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546

  【】{本章節如花手打shouda8}第五四十六章
    對于一座偏僻又閉塞的小村子來說,很難見得到外來人,而且唐寅和殷柔的模樣也太狼狽,蓬頭垢面,破衣爛衫,好像兩個野人***
    在村民們目不轉睛地注視下,唐寅和殷柔也倍感別扭殷柔低聲說道:“看起來,這里的人似乎不太歡迎我們”
    唐寅樂了,笑道:“想必我們是被人家當成不之客了”說著話,他走到一位老叟近前,十分客氣地拱手作揖,含笑問道:“老人家,請問……”
    他話才剛出口,老叟像是受了驚嚇似的連連后退,一溜煙的跑回到自家的院中,隨著咣當一聲,院門被重重關上,同時還傳來插上門閂的聲響
    唐寅臉上的笑容僵硬住,回頭奈地看眼殷柔,隨后他又舉目看向其他的老人結果人們的反應都和老叟差不多,如同見了鬼似的紛紛跑回各自家中,把房門關嚴鎖死
    此情此景,讓唐寅和殷柔簡直要懷疑自己現在是不是變成了妖怪的模樣
    這時候,一名扛著鋤頭的年輕人迎面走了過來
    這年輕人的腿腳有些不好,走路時一瘸一拐的,當他看到唐寅和殷柔的時候,臉上也流露出驚訝和錯愕之色,只是他沒有像村里的老人們那樣唯恐避之不及
    總算是看到一個正常點的人,唐寅加快腳步,走上前去,對年輕人拱手說道:“小兄弟,請留步”
    那年輕人在距離唐寅好遠的地方停了下來,雖然沒有躲,但看著唐寅的眼神仍是充滿戒備之意他面色凝重地問道:“你……你們是……”
    “小兄弟別怕,我們只是恰巧路過這里的”唐寅露出善意地笑容
    一聽他說是路過的,年輕人明顯松了口氣,充滿戒備的深情也隨之松緩了不少,他走到唐寅近前,臉上帶著淳樸的憨笑,說道:“如果你不說,我還以為你倆是山匪呢”
    說話時,他又看看唐寅身后的殷柔殷柔現在的模樣也和唐寅差不多,臉上黑一道白一道的,頭又都散落下來,分不清是男是女
    唐寅低頭瞧了瞧自己,奈地聳聳肩,他問道:“小兄弟,這村子叫什么名?”
    “吳家莊”年輕人說道:“本村的人基本都姓吳,我叫吳石,大家都叫我石頭”年輕人很是健談,人也直爽,不用唐寅問,先把自己的家底報出來
    唐寅樂了,這年輕人還真夠單純的他想了想,又問道:“這里是……是哪國境內?”
    “啊?”年輕人被他問得膛目結舌,感情他連自己在哪一國都不清楚啊年輕人愣了一會,方笑呵呵地說道:“這里是玉國啊”
    呵唐寅和殷柔被嚇了一跳,這一個月來,兩人竟然從風國走到了玉國境內,太不可思議了看著他二人詫異不已的神情,年輕人笑問道:“聽口音,你也不像玉國人,你是打哪來的?”
    “風國”
    “風國?”年輕人眼睛一亮,臉上的笑容濃,興奮地說道:“原來是風國人啊”風玉兩國是盟國,兩國的君主還有婚約在身,所以玉人對風人有天生的親近感
    “兩位還沒有吃過飯?走,到小弟家去坐坐”年輕人熱情地招呼道
    唐寅搓了搓手,說道:“那怎么好意思打擾呢”
    名叫吳石的年輕人說道:“出門在外都不容易,不用客氣,何況兩位又是風人,大家都是一家人嘛”
    說著話,他又向四周高聲喊道:“大家不用怕了,他倆不是山匪,是恰巧經過我們村的過路人,還是風國人呢”
    隨著他的喊聲,村路兩旁原本緊緊關閉的房門紛紛打開,剛才被嚇回家中的老人們又都走出家門,人們交頭接耳,對著唐寅和殷柔指指點點,也不知道在討論些什么,不過人們臉上的敵意已經一掃而光
    “村里很少有外人來,大家可能都把你們當成山匪了”吳石對唐寅和殷柔一笑,繼續道:“這位大哥還有這位……”他本想叫殷柔小兄弟,可見她滿是污垢的衣服像是條裙子,也不知道該叫她什么好
    唐寅接道:“我叫唐初,這位是我的夫人,殷晴”他隨便給殷柔想了個假名殷柔小臉一紅,不是因為唐寅給她起的假名,而是給她按的頭銜
    “原來是嫂夫人,失敬、失敬我們快走,內人現在肯定已把飯菜做好了”吳石向唐寅和殷柔連連揮手
    聽他說話斯懂禮,不太像普通的山村野夫,唐寅好奇地問道:“吳兄弟一直都在村里種地嗎?”
