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519

  第五一十九章
    聽邱真突然問起了皇廷的郎中令,程錦甚是奇怪,說道:“是馬原啊,我們】[]shouda8”頓了一下,他又說道:“丞相該不會是認為馬原對我大風有不忠之心吧?”
    邱真搖搖頭,笑道:“沒有,我只是隨口問問而已,沒有別的事了。”
    程錦狐疑地看著邱真,急匆匆的把自己找過來,就是為了問這么一句關緊要的話?
    在他印象中,邱相可不是這種聊的人,難道,皇宮里要生什么變故?可是最近皇宮里也沒什么事啊,要說有,也是今晚大王和公主的約會。
    想到這里,他不由得心中一動。程錦是暗箭的頭領,神經異常敏銳,即便邱真什么都沒向他說,他也感覺出其中的不同尋常。
    見邱真沒有再說下去的意思,他拱手向邱真告退,而后,他把自己的兩名得力助手張笑和李通派到皇宮,嚴密監視宮中所有人的一舉一動。
    殷柔邀請唐寅共進晚膳,在旁人看來,這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風王和公主的關系,也是路人皆知的,但上官元吉卻隱隱約約地感覺到其中可能有問題,他把他的意思婉轉地轉達給邱真,而邱真又用更加婉轉的方式點給程錦,如此一來,使得暗箭把更多的人手布置在皇宮之內。
    當天下午,唐寅如約而至,來到殷柔所住的永和宮,在他身邊,也僅僅只有阿三阿四兩名隨從。
    為了這次的約會,唐寅有刻意變換一身行頭,而殷柔也有精心打扮過。她一身淡粉色的衣裙,腰間系有白色的繡帶,走起路來,裙帶飄飄,隨風飛舞,真仿佛仙子一般。
    向臉上看,依舊是淡妝,可絲毫不損她的美麗,那精美的找不到任何瑕疵的五官讓人不舍把目光轉向別處。
    這就是殷柔,論是誰,只要是看到她,眼中便只會剩下她一個人的存在,再容不下其它。
    看到正站在院中涼亭里的絕色佳人,唐寅的臉上也不自覺地流露出癡迷之色。愣了一會,他才反應過來,緩步走上前去,同時低聲呼喚道:“柔兒!”
    聽聞唐寅的話音,殷柔轉回身形,潔白如玉的小臉上露出笑容。她的笑,淡淡然卻又美極,讓唐寅又有些晃神,已經不記得有多久沒有見過她的笑容,唐寅的心里一陣翻騰。
    他低咳一聲,清了清自己的喉嚨,讓自己打起精神來,他可不希望自己在殷柔面前一個勁的呆,像是個貪圖美色的色鬼。
    他走進涼亭里,在殷柔近前站定,含笑問道:“柔兒,你原諒我了嗎……”
    他話還沒有說完,殷柔已含笑轉過頭去,看向偌大又空空的院落,說道:“寅,我想在這里種些桂花樹,在鹽城的時候,每到八月,滿院都是桂花,空中飄的都是桂花的香氣。”
    說話時,她眼中閃現出迷人的光彩,仿佛又回到從前和唐寅一起賞花時的情景。
    唐寅的心中亦是一蕩,說道:“明日,我便讓人在這栽種桂花,比在鹽城的還要多。”
    殷柔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她垂下頭來,幽幽說道:“你總是追求更多更大,可是我要的從來不是這些,哪怕只有一顆桂花樹,只要能和心愛的人一起欣賞,就足夠了。”
    唐寅輕輕托起殷柔的小巧的下巴,讓她抬起頭來,他低聲說道:“其實,我只是想給你最好的。”
    殷柔緩緩別過頭,輕嘆道:“你又怎會明白我心中最好的是什么呢……”
    唐寅正色道:“你告訴我,只要是我能辦到的,我統統都給你。\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
    放棄王位可以嗎?殷柔險些脫口而出。她主動拉起唐寅的手,在石凳上慢慢坐下,依偎在他溫暖的懷中,舒適地閉上眼睛。
    從來沒有誰能給她帶來這么強烈的溫馨感和安全感,包括她的皇兄殷諄在內,只有唐寅才可以,可是,她又偏偏是帝國的公主,她不能只考慮自己,而置皇兄和皇廷于不顧。
    她靠在唐寅的胸膛上,喃喃說道:“如果我們都是普通人該有多好,可以過憂慮的生活。”
    唐寅法體會她此話的深意,只是覺得今天柔兒有些反常,但到底哪里不對勁他一時間又說不上來。
    他淡然而笑,說道:“普通人也有普通人的難處。這就好比城外的人覺得城內好,而城內的人又向往城外的田園生活,都是一個道理。”
    殷柔樂了,抬起頭來,看著唐寅說道:“你的歪理總是很多。”
    唐寅刮了刮她粉嫩的面頰,隨之將她的香肩環緊。他揚起頭,目視遠處,苦笑著說道:“上次向天子求親,天子竟然拿柔兒做條件,*我讓權于皇廷,當時,我確實很生氣,但我氣的不是天子*我讓權,而是氣天子不該拿柔兒來做要挾。也許當時我是有些過激,嚇到了天子,但那并非我的本意,柔兒,你能體諒我嗎?”
