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537

  [i群2第五三十七章
    勸降的那名桓兵在馬上愣了一會才回過神來,他雙手捂著腦袋,怪叫一聲,撥轉馬頭,逃回到桓軍陣營之內
    唐寅這一箭,疑是向桓軍表明,己方已下定決心,死戰到底,而對桓軍來說,這一箭就是對己方最大的挑釁和羞辱
    位于后方的桓軍統帥看眼身邊的一名將領,隨后把手臂向前一揮,傳令下去,全軍進攻
    隨著他一聲令下,桓軍齊齊向前推進,前軍行進的路線和陣形都保持不變,繼續以魚鱗陣推進,中軍和后軍則變陣為雁行陣,兵力向左右伸展,對風軍大營形成包夾之勢
    只看桓軍的進攻陣形,唐寅就可以判斷出來,敵軍的主帥深識用兵之道,可是他見過嚴熙,嚴熙的半斤八兩他心中有數,眼前這支桓軍,實在不像是嚴熙指揮的
    唐寅心中覺得蹊蹺,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現在也沒有時間再給他去仔細琢磨這些
    眼看著桓軍的先鋒部隊已推進到距離己方五十步遠,唐寅高舉的手臂猛的向前一落,喝道“放箭”
    隨著唐寅的命令,早已等得不耐煩的風軍們萬箭齊,一時間,寨墻上好像飛下來一面黑霧,急地落進桓軍陣營之內
    雙方的距離太近了,風軍的箭shè又是居高臨下,使箭矢的威力倍增
    耳輪中就聽桓軍陣營里叮叮當當的鐵器碰撞聲和撲撲的箭鋒破甲聲響成一片,隨著一面箭矢掃過,桓軍的軍兵也倒下一大排,有些人像是刺猬一樣,倒在箭矢的覆蓋之下,動也不動,另有些人則是受傷未死,趴在地上,死命的哀號慘叫,向同伴呼救
    也有桓兵跑過去想把受傷的同伴拉起,送到后面醫救,可是接踵而至的箭矢又把他們也一并釘在地上
    在兇險異常的攻堅戰中,稍微的一個停頓就可能是致命的,想要存活下去,只有一個選擇,就是向前推進、推進再推進,直至沖上墻頭,撕開防線,殺光所有的敵人為止
    接下來,雙方開始陷入你死我活的苦戰營外的桓軍腳踩著同袍的尸體,瘋狂地向前推進,而寨墻上的風軍拼命的向外放箭,或將滾木擂石投到墻外,砸壓沖到近前的敵兵
    此時,即便是唐寅都頂在最前方,與桓兵做近距離的jiao戰他手持弓箭,不時地將箭矢shè向桓兵他用的是硬弓,臂力又大,近距離的一箭shè出,往往會一箭穿死兩名桓兵
    一萬人的風軍實在抵擋不住十萬大軍的推進,很快,桓軍就沖到寨墻之下,架起云梯,開始向上攀爬
    唐寅罩起靈鎧,跳到寨墻的箭垛上,居高臨下,向正在云梯上攀爬的桓兵張弓勁shè就聽撲的一聲,箭矢飛過,正中一名桓兵的眼睛,直接將那人的頭顱釘穿,而后箭矢又shè在下面一名桓兵的天靈蓋上,鐵制的頭盔都被釘穿,整根箭矢都快沒入那桓兵的身體里,只留下一小段的箭尾1u在外面
    兩具尸體同時從云梯上滑下去,連帶著,下面一排的人都被撞下云梯,滾落滿地
    可是很快又有桓兵接替上來,繼續順著云梯向上攀爬
    唐寅再次搭箭上弓,向下勁shè
    在他shè掉云梯上敵兵的同時,寨墻下也飛shè上來數支箭矢,釘在他的靈鎧上,叮當作響,火星直冒,受其沖力,唐寅在箭垛上站立不住,倒退著跳了下去
    等他再上來時,低頭一瞧,好嘛,云梯上又爬滿了敵兵
    就算是唐寅,想要抵擋住一架云梯上的敵人都有些困難,旁人也就可想而知了很快,6續有桓兵順著云梯攀爬上墻頭,與風軍在寨墻上展開近身廝殺
    唐寅瞇了瞇虎目,扔掉手中的弓箭,chou出雙刀,揮臂膀將其靈化,正準備向爬上墻頭的桓兵沖過去時,程錦不知從哪冒了出來,搶步奔到唐寅近身,急聲說道“大王,桓兵已攻破南營和北營,現已攻入營內了”
    對此,唐寅倒是不感意外己方只一萬人的兵力,在這么大的軍營里,即便只在西營這邊布防都顯得兵力捉襟見肘,南營、北營和東營幾乎都是空營,被敵人突破也是早晚的事
    他手持雙刀,盯著前方的敵兵,頭也不回地說道“不用管他們,先頂住西營外的敵軍再說”
    程錦暗暗咧嘴,等突破南營、北營的敵軍殺過來,己方就算想撤退都路可退了他急聲說道“大王,再不走,我們可就要被敵軍包圍了”
