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541

  若凡。【】官場小說文字更,新、組手。打shouda8txt電子下載第五四十一章
    唐寅心里也明鏡似的,倘若真聽了桓將的話,放下武器,那自己只有死路一條
    他坐在馬上沒有動,把鐮刀的刀攥握得緊緊的,由于用力過猛的關系,他手指上的關節都出咯咯的脆響聲
    看對方不為所動,桓將立刻又緊張起來,下意識地把手中靈劍貼緊殷柔的脖頸,大喊道“風賊,你沒有聽到本將的話嗎?放下你的武器,不然……不然本將現在就砍下公主的腦袋”
    血珠由殷柔的脖頸緩緩滲出,滑過靈劍的劍鋒,在劍尖上滴落下來
    唐寅看得真切,整個心也為之一縮他咬緊牙關,凝視著桓將片刻,隨后,把手中的鐮刀高高舉起,重重的往地上一戳
    嘭鐮刀釘在地上,隨著唐寅的手離開刀身,鐮刀失去靈氣的維持,立刻化為原狀,變成兩把彎彎的短刀
    見狀,桓將的眼睛頓是一亮,而殷柔的眼中則已滿是淚水,她出撕心裂肺的大喊聲,道“不用管我,你先逃出去”
    如果真按她說的這么做,那也就不是唐寅了唐寅這輩子從沒有真正地愛過誰,殷柔是唯一的一個,正因為這樣,他才倍感珍惜,為了她,他也甘愿付出任何代價
    絕情之人,并非是沒有感情,只是不肯輕易付出罷了,可他一旦付出了真情,會比任何人都專情,唐寅就是如此
    生怕殷柔再叫喊下去會改變對方的心意,那桓將低聲說了一句“公主殿下,請恕末將對不住了”
    說話時,他抬起手來,把殷柔的嘴巴死死捂住,隨后,他又沖著唐寅大喊道“散掉靈鎧散掉你身上的靈鎧”
    眼睜睜看著殷柔在對方的手上劇烈掙扎,小臉憋成醬紫sè,唐寅心如刀絞一般,眼中是shè出駭人的兇光
    即便距離他好遠又有公主做要挾的桓將,也被唐寅兇狠的眼神嚇了一哆嗦,他強作鎮靜,以暴戾的口氣來掩飾心中的恐懼,厲聲喝道“散掉靈鎧不想公主死的話就馬上散掉你的靈鎧”
    呼毫預兆,唐寅周身上下的靈鎧一下子化為黑sè的霧氣,緊接著,由他渾身的mao孔鉆回到他的體內
    見到唐寅連靈鎧都散掉,整個人都暴1u在周圍人山人海的敵軍面前,殷柔的眼淚如同斷線的珍珠一般
    她明白,自己現在就是對唐寅最大的拖累
    她舍不得離開唐寅,她也想和唐寅在一起,生生世世,哪怕是過最平凡最困苦的日子她也心甘情愿,可是現在不行了,自己的存在只會給唐寅帶來危險
    想到這里,她的眼淚反而止住了,看向唐寅的眼神充滿了不舍,但是又帶著一股堅定
    唐寅對上殷柔的眼神,一下子領會到她想要做什么,那一瞬間,他的血液都像被凝固住似的,從心底的最深處生出恐懼感,從來沒有過的恐懼感
    他大喝道“柔兒不要……”說話時,他人也策馬向前沖了過去
    可是唐寅忘了,現在他身上已沒有靈鎧做保護,桓兵對他的任何一擊都可能造成致命的傷害
    就在唐寅催馬前奔的時候,位于他正前方的一名桓兵大喝出聲,抬起手中的長槍,向他狠狠刺了出去
    而此時唐寅的眼中只剩下殷柔,完全沒看到迎面而來的長槍,耳輪中就聽撲哧一聲,這一槍正中唐寅的小腹,其力道之大,幾乎把他的身軀貫穿
    他在馬上坐立不住,仰面翻落下戰馬
    見狀,那桓將先是一愣,接著,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雖然距離太遠,他看不到唐寅的模樣,也不清楚他的確切身份,但依照他的衣著和靈武判斷,在風國的地位肯定不低,這次自己不僅抓了公主,還殺了一名風國的重要人物,自己的功勞可立大了
    殷柔本來已生出一死之心,打算犧牲自己來換唐寅的活命,可她萬萬沒想到他會不管不顧地向自己沖過來,還被桓兵刺落下戰馬
    她漲紅的面頰瞬間變得蒼白如紙,身體像是失去了魂魄似的,軟綿綿地癱坐下去,大張的嘴巴想要叫喊,卻一句話音都吐不出來
    桓將也不再理會殷柔,收起靈劍,沖著前方的桓兵士卒大喊道“給那風賊的腦袋給我砍下來,我倒要看看,這風賊到底是何人”
    隨著他的話音,唐寅周圍的桓兵紛紛催馬沖上前來,數人chou出佩刀,高高舉起,沖著倒地不起的唐寅惡狠狠劈砍下去
    咔嚓數名桓兵的戰刀并沒有砍中唐寅,倒是一同砍到了地面上,而唐寅伏地不起的身形已在他們眼前活生生地消失了
    “啊?”眾桓兵不驚叫出聲,搞不明白生了什么事,一個大活人,怎么可能會憑空消失不見了呢?
