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552

  第五五十二章
    癸亥軍的斥候是一行馬隊,足有五十多騎,一路上策馬狂奔,行過唐寅等人的伏擊地點時,片刻都未停,直接穿行而過。【】[]
    等把桓軍斥候讓過去一刻鐘左右的時間,癸亥軍的主力在人們的視線中出現。現在天邊已經放光,天色即沒有全亮,但也不是特別黑暗。
    攏目望去,這支桓軍隊伍沒有打任何的旗號,但兵馬卻是鋪天蓋地,蔓延在官道之上,黑壓壓的一片,分不清楚個數。
    如果沒有親眼所見,只聽桓軍有八萬多人,感覺也不是特別多,現在出現在自己的視野之內,人們便會真真切切地領悟到什么叫‘人多一萬,邊沿,人過十萬,扯天連地’這句話。
    走在桓軍最前面的正是癸亥軍的第一兵團,這批桓軍將士,各個都是兵強馬壯,雖說在深山里經過長時間的長途跋涉,軍容顯得臟亂不整,但掩蓋不住將士們的精銳之氣。
    沒等交手,單看桓軍的陣容,埋伏在高地上的玉軍士卒們便開始高度緊張起來,人們一個個面色凝重,繃緊神經,下意識地握緊手中的弓箭,有不少軍兵身都突突直哆嗦。
    地方軍不比中央軍,軍兵們沒有經歷過大戰,也未經受過正規的系統訓練,更實戰經驗,許多士卒都是不到二十歲的少年人,讓他們去和正規中央軍硬碰硬,而且還是以寡敵眾,那疑是以卵擊石。唐寅出主動出擊的戰術,也是有他的道理和經驗的。
    很快,桓軍的主力隊伍進入玉軍的埋伏地點,按照唐寅事先交代的那樣,玉軍沒有馬上展開攻擊,而是等著把桓軍的第一個兵團讓過去。
    癸亥軍內。嚴熙和韓石騎著戰馬,并肩而行。
    邊走著,嚴熙邊不時扭動身軀,剛那場暴雨把桓軍也澆得不輕,包括嚴熙在內,盔甲內的衣裝都已濕透,現在粘在身上,涼颼颼的,極不舒服。
    他拉了拉自己的領,對身邊的韓石說道:“哎呀,想不到這雨這么快就停了,早知這樣,我們真應該等雨停了再走。”
    韓石端坐在馬上,穩如泰山,雖說雨水順著他的衣襟也在不時的滴落下來。他淡然一笑,說道:“我倒是希望這場雨能下得再大再長一會。”
    嚴熙不解地看著他。韓石說道:“雨中不利行軍,我們知道,敵人也知道,正因為這樣,更容易打敵人個措手不及。”
    “呵呵!”嚴熙笑了,說道:“韓將軍多慮了,大平城只是一座丸小城,據報,城內守軍滿打滿算也就三萬來人,而且還都是地方軍,我軍將士只需一輪強攻,足可以攻破城池。”
    對于桓軍的戰斗力,韓石實在不敢高估,他聳了聳肩,說道:“希望如此吧!如果此戰還不能擒下風王,我們也就只能接受失敗,收兵回撤了。”
    “韓將軍不想再繼續打下去了?”
    “深入敵境,給我們的時間只夠打一次戰斗的,拖延下去,恐怕想撤退都沒有機會了。”韓石幽幽嘆了口氣,如果當初桓軍能把風王和公主一并擒下,也就不會有今日的麻煩了。
    那么精明的韓石,此時想的也是去偷襲大平城,打玉軍個措手不及,而完全沒有想到玉軍會在半路上設伏,要反打自己個措手不及。
    癸亥軍士卒們經過玉軍埋伏地點的時候,只是感覺這里的道路特別泥濘,根本沒有察覺到地面上已然灑滿了黑油。
    一批批的桓軍在玉軍的眼皮底下暢通阻地通過,埋伏在官道兩側的玉軍士卒們都把眼睛瞪得大大的,不少人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連大氣都不敢喘。
    眼看著整整一個兵團的桓軍已經穿過己方的伏擊范圍,湯遠忍不住看向唐寅,眼神中充滿了焦急之色,就在他忍不住想要問之時,一直在偷偷向下觀望的唐寅縮回頭來,向他揮手道:“可以動手了!”
    這話讓周圍眾人的身軀同是一震,湯遠眼中精光一閃,對傳令兵喝道:“放響箭!”
