時候都會感覺很甜蜜、很開心,連時間也過得飛快,而現在,他卻感覺自己不得不小心翼翼,生怕哪句話會說錯,引起兩人之間的爭執。【】[]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這讓唐寅心里難過又力,他真的很想nong清楚,自己和殷柔之間到底出了什么問題,是兩人自身的問題,還是兩人之外的問題。
    聽著唐寅此時的質問,殷柔的心中也同樣難過,她喃喃說道“也許,我們根本就不適合在一起,也許當初我們就不應該相識……”
    如果兩人之間原本就毫瓜葛,現在也就不會有這許多的苦惱和顧慮了。
    她是有感而,但聽在唐寅的耳朵里,感覺自己的心像是被捅了一刀似的。他倒退了兩步,用難以置信地目光看著殷柔,呵呵地笑道“原來這就是你的心里話,那我明白了。”
    臉上是在笑,但唐寅的心卻在滴血。他點點頭,再二話,轉身向外走去。
    “寅——”殷柔也意識到自己剛才的感嘆實在太傷人,她想叫住唐寅,向他解釋清楚,但唐寅已經頭也不回地走出永和宮。
    看著唐寅身影消失在大mén之外,殷柔的眼淚如同斷線的珍珠滾落下來,有時候,她真恨自己的身份,如果她只是個普通人家的姑娘,那么就可以憂慮地和唐寅在一起,再也不用去想天子、皇廷那些煩心事了,她多希望自己和唐寅都是普通人,哪怕是在荒山野嶺之中過著最簡陋的生活,她也心甘情愿。
    可是,有些事情是法靠人的意志所能改變的,她是帝國的公主,天子的妹妹,而唐寅,又恰恰是對天子對皇廷構成威脅最大的那個人。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唐寅前腳剛剛離開永和宮,先前離去的方孝宣又轉了回來。聽聞方孝宣去而復返,殷柔擦干自己臉上的淚痕,再次召見了他。
    她能擦掉淚水,卻擦不掉眼中的猩紅,只看殷柔紅腫的眼睛,方孝宣便判斷出來公主和風王又是不歡而散,但這對他而言恰恰是個絕佳的機會。
    他不動聲sè地試探道“公主殿下又和風王吵架了嗎?”
    殷柔不愿把自己和唐寅之間的si事向外人起。她臉sè微沉,面表情地說道“本宮與風王的事不勞方大人*心,方大人還是說說去而復返的意圖吧!”
    方孝宣面sè一正,走到殷柔近前,低聲說道“公主殿下,現在可是最后的機會了,若公主殿下再不動手,風王即將要遠征桓國,不知要多久才能回來,而且到時風王如果成功吞并了桓國,風國實力將更盛,公主殿下恐怕就更難下手,天子的處境也更加危險了。”
    殷柔的心本就夠煩1uan的了,現在聽方孝宣又來催促自己謀害唐寅她冷冷哼了一聲,說道“本宮早已經向你說過多次,本宮是不會去謀害風王的,難道方大人聽不懂人話嗎?”
    方孝宣急得連連搓手,說道“公主現在與風王的矛盾越來越深,風王對公主的喜愛顯然也大不如前,這次風國和安國聯手征伐桓國,免不了還得拉上yu國,風王和yu王又要走到一起。據微臣所知,風王和yu王已不僅僅是有婚約在身,而且早已有過肌膚之親,微臣擔心日后風王對公主的寵愛都轉到yu王身上,到那時,公主只怕連接近風王都難……”
    他就是有這樣的本事,哪壺不開哪壺。/\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唐寅和靈霜之間的傳言,殷柔也不是毫耳聞,心中本就有些憂慮,現在再聽方孝宣這么一說,其心情也就可想而知了。
    她重重拍下桌案,向方孝宣怒聲喝道“不要再說了!”
