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523

  第五二十三章
    當傲晴、阿三、阿四趕著馬車來到皇宮的正mén處時,被眾多的皇宮shi衛們攔住。【】[]2
    傲晴坐在馬車上沒有動,雙手仍緊緊抓著韁繩,阿三阿四則雙雙跳下馬車,急步走上前去,怒聲喝道“滾開!統統給我滾開!”
    皇宮里的shi衛可都是風人,他們也都認識阿三阿四,知道是大王身邊的護將,平時想靠前都不敢,現在聽到他二人的喊喝,shi衛們嚇得紛紛退讓。
    正在這時,楊蕭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沖著阿三阿四冷冷說道“陛下有旨,今夜皇宮戒嚴,任何人不得進出,兩位還是從哪里來,先回哪里去吧!”
    阿三阿四根本就不認識楊蕭,自然也不會把他放在眼里,何況大王危在旦夕,他倆哪有時間在這糾纏。阿三上前一步,說道“你的眼睛瞎了嗎?風王的儀仗,你也敢阻攔?”
    楊蕭心中一動,向馬車那邊瞅了瞅,馬車的mén皆擋有車簾,看不見里面的情況。楊蕭正sè說道“如果真是風王的儀仗,末將當然不敢攔阻,只是末將不知馬車里坐著的到底是不是風王殿下,兩位將軍能否讓風王殿下在馬車里說句話?”
    “大膽!”阿三大怒,暴喝一聲,回手握住佩劍的劍柄,凝聲說道“你想找死不成?”
    楊蕭沒有絲毫的退讓之意,站在原地,紋絲未動,冷冷說道“依本將看,找死的是假冒風王殿下的賊子!”
    說著話,他抬手一指馬車,向左右的皇宮shi衛喝道“有人膽敢假冒風王殿下,給我圍起來!”
    隨著他的一聲令下,眾皇宮shi衛們紛紛硬著頭皮圍攏過去,不過讓眾人心中奇怪的是,如果大王真的在馬車里,怎么現在還不說一句話呢?難道真如楊蕭所說,是有人在假冒大王?
    阿三阿四大急,大王中毒之事不能外泄,更不能讓他們看到,可是要硬往外沖,又勢必得動武,但這里的shi衛人數眾多,真動起手來,大王的處境豈不更加危險?
    正在他二人心急如焚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忽聽后面有馬蹄聲傳來,緊接著,夜幕當中飛奔過來二騎,等到了近前,阿三阿四定睛一看,快馬而來的這兩位正是暗箭的張笑和李通。3∴35686688
    張笑和李通先是看眼阿三、阿四以及趕車的傲晴,然后什么話都沒有問,催馬越過二人,在眾shi衛面前把戰馬勒住,他倆坐在馬上沒有任何要下來的意思,趾高氣揚地說道“把宮mén打開!”
    “陛下有旨,今晚任何人不得進出皇……”
    不等楊蕭把話說完,張笑和李通已雙雙把暗箭的牌子亮了出來。李通yin陽怪氣地說道“我再說一次,把皇宮的大mén給我打開!”
    “即便李通樂了,不過他的笑卻給人一股mao骨悚然的感覺。他轉頭看向張笑,說道“大哥,此賊不聽我話,怎么辦?”
    張笑淡漠地說道“先斬后奏,也是暗箭職責所在!”
    “明白了!”李通點點頭,突然間,他回手把腰間的佩刀chou出,毫預兆,他的周身上下散出一層黑sè的霧氣,緊接著,身上罩起一層黝黑錚亮的靈鎧,手中的鋼刀也化為了純黑sè的靈刀。
    他在馬上,以靈刀環指眾shi衛,語氣中毫起伏,淡淡地說道“不想做我刀下之鬼的,滾開!”
    嘩——李通這一句話,簡直比圣旨還要管用。眾皇宮shi衛們再不理楊蕭的命令,如同chao水一般向兩旁退讓。
    人們心里明鏡似的,如果自己死在暗箭的手上,那可真就是白死了,都沒地方講理去。
    楊蕭看著周圍那些如同老鼠見貓的shi衛們,直氣得七竅生煙,大喝道“回來!統統給我回來!”
    沒人聽他的話,眾shi衛們皆是有多遠就躲多遠,在暗箭面前,沒人愿意去充當愣頭青,拿自己的xing命開玩笑。
    看著孤零零一人擋在自己面前的楊蕭,李通心平氣和地柔聲問道“怎么?你,不肯讓開嗎?”
    楊蕭看看李通,再看看另外那位已經開始拔刀的張笑,他臉sè一陣紅,一陣白,在原地又站了片刻,最終還是狠狠的一跺腳,側身讓到了一旁。
    他不想做螳臂當車的那個螳臂,他能看得出來,眼前這兩名暗箭人員,隨便哪一個修為都在自己之上,自己要是與之力戰,只有死路一條,而且死得毫價值。
    見他終究還是讓開了道路,李通冷哼了一聲,道“敬酒不吃吃罰酒!”說著話,他沖著宮mén處的shi衛喝道“開mén!”
