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526

  第五二十六章
    程錦看眼臉sèyin沉的唐寅,繼續說道“大王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趕在平原軍、戰軍以及眾多的大將全都離都的時候出事,現在鎮江只剩下直屬軍和第九軍,而第九軍偏偏又是騎兵軍團,只能平地作戰,法攻城拔寨,就算想強攻皇宮也法參與戰斗,大王,這次皇廷不單單是要毒害大王,更是想一舉消滅我風國朝廷,把風國……強行控制到皇廷手中。【】[]”
    唐寅閉上雙目,深深吸了口氣,他沉思了許久,又睜開眼睛,邊從g榻上起身,邊問道“現在皇宮的情況如何?”
    阿三阿四急忙把唐寅的衣服拿過來,幫他快地穿好。程錦后退兩步,垂說道“現在皇廷的大臣都已奉召去往皇宮,我風國的許多大臣也都被硬*著前往。”
    唐寅挑起眉mao,說道“被*前往?難道都衛營的人都死光了嗎?”
    以前風國的刺客鬧得太厲害,四處暗殺朝廷官員,鬧得人心惶惶,為了針對刺客,唐寅特意成立了都衛營,專司負責保護朝中的武官員,現在風國的大臣,幾乎家家戶戶都駐有都衛營的人。
    程錦急忙解釋道“大王,宣召之人持有圣旨,都衛營即使想強行阻攔,也不好動手啊,何況……”
    “何況那些大臣們都認為我已經毒身亡了是吧,也不敢再和皇廷分庭抗禮了是吧?”在阿三阿四的幫助下,唐寅穿好暗紅sè的王服,系好腰間的yu帶,冷笑著說道。
    程錦沒敢直接回答,急忙一轉話鋒,說道“不過大王放心,暗箭現已控制住皇宮外圍,把那些應召入宮的我國大臣都已攔阻在皇宮大mén之外。”
    唐寅聽后,嗤笑出聲,面表情地道“簡直多此一舉!其實,我倒也想看看,我們的這些大臣入宮之后,到底哪些會站到皇廷的那一邊。”
    程錦愣了愣,忙道“那……微臣現在就撤掉皇宮外圍的人手,放他們入宮?”
    “不必了。”唐寅擺擺手,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穿戴,沒有現不妥之處,這才他邁步向外走去,同時說道“還是我親自入宮,去看看殷諄和皇廷的大臣們到底想要干什么吧!”
    才走出兩步,他恍然又想起什么,頓住身形,問道“樂平夫人現在怎么樣了?”
    “回稟大王,夫人只是傷心過渡,并大礙。15”
    “帶我去看。”
    舞媚現在也在華英宮,只不過是在另外一間內室休息。唐寅見到舞媚時,她仍在昏睡,只是睡得很不安穩,秀眉不時皺起,額頭上亦有不少的虛汗。
    見此情景,唐寅心頭一痛,從一旁的宮nv手中接過干凈的手巾,拭掉她額頭的汗珠,在g榻旁又稍坐了這時候,范敏、肖娜、袁千依追上前來,難掩臉上的關切之sè,問道“大王還要去皇宮嗎?”
    唐寅知道她們擔心自己的安危,他微微一笑,寬慰道“放心吧,同一個虧,我不會再吃第二次。”
    頓了一下,他又目現幽光地說道“問題已經產生,想躲是躲不開的,既然如此,就得早點把它解決掉。”
    “可是大王所中的劇毒才剛解,身體還虛弱得很……”
    唐寅哈哈大笑起來,活動幾下胳膊,說道“就算現在在我面前站著一頭老虎,我也能一拳把它打死。”說著話,他還特意看向蘇夜蕾,問道“蘇醫官,我說的沒錯吧?”
    蘇夜蕾和他對視了一眼,沒有說話,還把頭轉向了別處。
    按理說,中了那么厲害的劇毒,就算是已經化解,身體在短時間內也難以恢復正常,但豆蔻天香的功效不能小覷,另外唐寅在昏mi時釋放出來的黑暗之火為他吸食到不少的靈氣。
    對于蘇夜蕾冷漠又傲慢的態度,唐寅早已習以為常,而且他也很清楚在蘇夜蕾孤傲的外表下,其實還是很關心自己的,甚至連他都不記得自己被她從鬼mén關拉回來多少次了。
    他對范敏、肖娜、袁千依柔聲說道“連蘇醫官都認為我沒事了,你們還有什么好擔心的?就乖乖地留在這里,等我回來。”說完話,他再不耽擱,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去。
    到了華英宮外,唐寅臉上的柔情一下子消失不見,隨之而來的是yin冷與隱隱透出的暴戾。他向身后一名52o小說道“佩刀給我。”
    那shi衛急忙應了一聲,飛奔上前,解下腰間的佩刀,必恭必敬地遞給唐寅,后者接過,在手中掂了掂,隨后,把佩刀系于腰帶之上。
    唐寅一向有刀不離身的習慣,只不過他的刀只藏于暗處,從沒有掛在明面上,現在他腰懸佩刀,去往皇宮,意yu何為,已不言而喻。
    程錦和阿三阿四互相看了看,不由得暗暗咧嘴,心也到了嗓子眼,大王該不會是去找天子算賬吧,萬一大王真把天子殺了,那如何向天下姓jiao代?到時恐怕不僅風國會成為天下人的眾矢之的,怕是內部已會生出大1uan子呢。
    這時候,下面人已經備好馬車,唐寅舉目看了一眼,說道“換戰馬來!”
