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524

  第五二十四章
    蘇夜蕾聞言,恨不得上去給那老醫官兩嘴巴,現在是大家該想辦法如何來為大王解毒,而不是來念喪經的。【】/本章節若雨手打shouda8/器:廣告、全、更她理都未理老醫官,看向其他的大夫,問道“諸位誰還有解毒之法?”
    她此時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五yin斷腸散這種毒yao已完全出了她的能力范圍。
    一名中年醫官幽幽說道“五yin斷腸散是由生于1uan葬崗的碎心草、生于泥沼之地的血藏紅、生于yin濕之地的鬼mén苔、生于雪山積雪之下的寒毒草、生于高山之巔的七彩hua五種劇毒融合而成,這五種劇毒皆為yin毒,融為一體,便為至yin,若想破解,只能用至陽之物方可。”
    蘇夜蕾jing神一振,說道“至陽之物?何為至陽之物?”
    沒等中年醫官說話,那老醫官接話道“千年參jing可算是至陽之物。”
    聽聞這話,蘇夜蕾心里剛剛生出的一絲希望又宣告破滅。
    千年參jing和千年人參可不是同一種東西,已經長成為人形,具備頭、軀干、四肢,并且在其頭部能清晰的看到五官的人參,那才可稱之為參jing,千年人參就已是稀罕之物,萬金難求,千年的參jing就更加稀少了,出身于醫yao世家而后又成為唐寅貼身醫官的蘇夜蕾什么樣的極品補yao沒見過,但對于千年參jing,還是只聞過其名,從未見過實物。
    老醫官的話等于是沒說,蘇夜蕾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急聲說道“別說王宮之內沒有千年參jing這樣的仙品,即便整個風國,也未必會有,除了千年參jing之外,就再沒有其他的yao品可算至陽之物了嗎?”
    中年醫官沉默語地搖搖頭,倒是老醫官苦澀地說道“當然還有,可是,王宮里連千年參jing都沒有,另一種仙yao,就更加……”
    他話還沒說完,阿三阿四已雙雙向外走去。蘇夜蕾見狀,大聲喝問道“你二人要去哪?”
    “就算在鎮江掘地三尺,我兄弟二人也要把千年參jing給挖出來!”
    蘇夜蕾氣得直跺腳,說道“胡鬧!千年參jing豈是你們想找就能找到的嗎?休要再添1uan!”
    “難道就眼睜睜看著大王毒不成?”阿三阿四急得五官都扭曲成一團。
    蘇夜蕾默然,沉yin了片刻,問老醫官道“還有什么yao是至陽之物,你趕快說來,若是再敢倚老賣老,休怪……休怪我對你不客氣!”
    老醫官見蘇夜蕾是真急了,再不敢賣nong,他苦嘆一聲,說道“唉,除了千年參jing之外的至陽之物只存在于傳說之中。據傳,世間存有仙品圣yao——豆蔻天香,此yao有起死回生之功效,豆蔻天香分為yin陽,yin為至yin,陽為至陽,同服至yin與至陽,可令枯骨生筋,造血回魂,只他話音剛落,突聞有人尖叫一聲,只見舞媚推開身邊的眾人,踉踉蹌蹌的向外跑去。
    老醫官被嚇了一跳,還以為樂平夫人受刺ji過度,突然得了失心瘋呢!他急忙往外追去,連聲呼喚道“夫人節哀,請夫人節哀啊……”
    他才追出沒兩步,被阿三橫來一腳,直接踢在肩膀上,老頭子怪叫一聲,身子橫飛出好遠,好在寢宮的地上鋪有厚厚的地毯,不然阿三這一腳也足夠要他的老命。
    阿三像瘋了似的哈哈仰天大笑,說道“節什么哀,大王有救了!”
    舞媚沖出去的快,回來的也不慢,只是等她回來時,手中已多出一只jing致的錦盒。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她拿著錦盒,三步并成兩步,來到眾醫官近前,隨后把錦盒的蓋子打開,問道“諸位醫官快來看看,豆蔻天香可是此物?”