    眾shi衛們哪里敢怠慢,急忙放下mén閂,把皇宮的大mén打開。張笑回頭向阿三阿四以及傲晴三人點點頭,接著,和李通在馬車兩側護衛著,快地行出皇宮。
    等出了宮mén,張笑和李通收住戰馬,對阿三阿四急聲問道“大王的情況如何?”他二人通過永和宮的宮nv已然了解到唐寅中毒之事,但具體狀況如何,他倆還不是很了解。
    阿三阿四面帶哀sè地沒有回話,只是雙雙搖了搖頭。張笑和李通心頭一顫,險些從馬上栽下來。
    他二人對視一眼,張笑眼中含淚地顫聲說道“這是皇廷蓄勢已久的yin謀,今晚,皇宮怕是要有巨變,我和李通得留在皇宮里,若是大王……若是大王真有個不測,我二人就算拼個粉身碎骨,也要殺了天子那昏君!”說著話,張笑和李通不約而同地撥轉馬頭,又沖回到皇宮之內阿三阿四還想叫住他倆,但已然來不及了,張笑和李通剛剛進入皇宮的大mén,宮mén又再次被關閉。
    今晚的宮中巨變,可以說方孝宣把一切都算到了,唯獨漏算了一個因素,那就是暗箭。暗箭的威懾力不僅存在于風國和風國的朝堂,而且也蔓延到了皇宮,雖說他殺掉馬原,奪下郎中令的令牌,對皇宮shi衛已經擁有了指揮權,但皇宮shi衛對暗箭依舊畏懼甚深,不敢與之為敵。
    且說傲晴、阿三阿四三人,駕駛著馬車,一口氣從皇宮跑回王宮。原本平靜的王宮也隨著危在旦夕的唐寅被送回而隨之大1uan。
    聽聞大王病危的消息,舞媚、范敏、肖娜、袁千依四位夫人一同趕到,另外,蘇夜蕾等醫官也都第一時間趕到唐寅的寢宮。
    眾醫官們為唐寅診治,可是一探過唐寅的脈象,人們皆出一身的冷汗。蘇夜蕾取出銀針,在唐寅的指尖稍微刺了一下,原本銀光閃閃的銀針瞬間變得漆黑。
    見此情景,醫官們的臉sè一個比一個難看,這是劇毒侵入骨血的跡象。
    看到己方的醫官們和皇宮的御醫幾乎是一個表現,診完脈后便毫舉動了,阿三阿四急聲道“你們倒是救救大王啊?”
    眾醫官們誰都沒敢說話,紛紛把目光投向蘇夜蕾。在這些醫官之中,和大王關系最近的就是蘇夜蕾,有些話,也只能由她來說。
    平日里,冷漠到泰山壓頂都不會動容的蘇夜蕾此時業已些慌了手腳,動作也不再是那么的從容不迫,她拿著銀針,在唐寅的周身一測再測,刺過一處地方,銀針便變得漆黑,她隨手扔掉,手指顫抖的再chou出新的銀針,可是接下來的測試依舊,銀針還是變得漆黑,直至她刺到唐寅的心口窩時,銀針才顯現出鮮血的紅sè。
    蘇夜蕾像是被人chou干了力氣似的,緩緩地跪坐在g榻旁,垂語了許久,方回頭對阿三阿四說道“用dong察,看看大王所剩的靈氣……”
    阿三阿四二人也不問原因了,雙雙使出dong察之術,看罷,二人嗓音沙啞地說道“大王的靈氣,已不足六成,這……這是怎么回事?”
    果然如此!蘇夜蕾明白個中的原因。劇毒已侵入唐寅的血脈,唯獨心脈這里沒有中毒的跡象,顯然是唐寅體內的暗之靈氣本能反應的進行護主,保住他的心脈不受劇毒侵襲,只是,這只能頂得住一時,卻頂不了太久,唐寅的靈氣早晚有耗光的時候,一旦耗盡,毒血侵心,人也就徹底沒救了。
    “蘇醫官,你倒是說話啊!”阿三阿四見她久久語,急得把抓rou腸,連聲催促。
    “不要吵!”蘇夜蕾幾乎是沖著他倆咆哮著大吼道,隨后,她抹了抹臉上的淚痕,命令她急急站起身,把幾名醫官統統叫到自己近前,盡量讓自己的語氣平緩,說道“大王所中之毒,應該是五yin斷腸散!”
    “沒錯,是把五種至yin之毒hun于一處的劇毒。”
    “真的沒解嗎?”
    “這……是……是解啊……”
    “yao典有云,世間萬物,物物皆有相克!世上又豈會有解之毒?”蘇夜蕾過的醫yao典太多了,可是所的這些里,沒有一本有講過如何化解五yin斷腸散。
    一名上了年歲須hua白的老醫官搖頭說道“這五yin斷腸散是理論上有解,而實際上,卻是解,老朽今天七十有五,可從未聽說過有誰成功解過此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