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521

  【】血,順著方孝宣的掌心緩緩流出,幾乎在同一時間,楊蕭、董劍、戴圖、秦軒四人紛紛從征袍之內chou出事先藏好的短劍,毫預兆,四人齊齊出手,將短劍惡狠狠刺向馬原
    別說此時的馬原毫防備,就算他有防備,以他現在的醉意也閃躲不開眾人的突下殺手
    撲、撲、撲現場劍鋒破甲之聲不絕于耳,一柄柄鋒利的短劍不時netg膛、小腹和后背,在他體內進進出出,只是眨眼的工夫,馬原便已被刺得渾身血窟窿,看上去和血葫蘆一般,趴伏在面前的桌案之上,鮮血將下面的坐塌染紅好大一片,他雙目圓睜,身子突突直chou搐,想要說話,但一個都吐不出來,嘴里冒出的全是帶著氣泡的血水
    這個變故來得太突然了,別說把房mén口的shi衛們驚得目瞪口呆,就連殷諄也驚得兩眼直,呆在了當場
    方孝宣猛然站起身,如同了瘋似的邁過桌案,沖到馬原的尸體近前,第一時間把他腰間所掛的令牌扯下來,然后沖著外面的shi衛們一舉,大聲喝道“眾軍兵聽令,馬原居心叵測,有謀反之心,yu加害天子,現在已被就地正法,爾等不想步其后塵,向陛下請罪”
    shi衛們紛紛回過神來,一個個臉sè大變,馬原有謀反之心,還yu加害天子?這明明就是yu加之罪嘛
    可是方孝宣手中拿有郎中令令牌,眾shi衛們不敢不從軍令,只得紛紛放下手中的武器,心驚膽寒地進入屋內,沖著天子紛紛跪了下來
    他們剛進來,楊蕭、董劍、戴圖、秦軒四人便各持短劍沖上前去,先是把房mén關嚴,緊接著,四人在眾shi衛的背后又一次突下殺手,不由分說地將幾人統統斬殺
    這時候,居中而坐的殷諄已完全被眼前所生的一切嚇傻了眼,臉sè慘白得像白紙一般,身子快要哆嗦成一團,連站都站不起來
    方孝宣大步上前,在殷諄面前跪地叩,顫聲說道“陛下莫要驚慌,今晚,臣等要為陛下鏟除jian賊,清君之側,奪回陛下的皇權”
    豆大的汗珠子順著殷諄的鬢角緩緩流淌下來,方孝宣這番話險些讓他當場niao了ku子,他結結巴巴地問道“諸……諸位愛卿這……這到底是要做……做甚啊?”
    “殺唐賊,清君側”方孝宣一一頓地說道,緊接著,他站起身形,側頭喚道“楊將軍”
    “末將在”楊蕭跨步上前,netbsp;方孝宣把郎中令的令牌遞到楊蕭的近前,說道“楊將軍,你用此令牌集結皇宮shi衛,關閉各處宮mén,嚴守宮墻,務必要把風軍當于宮外”
    “末將明白”楊蕭應了一聲,接過令牌,接著又向殷諄cha手深施一禮,隨后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今晚的行動,可是方孝宣經過jing心布置的,光是殺掉唐寅還不夠,必須得控制住皇宮的shi衛,保證天子的安全,也只有這樣,才能讓皇廷順利接掌風國的大權
    馬原已經成功被他所殺,令牌也被他們所掌握,現在他要做的就是等,等公主那邊的好消息
    另一邊,永和宮
    唐寅沒有千里眼、順風耳,御房所生的一切他當然不知道,此時他整個心思都被殷柔占據著天sè越來越黑,按照原定的計劃,殷柔心里清楚,自己已不能再拖延下去
    她從唐寅的懷中掙脫開,含笑從盤中拿起一塊點心,遞到唐寅的嘴邊,嬌聲說道“寅,你再嘗嘗我做的桂hua糕”
    唐寅依舊躺在塌上,沒有坐起,嗅了嗅殷柔遞過來的桂hua糕,果然有一股濃烈的桂hua味撲鼻,他笑問道“柔兒哪里nong來的桂hua?”
    在他印象中,皇宮里似乎還沒有栽種桂hua樹,原來的主人邵方也不是個喜歡賞hua的人他只是隨口一問罷了,卻讓殷柔心中一緊,拿著桂hua糕的手也明顯哆嗦了一下
    不過殷柔畢竟是公主,關鍵時刻也能沉的住氣,她笑呵呵地說道“當然是讓宮nv從外面買回來的”
    唐寅哦了一聲,張開嘴巴,正要吃掉桂hua糕,可突然又摟住殷柔不盈一握的纖腰,賊笑道“這桂hua糕該不會也是柔兒讓人從宮外買回來的?”
