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535

  第五三十五章
    非常時間,蕭慕青也不好多說什么,他半開玩笑地說道“安國nv子,秀氣水嫩,貌美如hua,我擔心戰軍的弟兄深入安境,怕是會留種數,影響全軍的戰力,也有損我風、安兩國的關系。【】[]~~所以,還是由我平原軍前去吧,敵軍雖眾,但平原軍將士還不會將其放在眼里。”
    此言一出,在場的眾人皆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戰軍的軍紀差在風軍里是出名的,與其說是軍團,不如說是群蝗蟲,所過之地,恨不得都挖地三尺,讓你寸草不生。
    當眾受人奚落,聶澤老臉一紅,想要和蕭慕青爭辯,但后者偏偏是用著開玩笑的口ěn說的,而且說的還是實情,他滿臉尷尬地干笑一聲,搖頭未語。
    唐寅也樂了,雖然蕭慕青只是在說笑,但不道理,戰軍的軍紀確實太差,殺人是常態,見什么搶什么,可安國現在并非敵國,不能任你胡作非為,所以讓戰軍單獨深入安國境內,是有些不太妥當。
    他沉yin了一會,說道“聶將軍,就由你的戰軍去解梅城之圍吧,至于6辰一部,jiao由平原軍和直屬軍去應對。”
    平原軍只是十萬人編制,讓十萬人的平原軍去打三十多萬兵力的桓軍,唐寅也不放心,便把直屬軍一并派過去,助平原軍一臂之力。
    有平原軍和直屬軍聯手去進攻6辰一部,自然會讓戰斗變得輕松很多,但有一點,把平原軍、直屬軍、戰軍都調派出去,己方的大營就空虛了。
    蕭慕青和聶澤不約而同地意識到這一點,前者開口說道“大王,把直屬軍也派走,那我軍的營地是不是有些空虛。”
    營地里可是囤積有風軍大批的物資和糧草,一旦遭襲受損,對己方造成的麻煩可不小。
    唐寅一笑,手指腳下,傲然說道“這里可是我風國境內,難道,桓軍還敢打到我風國來不成?慕青,你太多慮了。”
    蕭慕青沉yin片刻,點點頭,覺得大王說得也對,桓軍打安國一家還來不及呢,是不太可能主動來攻擊風國。e^看
    唐寅經過與麾下眾將領的商議,最終決定,立刻出兵參戰,以蕭慕青和舞英為的平原軍、直屬軍去往安國的天圖郡,阻擊那里的6辰一部桓軍,以聶澤為的三十萬戰軍去往池州郡,先幫白晴一部解圍,然后再聯手向西進攻,反擊桓國本土。
    風軍的行動很快,當晚定下來的戰術,翌日一早就開始緊鑼密鼓的執行,全軍上下齊動,三個軍團,兵分兩路,齊頭并進,分向池州和天圖兩地進。
    隨平原軍和直屬軍一同南下的還有大將上官元讓,他們南下沒過幾天就收到一份開mén紅的大禮,殲滅一直桓軍的運這支運輸隊不是向南去的,而是受6辰的指派要返回桓國本土的。
    運輸隊的兵倒是不多,才兩千多人,可押運的東西不少,整整三十多輛馬車的金銀珠寶。
    以前一直聽說安國富有,但沒到過安國,也不知道安國富有到什么程度,現在進入安國境內,才真切地體會到安國的富足。
    安國地廣,城邑的面積也大,在安國的小型城邑若放在別國,都得算是中型,城內的民宅也建造得又大又華麗,幾乎家家戶戶皆有閣樓,按照安國自己的說法,每一戶人家里就有一家是家財萬貫的,而實際上,比例恐怕比這還要再高一些。
    進入安國本土的平原軍和直屬軍算是見識到了安國的富足,可同樣的,也見識到了安軍的不爭氣。一路上,他們看到太多安國的殘兵敗將,有些是中央軍,有些是地方軍,可不管是中央軍還是地方軍,其狀都是同樣的狼狽,在他們的臉上也看不到絲毫的斗志,有的只是死氣沉沉和空dong絕望,一個個或是攙扶而行,或是坐在路邊,當然,不管他們的狀態如何,他們身上的盔甲依舊是那么的漂亮奪目,每一件都像是jing致的藝術品,他們手中的武器也依舊是那么的鋒利,可以輕而易舉的砍斷敵人的武器,撕開敵人身上的盔甲。)
    看著路邊的那些安國殘兵,蕭慕青、舞英、上官元讓等風軍將領們亦是唏噓不已,如果把安軍的這身行頭都挪到己方將士們身上,己方的戰斗力能得到質變的升。
    在路上,舞英還向蕭慕青建議,等這場戰爭結束之后,定要讓安國支援己方一批軍備,讓己方的將士們也能穿戴上安軍這樣的裝備。
