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518

  第五一十八章
    沒有殷柔在身邊,唐寅不會真正地感到開心,他說他自己完蛋了,其實是在說他已不可救yao的愛上了這個n
    這幾天,唐寅還是像往常一樣,早上起來上朝,處理國務,等到下午,或是散步或是打拳,然后再和幾位夫人尋歡作樂一番,可實際上,就連朝中那些和唐寅關系并不親近的大臣也能感覺得到,這段時間大王的心情不佳,連日來,風國朝堂一直都籠罩在低氣壓之下,大臣們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自己哪句話說錯引來大王的訓斥。【】[]
    三日后,唐寅剛剛退了早朝,回到房,批奏章,便有shi衛急匆匆地進來稟報“大王,有皇宮來的宮nv求見。”
    “哦?”唐寅放下手中奏章,沉yin了片刻,揮手道“有請!”
    shi衛cha手應了一聲,轉身走出房。時間不長,shi衛把一名年歲不大的小宮nv帶了進來。小宮nv見到唐寅,急忙施禮,低聲說道“奴婢見過風王殿下。”
    唐寅認識這名小宮nv,知道她是殷柔身邊的人,很是奇怪,問道“有什么事嗎?”
    “回稟風王殿下,今天晚上,公主請風王共進晚膳。”小宮nv不敢抬頭,在唐寅面前顯得十分拘謹,小聲說道。
    唐寅先是一愣,隨后大喜,殷柔要請自己吃晚飯,這可太難得了,難道說她已經原諒自己,要和自己從歸于好?
    那么沉穩的唐寅此時亦是喜形于sè,站起身形,來到小宮nv近前,笑道“你回去稟報公主,就說本王,下午就過去。”
    “是!奴婢告退!”小宮nv又施個萬福禮,然后邁著小碎步,跟隨shi衛走出房。
    等她走開,唐寅在房內忍不住大笑了三聲。這幾天他正在為自己和殷柔的事煩心呢,他實在不想帶著這些煩心事去往池州,可是又苦解決矛盾的良策,現在好了,柔兒主動邀請,事情已有轉機,只要柔兒肯好好聽自己的解釋,他相信二人之間沒有什么矛盾是解決不了的。
    唐寅興奮地在房內走了兩圈,然后向外面喊道“阿三阿四!”
    隨著他的叫喚,阿三、阿四從外面快步走進來,cha手施禮道“大王。”
    唐寅走回到桌前,指指上面的奏章,說道“讓人把這些奏章都送到參政堂和軍政堂去,順便把元吉和邱真也找來,讓他二人和參政堂、軍政堂的大臣們協商處理。”
    “是!大王!”阿三阿四雙雙答應一聲,隨后叫過來幾名shi衛,讓他們把奏章整理好,全部送往參政堂和軍政堂。而唐寅自己則帶著阿三阿四回到寢宮。
    平時,他的衣服都是由宮nv為其準備,雖說有很多套,但畢竟是王服,款式、顏sè全部都是按照唐寅的指示,宮nv們一下子拿來五套便裝,顏sè以黑白為主,這也是唐寅最喜歡的兩種顏sè。他先拿起黑sè的衣服,前后看了看,感覺和自己平時穿的王服差不多,給人一種莊嚴肅穆的感覺。
    他喜歡歸喜歡,但和殷柔約會的時候穿有些不大合適。想著,他把黑sè的衣服放下,又拿起白sè的衣裝,在身上比量幾下,接著回頭問阿三阿四道“這件衣服感覺怎么樣?”
    阿三阿四互相看了一眼,大王對穿著一向隨意,而且也很有主見,何時征詢過旁人的意見?看來大王對公主的重視已經乎尋常了。
    阿四笑呵呵地說道“這件好。俗話說的好,要想俏,一身孝。大王穿白sè錦衣,最是風流倜儻。shouda8”
    唐寅聞言大笑,點點頭,說道“不錯!變得會說話了,就這件吧!”
    見唐寅已選好衣服,宮nv們立刻上前,要幫他換裝。唐寅擺擺手,把宮nv全都打出去。即便他現在已貴為國君,但像換衣這種貼身的事他還是不習慣讓別人來伺候。
    他自己把衣服換好,這才把阿三阿四叫進來,詢問他倆的意見。
    阿三阿四再死腦筋,也不會在唐寅面前說不好,何況唐寅本身就很英俊帥氣,身材也完美,論穿什么樣的衣服都不會難看到哪去。
    換好衣服之后,唐寅還特意去參政堂和軍政堂逛了一圈。這兩個風國的重要機構都位于王宮之內,如同是風國的小朝堂,風國的許多軍政事務也正是在這兩個地方處理的。
    正所謂人逢喜事jing神爽。唐寅心情的轉變讓他這兩天自然而然流1u出來的壓迫感一下子消失蹤,也讓那些見到他的武大臣們輕松了不少。
    當他來到參政堂的時候,上官元吉也剛到,感覺此時大王的jing氣神倍足,他快步迎上前去,笑問道“大王可是遇到了什么喜事?”
