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532

  第五三十二章
    云中仙境的hua草樹木之間,蓋有一間茅草屋,占地不大,內部只是七八步見方,保存的還算完好,以樹木為框架,以hua草為填充,與周圍的美景倒也渾然一體。【】域名請大家熟知**
    隨行的暗箭人員在茅草屋的四周或是站崗,或是慢慢走動巡視,程錦、樂天、艾嘉等人在則聚在茅草屋的mén口。
    邊打量周圍別致的景sè,程錦也邊笑道“地真是人才輩出啊,連這樣的人間仙境都能找到,實屬不易。”
    艾嘉聞言,頗感臉上有光,瞄了身旁的樂天一眼,笑呵呵地說道“最近地確實征收了一大批貞人和莫人,有沒有能力我不敢說,但對大王的忠心絕對是沒問題的。”
    頓了一下,她又繼續說道“就拿這個趙安然來說吧,前一陣子我軍能在太安郡一舉殲滅一支上萬人的叛軍,就是根據他的情報,此人雖說是莫人,但對我大風可稱得上忠心耿耿。”
    趙安然忠不忠心,程錦看不出來,不過有一點他可能感覺到,這人的心計頗深,也很會揣摩大王的心思,知道大王和公主之間存有罅隙,便想出共游云中仙境這個辦法,以效果來看,又確實好得出奇,甚得大王的歡心啊。他幽幽說道“不是所有的人才都是那么好用的,關鍵看他有沒有野心,沒有野心,難成大氣,自然不能用,而野心太大,大得過了頭,對自己又是個威脅,也不能用,所以,這用人之道,里面可是大有學問啊!”
    程錦和樂天、艾嘉都是最早追隨唐寅的那批‘老人’,之間的關系太熟了,有些醒的話他也可以直截了當地說出來,不用心存顧慮。
    艾嘉白了程錦一眼,說道“喂,程錦,你這yin陽怪氣、轉彎抹角地想說什么?可是想說我不會用人?”
    “呵呵!”程錦樂了,笑而不語。
    “他就是在妒嫉我!”艾嘉用胳膊肘撞了撞身邊的樂天,說道“他定是看我麾下的人才太多,怕哪天地的名頭會蓋過他的暗箭。”
    程錦忍不住仰面大笑起來,說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樂得輕松啊!”
    “切!”艾嘉撇了撇嘴,沒有再理他,反而對樂天老氣橫秋地說道“話說小天也該努點力了,天眼再不做出點成績,恐怕在大王心中的地位就越來越輕嘍。3∴35686688”
    程錦出嗤的一聲,樂天倒是一本正經地拱拱手,連聲說道“是、是、是,艾將軍所言極是,在下受教了。”
    艾嘉翻了翻白眼,氣呼呼道“我沒在和你開玩笑。”
    樂天眼中含著笑意,臉上卻是正sè,說道“我也是認真受教啊!”
    “懶得理你們。”艾嘉瞧瞧程錦,又看看樂天看著艾嘉大步離去的背影,程錦湊到樂天身邊,低聲說道“自從滅莫之后,這丫頭就有些得意忘形了。”
    樂天聳聳肩膀,說道“也可能是遲遲沒有嫁人,心情煩1uan而導致脾氣暴躁。”
    “那樂兄就把她收了吧!”
    “額……敬謝不敏。”
    “哈哈——”此時的程錦一改平日里的死氣沉沉,再次大笑出聲。也只有和樂天、艾嘉這樣的老朋友在一起的時候,他才會表現出自己的真xing情。
    茅草屋內。
    里面很簡陋,除了g榻之外,別長物,在屋子中央的地面有用石塊圍成的一圈,那是生火燒東西用的。唐寅讓暗箭人員打來清水,又找來些柴火,自己動手,在屋內生火。
    殷柔幫他忙了一會,可被燒著的柴火熏得眼淚之流,不停的咳嗽,唐寅便讓她讓開來。
    她站到邊,一會看看外的美景,一會瞧瞧屋內生火燒水的唐寅,忍不住喃喃說道“如果在這里可以一直生活下去,那該有多好……”
    唐寅已經不是第一次聽殷柔說這樣的話了,當他中毒之時,也隱隱約約聽她說起兩人以后過田園隱居生活的話。
    他微微皺了皺眉頭,站起身形,走到殷柔面前,問道“柔兒,你到底在怕什么?”
