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555

  第五五十五章
    桓軍根本沒有防備敵人的偷營,被打了個措手不及。【】[]1ingdiankans*當守衛營mén的軍兵反應過來,再想關閉營mén,已然來不及了。
    三水軍所普遍應用的連弩堪稱是近戰利器,弩箭如飛蝗一般,穿梭不斷,破風聲刺耳。只一輪箭shè過后,桓軍駐地的營mén上便net前的空地上躺滿了中箭的桓軍士卒。
    營mén內的桓兵使出渾身的力氣,想把營mén關閉,但這時候風軍已沖到近前。
    只見那飛奔過來的風兵好像猛虎下山似的,順著轅mén還未關閉的縫隙直接撞了進來,將mén后的桓兵沖撞得一陣大1uan。
    沖進來的風兵很快被桓兵砍殺刺死,但同樣的,桓兵想關閉營mén也沒有了可能,隨著沖上來的風軍將士越來越多,轅mén被徹底頂撞開,緊接著,大批的風軍士卒從外面涌入營內。
    雙方將士隨即展開了近身rou搏戰。短兵接戰時,風軍將士們紛紛收起連弩,拿出戰刀與盾牌,頂著盾往前沖殺。
    戰場上之,長矛、長槍撞擊盾牌的當當聲不斷,風兵檔開敵人的殺招之后,順勢沖到對方近前,手中的戰刀掄起,如了瘋似的往前狂砍狂刺。
    耳輪中就聽撲哧撲哧的破甲聲不斷,一片片的血霧從人群當中噴出,shè到半空,慘叫聲四起,哀號聲持續,雙方只接觸的一瞬間,桓兵便被風軍砍翻了一排。
    不等受傷的桓兵從地上爬起,風軍將士已情地從他們身上踩踏而過,等到黑壓壓的人群涌過去后,再看地上,連具完整的尸體都找不到,只剩下一具具血rou模糊的rou團。
    風軍的戰力本就遠在桓軍之上,何況桓軍又準備不足,此時被打得暈頭轉向,毫還手之力。shouda8只一萬五千人的三水軍,沖進桓軍駐地里,將四、五萬眾的桓軍殺得大敗。
    聽聞到外面的hun1uan之聲,嚴熙和韓石雙雙從寢帳中快步走出來,到了外面一瞧,桓軍之內已然1uan成了一鍋粥。
    韓石隨手抓過來一名正向后營奔逃的士卒,厲聲喝問道“這是怎么回事?”
    “將軍,大事不好了,風軍偷營,現在已經殺進營內了!”那名士卒滿頭大汗,一臉的驚慌,身子突突直哆嗦。~~
    “風軍?哪來的風軍?”韓石聞言大驚,一旁的嚴熙也傻眼了,據他們所知,風軍在yu國的兩支軍團都遠在千里之外,怎么會突然來偷營呢?難道是飛過來的不成?
    嚴熙臉sè難看,兩tui軟,搶步來到韓石近前,結結巴巴地問道“風……風軍從天而降,這……這可如何是好啊?”
    直到現在韓石都不太相信來偷營的是風軍,他懷疑是不是yu軍換上風軍的盔甲,假冒風軍前來偷營。
    他沖著嚴“遵命!”那幾名川國shi衛各自chou出佩劍,快地向前營而去。他們剛走出沒多遠,就見前面有一大群桓兵哭爹喊娘的向自己這邊跑來,一個個丟盔棄甲,手中連武器都沒有。
    幾名川國shi衛見狀大怒,喝道“統統站住!你等不去迎敵,都往回跑什么?”這也就是在癸亥軍,如果是在川軍,他們可依軍法直接將逃兵砍殺。
    “風人打過來了,兄弟們抵擋不住了!”桓軍逃兵們沖著幾名shi衛大吼大叫著,一窩蜂地跑了過去。
    川國shi衛見狀,氣得牙根都癢癢,可逃兵畢竟是桓軍,他們想管也管不了。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剛把這群逃兵讓過來,眾shi衛正想繼續向前去查看,這時候,一名風將風風火火的跑過來。
    這員風將,身材格外的高大健壯,站直了,至少得有兩米開外,膀大腰圓,胳膊伸出來比常人的小tui還粗,奔跑起來,腳步聲咚咚作響,活像狗熊成了jing似的。
    再看他手中的武器,是一把巨形的大錘,兩側的錘頭上都鑲滿了尖尖的鉚釘,光是目測,這把巨錘的分量就得不下斤。
    川國shi衛心中一震,面面相覷,其中一人將手中的佩劍靈化,上前兩步,抬靈劍喝問道“來將通名!”
