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553

  第五五十三章
    和湯遠對戰的這名桓將是癸亥軍第一兵團的兵團長,名叫段堂,靈武高強,在癸亥軍內堪稱第一猛將。【】官場小說文字
    湯遠的靈武是很厲害,但畢竟年事已高,短時間內和段堂還能打個不分勝負,時間一長,老頭的體力就跟不上了。
    他二人又打了二十幾個回合,段堂是越戰越勇,而湯遠則顯得后勁不足,出刀遠沒有剛開始時那么的犀利。
    見狀,段堂心中已然有底,與湯遠又戰了幾個回合后,猛然力,一口氣連續攻出一十二槍。
    這一連串好似疾風驟雨般的快攻,把老頭忙的左躲右閃,上竄下跳,使出九牛二虎之力算把段堂的快攻全部避開,他還沒來得及喘口氣,段堂的后招又接踵而至。
    靈槍乍現出霞光異彩,緊接著,靈亂風向湯遠鋪天蓋地的席卷過去。
    湯遠現在正處于前力已盡而后力不濟的尷尬境地,見對方的靈亂風釋放過來,倉促之間,老頭也同樣釋放靈亂風應對。
    只是這一次他二人所釋放的靈武技能已不能相并論,湯遠所釋放的靈亂風在頃刻之間被段堂的靈亂風所吞噬,而后,空中仍剩余有大量的靈刃,繼續向湯遠襲去。
    靈亂風的攻擊范圍太大,老頭根本從閃躲,耳輪中就聽咔咔的脆響聲不斷。等靈刃全部散去之后,再看湯遠,渾身上下的靈鎧俱碎,身不知被劃出多少條口,他以靈刀拄地,咬著牙硬是沒有倒下,可鮮血順著他的盔甲、衣襟不斷地滴淌下來,人業已是搖搖欲墜。
    一擊得手,段堂眼中的兇光更盛,他手靈槍,一步步地向湯遠走去,獰聲說道:“賊將,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說話之間,他將掌中的靈槍高高舉起,對準湯遠的腦袋就準備猛砸下去。shouda8
    而就在這時,段堂忽覺得身后有破風之聲傳來,他高舉的靈槍來不及砸向湯遠,順勢回掃,橫斬自己的身后。
    當啷!他的靈槍正掃在一柄靈劍上,金鳴聲刺耳,火星爆出一大團。
    段堂心中一顫,動了動被震得麻的手腕,心中暗道:來敵好大的力氣啊!他回身舉目一瞧,在自己的背后站有一人,渾身上下黑色的靈鎧,手中持有一把烏黑色的靈劍。
    他一邊調整自己的呼吸,一邊揚頭喝道:“來者通名報姓……”
    他話音還未落,對方的靈劍已直直向他的胸口刺來,與此同時,耳中也傳來對方陰沉的話音:“風王,唐寅!”
    段堂聞言,大驚失色,想不到己方千辛萬苦要找的風王就在自己的面前,而要命的是,自己現在要獨戰風王。
    他振作精神,大喝一聲來得好,舞動靈槍,將唐寅的快劍擋開,而后手腕一翻,以槍尾猛擊唐寅的面門。
    正所謂一寸長,一寸強。他的靈槍比唐寅的靈劍要長得多,攻擊起來也方便。可是唐寅的身形太快,他的槍尾剛剛擊出,唐寅已如同泥鰍一般閃到他的身側,靈劍斜刺他的肋下。
    這一劍來得又快又突然,把段堂也驚出一身的冷汗,他此時再想閃躲已經來不及了,將牙關一咬,使出同歸于盡的拼命打法,不躲不避,橫槍反掃唐寅的脖頸。
    唐寅冷笑一聲,身急地向下一低,將對方掃來的靈槍剛好讓過,不過他刺出的靈劍也稍微偏了偏,沒有刺中對方的軟肋,將其小腹處的靈鎧挑開一條大口。
    段堂下意識地低頭瞧瞧自己的小腹,暗道一聲好險,他畜力斷喝,以靈亂風擊向唐寅。
    等漫天的靈刃刮過,再定睛看去,面前哪里還有唐寅的影。段堂愣了一下,猛然意識到不好,他半轉回身,再想回槍出招,已然來不及了。
    以暗影飄移直接閃到他背后的唐寅揮起拳頭,重重地砸在段堂的后腦。
    這一記重擊,讓段堂感覺自己像是挨了一悶棍似的,頭腦暈,天旋地轉,他站立不住,直接被砸趴在地,手中的靈槍也摔飛出好遠,鮮血順著鼻孔緩緩流淌出來。
    呼!段堂趴在地上動也不動,身上的靈鎧氣化,眨眼工夫散于形。唐寅上前一步,低身將他的背鎧抓住,向身后一甩,喝道:“綁起來!”