    殷柔故作生氣,將身子扭向一旁,氣嘟嘟地說道“不理你了”
    唐寅被她可愛的樣子逗得大笑,腰眼用力,ting身坐起,一邊擁著殷柔,一邊輕聲說道“我逗你呢”
    說著話,他把殷柔拿著桂hua糕的小手抬了起來,連同她的手指在內,一并含入口中
    殷柔本能的低叫一聲,急忙把手指從他口中chou出來,小臉又熱又紅,氣不過的在唐寅腰上用力掐了一下唐寅哈哈地笑著,可是緊接著,他笑聲止住,眉頭微微皺起
    見狀,殷柔的心縮緊成一團,小心翼翼地問道“寅,什么了?”
    唐寅眉頭舒展開,大口嚼著口中的桂hua糕,笑道“沒事”
    桂hua糕吃在口中,并不是純正的桂hua味,其中還參雜有一股似有似的核桃味,有些苦,也有些澀,他的身體本能的排斥這些味道
    如果桂hua糕是出自于旁人之手,唐寅肯定會連猶豫都不猶豫的吐掉,但這是殷柔做的,他不忍心吐,不忍心傷她的心,哪怕是再討厭其中的味道,他也會硬著頭皮吞進去
    看到唐寅把桂hua糕全部吃掉,殷柔的心里也隨之長松口氣
    她伸出白藕一般的yu臂,環住唐寅的脖頸,讓他躺到自己的tui上,然后一邊輕扶著他的面頰,一邊柔聲說道“寅,今晚你就不要回去了,睡在我這里……”
    唐寅的意志可以拒絕任何一個nv人的邀請,但殷柔的邀請卻讓他為之融化
    他舒適地枕著殷柔的雙膝,嗅著她身上令他感到安心又溫馨的香氣,緩緩閉上眼睛,柔聲說道“好,今晚,我留下來陪柔兒……”
    殷柔笑了,把唐寅摟抱得緊,似撒嬌又似想讓唐寅保證地說道“以后你也得陪我”
    “恩,一直,永遠……”唐寅答應著,但肚腹之中已開始如刀絞般的劇烈疼痛,與此同時,神智也漸漸變得模糊
    “以后,我們不要再住在宮里了”殷柔揚起頭來,眼中充滿著憧憬,喃喃說道“我們可以去處山清水秀又沒人能找到我們的地方,你出去打獵,我在家里織布、耕地,可能會很辛苦,但不會再有這些那些的煩惱,只要能平平安安的……”
    說話之間,她突然感覺自己的大tui一陣濕熱,下意識地垂下頭,殷柔這才猛然現,不知何時,唐寅的鼻孔之中已流出大量的鮮血,將她的裙擺染紅了一大片
    “寅,你怎么了?”看著唐寅流淌出來的鮮血,殷柔臉sè大變,人也慌了手腳,胡1uan地用手去抹著唐寅流出的鼻血可是,那根本就止不住,擦掉之后,立刻又流淌出來多
    “咳、咳——”這時候,唐寅又開始連續的咳嗽起來,唾液參雜著鮮血變得猩紅,隨著他不停的咳嗽,噴在殷柔的裙襟上以及下面的坐塌上
    殷柔再單純,到了現在她也能看得出來,唐寅這是中毒的癥狀,可是方孝宣給他的明明是醉仙1u,是一種miyao,怎會讓人中毒呢?
    除非……想到這里,她不由得ji靈靈打個冷戰,除非是方孝宣méng騙自己,那根本就不是miyao,而是一種劇毒
    那一瞬間,從她心底里升出的寒氣快要將她的身子凍僵,快將她的血液凝固她下意識地抱緊唐寅,尖聲叫道“寅,你不要嚇我,你這是怎么了……”
    此時的唐寅,意識已漸漸從他的身體chou離出去,不過他能感受到臉上的溫熱,那是殷柔滴落到他臉上的淚水
    他吞下一口唾沫,將咳嗽壓了壓,接著抬起手來,輕輕拂過她的面頰,笑道“哭什么……我沒事……咳……”
    話才剛剛出口,唐寅又不受控制地劇烈咳嗽起來,他放下手,把自己的嘴巴捂住,想把咳嗽聲捂回去,可是他的嗓子眼依然在咳嗽,融合著鮮血的唾液從他鼻孔中竄了出來
    “寅,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那是毒yao,不要離開我,我不能讓你就這么離開我……來人快來人啊”殷柔語倫次地搖頭尖叫著,隨后,又沖著大殿的mén外連聲叫喊
    咣當
    大殿的房mén被人從外面撞開,緊接著,阿三阿四率先沖了進來
    當他二人看到口鼻竄血的唐寅毫生氣地躺在殷柔懷中時,二人直被嚇得三魂七魄都飛出體外,搶步上前,大聲叫道“大王——”
    隨后跟進來的肖敏、傲晴以及眾多的宮nv們見此情景,也都不約而同地尖叫出聲
    大殿里沒有第三人,mén又緊閉,顯然也沒有刺客進來過,只公主和風王兩個人,風王怎么會變成這樣?
    人們想不明白個中原由,搞不清楚到底生了什么事,論是阿三、阿四還是肖敏、傲晴,誰都沒往公主下毒那方面想,而且,他們也不敢往那個方面上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