    聽聞他的話,立刻又有shi衛牽著馬匹走過來,把韁繩遞到唐寅的手里,后者翻身上馬,問道“直屬軍和第九軍現在何處?”
    程錦拱手回道“兩軍都在城外的各自駐地。”頓了一下,他又解釋道“大王中毒賓天的消息業已是謠言四起,微臣覺得如果再把大軍調派唐寅點點頭,贊道“做得對!”說著話,他向程錦等人招招手,示意眾人上馬,而后,策馬奔出王宮,直奔皇宮而去。
    現在的皇宮正mén那邊可是熱鬧得緊,有不少皇廷的大臣以及風國大臣聚在宮mén之外,擋住他們去路的是清一sè身穿黑sè錦衣、背披大紅外氅的暗箭人員,而和暗箭人員針鋒相對、劍拔弩張的正是董劍、戴圖二將。
    在場的這些風國官員,皆非高官要職的大臣,像上官元吉、邱真、張哲、張鑫、宗元等那些重臣一個都沒有來,他們在風國的地位太高,雖說董劍和戴圖手持圣旨,可也請不動他們,而且就算他們抗旨不遵,董、戴也拿他們毫辦法。畢竟兩人帶出來的shi衛也才五而已,而這些風國大臣府邸的家丁家將就得有好幾號,還不算都衛營的人在內,真要是動起手來,董劍和戴圖討不到便宜不說,還反倒會自取其辱。
    此時聚在宮mén外的風國大臣基本都是三品以下官員,其中即有風人,也有寧人和莫人。人們jiao頭接耳、議論紛紛,搞不清楚現在的局勢到底是怎樣。
    對于暗箭的阻攔,董劍、戴圖二人心中是又急又氣,沖著前方站樁一般的暗箭人員咆哮不斷。
    暗箭這邊為的那位,正是剛剛加入暗箭不久、深受程錦賞識的非暗系修靈者,高慕成。
    他對董劍、戴圖二人的怒火視而不見,義正詞嚴地說道“皇宮之內hun有刺客,為了天子的安全,我家大王有令,任何人不得出入皇宮。”
    董劍和戴圖聞言,鼻子都快氣歪了,怒聲吼道“風王業已毒身亡,難道是風王化為了厲鬼傳令于你不成?別說風王已死,就算風王還活著,也沒有權利對皇宮指手畫腳,你等讓開,若再敢橫加阻攔,就是對陛下的大不敬!”
    他二人的話讓在場的那些風國的大臣們,臉sè不大變,難道,大王真的已經賓天?董劍和戴圖傳圣旨時就已言明,風王暴斃,讓大臣緊急入宮,人們當時還對此將信將疑,但現在董、戴二人當眾說出大王已死,如果是假的,他二人恐怕還沒有這么大的膽子吧!
    高慕成的心里也是震顫不已,不過臉上并未表1u出來,語氣依舊平淡,不緊不慢地說道“大王現在正在王宮里,你二人端詛咒大王被毒害,這可也是死罪啊!”
    “笑話!如果風王未死,你可敢讓風王出來與本將說話?”董劍怒沖沖地喝問道。
    “你區區一偏殿將軍,恐怕還請不動我大家大王的大駕吧!”
    說著話,高慕成又揚起頭來,向風國的那些大臣們揮了他話音還未落,董劍和戴圖已異口同聲地大喝道“誰都不準走!”說著話,董劍把圣旨高高舉起,大聲喊道“圣旨在此,我看哪個敢抗旨不遵!”
    一邊是圣旨,一邊是暗箭,一方說大王已死,一方又說大王事,風國的大臣們左右為難,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聽誰的為好。
    正在雙方爭持不下的時候,突然之間,在人們的后方馬蹄聲響起,緊接著,一行馬隊由街道的盡頭快奔馳過來。
    等馬隊行到近前后,人們舉目一瞧,為的一位不是旁人,正是暗箭的大頭領,程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