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554

  第五五十四章
    嚴熙在韓石的勸說下放棄繼續進攻大平城的念頭,率領癸亥軍殘部退回到龍門山內,準備按原路撤走。
    不過他們現在想撤走可就不像來時那么容易了,目前軍中有大量的傷兵存在,經受不起長途跋涉,而且還是在荒山野嶺這么艱苦的環境當中,這就需要桓軍得休養幾日,先處理好部分傷兵的傷勢再開拔。
    對于這一點,韓石倒是不著急,在他看來,己方目前喪失了攻打大平城的實力,而玉軍也沒有實力主動來攻,己方在龍門山里駐扎一段時間,倒也沒什么危險。
    可是這次韓石料錯了,或者說他漏算了一個因素,正在向大平城這邊飛趕來的三水軍和天鷹軍。
    就在玉軍伏擊桓軍的第二日,下午,三水軍和天鷹軍的探子便抵達大平城,見到唐寅之后,向他稟報,兩軍的先頭部隊已接近大平城,目前距離大平城只有五十里。
    這個消息讓唐寅大喜過望,也讓玉國的官員、將領們長松口氣,有三水軍和天鷹軍趕過來增援,己方便再不用怕桓軍了。
    三水軍和天鷹軍這支先頭部隊只有三萬人,但卻是由梁啟和子纓親自率領,大將戰虎、吳廣隨行,下面的將士亦是兩軍的精銳之士。
    當他們抵達大平城時,唐寅親自出城迎接。等眾風將們見到唐寅和殷柔之后,紛紛跪地,施大禮叩拜的同時不熱淚盈眶。三水軍和天鷹軍方面也知道唐寅和殷柔遇襲失蹤的消息,本以為大王這次兇多吉少了呢,現在見到唐寅和殷柔皆平安事,眾人心里又是興奮又是激動,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把眾將一一攙扶起來,唐寅拉著梁啟和子纓二人的手,由衷感嘆道:“我盼你們的到來是盼得望眼欲穿啊!”
    這是實話。現在桓軍是不敢來攻大平城了,但唐寅可不想放他們走,而以玉軍的戰力,主動出擊疑是以卵擊石,現在己方的將士趕到,唐寅終于有了主動出擊的本錢。
    “大王和公主殿下這一個多月來都在哪啊?弟兄們找遍了風國,也未把大王和公主殿下找到。”梁啟邊陪著唐寅往城內走,邊關切地問道。
    唐寅和殷柔相視而笑,隨即他把自己是怎么帶著殷柔穿過龍門山,又是怎么來到大平城的經過向眾人大致講述一遍。聽完之后,就連戰虎也連連感嘆好險、好險。
    子纓揉著下巴,喃喃說道:“現在的桓軍當真是不容小覷,避開我軍主力,出奇兵偷襲我國本土,釜底抽薪,攻敵不備,厲害啊!”
    梁啟笑了笑,聳肩說道:“并非桓軍厲害,只是我軍方面太過于輕敵。”
    說著話,他對唐寅道:“大王,目前桓國把全國的兵力都投放在安國和安桓邊境,這正是我軍長驅直入的好機會……”
    不等他把話說完,唐寅已連連擺手,說道:“這些事可以以后再議,現在,我要的是務必全殲這支桓國的癸亥軍。”
    吳廣好奇地問道:“癸亥軍被大王設伏偷襲,損失慘重,未敢再來強攻大平城,現在已經撤退了嗎?”
    “應該不會!”唐寅搖了搖頭,說道:“吃了一場大敗仗,癸亥軍死傷眾多,撤退之前,一定得休整些幾日。”
    子纓大點其頭,接道:“大王所言沒錯!敵軍休整的這段時間,正是我軍主動出擊,將其一舉殲滅的好機會。”
    梁啟說道:“我軍可兵分兩路,一路正面推進,一路繞行敵后,兩面夾擊,可輕取敵軍。”
    子纓說道:“兵貴神,今晚就是進攻的最佳時機,我們可和敵軍打一場夜戰!”
    有梁啟和子纓二人在,唐寅自己都不用動腦筋了,這兩位都是最頂尖級別的統帥,論是謀劃長遠的戰術戰略還是短兵交接的臨陣指揮,皆人能出其左右。)
    唐寅聽著他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快言快語,忍不住仰面大笑起來,這才是他習慣的風格,三言兩語之間便把破敵的戰術敲定,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具體的準備。
    別看梁啟和子纓只帶來三萬人,但皆為三水軍和天鷹軍的精銳,在唐寅眼中,這三萬將士,勝過玉軍十萬甚至更多。
    他瞇縫起虎目,臉上露出冷笑,幽幽說道:“今晚,我定要一雪前恥,讓癸亥軍有來回!”