    “風國,戰虎是也!”隨著一聲高亢的斷喝,來人三步并成兩步,沖到這名shi衛近前,舉錘便砸。
    嗡!巨錘下落時所出的破風聲都讓人有種心跳驟停的感覺,強大的靈壓令shi衛來不及chou身閃躲,只能硬著頭皮抬起靈劍招架。
    就聽撲哧一聲,戰虎這一錘下去,把地面都砸出個大坑出來,這看那shi衛,直被砸得尸骨存,只有血rou模糊的碎塊四處飛濺。
    此情此景,讓剩下的那幾名shi衛都驚呆嚇傻,張口結舌地站起原地,動也不動。戰虎一錘砸斃一敵,片刻都不停頓,錘前沖,臂膀掄圓了,將巨錘橫掃出去。
    嗡!仍是那令人窒息的破風聲,錘未到,靈壓先至,壓得眾shi衛喘不上氣來。幾人如夢方醒,有兩人抱著腦袋直接撲倒在地,另有一人使出渾身的力氣向后竄去,最后一人反應慢了一些,被橫掃過來的巨錘砸得結結實實。其身軀好似斷線的風箏,橫著飛了出去,渾身的筋骨寸斷,人還在空中就已然斃命。
    面對風國四大猛將之一的戰虎,幾名川國shi衛連點還手之力都沒有,甚至都失去了jiao手的yu望和斗志,直接被戰虎*人的氣勢所壓倒。
    余下的三名shi衛再不敢多停留片刻,轉身齊齊向后只一會的工夫,戰虎便追上一名shi衛,借助前沖的慣xing,巨錘向對方的后腰狠狠頂住。
    嘭!
    巨錘的垂頭正頂在那人的腰眼上,shi衛痛得大叫一聲,身子仿佛皮球,在地上向前翻滾,足足轱轆出十多米遠,他才停下來,不等他站起身,戰虎跟上來一腳踩在他的腦袋上。
    撲!shi衛的頭顱在戰虎的大腳下好像被砸碎的西紅柿,連頭帶盔瞬間被踩扁,鮮血飛濺出好遠。
    與此同時,戰虎將手中的巨錘向前狠狠一拋,錘子掛著勁風,又砸在另一名shi衛的后腦。
    韓石派出來的五位貼身shi衛,被戰虎一口氣砸斃四位,最后只有一人僥幸跑了回來,等他見到韓石之后,臉已白得毫血sè,身子劇烈地哆嗦著,臉上、身上汗如雨下。
    他慌慌張張地顫聲說道“將……將軍,來……來敵確是風軍,風國猛將……戰虎也……也來了……”
    聽聞手下shi衛的回報,韓石吸氣,來襲之敵竟然真是風軍,太不可思議了!他沉yin片刻,舉目一瞧,疑問道“怎么就你回來了?其他人呢?”
    “都、都死了……都讓戰虎打死了……”那shi衛尖聲叫道“將軍快走啊,戰虎即刻就到,再不走可就來不及了……”
    身為貴族,韓石也是一個眼高過頂的人,但他再狂再目中人,也清楚自己的半斤八兩,如果對陣一般的風將,自己或許還可以應對,但對陣風國的戰虎,自己還差得遠呢!
    他又凝思了一會,猛然抬起頭來,對嚴熙正sè說道“嚴將軍,這仗我們已經打不了了,得趕快撤退,能帶走多少兄弟算多少吧!”
    嚴熙早就沒有抵抗下去的意志,聽聞韓石的話,他腦袋點得像搗蒜似的,急聲應道“是、是、是,韓將軍所言極是,我們馬上就撤!”
    事到如今,嚴熙也顧不上前面那些正在和風軍jiao戰的將士們了,帶上身邊的親兵衛隊以及心腹之人,和韓石向后營逃去。
    他們想從后營逃走,可哪里知道,后營那邊也已經被風軍堵死。以唐寅、子纓、吳廣為的一萬五千名飛鷹軍如秋風卷落葉一般,將桓軍的逃兵來一個殺一個,來一對殺一雙。
    這些桓國逃兵在潰敗中已是丟盔棄甲,連武器都跑沒了,現在面對天鷹軍將士,哪里還有半點的抵抗之力,成群成片的逃兵慘死在天鷹軍的弩箭和刀口之下。
    跑在前面的弟兄接連被殺,后面的桓兵只能調轉回頭,又向營內跑,對于他們而言,自己的四面八方好像都有敵軍,他們也不知道該往就在這種情況下,嚴熙和韓石趕到。見前方有數的己方將士又返跑回來,嚴、韓二人滿腦子的莫名其妙,嚴熙勒住戰馬,大聲問道“你們往回跑什么?趕快出營啊!”
    “將軍,后營外都是風軍,我們跑不出去了!”有桓兵士卒尖叫著答道。
    “啊?”嚴熙和韓石在馬上同是一顫,后營外也有風軍,己方已被風軍包圍了嗎?
    正當他二人心中驚駭,手足措之時,忽聽逃兵的人群里響起一陣慘叫,眾人下意識地舉目望去,只見從后營外殺進了一將,這員風將從頭到馬是一身白,白sè的靈盔白sè的靈甲,跨下一匹白馬,手持一柄銀白sè寒光閃閃的偃月靈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