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540

  【】\本章節清風手、打shouda8\第五四十章
    以靈魂燃燒吸食掉桓兵隊長,唐寅再沒有下一步的舉動,反而還緩緩閉上眼睛,進入冥想
    他急需要了解殷柔現在的狀況,即使周圍還有許多的敵兵,但他已顧不上那么多了
    殷柔的隊伍確實遭到了桓國騎兵的攻擊
    桓軍攻破風營之后,有抓住不少的風兵俘虜,從他們口中*問出風營的情況,得知風軍已分出兩支軍隊,一bo護送輜重,一bo護送公主的消息,桓軍的主帥嚴熙大喜過望,當即決定把麾下的兩萬騎兵分成兩路,分頭去追擊風軍的兩支隊伍
    但是韓石把他攔住了,讓他不要管風軍押送輜重的隊伍,集中兵力,去擒拿公主可以說公主是風王最大的弱點,只要能擒住公主,也就等于控制住了風王,風國也就不足為慮
    這個韓石并不是桓將,而是川國將領,擁有伯爵的頭銜,是川國少壯派貴族的代表人物之一川國和桓國已經結盟,作為盟友,川國為桓國支援了不少才能出眾的將帥,韓石便是其中的一個這次桓軍突然一反常態,敢采取釜底chou薪的戰術,冒險深入風國境內偷襲風軍大營,這正是韓石的計謀
    在韓石看來,以桓軍的戰力想正面擊敗風軍,那太難了,避敵鋒芒,釜底chou薪,方為取勝之道,只要損毀風軍在本土的大營,那么風軍在戰場上便會糧草不濟,后勁不足
    韓石的策略很正確,癸亥軍的偷營行動也大獲成功,打得唐寅和風軍措手不及只是讓韓石沒有想到的是,公主殷柔竟然也在風營之內,這可算是意外收獲了
    權衡利弊,公主可比風營的糧草和物資要重要得多,所以韓石向嚴熙建議,集中兵力,去擒下公主
    嚴熙這個人沒什么能力,也沒有主見,對韓石言聽計從,聽后者這么建議,他也就接受了
    兩萬桓軍騎兵,連風軍的營地都沒進,直接繞營而過,去追擊殷柔的隊伍護送殷柔的風軍大多是步兵,哪里跑得過騎兵
    在風營北面四十里開外的地方,風軍隊伍被桓國騎兵追上,隨即雙方展開了一場惡戰
    風軍固然勇猛,但卻是以寡敵眾,何況對方還是騎兵jiao戰沒多長時間,風軍就顯1u出不敵的跡象
    護送殷柔的阿三阿四、肖敏、傲晴等人一商議,決定留下小部分的兵力斷后,而他們則保護公主向外突圍
    在阿三阿四等人的拼死沖殺之下,倒也把桓軍的包圍圈沖開一道豁口,風軍趁機突圍出去
    可是他們的兩條tui終究跑不過戰馬的四蹄在阿三阿四等人突圍出去不久,桓騎兵便把風軍留下來的小股兵力全殲,而后繼續追殺過去這次桓騎兵的進攻比剛才要加兇猛,只是一輪沖鋒,便把風軍的隊伍沖散,桓騎兵抓住機會,控制住殷柔所在的馬車,然后分出五千騎兵,先押解馬車返回,其他的桓兵則繼續圍攻殘余的風軍
    這就是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唐寅也通過桓兵隊長的記憶了解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得知殷柔沒有受傷,只是被桓兵捉住,唐寅到嗓子眼的心也隨之放下大半,只要人沒事,其它的都好說
    說來慢,實則桓兵隊長的這些記憶片斷只是在唐寅腦中一閃即過罷了,他冥思的時間也僅僅是幾秒鐘而已
    見到他以詭異又駭人的黑火殺掉了己方的隊長,周圍的桓兵臉sè同是一變,人們先是下意識地向后退了退戰馬,接著,又互相瞧瞧,不約而同地舉起長槍,一齊向唐寅的周身要害狠狠刺去
    此時唐寅還在冥想當中,對于周圍掛著勁風而來的長槍,擋也沒擋,躲也沒躲,就聽一連串的當啷聲起,十數桿長槍結結實實地刺在唐寅的身上
    騎兵重槍的威力可不是普通步兵的長矛、戰刀能比,即便唐寅有靈鎧護體,使他未受到傷害,但身上的靈鎧也出現許許多多的裂紋,難以再去承受對方的第二記重擊
    唐寅從冥想中回過神來,他嘴角撩起,1u出嗜血的獰笑,手中的鐮刀猛的向外一揮,只見他的周圍火星四濺,刺在他身上的長槍全被磕開
    桓騎兵們被震得手腕麻,人們急忙收回長槍,還要再刺唐寅,后者已搶先難,催馬前沖的同時,鐮刀橫掃而出
