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550

  【】[]yuntvnetbsp;“于大哥,昨晚我們打的是村子,今晚是不是要攻城了?”一名桓兵邊推車邊問千夫長道
    藏身于樹梢之上的唐寅聽得真切,心中頓是一動,聽起來,這些桓兵似乎是第一兵團的人
    那名千夫長橫了桓兵一眼,沉聲說道:“不該你*心的事就不要瞎問”
    桓兵聽千夫長口氣不善,急忙賠笑道:“是、是、是,于大哥,兄弟多嘴了”
    他們十幾人在林中走了好一會,千夫長才下令停起來他向四周望了望,說道:“就這里拿家伙,趕快干活”
    眾桓兵們紛紛應了一聲,其中有人把車上的帆布扯掉,從車上抽出來數把鐵鍬,分給其他的桓兵,眾人拿著鐵鍬,在樹林里開始快地挖掘起來
    林中黑暗,他們又沒有點火把,只要距離稍微遠一點就不可能看清楚他們在干什么
    不過唐寅擁有黑眼,躲藏在附近的一棵樹上,兩眼冒出綠色的光芒
    看清楚車上裝的‘東西’,唐寅不由得皺起眉頭原來,車內裝有十數具尸體,而且全都是女尸,各個都是一絲不掛、赤身**,下身還粘滿了血污
    難怪這些桓兵神神秘秘地跑到密林深處來挖坑,原來是想掩埋尸體,不用問,這些女人肯定是他們從山外抓回來的,在軍營中被蹂躪致死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自然不能讓上面和其它兵團的人知道
    “你們動作快一點都給我記住了,今晚的事,誰都不許傳揚出去,誰敢說出半個,老子就把他的舌頭割掉”千夫長一邊向周圍觀望,一邊出言警告著
    桓兵們忙的渾身是汗,人們抹了抹額頭的汗水,紛紛說道:“于大哥你就放心,兄弟們的嘴都嚴著呢,再說了,兄弟們也想著下次有這樣的好事還能輪到自己頭上呢”
    千夫長冰冷的表情緩和一些,聳肩一笑,回頭說道:“只要你們嘴巴緊一點,以后有好事少不了你們的……”
    他話還沒有說完,突然覺得自己的正前方有靈壓波動,他急忙正過頭來,還想攏目細看,以暗影飄移直接閃到他近前的唐寅伸出燃燒著黑暗之火的大手,死死扣住他的喉嚨
    千夫長嘴巴大張,想要叫喊,卻一個都喊不出來,身體瞬間被黑暗之火所籠罩,靈魂燃燒將他身體內的精華一點點的剝離出來,化為靈氣,最后散到體外
    喪失全部精華的尸體像是一個破布娃娃,慢慢癱倒在地,不遠處正在挖坑的桓兵們還沒有注意到千夫長已死,正奮力的掄著鐵鍬干活
    唐寅看眼地上的尸體,接著,抬起頭來,嘴角撩起,帶著獰笑,眼中閃爍的綠光像是兩只綠色的小燈,陰森又恐怖
    他下垂的雙手已完全被黑暗之火所覆蓋,一步步的向眾桓兵走去……
    這些桓兵很能干,效率也很快,只是他們做夢也想不到,此時挖出來的大坑反倒成了自己的埋骨地
    只是頃刻之間,十余名桓兵便被唐寅吸食殆盡,期間連叫聲都沒有出來,十多具尸體橫七豎八的躺在坑底唐寅在坑邊席地而坐,閉眼冥想
    通過千夫長的記憶,他了解到不少桓軍的信息現在癸亥軍已經掌握了唐寅和殷柔就在大平城的情報,并且決定下來,明日一早便向大平城進,進行一場不計代價的攻城戰
    癸亥軍的第一兵團是主力兵團,在全軍當中戰力最強,軍兵最為精壯,深得韓石的賞識,明日的攻城戰,第一兵團也被韓石當成王牌,作為正面進攻的主力
    了解到這些信息,唐寅陷入深思癸亥軍現在的兵力雖說不到十萬,但也在八萬往上,而且是正規的中央軍軍團,大平城的兵力有三萬左右,作為防守的一方,這樣的兵力已經顯得捉襟見肘,何況就這三萬來人還是東拼西湊的地方軍,和癸亥軍做正面交鋒,十有**是堅持不下來的
    一時間,唐寅也想不出太好的應付之策,他站起身形,把車上的那些女尸一并拖進坑內,隨手拿起一把鐵鍬,就地掩埋
    時間不大,這只大坑便被唐寅填平,他又把馬車趕到別處,這才抽身退出樹林
    唐寅離開龍門山,找到自己藏于隱蔽之處的馬匹,騎馬快返回大平城一路上,唐寅也是邊走邊觀察,現在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硬敵癸亥軍不太現實,只能想其它的辦法
    他一路催馬狂奔,余里的路程,他只用一個多時辰就跑到了等他回到大平城內,殷柔、湯遠、高誠海等人全部迎了出來
    殷柔快步來到唐寅的近前,仔細打量他的周身,見他身上傷,這才放下心來,不擔憂地埋怨道:“寅,你怎么才回來,我都快擔心死了”
    唐寅一笑,說道:“想打探出有用的消息,就得花點時間嘛”
    湯遠和高誠海雙雙拱手施禮,然后如釋重負地說道:“風王殿下平安歸來,實在是太好了”頓了一下,湯遠又正色問道:“殿下,現在桓軍的情況如何?”