    當天深夜。以唐寅為的風軍悄悄出城。三萬將士,人含草,馬銜鈴,悄然聲的向龍門山方向而去。
    為了確保此次行動的隱蔽,已有大批的隨軍探子被梁啟和子纓先行調派出去,解決掉沿途的桓軍崗哨和眼線。
    這一行風軍,仿佛深夜中的幽靈軍團,行進的度極快,馬不停蹄的趕到龍門山一帶。
    進入山林之中,風軍先做短暫的休息,梁啟和子纓二人趁此時間進行分工。
    通過商議,梁啟帶一萬五千人的三水軍精銳打桓軍的正面,子纓帶一萬五千人的天鷹軍精銳打桓軍的背后,梁啟那邊有戰虎輔助,子纓那邊則有吳廣輔助。
    等他二人商量完,向唐寅做了匯報,后者沒有異議,決定隨子纓去繞行敵后。
    唐寅以前有打探過桓軍駐地,對其情況還是較為了解的,也很清楚從哪里繞到敵后最為安全,所以由他領路是最合適的。
    且說唐寅,帶著天鷹軍將士在林中快地穿行,他特意繞了一個大彎,盡可能的避開桓軍的暗哨,雖說浪費不少時間,但行動可以更加隱蔽,不易暴露。
    繞行這一個大彎,唐寅等人足足用掉一個多時辰,當他們神不知鬼不覺地來到桓軍駐地后方的時候,已是凌晨,正好到了和梁啟預定好的進攻時間。
    另一邊,梁啟見寅時已過大半,該是己方動手的時候了,他傳令下去,全軍推進,向桓軍駐地展開進攻。
    隨著他一聲令下,三水軍將士在林中擴散開來,眾人之間的距離都保持在三步左右,像是一面大似的向前緩緩推進。
    正如同他們判斷的那樣,桓軍做夢也沒想到自己的駐地會受到敵人的偷襲,而且來敵還不是玉軍,而是勝過玉軍許多的風軍。
    桓軍上下沒有絲毫的防備,就連在林中布置的崗哨也是毫警惕性而言,放哨的軍兵們三三兩兩的坐在樹下,打著瞌睡。這更是加給風軍的偷襲制造出便利,許多桓軍的崗哨就是在睡夢中糊里糊涂的做了風軍的刀下鬼。
    等風軍已經推進到桓軍駐地近前時,看守營門的桓軍仍在睡覺,不過這些桓軍崗哨當中已經有修靈者的存在,耳力比普通士卒要敏銳得多。
    一名負責看守正門的修靈者最先察覺到異常,在睡夢中他隱約聽到踩壓草叢的沙沙聲響,這名修靈者打了激靈,一下子驚醒過來,本能地向四周觀望。
    破曉前的樹林太黑暗,伸手不見五指,即便是修靈者,可視的距離也只有不到十步。這人張望了好一會,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不過就是感覺有點不對勁,具體他也說不上來。
    他站起身形,隨手從營寨的寨墻上抽下一根火把,緩步地向前方樹林走去。當他走到樹林邊緣的時候,透過火把的光芒,他猛然現樹林中有黑影晃動,這人臉色頓是一變,張開嘴巴,剛要問,就聽嗖的一聲,一支弩箭從樹林中飛出,正中他的胸口。
    “啊——”
    修靈者的叫聲剛剛出,樹林內嗖嗖的破風聲四起,緊接著,是一連串的撲撲撲悶響聲。
    再看這名修靈者,頭上、身上插滿了黑漆漆的弩箭,整個人活像個刺猬似的,兩眼瞪得滾圓,嘴巴大張,卻一句話都喊不出來,身子直挺挺地仰面倒了下去。
    撲通!他的身軀重重摔在地上,沉重的砸地聲也把其余的桓兵所驚醒。
    人們睜開朦朧的睡眼,滿面茫然地面面相覷,很快,有人看到前方樹林邊上有一只火把,奇怪地嘟囔道:“誰把火把仍到哪去了?”
    “不知道!唉?古大哥呢?”“沒看見啊,剛才還在這呢!”“那林子那邊去瞧瞧!”
    數名桓兵搖搖晃晃地走過來,距離遠時,他們只看到火把,沒看到一旁的尸體,現在走近,立刻現了修靈者倒在火把旁插滿弩箭的尸身。
    眾桓兵大驚失色,有人尖叫道:“不好,古大哥他死……”
    桓兵的話還沒有喊完,弩箭飛來,正中他的嘴巴,箭尖由他的腦后探了出來。
    “是敵襲——”隨著這名桓兵的倒地,周圍人總算反應過來,異口同聲地大叫道,不過,他們很快也步了同伴的后塵,從樹林中不停飛射出來的弩箭將他們的身子釘得千瘡孔。
    在這幾名桓兵倒地的同時,從樹林當中竄出一長排風軍。
    這些風軍清一色的手持連弩,一邊向前飛奔,一邊連續扣動弩機,弩箭破風的嗖嗖聲不絕于耳,守在營門口的桓軍士卒接二連三的中箭,紛紛被射翻在地。
    等風軍士卒把弩機中的弩箭都射光,立刻把弩機掛到后腰,抽出佩刀,摘下背后背著的盾牌,一手持刀,一手持盾,向前全力沖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