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551

  【】shouda8本章節雄霸手打{非凡手打本章節shouda8}第五五十一章
    唐寅邊看著地圖,邊聽著高誠海的分析***等后者說完,他看向湯遠,問道:“湯大人,你認為高大人所言如何?”
    不管怎么說,湯遠可是武將出身,而高誠海只是官,相對而言,唐寅加看重湯遠的意見
    湯遠也起身走上前來,眉頭緊鎖,低頭看著地圖,思慮良久,他緩緩點下頭,兩眼放光地說道:“這里倒是個適合伏擊的好地方如果天氣允許,沒有下雨的話,我方還可以采取火攻,事先多預備草藤,做成球狀,澆上黑油,點燃之后將其推下去,也夠讓桓軍喝一壺的”
    唐寅眨眨眼睛,隨后拊掌大笑,說道:“辦法這不是有了嘛就這么辦,在這里,我們打桓軍個伏擊戰”
    說完話,見湯遠和高誠海都在呆呆地看著自己,他用手指敲了敲桌子,身子前探,催促道:“都看著本王作甚?快去準備啊”
    “啊?是、是,臣等這就去準備”以湯遠為的玉國官員們如夢方醒,紛紛應了一聲,急匆匆地向外走去
    高誠海所說的這段官道正好位于大平城和吳家莊之間,也是從大平城去往龍門山的必經之路
    對于龍門郡而言,龍門山不僅為本郡了豐富的藥材,而且還了大量的木材和石材,所以進出龍門山的官道也是非常重要的,只是當初修建官道的時候地方官府就貪圖方便省事,把官道修在了洼地,每逢多雨時節,官道就會變成一場災難,積水最多處能達到一人多深因為這條官道在大平城的管轄范圍之內,高誠海為此事也頗感頭痛,他不是不想解決,而是法解決,若想重修一條官道那得耗費大量的人力和財力,這不是他區區一城能承擔得起的,他為此事上報過多次,可一直沒有得到解決
    誰能想到,就是這么一段常常令他焦頭爛額的官道,現在卻恰恰成了伏擊敵軍的最佳地點
    唐寅不放心把殷柔一人留在城內,帶著她隨玉軍一同出城在湯遠的指揮下,三萬人的玉軍被分成兩部分,一部分埋伏在官道的北側,一部分埋伏在官道的南側
    龍門郡多山多林,草藤很容易找到,玉軍抵達埋伏地點后,立刻開始著手準備,軍兵們上下齊動,連運送帶采集,收攏了大量的草藤和油料
    他們的油料不同于火油,又黑又粘稠,玉人稱之為黑油,唐寅還特意嗅了嗅,立刻判斷出來,這其實是原油不清楚玉人是從哪里采集出來的,不過用原油的效果遠勝過火油
    玉軍將士們先是以干柴和草藤編制成一人多高的球狀體,然后再把原油澆在上面,這東西要是燒起來滾進人群中,火一旦粘身想撲都撲不滅
    唐寅邊看邊點頭,湯遠的統兵還是不錯的,至少在他的指揮下,玉軍做事的效率很高
    經過大半夜的籌備,三萬人的玉軍制作出數以千計的藤球,全部掩藏在官道兩旁的高坡上
    唐寅親自去巡視,先是到官道兩側的高坡上查看,而后又下到官道,舉目向兩側張望,沒有現不妥之處,這才退回來
    接下來,他們要做的就是等桓軍的到來
    趁著等待的這段時間,唐寅將湯遠、高誠海等玉國官員召到自己身邊,抽出佩劍,一邊在地上劃動,一邊說道:“等桓軍到來的時候,大家不要驚慌,也不要急于動手,先放一萬左右的桓兵通過,而后再突然難,以火攻殺傷桓軍的同時,把桓軍的隊伍切成兩截,到時我們可以以多打少,將放過去的一萬桓軍全殲,盡可能多的殺傷敵人”
    這些玉國官員當中,真正有領兵打仗實戰經驗的只有湯遠,老頭子邊聽邊點頭,等唐寅說完,他臉上露出興奮的光彩,贊道:“殿下所言極是,以火攻殺傷敵人中軍,阻隔敵人后軍,我方全力攻擊敵人前軍,這是善善之策啊”
    一旁的高誠海看看唐寅,又瞧瞧其他眾人,皺著眉頭,咧著嘴,愁眉苦臉地說道:“以火攻偷襲敵人固然是好,但……就怕突然下雨啊”
    此言一出,立刻惹來周圍人的一致白眼,即便唐寅聽了這樣的晦氣話也氣得差點把手中佩劍砸在高誠海的腦袋上
    轟隆——高誠海話音剛落沒多久,天空中突然傳來悶雷之聲,這一聲雷響,也讓在場的眾人心涼半截殷柔是緊張的抓住唐寅的手,握得緊緊的高誠海說得沒錯,火攻最怕下雨,現在若是下起雨來,他們折騰一晚上所做的種種準備都將成為用功
    唐寅站起身形,緩緩抬起頭來,仰望夜空,只見天空之中,陰云密布,將星月統統都遮擋住高誠海的話不會這么靈驗,難道真要下雨不成?這是天絕自己嗎?
