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529

  第五二十九章
    “是、是、是!”殷諄點頭如搗米,一連應了三聲是,急聲說道“當初在朕受難之時,是唐愛卿出手相助,才讓朕免受于難,唐愛卿于朕有救駕之功,朕怎會舍得毒害愛卿呢?”
    說話時,殷諄的眼淚都掉了下來,還越說越ji動,說到最后,幾乎是泣不成聲。【】他的話,能不能感動別人不知道,倒是他自己被感動了,或者說,這也是一種變向的自我催眠吧!
    唐寅的心里除了冷笑還是冷笑,能之人他見過的也不少,殷諄可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了,這樣的天子,他哪里舍得殺啊,起來養著還來不及呢!
    在殷諄的一番哭述之下,唐寅身上散出來的殺氣漸弱,他微微一笑,說道“陛下是沒有殺臣之心了?”
    “沒有!絕對沒有!”殷諄的腦袋搖得像撥1ang鼓似的。
    “那陛下下旨深夜召集眾臣入宮又yu意何為呢?”
    “那道圣旨根本不是朕寫的啊!那是方孝宣自己寫的,若是唐愛卿不相信,現在便可拿圣旨對照朕的筆跡!”殷諄這下可來了jing神,像連珠炮似的一口氣把話說完。
    下面的方孝宣此時業已緩緩坐了起來,雖說被唐寅打得天旋地轉,但耳朵還能聽見聲音。
    殷諄的話,他聽得一不漏,雖說他早已有一死之心,但聽完殷諄的話,他仍忍不住仰天長嘆。
    唐寅含笑點點頭,伸出手來,把殷諄扶坐在皇座之上,然后又揮手將釘于桌案上的鋼刀拔起,收回鞘中,說道“我聽明白了,今晚所生的一切都是方孝宣連同楊蕭、董劍、戴圖、秦軒四人搞出來,和陛下一點關系都沒有。”
    “是、是,朕當真是沒有參與此事啊!”
    “既然如此,那就請陛下定罪吧!”
    “啊?”殷諄沒聽明白唐寅的意思,定什么罪?又給誰定罪?
    唐寅一邊走下臺階,一邊振聲說道“方孝宣、楊蕭、董劍、戴圖、秦軒五人,不僅合謀yu加害本王,還暗中殺害了郎中令馬原馬將軍,si自控制皇宮shi衛,偽造圣旨,圖謀不軌,罪可恕,罄竹難,難道,陛下認為不該給這五名賊子定罪嗎?”
    殷諄愣了一下,緊接著,點頭應道“唐愛卿所言有理,哦……朕該給他們定什么罪為好呢?”
    “欺君罔上、圖謀造反!”唐寅說道“現在,楊蕭、董劍、戴圖、秦軒四賊已經伏法,雖說四賊死了,但罪大惡極,絕不能輕饒,當滿mén抄斬,誅滅九族。yuntv器:廣告、全、更”
    殷諄邊聽邊點頭,等唐寅說完,又問道“那……方孝宣呢?”
    唐寅轉過身形,向大殿外走去,頭也不回地說道“有一種刑法,叫做凌遲,用于此賊身上,再此時的方孝宣業已萬念俱灰,被人拖出去時,他沒有叫喊,沒有辱罵唐寅,也沒有向殷諄或是任何人求情,當他決定今晚這么做的時候就已經預想到會有這樣的結果,只是天子對他的情拋棄令他心灰意冷,求生之念全。
    在場的大臣們倒是有不少人留下淚來,也由衷的為方孝宣感到不值。他們也想效忠天子,可是,這樣的天子還值得自己去效忠嗎?情義,忠jian不分,效忠天子的結果,恐怕就是步方孝宣等人的后塵啊!
    殷諄的圣旨還沒下呢,方孝宣已被風軍拖出去執行凌遲酷刑了。就在大殿外的廣場之上,風軍支起架子,把方孝宣掛在上面,隨后扒光他的衣服,以魚緊緊包裹住他的全身,勒得他的皮rou一塊快的凸起,然后再由執行的刀手把方孝宣的皮rou一塊接著一塊地割下來。
    世上恐怕再沒有比凌遲更殘忍的刑法了,劊子手的每一刀下去,都讓方孝宣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那一聲聲的嘶吼傳進大殿里,讓正在寫圣旨的殷諄都直哆嗦,寫出的跡也像是鬼畫符一般,歪歪扭扭,而大臣們皆不忍再聽下去,人們面面相覷,不約而同地向殷諄叩告退,打算離開皇宮。可是他們剛走到大殿的mén口,便被守在外面的風軍shi衛攔住,為的一名風軍將領冷冷說道“大王有令,方孝宣行刑完畢之前,任何人不得離開大殿,諸位大人也應以此為鑒,認真反思才是啊!”