    她一句話,直把在場的醫官們驚得目瞪口呆。
    隨著錦盒的蓋子被打開,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味立刻飄滿整個寢宮,那香味仿佛不是來自于人間,更像是生于天上,僅僅是嗅一下,就讓人有jing神舒泰、通體通透之感。
    人們定睛細看,錦盒之內放有兩顆羅漢豆大小的豆子,豆子體型微彎,通體金紅sè,晶瑩剔透,還呈現出寶石一般的光澤。那名老醫官一瘸一拐地也湊上前來,腦袋幾乎要貼到錦盒上,他用力rou了rou自己的眼睛,一看再看,然后像哭又像笑地顫聲說道“是……是豆蔻天香,簡直和《創世yao典》中描述得一模一樣,兩豆皆是向左彎曲,這是兩顆陽豆啊……”
    說話之間,老頭子的眼淚吧嗒吧嗒地掉了下來。斷定唐寅已經yao可救的時候,他沒有哭,現在看到了豆蔻天香,他倒是哭了,只不過他是幸福的哭了,老頭子做夢也沒想到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竟然能親眼目睹這只存在于醫yao典和傳說中的世間仙yao——豆蔻天香。
    舞媚此時拿出來的豆蔻天香確實是真的,她之所以會有這種東西,也是有緣由的。
    當年風國討伐寧國,唐寅恰巧聽說寧國游俠得到了豆蔻天香,當時他也不知道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只是聽人說豆蔻天香有起死回生的功效,他那時還對此嗤之以鼻,認為是稽之談,不過搶奪豆蔻天香的人可不少,各國的游俠云集寧國,皆覬覦這個只存在于傳說中的寶物。后來唐寅所率領的風軍破城,也就順理成章的得到了豆蔻天香。那時他只把這東西當成普通的小玩意,也沒有對外傳揚,回到風國之后,他便把兩顆豆蔻天香送給了舞媚,雖說他不認為它能起死回唐寅沒把豆蔻天香當成好東西,舞媚卻把它視做珍寶,收藏起來,妥善保管,一直存留至今。想不到,事隔多年,它還真的派上了用場。
    這時候,蘇夜蕾也回過神來,她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暗罵自己真是急糊涂了,怎么能把豆蔻天香給忘了呢!
    正所謂關己則1uan嘛。蘇夜蕾是知道唐寅有豆蔻天香的,她也知道豆蔻天香的妙用,只不過她急火攻心,一時間倒把此事給忘了。
    舞媚對蘇夜蕾說道“蘇醫官,既然豆蔻天香可解大王所中的劇毒,你趕快把這兩顆豆蔻天香給大王服下!”
    “是、是、是!”蘇夜蕾連聲答應著,急忙把錦盒接了過來。老醫官卻在旁尖叫道“不可!豆蔻天香的陽豆乃至陽之物,服下兩顆,非但解不了大王中的毒,反而還會要了大王的xin且也白白1ang費一顆。說話時,他眼中閃爍著貪婪的光彩,目不轉睛地盯著蘇夜蕾手中的錦盒,眼珠子都快要飛出眼眶。
    蘇夜蕾倒是認為老醫官所言有理,她小心翼翼地取出一顆豆蔻天香,琢磨了片刻,對左右的醫官說道“快把大王的嘴撬開!”
    舞媚聞言,憂心忡忡地問道“大王已經昏mi不醒,如何能吞下這么大一顆的豆子?”
    蘇夜蕾正sè說道“夫人請放心,豆蔻天香是yao中仙品,遇津即化。”
    按照蘇夜蕾的意思,中年醫官走到g榻旁,跪坐于地,動作輕緩地把唐寅的嘴巴捏開,而后,蘇夜蕾上前,將手里的豆蔻天香放入唐寅的口中。
    果然如她所言,豆蔻天香入口即化,在唐寅口中化成金黃sè的液體,順著他的嗓子眼流入他的肚腹之內。
    隨著豆蔻天香的下肚,唐寅的身體立刻產生了變化,原本慘白得毫血sè的臉頰突然變成漲紅sè,呼吸也隨之越來越急促,毫預兆,他突然撲的一聲,吐出一團血霧,濺滿了g榻的被褥。
    見此情景,可把周圍眾人嚇得不清。其實醫官們判斷用豆蔻天香的陽豆可解五yin斷腸散之毒也僅僅是他們按照yao理的推斷罷了,因為五yin斷腸散是至yin,只有至陽之物才能相克,至于到底是不是真的可以破解,誰都不敢保證,而唐寅此時的反應,疑是對眾人的迎頭一擊。
    隨著唐寅噴出這口鮮血,急促的呼吸突然消失,連帶著,連原本微弱的氣息都沒有了。
    此情此景,讓眾醫官們統統慌了手腳,舞媚更是急得當場暈死過去。
    老醫官連連抓頭,蒼白的頭已被他抓得像ji窩一般,他如同癡似的喃喃自語道“不應該啊,他不碰唐寅還好點,當他的手指接觸到唐寅的脈mén時,耳輪中就聽呼的一聲,唐寅的周身上下燃成一層黑sè的火焰。
    老醫官連怎么回事都沒nong清楚,黑sè的烈火便順著他搭在唐寅脈mén上的手指一直竄到他的周身。
    只是頃刻之間,老醫官的周身便被黑火籠罩,須、皮rou飛散,1u出森森的白骨,而后連白骨也被燒化,化為白sè的靈霧,更為詭異恐怖的是,連老醫官身上的衣ku、鞋襪也未能幸免,在黑sè的火焰之中化為烏有。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驚呆嚇傻,也就在這時,寢宮的大mén外突然有人高呼道“快讓開!那是毀滅燃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