    當時殷柔只看到唐寅嚇倒了殷諄,至于前面都生了什么,她可一點也不清楚,過后殷諄也沒有告訴過她。
    她眼中閃過一抹驚訝,原來是這樣,難怪在皇兄面前一直都算安分守己的寅會突然有這么大的轉變。
    設身處地的想想,如果有人拿唐寅來威脅她,她也會比的憤怒。
    她能理解唐寅當時的心情,但不代表她能認同唐寅絲毫未把天子放在眼里的做法,通過這次的事,她也清楚地明白了一點,天子在唐寅心目中的地位輕如鴻毛。
    “不要再說這些了,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殷柔眼簾微垂,輕聲說道。
    唐寅一笑,說道:“柔兒能體諒我,我就放心了。”
    殷柔離開唐寅的懷抱,挺直腰身,然后優雅地站起身形,沖著唐寅笑道:“今天我有做些小點心,我們去房里嘗嘗。”
    唐寅難掩臉上的笑意,也跟著站了起來,挽著殷柔的手,在她耳邊說道:“只要是柔兒做的,我都喜歡。”
    他的話,讓殷柔倍感窩心,可又恰恰更感痛心,心里仿佛被數根鋼針穿過似的。
    她能感受得到唐寅對自己的喜愛和信任,但現在她卻要利用這些反過來去傷害他,讓他變成一所有的普通人,這么做,真的對嗎?
    此時此刻,殷柔的內心也是充滿著矛盾,甚至都不敢去想像自己把唐寅迷昏之后接下來會生什么。
    兩人進入宮殿的內室,在塌上的小方桌上面已經擺放好四盤點心,以及酒壺和酒杯。
    唐寅樂呵呵地走上前去,低頭嗅了嗅,接著,長出口氣,回頭笑道:“好香啊,都是柔兒做的?”
    殷柔笑問道:“你不信任我的手藝?”
    唐寅仰面大笑,說道:“好久沒有吃過柔兒做的點心了,嗅起來,似乎比以前更美味。”說著話,他隨口捏起一塊點心,看都沒看,直接放在嘴里。
    一旁的殷柔整個心也隨之到嗓子眼,但看到盤中缺的那塊點心,她又暫時安下心來。唐寅一邊嚼著一邊微微皺眉,囫圇不清地說道:“恩,有股桃子的味道……”
    “面粉里有放桃汁,怎么,不好吃嗎?”殷柔有些緊張地問道。
    唐寅把口中的點心全部咽肚,抬手點下她的鼻尖,笑道:“好吃,只要是出自柔兒之手,不會有我不愛吃的東西。”說話之間,他又拿起塊點心,放入口中。
    “慢慢吃,讓旁人看到,像什么話嘛!”對于自小就受宮中禮儀教育的殷柔實在看不了唐寅的狼吞虎咽,拉著唐寅落座,又幫他倒了一杯酒。
    唐寅接過酒杯,一仰頭,便將杯中酒喝干,笑道:“不是經常能吃到柔兒做的東西,難免急了些。”
    殷柔心里暖洋洋的,認真地說道:“以后我可以天天做給你吃。”說完話,她又面露羞澀地垂下頭。
    唐寅又驚又喜,急忙放下手中的酒杯,問道:“柔兒,你同意嫁給我了?”
    殷柔窘迫的不知說什么好,頭垂得更低,就剩下腦袋瓜頂沖著唐寅。
    唐寅卻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一把把殷柔摟住,和她雙雙翻倒在塌上,動容道:“我等你這話已經好久了。明日!明日我再去向天子求婚,這回就算是天王老子下凡也阻止不了咱們的婚事了!”
    他的話,讓殷柔的眼淚險些掉下來。
    她嗓音沙啞地說道:“就怕……就怕等到明天你已……不想再娶了……甚至都不愿再看我一眼……”說到這里,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低聲哽咽起來。
    看到殷柔的眼淚滾落,唐寅嚇了一跳,急忙扶著她坐起身,抱她入懷中,一邊吻掉她臉上的淚珠,一邊輕聲說道:“怎么會呢?當我第一眼見到你的時候,就已經認定你是我的人了,就算看你一輩子,我也看不夠!”
    “真的嗎?”殷柔可憐兮兮地用蒙著一層水霧的大眼睛看著唐寅。
    唐寅身子哆嗦了一下,低下頭來,嘴唇輕輕觸碰著她的耳垂,小聲說道:“別再這樣看我,再這樣看我,我恐怕就吃不下點心,要忍不住吃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