    隨著他的話音,周圍的玉軍士卒蜂擁而上,將摔在自己眼前的段堂拉肩頭攏二臂,捆綁個結結實實。
    桓軍兵團長段堂被擒,全兵團的陣營又被打散,這一下,桓軍的第一兵團開始支撐不住了。
    現在,戰場上的雙方變成了大混戰,已完全沒有陣形可言,雙方的將士們混雜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分不清誰是誰。
    如此的混戰,對于兵力多的一方是最有利的。場上,隨處可見一**的桓軍被數倍于己的玉軍所包圍,經過一番殊死廝殺,最后被人家亂刃砍翻在地。
    兵敗如山倒。癸亥軍第一兵團的潰敗只是一瞬間的事,心戀戰的桓軍將士被殺得四散奔逃,可真正逃走的卻沒有幾個,大多數人都被玉軍所圍殺,還有不少人繳械投降。
    當戰斗進入到尾聲的時候,士氣正盛的玉軍將領們紛紛向唐寅出,繼續進攻桓軍的后軍,一口氣擊垮桓軍全部主力。
    不過唐寅還沒有被眼前的這點勝利沖昏頭腦,只憑己方現在這些地方軍,想要全殲癸亥軍全部,那疑是天方夜譚,根本沒有可能。
    他傳令下去,全軍帶上俘虜,即刻撤退,回往大平城。這時候,有名玉將急匆匆跑過來,看到唐寅,顫聲說道:“風王殿下……湯大人……湯大人怕是要不行了……”
    唐寅吸氣,問道:“湯大人現在在哪?快帶本王去看!”
    湯遠剛受了段堂靈亂風的一擊,其實他身上有靈鎧做保護,已經極大限度的卸去靈刃的殺傷力,雖說身上被刮出許多口,但沒有一處傷口是致命的。
    只是老頭年歲太大,身體不比年輕人,若只是一兩處劃傷還好說,一下出現這么多的傷口,體內的氣血已經耗盡。
    當唐寅看到湯遠時,老頭正躺在一塊平地上,周圍站滿了玉兵玉將,人們的臉上不布滿悲色。
    唐寅分開眾人,走到湯遠近前,低頭一瞧,老頭臉色慘白,目光渙散,出氣多,入氣少,眼看著是不行了。
    他蹲下身,握起湯遠的手,低聲喚道:“湯大人?湯大人感覺怎么樣?”
    湯遠失去神采的雙目緩緩轉動,落到唐寅的臉上,嘴角揚了揚,斷斷續續地說道:“此戰……打得……漂亮……雖以寡敵眾、以弱戰強……但卻打出我玉軍的雄威……老臣……要多謝風王啊……”
    唐寅輕輕拍了拍湯遠的手,含笑說道:“湯大人不要這么說,是本王應該謝玉軍弟兄們……”
    “老臣這次……怕是……不行了……瓦罐不離井口破,大將難免陣前亡……老臣能死在戰場之上……也是老臣的福氣了……”
    聽聞這話,周圍的玉軍將士們再忍不住,紛紛哭出聲來。唐寅暗暗嘆了口氣,輕聲安慰道:“湯大人老當益壯,怎會不行了呢,現在本王便送你回城醫治。”
    湯遠緩緩搖了搖頭,顫聲說道:“我主年幼……只望殿下能多加體量……保…保風玉兩國永盛不衰……”說完這話,老頭也吐出了最后一口氣,微微揚起的頭隨之垂了下去。
    “大人——”
    嘩啦啦!周圍的玉軍將士跪倒一片,哭聲四起。湯遠的死,也讓唐寅的心情又沉重又難過,但現在沒有時間在這里耽擱,癸亥軍的后軍隨時都可能沖殺過來。
    他松開湯遠的手,站起身形,向左右喝道:“都不要再哭了,全軍將士,立刻回城!”
    湯遠陣亡,玉軍的直接指揮權便落到唐寅的手上,在他的指揮下,玉軍將士們帶上俘虜和己方陣亡兄弟的尸體,快地撤回大平城。
    這一場戰斗打下來,玉軍方面的傷亡有五千多人,其中還包括龍門郡的郡湯遠,這也是玉軍方面最大的損失。而癸亥軍方面的傷亡則要慘重得多,單單是被燒死燒傷的將士就有三萬多人,另外最為強悍的第一兵團還被玉軍全殲,連兵團長段堂都被人家生擒活捉,現在,癸亥軍這邊還有再戰之力的將士已不足四萬,強攻大平城也變得不太現實了。
    本想偷襲人家的玉軍結果反被人家所偷襲,傷亡過半,損失慘重,嚴熙這時候已然氣得暴跳如雷,不管不顧的欲找大平城的敵軍拼命,關鍵時刻,還是韓石站出來把他攔住了。
    現在癸亥軍的戰力銳減,將士們的士氣又跌落到谷底,如此狀態,哪里還能去攻城,連自保都困難。
    韓石向嚴熙出,為今之計,只有撤退這一條路可選,若是還要戀戰,有全軍覆沒之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