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522

  第五二十二章
    “請御醫!快去請御醫!”眼看著唐寅的氣息越來越微弱,肖敏回頭沖著后面的宮nv們大聲吼道。【】[]
    宮nv們如夢方醒,隨后尖叫著一窩蜂地跑了出去,此時的永和宮,已然1uan成了一團,人聲鼎沸,呼喊聲不斷。
    趁著現場一團hun1uan的機會,有一名宮nv悄悄溜出永和宮,急匆匆地奔向御房。她剛到御房大院的mén口,便被站崗的shi衛攔住。還不等宮nv回話,院中有人喝道“讓她進來!”
    shi衛們回頭一瞧,說話之人正是大學士方孝宣,眾人遲疑片刻,還是退讓到兩旁,把宮nv放了進去。
    那宮nv三步并成兩步,慌慌張張地來到方孝宣近前,正要開口說話,被后者攔住。
    他拉著宮nv向院內又走了幾步,感覺距離院外的shi衛已經足夠遠了,這才問道“公主那邊的情況怎么樣了?”
    宮nv吞口唾沫,顫聲說道“回稟方大人,風王已經吃下毒yao,現已毒,神智不清,還不停的咳血……”
    她話還沒有說完,方孝宣已法壓抑心中的狂喜,他像是被誰踩到了尾巴似的,一蹦多高,緊接著,邊哈哈狂笑著邊跑進御房內,見到殷諄,他匍匐跪地,邊向前叩邊高聲呼道“天助天子,天助我皇廷!陛下,現在唐寅已服下劇毒,神仙難救,天子大業成矣!”
    聽聞這話,殷諄下意識地站起身形,嘴巴張張合合,卻一個都說不出來。唐寅要死了?這是真的嗎?這個消息對他而言實在太震撼了,讓殷諄也說不出來是個什么感受。
    他是氣唐寅,惱唐寅,同時也深深地懼怕著唐寅,但從來沒想過唐寅會死,他此時已完全被驚呆。
    方孝宣手腳并用,從地上爬起,ji動得話音直顫,說道“陛下,現在皇宮shi衛已在臣等的掌控之中,陛下得趕快召集皇廷以及風國的武群臣,讓他們進宮面圣,對陛下忠誠者,留,對陛下不忠者,則要及早斬殺,永絕后患。e^看”
    事情進展到這一步,遠遠出了殷諄的能力范圍,此時他心1uan如麻,腦子里渾漿漿的,恐怕問他一加一等于幾也未必能答得出來。
    他目光呆滯地看看方孝宣,又瞧瞧董劍、戴圖、秦軒三將,然后結結巴巴地說道“就……就依愛卿之見。”
    “陛下趕快下旨吧!”方孝宣急不可待地說道。
    殷諄想筆下旨,但手哆嗦得厲害,別說寫,就連握筆都握不住。
    方孝宣見狀,搶步上前,把筆接過來,于圣旨上奮筆疾,寫完之后,也沒問殷諄的意見,拿起yu璽,重重地摁在上面。
    印過yu璽,圣旨已然生效,他將其遞給董劍和戴圖,說道“董將軍、“末將遵命!”董劍和戴圖二人答應一聲,接過方孝宣寫的這道圣旨,急匆匆走了出去。
    對于方孝宣而言,現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他之所以冒著掉腦袋的危險si自寫下圣旨,一是殷諄現在想寫圣旨也寫不出來,其二,也是最關鍵的一點,他要為天子留一條后路。如果這次能夠成功,那么什么都好說,就算過后天子怪罪于他,他也心甘情愿,可萬一要是失敗,他還可以把所有的罪名都由他自己一個人背下來,不牽連到天子身上。
    方孝宣對殷諄的忠誠確實已到了舍生忘死的地步,至于他做事的手段,那就另當別論了。
    永和宮。皇宮中的御醫被宮nv們找來,數名老御醫相繼為唐寅診脈,可是探過唐寅的脈象后,眾御醫的臉sè都變了,一個個站在g榻旁,面面相覷,誰都沒有下一步的動作。
    見狀,阿三阿四急得眼睛都紅了,跨步上前,一把揪住一名御醫的脖領子,大喝道“你到是施救啊,難道想眼睜睜看著大王毒身亡嗎?”