    “公主殿下,微臣所言可都是實情啊!”方孝宣向周圍看了看,然后低聲說道“如果公主殿下實在不忍心殺害風王,那么想辦法把風王軟禁起來也行,只要風王落在皇廷的手上,就不怕風國不聽皇廷的號令,甚至,這可能比直接殺掉風王更有成效。”說話之間,他把手深進袖口之中,從里面取出一只黑sè的小yao瓶,不大,只有拇指大小,上面有紅sè的小瓶塞。
    他將黑sè小yao瓶遞到殷柔面前,說道“這是醉神1u,yaoxing極強的miyao,常人只要服下一滴,便足可以醉上三日三夜,就算風王靈武高強,服下這醉神1u也必會被mi倒。只要我們先把風王軟禁起來,控制住風國,把風國的大權收回到天子手上,我們便可以放了風王,以后公主殿下也可以與風王安安穩穩的過太平日子,同時還會少了那些和公主殿下爭寵的夫人,一舉兩得。”
    讓殷柔去殺害唐寅,她論如何也下不去這個手,但是要她去mi倒唐寅,她的心可有些活了。法否認,方孝宣的這個辦法確實是個好主意。
    收回風國的權利,那么皇兄的地位就會徹底得到鞏固,再也不用擔心誰敢篡權,顛覆皇廷,而同樣的,讓唐寅徹底喪失手中的權利,他的野心也就不會像現在這么大,不用再擔心他時常離開自己的身邊到外面去征戰,讓自己整天心吊膽的過日子。
    殷柔看著方孝宣遞過來的小yao瓶良久,接著,緩緩伸出手去,把yao瓶拿起,問道“這是……”
    “醉神1u!”見殷柔似乎已被自己的話打動,方孝宣心跳的快從嗓子眼里蹦出來,強壓心中的ji動,故作平靜地重申道“雖是很厲害的miyao,但絕不會傷到風王的身體。”
    殷柔皺著眉頭,又打量yao瓶一會,隨后把瓶蓋打開,遞到鼻前嗅了嗅。方孝見他緊張的模樣,殷柔反而笑了,說道“本宮又不是小孩子,怎會誤服?!”
    說著話,她又把瓶蓋塞好。剛才她有仔細嗅過,這醉神1u香噴噴的,和桂hua的香氣很像,打開蓋子,嗅著里面的香氣,還真有讓人一口喝掉的沖動。
    殷柔沒見過miyao,也不知道miyao是什么樣子的,她不確定地問道“這個醉神1u真像你說得那么厲害,讓人服下就會被立刻mi倒?”
    “微臣有親自試驗過,絕對萬一失!”方孝宣拍著xiong脯作保證。
    殷柔點點頭,說道“這瓶yao,本宮暫時收下了。”說著話,她將yao瓶放到自己的衣袖之中。方孝宣見狀大急,說道“公主殿下可不能是單單收下,還得想辦法讓風王喝下。”
    “本宮會想辦法的。”
    “事不宜遲啊公主殿下,風王不日便要離開鎮江,我們可沒時間拖延。”方孝宣急聲說道“而且還有許多事情得前做準備,不然到時候1uan成一團糟,先遭殃的是我們自己啊!”
    方孝宣這話說得也在理,殷柔仔細琢磨了一會,說道“三日后,本宮會請風王來用膳。”言下之意,就在三日后動手。
    聽聞這話,方孝宣大喜過望,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連連叩,道“公主殿下此舉,不僅是保我天子有憂,更是救我皇廷于水火,微臣在此叩謝公主殿下!”
    殷柔擺擺手,讓方孝宣站起來,幽幽說道“若是真能事成,本宮還得多謝方大人你這樣的忠良之臣呢!”
    她現在已經考慮清楚了,mi暈唐寅,奪掉他手中的權利,等他清醒之后,可能會怨恨自己,但她會想盡一切辦法請求他的原諒。
    如果有可能,她還會向皇兄請旨,放棄公主的身份,和唐寅兩個人去處人能找得到的地方,拋棄那些權利之爭,拋棄種種的凡塵俗事,過憂慮的隱居生活。
    雖說現在這些還只是她的幻想,但她已經比的向往了。
    唐寅含憤離開皇宮,回到自己的王宮里,令人在自己的寢宮之中擺設酒宴,然后把舞媚、范敏、肖娜、袁千依四位夫人統統找來,尋歡作樂。
    聽著舞媚和范敏的斗嘴,他會哄堂大笑,把異域風情的肖娜攬在懷中,他會意1uan情mi,躺在溫爾雅又高貴秀麗的袁千依身旁,他會感受到心靈上的寧靜。
    他想要去證明,即使沒有殷柔在自己身邊,他依然可以過得很快樂,但是,在他的內心深處卻總是感覺少了一樣很重要的東西,那就是真愛。
    他喜歡舞媚、范敏,也喜歡肖娜和袁千依,如果沒有自己最心愛的nv人相伴,哪怕有再多的絕sè佳人他左擁右抱,也會變得索然味,哪怕手里握有再大的權勢,也會覺得心里空落落的,得不到滿足。
    在寢宮之內,唐寅和四位夫人玩得很開心,笑聲不斷,即便在寢宮之外都能清楚地聽到,但是他的內心卻比的郁悶,有幾次沖動地想散掉筵席,再去趟皇宮看看殷柔,可又都被他忍住了。
    吃飽了,喝足了,玩夠了,也笑累了,唐寅身子直直地向后倒去,平躺在地上,看著寢宮的頂棚,喃喃說道“我……真是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