    殷柔沒想到他會這么問,想要說話,可是嘴剛剛開啟,又閉了回去,慢慢垂下了頭。唐寅見狀,心中很是難受,他輕聲說道“如果你什么都不肯告訴我,我又怎會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呢?如果兩人不能做到jiao心,各種各樣的誤會只會接踵而至,永遠不能平息。”比如這次的事。他在心里又默默補充一句。
    他這番話讓殷柔感觸頗多,也覺得自己是應該把所有的話和唐寅說清楚,開誠布公的好好聊一聊。
    見她輕咬著下,久久未語,唐寅頗感奈,抬手撫過她的嘴,苦笑道“如果你不想說,那就不要說好了……”
    他話音未落,殷柔說道“我是很害怕,怕你有一天會離我而去,更怕你有一天會和皇兄兵戎相見。你和皇兄都是我最親近的人,如果你們要自相殘殺的話,我……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好。”她的話音越來越低,到最后,嗓音已變得沙啞和哽咽。
    殷柔夾在兩個男人之間,一邊是最痛愛他的兄長,一邊是她最喜歡的愛人,可這兩個人又偏偏難以共存,殷柔左右為難,法做出選擇,她只能逃避。
    唐寅默然,殷柔的心情,他能理解,她的難處,他也能夠體會,可是讓他去尊崇殷諄這個能又懦弱的糊涂蟲,他實在辦不到。
    見他沒有接話,殷柔心中大急,問道“寅,難道……你唐寅深吸口氣,對上殷柔焦慮的目光,含笑說道“以前我就說過,只要有柔兒一天在,我就不會讓任何人去動天子,包括我自己在內,這是我對柔兒的保證,永遠都不會改變。”
    聽聞他的親口承,殷柔緊繃的心情也隨之松緩了許多,可隨后她又不緊張地問道“若是……若是有一天我不在了呢……”
    “不許說這樣的話!”她話還沒有說完,唐寅已把她紅潤的櫻口捂住,說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想我也不在了,年之后的事,還理它做甚。”
    殷柔聞言,心中頓是一暖,充滿了一股莫名的感動,忍不住環住他的腰身,將小臉貼進他的懷中,眼淚不受控制的簌簌流淌下來,輕聲喚道“寅……”
    唐寅順勢把她擁在懷里,托起她的下顎,低下頭來,ěn掉她臉上的淚珠,接著嘴下移,印在殷柔鮮yanyu滴的香上。
    就站于外的肖敏和傲晴眼尖得很,看到唐寅和殷柔相擁親ěn的場面,二nv先是一愣,緊接著把支撐戶的木竿拿掉,動作輕緩地把戶放下來。
    正所謂話是開心鎖。唐寅和殷柔說出各自的心里話,讓對方能夠明白自己的心意,種種的誤會也就隨之化解,兩人之間的感情不僅恢復到從前,而且還更深了一步。
    甜蜜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在風景如畫的中云仙境,不知不覺已天進傍晚。阿三阿四輕叩房mén,在外面低聲醒道“大王,天sè已經不早,我們……是不是該回瑤城了?”
    唐寅望了望外,果然已是夕陽西下,天sè漸暗。他正要說話,殷柔突然拉住他的手,小聲說道“寅,我們今晚不要走了,就住在這里好不好?”
    “可是沒有吃的東西,也沒有住的地方……”說著話,他轉頭看了看一旁的g榻,說是g榻,實際上根本沒有被褥,就是在地上墊著一層枯草。
    “這里太美了,我們就住一晚嘛!”殷柔抓著唐寅的手不放,左右搖晃,其狀就像是小孩子討糖吃的撒嬌樣。
    唐寅被她逗笑了,哪里還忍心拒絕,揚頭對mén外的阿三阿四說道“今晚我和公主不走了,就住在這,你二人通知程錦一聲,讓他派人回瑤城取些吃住所需之物。”
    阿三阿四應道“遵命!”
    在殷柔的請求下,唐寅和她在云中仙境住了下來。若說白天這里是景sè如畫,那么到了晚上,又是另一番的美景。夕陽下山,將偌大的山谷照映成金黃sè的一片,殷柔像是掙脫開牢籠的小鳥,在一望垠的草地上盡情地跑著、跳著、笑著,跟在后面的唐寅也是滿臉溺愛的笑意。
    等太陽完全落山,谷內卻并不暗黑,更加美妙的是山谷內還飛出了許許多多的螢火蟲,在天空中,或是散開,或是聚攏,如同流淌的銀河,讓人有種身處于夢境的錯覺。
    等殷柔玩累了,跑不動了,也跳不動了,唐寅橫抱著她回到茅草屋。
    這時候,茅草屋已被阿三阿四和暗箭人員重新布置過,屋里多了方桌和坐塌,g上也多了被子和輕紗簾帳,就連吃的、喝的都已準備好,整整齊齊的擺在桌上。
    殷柔看罷,兩眼放光,從唐寅懷中跳下來,坐在塌上,目光在桌上的盤中掃來掃去。盤內的食物都是她喜歡吃的,有糕點、有水果,還有她最喜歡的蜜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