    那名御醫連連擺手,急聲說道“將軍息怒,并非小人不想施救,而是……而是能為力啊……”
    “去你娘的能為力!”阿三一把把那名御醫推開,然后又看向其他人。
    剩下那幾名御醫不約而同地跪倒在地,異口同聲道“風王殿下所中之毒是罕見的五yin斷腸散,yao可解,也……也yao可救……”
    這一句話,直把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說得面如死灰。人們不知道這五yin斷腸散究竟是個什么樣的劇毒,但御醫所說的yao可解、yao可救疑是等于在宣告唐寅的死期。
    御醫的話讓殷柔肝腸寸斷,正所謂哀大莫過于心死,聽說唐寅已然救不活,殷柔也隨之失去了生存下去的意志,她從g榻旁如行尸走rou一般站起來,然后走到方桌前,拿起盤中的桂hua糕,直接往口中塞去。
    就算死,她也要和唐寅死在一起,不能同世為人,但可以同世為鬼。
    旁人沒有留意殷柔,但肖敏可一直在盯著她呢,殷柔對唐寅的感情有多深,也只有肖敏最為清楚。
    在殷柔把桂hua糕塞入口中之前的瞬間,肖敏搶步上前,一把把殷柔的手腕抓住,聲淚俱下地哭喊道“公主不可……”
    “寅是被我害死的,我又怎還能獨活于世?放開……放開我!”殷柔想把肖敏推開,可后者畢竟是修為jing湛的修靈者,不管殷柔如何掙扎,肖敏扣住她手腕的手掌就是紋絲不動。
    殷柔心里悲極也氣“公主!公主——”肖敏急忙把殷柔攙扶住,連聲呼喚,但后者已毫反應。
    唐寅命懸一線,公主又昏mi過去,這一下,永和宮就更1uan了。
    阿三阿四以及傲晴現在沒心思去管殷柔的死活,他們的心都系于唐寅身上。阿三回手chou出佩劍,環指眾御醫,獰聲說道“大王爭戰沙場不下場,縱然面對千軍萬馬亦可來去自如,又豈會懼區區的毒yao,定是爾等不肯施救,我留爾等作甚!”說話之間,他把手中的佩劍舉了起來,對準一名御醫劈砍下去。
    嗡!劍鋒破空,劃出一道靈bo,可憐那名御醫,當場被靈bo斬成兩截,下半身還跪在原地,上半身已被掃飛出好遠。
    見此血腥的場面,周圍的宮nv尖叫聲四起,余下的那些御醫魂飛魄散,叩如搗米,連聲求饒道“將軍饒命、將軍饒命啊——”
    “救不活大王,爾等統統都得死!”
    阿三兩眼血光,閃爍著駭人的兇光,又把佩劍舉了起來。一旁的傲晴箭步上前,一把把阿三推開,怒聲道“你還想耽擱到什么時候?趕快送大王回王宮!”
    傲晴這番話把悲憤至極的阿三點醒,對啊,皇宮里的御醫不肯施救,王宮里的大夫肯定不會不救大王,現在可沒時間在這里耽擱。他向阿四招呼一聲,想直接抬著g榻往外走。
    不過傲晴又一次把他攔住,同時對下面的宮nv沉聲說道“快去備馬車!還有,風王中毒一事你等不可對任何人起,誰要是敢走漏出半點風聲,我就揪掉她的舌頭!”
    暗箭出身的傲晴在危急時刻表現出乎尋常的冷靜。她心里明白,想讓大王死的人實在太多太多,尤其是皇廷里的那些大臣,一旦大王中毒之事傳揚出去,皇廷必會趁機作1uan,到時還不知道會引出什么樣的麻煩呢。
    可是傲晴沒有想到的是,讓唐寅中毒的幕后主謀正是皇廷的大臣。
    等宮nv備好馬車,阿三阿四抱起唐寅,把他放在馬車之內,正當二人準備退出去趕馬車回王宮的時候,奄奄一息的唐寅把阿三的衣襟抓住,嘴張啟,似乎有話要說。
    看著唐寅虛弱模樣,阿三心中一酸,眼淚不爭氣地一個勁往外流,他跪在一旁,伏下身子,湊到唐寅的嘴邊,哽咽著問道“大王有何話要說?”
    “咳咳……保護……公主……”這是唐寅在失去意識之前說的最后一句話。這次他中的毒,法用黑暗之火的內燃來化解,他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活下去,但有一點他是很明確的,他希望“大王?大王啊……”看唐寅已然昏mi過去,卻仍大口大口的吐血,平日里那么冷漠又木訥的阿三阿四亦是報頭大哭。
    傲晴一邊趕著馬車一邊回頭咆哮道“大王還沒死呢,你倆哭什么哭!”話是這樣說,可說話時她自己的眼淚也止不住的流出來。
    他們想趕馬車離開皇宮,把唐寅送回王宮急救,可是現在他們出不去了。皇宮的大mén業已關閉,被眾多的皇宮shi衛嚴加把守著,而在正mén這里壓陣的正是持有郎中令令牌的楊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