    再說另一邊的戰軍,進入池州郡,直奔池州的郡城梅城而去。
    池州目前雖然算是安國領地,但它原本是屬于莫國,郡內不像安國本土那么富足,加上戰火燒來,郡內的許多姓已經逃亡到風國境內,現在池州郡的許多地方都已荒人煙。
    圍困梅城的桓軍數量確實不多,只有五萬人左右,但白晴卻不敢貿然突圍。先,池州已經被桓軍全面占領,他們一旦離開梅城,都不知該往哪里撤退為好,其次,根據安國的情報,在桓國和池州邊境又聚集起兵力眾多的桓軍,據說其統帥還是連平侯金勝,這讓白晴顧慮重重,更不敢輕易離開城防堅固、糧草囤積充足的梅城。
    當戰軍抵達梅城的時候,所看到的就是五萬桓軍圍困二十萬安軍的詭異場景。
    隨著三十萬戰軍的到來,城外的桓軍不戰自退,放棄梅城,一直退出五十里。
    聶澤也不著急追擊敵軍,讓全軍將士們在梅城城外安營扎寨,暫時駐扎下來,他自己他二人已不是次相見了,碰面之后,沒有過多的客套話,直接切入正題,聶澤向白晴詳細了解了目前的戰局。
    戰爭畢竟是在安桓兩國之間展開的,安軍方面的情報比風軍要詳細得多。
    白晴直截了當地向聶澤說明,桓軍在兩國邊境又集結起大軍,這次的統帥據說是金勝,其兵力很可能又是在四十萬左右。
    她說的這個消息頗出聶澤的預料,以聶澤的推算,桓國的中央軍總兵力充其量也就在萬左右,如果桓國又在邊境處集結起四十多萬的大軍,那等于是舉全國之兵了,國內已兵可用,難道桓國就這么篤定可以一下子擊潰安國和己方大軍,不留任何的后手?
    他說出心中的疑huo,白晴搖頭苦笑,說道“聶將軍有所不知,現在桓國的兵力已遠遠不止萬,早在數月之前,桓王就頒布了全國動員令,大量的征收新兵,到現在,保守估計,桓國的總兵力已達到一五十萬左右。”
    聶澤倒吸口涼氣,如果真如白晴所說的那樣,這場戰爭可真就是比預想中要艱難得多了。
    桓國一下子增兵五十萬,估計把國庫都已掏空,這顯然是要與安國和己方搏命啊!黎昕能下此決心,令人意外。
    他對金勝這個人還是ting熟悉的,單聽他連平侯的封號就不難猜出此人的厲害。和聶澤一樣,金勝是將出身,xiong懷大略,jing通兵法,善于運籌帷幄、排兵布陣,在他身上,找不出來明顯的弱點,當然,他也沒有哪個方面的長處是達到頂尖級別的,各方面都十分均衡,但這樣的人才是最難對付的,也是聶澤最不愿意面對的對手。
    本來按照唐寅的命令,聶澤和白晴兩軍匯合一處后要向桓國境內推進,但知道要面對的對手是金勝,聶澤顯得有些猶豫,在沒有做好充足的準備和調查清楚詳細的情報之前,他不敢貿然動進攻。
    聶澤將自己這邊所對面臨的處境以及心里的顧慮傳給唐寅,向唐寅請求,西進桓國的計劃得拖延幾日。
    很快,他的傳就傳到瓦滄郡的風軍大營內。
    現在風軍在瓦滄郡的大營幾乎成為空營,三支軍團皆已南下,營內只留有小股的兵力負責守衛,不過唐寅還留在這里,大戰在即,他得派人送殷柔回鎮江,臨離別之前,他想再好好陪陪殷柔。
    接到聶澤的傳后,唐寅暗暗搖頭,有時候他也很不懂聶澤這個人,說他膽子小吧,可在敵國境內他敢孤軍深入,說他膽子大吧,現在以優勢的兵力又畏縮不前。
    唐寅給聶澤的回只有三個快、快、快。
    他希望能戰決,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桓國,現在自己可沒時間和桓國耗下去,一旦讓川國先一步滅了安國,己方的所有計劃都將落空,那不是損失大小的問題,而是風國自身就變得岌岌可危了。
    唐寅不能在后方久留,他也急于到前方親自參戰,給聶澤出傳后,他立刻去找殷柔。
    在寢帳之內見到殷柔后,唐寅正sè說道“柔兒,最近這兩天我得送你回鎮江了。”
    殷柔能感覺到唐寅心情的沉重,問道“寅,是不是……戰局很困難?”
    唐寅笑了,rou了rou殷柔的小手,說道“不算順利,但也稱不上困難,只是兩軍jiao戰,危機四伏,有你在,會讓我分心的。”
    就在唐寅準備送走殷柔的時候,突如其來的變故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