    唐寅回頭看了他一眼,說道“敵人能圍,我們不會突圍嗎?休要再羅嗦”說著話,他再不理會程錦,持刀沖向桓兵
    他不走,程錦也走不了,只能硬著頭皮跟在唐寅的身后,繼續在寨墻上與敵拼殺唐寅一口氣沖到攀爬上來的桓兵近前,雙刀齊出,一走一過之間,十數名剛登上墻頭的桓兵慘叫著相繼撲倒在血泊當中,站于箭垛上的兩名桓兵大吼一聲,居高臨下,舉刀向唐寅的頭頂猛砍下去唐寅單刀向上一橫,擋住頭頂的雙刀,另把刀向外一揮,靈boshè出,正掃在那二人的脖子上,就聽撲撲兩聲,兩名桓兵的人頭同被掃飛出去,頭的尸體在箭垛上站了好一會,才直tingting的摔下寨墻
    隨著這兩名桓兵慘死,又有多的桓兵順著云梯爬上來,高舉著戰刀,翻過箭垛,大呼小叫的沖向唐寅
    他們快,唐寅也不慢他將雙刀合攏,化為鐮刀,揮刀之間,刀身上燃起黑sè的火焰
    他持鐮迎敵,隨著數道寒光閃過,沖過來的十數名桓兵皆慘死在他的鐮刀之下,沒有尸體,地上只有散落的盔甲和武器
    隨后跟上來的桓兵駭然,滿臉的驚恐,哆哆嗦嗦的不敢上前
    唐寅冷哼一聲,反沖過去,鐮刀揮舞,一記重劈砍出,三名桓兵xiong口中刀,站于寨墻上的身軀仿佛炮一般倒shè出去,人還在空中便已被黑暗之火燒化為靈霧,落地時,只剩下空空的盔甲和衣ku
    有唐寅在,桓兵沖上來的快,可死得快,但風軍當中畢竟只有一個唐寅,他不可能一個人就守住整面寨墻,就整個戰場而言,風軍已處于全面的被動,西營的寨墻已被桓兵突破得千瘡孔,防線亦是支離破碎
    隨著沖上寨墻的桓兵越來越多,只剩下不到六千人的風軍節節敗退,沒過多久,殘存的風軍將士幾乎全部都退下寨墻,縮進大營之內
    而這時,唐寅還堅持留在寨墻上作戰,在他的周圍,左右二十步的距離內,地上已鋪了厚厚一層的桓軍盔甲和軍裝,不知有多少桓兵被他的黑暗之火化為靈霧,最后被吸食進唐寅的體內,成為他身體的一部分,在這里,人們想站穩都困難,一不小心,腳就會陷進散1uan的盔甲當中
    戰至現在,唐寅殺敵數,即便沒有一千,也得過八,體內的靈氣是越打越充沛,可體力的流失卻越來越大,喘息聲也越來越沉重
    桓軍將士早就看到唐寅的厲害,人們不敢靠前,在擠滿了桓兵的寨墻之上,只有唐寅這里是空曠的,他的周圍形成一個詭異的‘真空地帶’
    “放箭放箭shè死他”不知是誰在桓軍人群中大喊一聲,緊接著,桓兵的箭手們紛紛拿起弓箭,由唐寅的兩側,一齊向他這一點放箭
    如果唐寅是光明系修靈者,或許還會怕他們的箭shè,但他是暗系修靈者,現在又是黑夜,他幾乎不受空間的限制
    桓軍的箭shè還沒到唐寅近前,他的身軀已憑空消失,再現身時,竟然出現在桓軍箭手的正前方
    人們嚇得紛紛驚叫出聲,本能的向后倒退,唐寅不給他們的退走的機會,鐮刀輪起,橫掃而出耳輪中就聽撲的一聲,至少有四名桓兵被他的鐮刀掃中,被攔腰斬成兩截,黑暗之火吞噬著他們分裂的身體,將其燒化為霧氣
    周圍的桓軍看得真切,嚇得怪叫出聲,這哪里還是人,簡直就是妖怪嘛
    可能是受驚嚇過渡的關系,有兩名桓兵吼叫著向唐寅撲去,他二人分別抱住唐寅的雙tui,喊道“弟兄們快殺啊——”
    見狀,其他的桓兵也紛紛效仿,飛撲上前,正所謂人多力量大,只是頃刻之間,涌上來四五十號之多的桓兵,一個壓著一個,把唐寅壓在最下面
    唐寅的力氣再大,也不可能一下子推開這么多人,他奮力掙扎幾次,非但未把身上的桓兵推開,反而自身的靈鎧被擠壓得嘎嘎作響,xiong前和背后的靈鎧已開始出現裂紋
    他咬了咬牙關,深吸口氣,猛然之間,在唐寅的周身上下全燃起黑sè的烈火
    那黑sè的火焰仿佛火蛇一般,由最底層的桓兵一直掃到最頂層的桓兵身上,一時間,如鬼哭神嚎的慘叫響成一片
    等空中的霧氣消失,再看現場,只剩下一堆失去主人的盔甲和軍裝,一個人影都看不到了附近的桓兵臉sè一個比一個難看,下意識地連連后退
    咣當一只空頭盔在盔甲堆上滾下來,隨后,盔甲堆一起一伏,毫預兆,一只罩著黑sè靈鎧的手臂從中伸出,手掌按在地上,指尖處如同利爪一般的靈鎧摩擦地面,沙沙作響,緊接著,唐寅從盔甲堆的下面慢慢爬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