    唐寅低笑了一聲,說道“元吉連這也能看得出來?”頓了一下,他又笑呵呵地說道“今天晚上,佳人有約。”
    上官元吉莫名其妙地眨眨眼睛,腦中靈光一閃,問道“是公主殿下相約嗎?”
    “聰明!”唐寅打個指響,含笑夸贊道。
    上官元吉甚是奇怪,大王和公主從歸于好了嗎?倘若真是如此的話,那倒是件好事,只是,就在三天前大王和公主還鬧得不歡而散,而大王和公主又都是執拗的人,怎么這么快就有了轉變?他想不明白個中的原由,但也不好追問,怕壞了唐寅的好心情。他笑道“那大王可要好好利用這次和公主約會的機會,把所有的矛盾都解釋清楚。”
    “這是自然!”唐寅拍拍上官元吉的肩膀,然后環視周圍一圈,揚頭說道“你繼續忙吧,我不打擾你了。”說著話,他帶著笑意走出參政堂。
    唐寅前腳剛走,參政堂里就炸開了鍋,在場的大臣們不jiao頭接耳,議論紛紛,人們簡直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剛才那笑容滿面、如沐浴風的那個人真的是大王嗎?
    就在剛才的早朝之上,大王的臉sè還yin沉得可怕,這才一轉眼的工夫就像換了個人似的,實在太神奇了。
    上官元吉瞧了瞧眾人,接著輕輕拍打桌案,說道“背后議論大王,有不敬之嫌,都繼續忙你們手頭上的事。”
    他一句話,讓大臣們不約而同地閉上嘴巴。其實很多大臣的年紀都在上官元吉之上,但他的地位和聲望擺在那里,在風國,還沒有哪個大臣敢小覷于他。
    看大臣們都不再談論,上官元吉這才邁步向外走去。他剛出參政堂,舉目一瞧,邱真正由對面的軍政堂大mén里走出來。
    二人很有默契地湊到一起,邱真低聲問道“元吉,你也看到了?”
    大家都是老熟人了,對方一撅屁股就知道拉的什么屎。上官元吉點點頭,說道“看到了,就是……有些莫名其妙嘛!”
    “是啊,是很莫名其妙,公主那么倔強的人,現在也說變就變了。”說著話,邱真搖頭苦笑,又道“不過能讓大王變得心情愉悅,這倒是好事。”
    “我也是這么想的。”上官元吉隨口應了一聲,而后話鋒一轉,問道“這兩天皇廷沒有什么異動吧?”
    邱真身子一哆嗦,下意識地看了看左右,皺著眉頭低聲說道“胡說什么呢!”
    上官元吉一笑,聳肩說道“我也只是隨口一問。蹊蹺之事,必有可疑之處嘛!”見邱真瞪大眼睛,抬起手要來捂自己的嘴巴,上官元吉向后躲了躲,連連擺手,說道“行了行了,算我沒說,我回去忙了。”說完話,他轉身又回到參政堂的大院。
    說者不是意,聽者倒也有心。看著上官元吉晃晃悠悠的回去了,邱真站在原地,皺起的眉頭久久沒有舒展。
    他沉yin了半晌,突然向遠處的王宮shi衛招招手。見狀,立刻有名shi衛跑上前來,cha手施禮,必恭必敬地問道“不知邱相有何吩咐?”
    “立刻把程錦將軍找來,就說本相有急事要見他。”
    “小人遵命!”那名shi衛答應一聲,飛快地跑開了。
    程錦來得很快,邱真回到軍政堂,屁股還沒坐熱呢,程錦便到了。進入軍政堂的議事大廳,看見邱真,他走上前去,cha手施禮道“丞相找我……”
    他話還沒有說完,已被邱真拉出大廳。到了外面程錦怔了一下,說道“我剛才宮外回來,還未見到大王。怎么?丞相,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
    “沒有。”邱真若有所思地搖搖頭,隨后又問道“最近皇廷和皇宮里是不是有些……有些異樣?”
    “異樣?什么異樣?”程錦rou著下巴,接著恍然想起什么,噗嗤一聲笑了,說道“異樣倒是也有,不過是好事,剛才傲晴派人向我稟報,說公主有邀請大王共進晚膳,看來,大王和公主之間的關系已有緩和。”
    邱真想聽到的可不是這些,他眼珠轉了轉,又問道“皇宮現在的郎中令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