    吳石擺擺手,說道:“我過幾年,后來又充了軍,再后來腿傷了,不能繼續留在中軍,只能回到家鄉種地了”說話時,他還敲了敲自己瘸的那條腿
    他說得很輕松,但殷柔卻聽得心中一陣難過這么善良的一個年輕人,現在瘸了腿,以后的日子要怎么過?她低聲道:“在戰場上受過傷的將士,應該得到好的照顧才是”
    吳石看不清楚殷柔的模樣,但聽聞她的話音,不由得愣了愣,暗道一聲好美的聲音,好像銀鈴似的
    他抓了抓頭,憨笑道:“朝廷已經很照顧我們這些傷兵了,現在不但免了田賦,連捐稅也都統統免了,就算地種的比別人少,但剩下的收成要比別人多很多呢”
    唐寅理解地點點頭,玉國朝廷一向施的是仁政,貫徹的是以柔治國的方針他聽吳石不止一次過山匪,隨口問道:“吳兄弟,這一帶的山匪很多嗎?為何不報官圍剿?”
    吳石嘆了口氣,說道:“報過官,但沒有用,龍門山太大了,邊沿,山匪躲起來,官軍去哪找啊?官軍一走,他們又會回來,搶得比以前還兇,官府也拿他們沒辦法”
    原來這就是龍門山唐寅直到現在才知道,自己和殷柔穿過的是龍門山他以前只是在地圖上看到過這個名,正是龍門山隔斷了玉國和莫地的南邊境
    “距離這里最近的是什么城?”
    吳石想也沒想地說道:“最近的就屬大平城了,不過,從我們吳家莊到大平城也有一兩里的路程呢”
    唐寅應了一聲,作到心中有數,只要進了城,找到玉國的官府,那一切都好說了,不僅能聯系上玉國朝廷,還可以讓駐扎于玉國境內的三水軍和飛鷹軍來接自己
    說話之間,吳石帶著唐寅和殷柔回到自己家中
    這是一座位于村邊的小院子,院墻就是半人多高的木柵欄,向里面看,院內有間不大的土坯房,在院子里,還散養了些雞鴨等家禽
    “我回來了”吳石推開院門,吆喝了一聲,并把唐寅和殷柔讓進院內
    他們剛進來,從土坯房里走出一位年輕的婦人,相貌平平,看年歲和吳石相仿,穿著的衣裙已經破舊,但非常干凈,整個人看上去很是利落
    顯然,這位就是吳石的內人看到吳石還帶回來兩位臟兮兮活像逃荒似的乞丐,年輕婦人怔住,問道:“這兩位是……”
    “是風人”吳石說道:“這兩位大哥大嫂恰巧路過咱們村,還沒有吃過晚飯,我就把大哥大嫂帶回咱們家了”
    頓了一下,他又道:“秀君,去燒些水來,讓大哥大嫂凈凈身子,順便再拿兩套干凈的衣服過來”
    年輕婦人心中有些不太愿意,畢竟非親非故,自家又不富裕,干嗎又送衣服又請人吃飯的殷柔很機靈,看出年輕婦人的不滿,她沉吟片刻,回手從唐寅懷中拿出一只小布包,將其打開,里面全是亮晶晶的金玉飾她從中抽出一支金簪,遞給年輕婦人,含笑說道:“大嫂,冒昧討饒,這是夫君和我的一點心意”說話時,她還看眼身邊的唐寅
    殷柔身上的飾又哪是普通的物件,即使一支金簪,也是經過能工巧匠精雕細鑿出來的,不僅外形獨特漂亮,而且還鑲嵌有數顆晶瑩剔透的寶石,用價值千金來形容毫不為過
    年輕婦人這輩子也沒見過這么精美漂亮的簪,眼睛都快瞅直了,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接,這時候,吳石快步上前,一把把她伸出去的手打開,面露怒色,沉聲說道:“風國于玉國有恩,風人和玉人就是一家人,我只是請大哥大嫂吃些粗茶淡飯,你還要人家的東西,你良心被狗吃了?”
    年輕婦人被他訓斥得滿面漲紅,眼中含著淚,揉著被打得通紅的手背,氣呼呼地轉身跑進屋里
    吳石狠狠瞪了她一眼,這才回身對唐寅和殷柔歉然一笑,說道:“大哥大嫂,真是不好意思,內人知,未見過世面,有得罪之處,大哥大嫂千萬別見怪”
    他這么說,唐寅和殷柔反而不好意思了殷柔看看手中的金簪,說道:“這支簪子是我誠心要送給嫂子的,吳大哥誤會了……”
    “若是沒有風國,玉國當初恐怕就滅國了,我這條腿……也是那個時候被莫人打殘的,風國不僅救了玉國,也幫我報了仇,小弟今日只能用粗茶淡飯招待兩位就已經很過意不去,怎還能要大哥大嫂的東西?”
    殷柔還想要說話,被唐寅攔了下來,后者含笑說道:“既然吳兄弟已經這么說了,我們也別辜負吳兄弟的好意,把東西收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