    眾皇廷大臣們見狀,又像泄氣的皮球一般紛紛退回到大殿里,跪坐于地,吧嗒吧嗒的掉眼淚。
    凌遲酷刑,要在犯人身上割上千刀,若是數量不夠,犯人中途死了,那么行刑之人就得受到責罰,所以執行凌遲也是項技術活,而且也不會很快結束,起碼要等一兩個時辰。
    大殿外的慘叫著和大殿內的低泣聲此起彼伏,jiao相呼應,形成一幕即可悲又可氣的詭異畫面。
    這次的皇廷之1uan最后以失敗告終,主謀方孝宣,同謀楊蕭、董劍、戴圖、秦軒皆被處死,連帶著,五人的全家老小也一幸免,被風軍屠殺個干凈。這次的行刺,可以說是唐寅所經歷過的最危險的一次,劇毒五yin斷腸散險些就要了他的xing命,以他的xing格,本應該要深究下去,把能涉及到的人統統都揪出來,一并處死,可是,他卻沒有這樣做,殺掉方孝宣等人之后,此事他便沒有繼續追查,主要是唐寅也不敢再追查,再查,那就得查到殷柔的頭上了。
    雖說毒是殷柔下的,但那也是受了方孝宣的方孝宣謀害唐寅一事,就這樣草草的結束了,在風國也沒有引起多大的bo瀾,甚至姓們根本就不知道在這天晚上,皇宮里竟然生了這么一件差點改變風國命運的大事。
    不過,這件案子所產生的影響可不小,而且還異常深遠。通過方孝宣一案,皇廷諸臣對殷諄大失所望,徹底喪失了信心,原本就缺乏忠誠的大臣們更是堅定不移地站到風國那一邊,而那些本是忠心很足的大臣們則紛紛告老還鄉,退離皇廷,現在殷諄在皇廷所面對的局面是,離心離德,眾叛親離,他也徹徹底底地成為孤家寡人一個。
    殷諄對此倒是不以為意,本來他就不認為有誰對他是忠心的,忠臣們的相繼離去,也ji不起他的感傷,只要自己還是天子,只要他還可以繼續過安穩舒適又享受的生活,論誰離開對他而言都所謂。
    自si、懦弱、多疑、糊涂,這就是對殷諄最佳的總結。他當然不是天生下來就具有這樣的個xing,完全是被后天的環境給*出來的,恐怕其中也有唐寅的一份‘功勞’呢!
    此事過后不久,唐寅對皇宮shi衛進行了一次大清洗,由上而下,徹底更換,這次他從最穩固的赤峰軍內chou調出五萬將士,擔任皇宮shi衛。
    赤峰軍常年駐扎于風國國內,因為不參與對外征戰,軍內也不存在傷亡現象,人員的組成極為固定,正因為這樣,赤峰軍目前已是風軍當中唯一的一支純風人組成的軍團,對風國、對唐寅的忠誠疑也是最高的。
    對皇宮的shi衛進行清洗后,唐寅的下一個目標就是清洗風國內部官員。因為風國的擴張太快,官職的缺口極大,所以在征召官員時也是良莠不齊,只看重才能,而未重視忠誠。
    通過方孝宣這次的事,讓唐寅下定決心,對內部官員進行大調整,寧可耗費大量的財力,也要選拔出才能與忠誠兼備的人才。
    唐寅能對風國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和整頓,但對殷柔卻顯得很力。
    在方孝宣被凌遲處死后的第二天,唐寅有到永和宮來找殷柔,但她卻避而不見。
    并非殷柔不想見唐寅,而是不知該如何面對他。因為自己的關系,險些讓唐寅中毒身亡,這對殷柔的打擊非常大,對唐寅,她即感覺愧疚,又覺得顏以對。
    殷柔現在的心情,唐寅倒是能多少理解一些,他很想讓殷柔知道,自己并沒有怨恨于她,但殷柔執意不肯見他,這些話他也法對殷柔去說。
    正在他苦想如何修復自己和殷柔之間的關系時,南方的戰爭爆了。
    桓國二十萬的大軍突然越過安桓邊境,突進安國的池州郡桓軍的進攻來得太突然,毫預兆,即便安軍方面已經做了防御偷襲的準備,可仍被桓軍打了個措手不及。
    在桓軍兇猛的進攻之下,安軍難以抵御,在兩國邊境處所扎下的營寨、要塞相繼告破,最終,以白晴為的安軍只能奈地選擇后撤。
    安軍這一退,如同泄洪一般,一退再退,由兩國邊境一直退到池州的郡城梅城。退到梅城之后,白晴下令,全軍死守郡城,再不后撤半步。
    她心里明白,如果再退,把郡城也拱手相讓,那么己方的軍隊在池州便再立足之地,全郡就得落入桓軍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