    撲哧三名桓兵被鐮刀的鋒芒斬了個正著,小腹被撕開,白騰騰的霧氣由其周身散出,不等他們的尸體倒地,唐寅已從他們中間快馬而過,同時將空中飄散的靈氣吸入體內
    僅僅是一個沖鋒,唐寅便從名桓騎兵的包圍當中突破出來,身后留下二十多具桓兵的尸體
    唐寅未理旁人,直奔殷柔的馬車而去,桓騎兵自然也看出了他的意圖,人們把馬車團團圍攏,與此同時,兩名千夫長催馬迎上唐寅,震聲喝道“風賊找死”
    這兩名千夫長一人用錘,一人用刀,雙雙沖到唐寅近前,把他夾在當中,而后錘刀并舉,分取唐寅的腦mén和腰身
    唐寅先是把鐮刀向外一揮,開對方的靈刀,隨后又把鐮刀抬起,硬接對方的重錘
    耳輪中就聽當啷、撲通兩聲,唐寅是把對方的重錘接下,但跨下的戰馬承受不足對方的重擊之力,四蹄盡折,撲倒在地
    看到唐寅的戰馬翻倒,他也從馬背上滾落下來,用刀的那名千夫長大喜,回手就是一刀,削取唐寅的后腦
    他這刀夠快也夠突然,本以為是十拿九穩,哪知道這一刀只掃到空氣,對方的身影已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見
    等他意識到不好,急轉回頭的時候,在他背后的馬tun之上,已站有一人,別的他沒看清楚,只看到鐮刀呈三棱錐狀的刀攥向自己急刺來
    暗叫一聲不好,千夫長再想閃躲,已然來不及了撲這一刀攥,正刺在他的后心處,由于是自上而下的刺來,刀攥的鋒芒由他小腹探出
    “啊呀——”千夫長慘叫一聲,當場斃命,唐寅順勢一腳,把他的尸體從馬背上踢落,同時chou回鐮刀,取而代之,坐于馬背之上
    眼睜睜看著同伴慘死在他的手上,另名用錘的千夫長怪叫著向他奔來,手中的雙錘揮舞得虎虎生風
    知道此人力大,唐寅也不與他力戰,倒鐮刀,刀鋒斜于身后,再側轉馬頭,先避其鋒芒,等把敵人讓過去后,他又把鐮刀向回一收,鐮刀的刀刃正回切在那名千夫長的馬tui上
    撲通戰馬的雙tui被齊齊削斷,側滾著摔倒,那用錘的千夫長也隨之被甩飛出去好遠唐寅并不回頭追殺,催馬繼續前沖,直接殺進桓騎兵的隊伍當中
    此時的唐寅已把十成十的本事都施展出來,鐮刀上下翻飛,四周的桓兵是粘上就死,碰上就亡,一時之間,慘叫聲四起,殘肢斷臂在人群里橫飛,空中凝聚的靈霧都快在團成一顆巨大的白球
    唐寅一心只想救出殷柔,使出渾身的解數,在桓軍陣營里大開殺戒
    正在他銳不可當,距離殷柔所乘的馬車越來越近時,忽聽前方有人大吼一聲“風賊住手再向前一步,本將……本將就殺了她——”
    聽聞話音,唐寅舉目一瞧,臉sè頓是大變,只見,一名身罩白sè靈鎧的桓軍將領站在馬車上,手中持有一把明晃晃的靈劍,而殷柔則被他推到身前,他一手扣住殷柔的手腕,另只手將靈劍壓在殷柔的脖頸上
    唐寅看到了殷柔,立刻勒住戰馬的韁繩,手里的鐮刀也慢慢垂了下來,同一時間,殷柔也看到了他,關鍵時刻,第一個沖過來營救自己的還是唐寅,她此時的心情是又驚又喜,還有種想哭的沖動
    那名桓軍將領沒認出唐寅是誰,只當他是風軍中的將領,見自己拿公主做要挾成功讓對方停下來,他心里總算有了點底
    他冷笑一聲,拿著靈劍,緊緊貼住殷柔白皙的脖頸處,怒喝道“你倒是再望前沖啊他娘的,你再敢前進半步,本將就砍下公主的腦袋”
    其實他也只是嚇唬唐寅而已,就算他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真把殷柔殺了
    如果對方是拿旁人做要挾,唐寅或許還能冷靜的思考,但桓將的劍是壓在殷柔的脖子上,唐寅的腦袋已然1uan成了一團
    他下意識地回拉韁繩,讓戰馬倒退兩步,兩只眼睛死死瞪著桓將,一言不
    見對方是真的不敢再上前半步,桓將得意地哈哈大笑起來,隨后他又看了看唐寅四周遍地的尸體,他眼中兇光頓現,咬牙獰聲說道“風賊,你殺傷我軍這么多的弟兄,本將要讓你血債血償放下你的武器”
    聽他要唐寅放下武器,殷柔臉上的驚喜立刻被焦急和恐懼所取代,她很清楚,在戰場上一旦失去了武器就等于沒了半條命
    她想開口大叫,讓唐寅不要聽桓將的話,但又不敢暴1u唐寅的身份,小臉急得通紅,卻又毫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