    嗖——吱——有玉軍士卒將早已經準備好的響尾箭全力向射高空,那尖銳又悠長的哨音立刻劃破寧靜的天際。
    隨著響尾箭射出,也拉開了玉軍全面火攻的序幕。官道兩側的玉軍士卒們紛紛點起火把,燃著圖滿了原油的藤球,以長桿頂著,將一顆顆的藤球推下高坡。
    只是一瞬間,從官道兩側的高坡上滾下的火球就有數顆之多。
    如果單單是火球還不算恐怖,要命的是,火球所過之地,地上隨之起火,也就是在一眨眼的工夫,長達兩里多地的官道化為了一片火海。
    這一場突如其來的火攻,對于毫防備的桓軍而言實在太要命了。
    身處于火海之中的桓兵們慘叫聲四起,哀號聲震天,偌大的官道之上,到處都有渾身冒火的桓軍將士,人們被燒得皮開肉綻,身上、臉上血肉模糊。
    許多桓軍將士們還想逃出火海,尖叫著向兩側的山坡攀爬,可是山坡上的火勢比官道上的火焰小不了多少,雙手剛扒到山坡上,立刻被燒焦。
    有修煉靈武的桓將罩起靈鎧,還想用靈鎧阻擋火焰,可是靈鎧是把火焰擋在身外,但靈鎧之內的身軀卻被高溫蒸熟了……
    數桓兵桓將成群成片的倒在火海之中,人們叫著、喊著,互相踐踏、推搡,最后皆被燒成黑黢黢的一團,許多人是抱在一起的,炭化后的尸體都熔到一處,想分也分不開。
    若長的官道,現在已變成活生生的煉獄,如同火人一般的人們在火焰中奔跑,撲倒,爬起來繼續狂奔,又再次撲倒,直到他們再也爬不起來為止。
    官道兩側山坡上的玉軍將士們原本已準備好弓箭,想在火攻的同時并以箭陣射殺敵軍,但現在,人們都看傻了眼,一個個呆站在原地,望著腳下官道上的慘狀,忘記放箭,或者說已經沒有必須再去放箭了。
    這些玉國地方軍從沒有見過這樣的慘景,即便身處于火海之中的是敵人,他們仍不由自主的連連打冷戰,不少人都是連連后退,閉著眼睛,捂著耳朵,看不敢看,聽也不敢聽。
    唐寅現在可沒時間在這里看熱鬧,別看現在桓軍被這把大火燒得慘絕人寰,但若等人家反撲上來,己方的將士們會比那些被燒死的桓軍慘上十倍、倍。
    他抽出佩劍,向左右的玉軍高聲吶喊道:“凡我軍將士,隨我殺敵!”說著話,他留下高誠海等一部分軍兵照顧殷柔,自己則一馬當先的向癸亥軍第一兵團沖殺過去。
    在唐寅的率領下,三萬玉軍向先前被放過去的敵軍沖去。此時,癸亥軍第一兵團的士卒也正在向山坡攀爬,打算反擊埋伏在山坡上的敵人,雙方一個下,一個上,碰了個正著。
    看到迎面而來的黑壓壓敵軍,唐寅抖手將佩劍靈化,居高臨下的飛撲下去,隨著咚咚的悶響聲,三名桓兵直接被居高臨下沖來的唐寅撞飛出去,而后,他手中的佩劍連砍帶刺,一口氣挑翻十數名桓兵。
    唐寅勇猛,讓玉軍將士們的士氣大振,他們居高臨下的沖鋒,本就占有極大的優勢,加上士氣又被升起來,更是銳不可當,剛剛沖上山坡的桓軍被玉軍給硬生生地頂了下去。
    三萬對一萬,一方士氣高漲,一方是驚慌失措,按理說,這是一場實力懸殊的戰斗,可實際上,桓軍并未落多少下風,雙方的拼殺亦是各有傷亡,半斤對八兩。
    論是單兵作戰還是團隊配合,桓軍都遠在玉軍之上。戰斗當中,玉軍已把癸亥軍的第一兵團團團包圍,人們的沖鋒一波接著一波,可惜的是,始終沖不開桓軍陣營的外圍防線。
    若是讓桓軍團在一起,己方根本占不到便宜。唐寅快地做出判斷,他喊來湯遠,對其急聲說道:“不要讓兄弟們盲目進攻,你挑出一批精銳之士,把敵陣給我沖散,我方人多,要和敵人打混戰!”
    湯遠急忙應了一聲,召來一批玉軍將領,帶著三千左右的玉軍,對桓軍陣營的中心處展開沖鋒。
    別看老頭已經六七十歲,但仍是老當益壯,他身先士卒地沖在最前面,手持靈刀,揮舞得上下翻飛。
    在湯遠的率領下,三千玉軍精銳仿佛一把尖刀,由桓軍陣營的正中間將其切開。正當老頭戰得興起,悶頭向前沖殺時,前方傳來一聲大喝:“賊將休要猖狂,當我桓軍人了嗎?”隨著話音,一名桓將槍而來,人未到,靈武技能先至,追魂刺迎面向湯遠襲來。
    湯遠釋放靈氣,灌入靈刀之內,以十交叉斬應對。
    靈刺與靈刃在空中碰撞,劈啪作響,二人的技能拼了個旗鼓相當,不分上下。隨著靈武技能釋放完,兩人接觸到一起,刀槍并舉,戰到一處。
    湯遠武技精湛,但對面的桓將也非平庸之輩,只見戰場上刀光劍影,飛沙走石,他兩人直打得天昏地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