    正在眾人丈二和尚mo不著頭腦的時候,在那桓將面前的半空中突然多出一條黑影這條黑影完全是凌空出現,來得聲息,毫預兆,現身之后,他身子還處于半空中,拳頭已猛然向那桓將的面mén擊去
    太突然了那桓將此時正做著立下大功的美夢,完全沒想到自己的面前會突然出現敵人這一拳,正中桓將的鼻梁上,其罩著厚厚靈鎧的拳頭和鐵錘沒什么區別,只一拳下去,直接把那桓將的腦袋轟碎,桓將的頭顱好像被摔爛的西紅柿,血rou橫飛,腦漿四濺在頭尸體倒地的同時,那黑影也落到地上,單手夾起還處于震驚之中的殷柔,飛身跳躍,直接以自己的身軀撞飛一名桓兵,隨后坐到失去主人的戰馬上,一手橫抱著殷柔,一手抓起韁繩,雙腳用力夾住馬腹,催馬向外沖去
    說來慢,實際這所生的一切只是頃刻之間的事
    當周圍的桓兵回過神來時,那黑影已帶著殷柔催馬沖出好遠一時間,桓兵陣營里頓是大1uan,人們叫嚷連天,數的桓騎兵圍堵過來,想攔下黑影
    數桿長槍由四面八方一同向黑影刺去,那黑影不躲不閃,反而以自己的身軀護住殷柔,隨著當啷、當啷數聲脆響,有三桿刺來的長槍被他身上的靈鎧擋下,另有一桿長槍把他肩頭的靈鎧挑碎
    不等對方收槍,黑影出手如電,一把抓住一桿長槍,意念轉動之間,黑火竄出,直接把對方的身軀化為煙霧,而后他趁勢chou回長槍,抖手將其靈化,將靈槍當成靈刀來用,向身側桓兵的人群中全力橫掃過去
    撲靈槍雖然沒有刀刃,但黑影的力氣太大,一記橫掃,直接把兩名桓兵砸飛出去,他繼續前沖,借助戰馬奔馳起來的慣xing,靈槍向前連刺,只聽撲、撲、撲連續數聲悶響,擋于他前方的五名桓兵皆是心口窩被刺中,xiong前各多出個碗口大的血窟窿
    黑影憑借著自己強的爆力,連挑帶刺,一口氣連傷桓兵余眾,硬是沖開一條血路,帶著殷柔飛馳而去
    “放箭快放箭別讓他們跑了——”后面的桓兵叫喊聲不斷,很快,數的飛矢從后方鋪天蓋地的席卷過來
    黑影一邊用自己的身軀死死護住殷柔,一邊半轉回身,靈槍上下翻飛,撥打飛來的箭矢
    可是他的槍法再快,也不可能把全部的箭矢都擋下來,時間不長,他身上已連中數十箭,即便靈鎧再堅固,也擋不住箭矢持續不斷的撞擊,很快,他背后的靈鎧已布滿裂紋,并有兩支雕翎深深釘在他的背上,連帶著,戰馬也受到箭矢的bo及,tun部連中三箭,戰馬吃痛,噓溜溜怪叫,不受控制的落荒而去
    受了驚的戰馬比普通的馬匹度要快得多,雖然不受控制,但卻把后面的追兵越甩越遠
    也直到這個時候,殷柔才把緊閉的雙眼睜開,看到帶走自己的這人不是旁人,正是剛剛中槍落馬的唐寅
    “寅——”辨認清楚是唐寅,她像小孩子似的哇的一聲大哭起來,雙臂緊緊環住唐寅的腰身,直哭得泣不成聲,斷斷續續道“我以為你……你被他們殺死了……我再也見不到你了……”
    唐寅先是轉回頭,向后面望了望,而后散掉頭部的靈鎧,1u出蒼白得毫血sè的臉孔,他伏下身子,輕笑出聲,在殷柔耳邊柔聲說道“我還得保護柔兒,怎能那么容易被敵軍所殺”
    殷柔心中的哀傷還未散去,又被狂喜所取代,她哭得是厲害,同時也把唐寅的腰身抱得緊
    “我沒事,哭什么……”說話時,唐寅的身子越伏越低,漸漸的已趴到殷柔身上
    他太累了,小腹和背后的傷口也太痛了,現在他還能堅持得住,完全靠著求生的本能和守護殷柔不受傷害的意志在支撐
    又在唐寅懷中哭了好一會,殷柔才慢慢止住哭聲,聽后方追兵的喊殺聲漸弱,她胡1uan抹了抹臉上的淚痕,問道“寅,我們現在去哪?”
    去哪?唐寅也不知道要去哪,戰馬完全不受他的控制,而且他僅存的意志業已分不清東西南北,他只能任由戰馬狂奔,跑到哪算哪
    他微微挑起沉重的眼皮,有氣力地說道“不管去哪,先甩開敵軍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