    他正想著,突然面頰一涼,一滴雨水落到他的臉上
    他抬手抹了一下面頰,而后慢慢垂下頭,兩眼直直地凝視著高誠海高誠海這時候臉都白了,恨不得抽自己兩嘴巴,怕什么來什么,還真被自己的烏鴉嘴給說中了
    他正懊悔不已的時候,猛然感覺周圍的氣氛不對勁,他舉目一瞧,在場的眾人不用殺人一般的眼神瞪著自己,包括唐寅在內
    高誠海身子一哆嗦,急忙跪地叩,顫聲急道:“風王殿下,并非小人口出晦言,而是……而是現在正值本地多雨時節啊……”
    唐寅也只是一肚子的怒火從泄罷了,倒不是真的怪罪高誠海,如果他的嘴巴這么靈驗的話,那他就是東海龍王了
    沒有人說話,在場的眾人皆是一言不,氣氛壓抑的快讓人窒息
    噼噼啪啪——很快,雨滴開始連續掉落下來,淋在眾人的盔甲上,劈啪作響,同樣的,也把在場每一個人的斗志都澆得透涼、透涼
    剛開始還只是小雨,很快,小雨就變成了瓢潑大雨,雨水仿佛是天上傾灑下來似的,落到地上都濺起了高高的水霧
    正所謂是禍不單行暴雨驟至已經夠讓人們心涼的了,這時候,又有探子快馬回來稟報,稱桓軍的主力已經行出龍門山,正冒雨向大平城進
    聽聞探報,湯遠再坐不住,挺身而起,向唐寅拱手說道:“殿下,這場伏擊是打不了了,我們現在得趕快撤退”
    唐寅瞇了瞇眼睛,伸出手來,停在空中,等了好半晌,他搖頭說道:“不要急,再等等”現在雨下得很大,但風也極快,很有可能將烏云刮到別處,這是唐寅心中唯一的希望
    “殿下,我們要是再不撤退,可就來不及了”湯遠走到唐寅近前,急聲說道
    唐寅轉過頭來,怒視湯遠,正色問道:“本王的話,你聽不懂嗎?”
    湯遠被他凌厲的眼神嚇了一跳,未敢再多說半個,躬身施禮,退后數步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在場的玉國官員和軍兵們不是急得滿頭大汗,眼看著來勢洶洶的敵軍越來越近,人們不知道己方現在還要等什么
    過了大概半個多鐘頭的時間,忽然有玉兵士卒興奮地驚呼道:“雨停了、雨停啦”
    人們下意識地紛紛取下頭盔,仰面望天,可不是嘛,剛才還是陰云密布,瓢潑大雨,現在已是天邊泛起了魚肚白,天上亦是一滴雨水都沒有了
    一瞬間,玉**兵許多人都興奮地大叫起來,人們忘乎所以地在泥濘的地上又蹦又跳,湯遠和高誠海等人也是激動得手舞足蹈,沖到唐寅近前,連聲說道:“殿下,真是天助我玉國啊,現在我們還是可以采取火攻的戰術”
    唐寅的臉上帶著淡然的笑容,實際上,他的心里也樂開了花,他眼珠轉了轉,急聲問道:“我們還剩下多少黑油?”
    湯遠一愣,回道:“還有很多啊”
    “倒掉”唐寅兩眼放光,說道:“統統倒進官道和山坡上”
    “啊?那……那萬一被桓軍現了怎么辦?”湯遠膛目結舌地問道
    “天還未亮,又剛剛下過大雨,桓軍又怎能分辨出地上的是水還是油,快,按照本王的意思去做”唐寅沉聲喝道
    湯遠精神一震,暗道一聲對啊,自己怎么沒想到這一點呢如果剛才未下過雨,直接把油倒在路上,必會引起桓軍懷疑,可此時剛剛下過大雨,桓軍只會把油當成積水啊
    他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感覺和風王在一起,自己的頭腦就變得不靈光了
    他急急傳令下去,把全軍剩下的黑油全部倒在官道及兩側的山坡上,一旦敵軍進來,便會深陷火海,想沖上山坡逃走都沒有機會
    郡一聲令下,玉軍將士齊動,一桶桶的黑油被傾倒在官道及兩側的山坡他們這邊剛把油倒完,又有探子回報,桓軍的斥候已距離己方不足兩里
    湯遠下令,全軍隱蔽,沒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