    唐寅幽幽說道:“目前桓軍正在休整,是在大舉進攻之前做最后的休整”
    聽聞這話,在場的眾人不倒吸口涼氣湯遠緊張地問道:“那……那桓軍會在何時來攻?”
    唐寅看了看周圍的眾人,一一頓地說道:“明日一早”
    這句話,可把眾人嚇得不清高誠海臉色蒼白,結結巴巴地說道:“怎么這么快……我們,我們還有好幾支援軍沒有趕到呢,現在總共才三萬人啊”
    “癸亥軍的兵力在八萬之上,而且已經做好了破釜沉舟一戰的準備,此戰要如何來打,諸位大人都說說”
    在眾人的簇擁下,唐寅拉著殷柔走進大堂,居中而坐,說話時,兩眼射出精光,環視下面的眾人
    不等旁人說話,高誠海已急聲說道:“桓軍的兵力太多了,數倍于我,而且還是桓國的中央軍啊,我方必定不敵,還是……還是先撤退,放棄大平城……”
    他話音未落,湯遠勃然大怒,他質問道:“我們能撤得走,可大平城的數萬姓也能撤得走嗎?現在棄城,豈不是把全城的姓扔進虎口,吳家莊的慘狀你不是未見?”
    高誠海被訓斥得身子一哆嗦,他急忙改口道:“郡大人,下官……下官是意思是讓風王殿下和公主殿下先撤離大平城,下官身為城主,就算粉身碎骨,也要與全城姓共存亡”
    湯遠冷哼一聲,未再看他,他向唐寅和殷柔拱手說道:“兩位殿下,高大人所言也不道理,桓軍將至,我方將士實難抵御,兩位殿下還應盡快撤離才是啊我等地方官員,必會在大平城與桓軍死戰到底,拖住敵人”
    “撤到哪去?”唐寅反問道,不等湯遠答話,他又道:“現在龍門郡全郡的軍兵基本都在這里,你要本王跑到哪里能安全?以寡敵眾,以弱戰強,未必就一定會輸,身為一郡之,不謀破敵之策,只想死戰到底,以身殉國,難道這就是稱職嗎?以本王來看,湯大人還不如高大人呢,依高大人的辦法至少還能保住三萬將士的性命,而你與敵力戰的辦法,只會把將士們和全城的姓統統害死”
    湯遠被唐寅說得臉色一陣紅,一陣白,憋了半晌,方問道:“風王殿下可有良策?”
    “你在問本王?”唐寅氣樂了,說道:“你是本地的郡,對本地應該了如指掌才是現在已經知道敵軍會何時來攻,你這位郡是不是也該想想哪里適合設伏,哪里可以打敵軍個出其不意、措手不及啊?”
    老頭子現在是有些被急糊涂了,聽唐寅這么一說,他眼睛頓是一亮,對啊,自己怎么只想著要堅守城邑,而忽略了出城作戰、主動出擊的策略
    正所謂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何況己方是地主,占有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并非一點取勝的機會都沒有
    湯遠拍了拍自己的腦門,連連點頭應道:“殿下教訓得極是,請容微臣好好想一想,再想一想……”
    唐寅看著湯遠,有些哭笑不得,人上了年歲,反應會變慢,這倒是可以理解的,但一郡之如果連處變不驚這樣的心理素質都不具備,就太不應該了如果把湯遠放到風國,做郡也是不合格的
    這時候,高誠海突然開口說道:“風王殿下,臣倒想起有一處地方適合設埋”
    “哦?”唐寅轉頭看著高誠海,說道:“高大人說說看,是哪里?”
    高誠海讓人趕快把地圖拿過來,然后走到唐寅近前,說道:“風王殿下,從吳家莊到大平城,只有這一條官道,也只能走這一條道,在這里,”說著話,他手指著地圖,繼續道:“這里的地勢兩邊高,中間低,而官道就位于中間的低點,每逢下雨,官道都會積水,人畜難行,臣以為,我軍可以在這里兩邊的高地進行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