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556

  第五五十六章
    看清楚這員風將,嚴熙險些從戰馬上一頭栽下去,邊撥轉馬頭,邊向身邊的韓石大叫道“來敵是……是吳廣,韓將軍,快撤!”
    嚴熙或許沒什么才能,但對風國的將領倒是很熟悉,只看一眼便把吳廣給認了出來。1ingdiankans他想跑,韓石一把把他戰馬的韁繩抓住,面sè凝重地搖頭說道“嚴將軍,我們現在還能往哪里撤?往回跑,只能讓我們深陷重圍,坐以待斃,為今之計,也只能拼死一搏了,率領弟兄們,強行沖出去!”
    現在嚴熙徹底沒了主意,聽韓石這么說,他呆呆地點下頭,說道“好……好吧,就聽韓將軍你的……”
    見他那副表情呆滯、滿臉死灰的樣子,韓石就知道已指望不上他了,他深吸口氣,沖著敗退回來的桓軍將士大吼道“眾將士聽令,誰再敢后退半步,一律殺赦!”
    說完話,他沖著嚴熙周圍的親兵shi衛們揮手道“想活命,你們就給我殺光所有臨陣退縮之人!”
    眾親兵shi衛先是看眼自己的頂頭上司嚴熙,見他沒有阻攔的意思,這才硬著頭皮紛紛上前,對著逃過來的己方將士下了死手。原本想往回跑的桓軍見狀,又只能奈地調轉回頭,再繼續向外沖。只是現在他們大多都沒了武器,是赤手空拳的往外跑,想用自己的血rou之軀去撞開天鷹軍的封堵,其場面只能用飛蛾撲火來形容。
    桓軍沖出去一批,被shè殺一批,尸體橫七豎八,鋪了一地。前面的人剛剛倒下,后面的人又沖了上來,結果一樣,依舊葬身在風軍的1uan箭之下。
    只見后營mén的內外,桓軍尸體疊疊羅羅,鋪了一層又一層,時間并不長,尸體已羅起一米多高,鮮血匯聚,流淌成河,將營mén處的地面都染成了血紅sè。
    這是一場毫勝算自殺式的突圍,成千上萬的桓軍連和敵人做正面jiao鋒的機會都沒有,便被覆蓋在密集又恐怖的箭陣之下。
    且說沖入敵營的吳廣,嚴熙和韓石看到了他,吳廣也同樣看到了他二人。mi群2正所謂擒賊先擒王。吳廣深知兩軍jiao戰的取勝之道,他手持靈刀,催馬直奔嚴、韓二人而來。
    韓石不敢與吳廣jiao戰,側馬向一旁閃躲,嚴熙的膽子還沒有韓石大呢,他躲得更快,并一個勁的催促麾下的親兵shi衛以及偏將們頂上去迎敵。
    一時間,有六名桓將催馬迎向吳廣,等他們快到了吳廣近前,六人互相招呼一聲,齊齊釋放靈武技能,那一瞬間生的靈刃和靈刺鋪天蓋地向吳廣襲去。
    吳廣不躲不讓,手中的靈刀乍現出萬道光芒,靈1uan極隨之釋放出來。六名桓將的靈武技能在靈1uan極面前,變得微不足道,漫天的靈刃和靈刺被一瞬見狀,六名桓將不咋舌不已,吳廣果真是名不虛傳,其靈武之高,駭人聽聞。六人再不敢和吳廣拉開距離,催馬上前,做近身hun戰,不給吳廣再釋放靈武技能的機會。
    但吳廣不單單是靈武jing湛,戰斗的技能也格外高,在眾多的風將當中,吳廣或許不是最厲害的那一個,但他絕對是最全面的一個,武兼備,在他身上找不出來明顯的弱點。
    七人刀槍并舉,走馬盤旋,在桓軍的后營戰到了一處。只是頃刻之間,七人便打了十多個回合,吳廣雖然已少戰多,但場面上卻絲毫不落下風。
    觀戰的嚴熙和韓石見己方武將已把吳廣拖住,二人臉上不約而同地閃出喜sè,互相對視一眼,悄然聲的繞過戰場,打算趁1uan突圍出去。
    正在他二人打算渾水mo魚之時,忽聽不遠處有人嗤笑一聲道“嚴熙、韓石,你二人要去哪啊?”
    嚴、韓兩人臉sè同是一變,雙雙轉頭,尋聲望去。
    只見,就在離他二人不遠的一座營帳上,不知什么時候坐有一人,這人身罩黑sè的靈甲,一層層,一段段,紋路分明,好似鱗片,向上看,他未罩靈盔,烏黑的頭自然散落下來,皮膚白皙,五官深刻,嘴角上揚,容貌俊美,而最讓人感覺詭異的是他的雙眼,俊朗的虎目卻是閃爍著綠光,時隱時現,時明時暗,目光掃來,仿佛能看穿人的心扉。
    看清楚這人的模樣,嚴熙和韓石下意識地張大嘴巴,駭然叫道“風王——”
    “咯咯!”坐在營帳之上的唐寅笑了,輕手中的佩劍,幽幽說道“你二人為了搜尋本王,從風國千里迢迢追到yu國,現在本王來到你二人面前了,又為何如此驚訝?”
    說著話,他目光下垂,落到嚴熙的臉上,又淡然說道“當初在貞國,危難之時,是本王救你于水火,本王與你等桓軍將士,同甘苦,共患難,相濡以沫,這份情誼,卻只換來今日的苦苦相*。”
    在唐寅的注視之下,嚴熙身子一哆嗦,竟然從戰馬上滑了下來。
    也不知道他是被嚇的還是被唐寅的話感動的,他兩眼泛著淚光,上前幾步,撲通一聲單膝跪地,哀聲說道“殿下對末將的大恩大德,末將沒齒難忘,這次出兵……這次出兵完全是韓將軍的主意啊……”說著話,他還回頭指指韓石,顫聲說道“末將……末將完全是被*奈,殿下明察,殿下要明察啊!”
    說話時,嚴熙連連叩,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活像他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見他這副模樣,就在一旁的韓石鼻子都快氣歪了,甚至都氣極有種想笑的沖動,你以為現在求饒風王就會放過你?如果風王是如此的心事到如今,韓石已懶得再去理會貪生怕死軟骨頭的嚴熙,他催馬上前,一直來到營帳之下,抬頭怒視著唐寅,將手中的長槍一抬,指向唐寅,大喝道“風王,道不同不相為謀,請恕在下失禮了!”說話之間,韓石的周身散出白sè的靈霧,靈鎧化與兵之靈化同時完全,隨后,他手中的靈槍光芒大盛,靈1uan風釋放出去。
    嗡!
    密集的靈刃向唐寅席卷而去,在一連串的沙沙聲中,唐寅座下的營帳被絞了個粉碎,再看場上,哪里還有唐寅的蹤影。
    韓石心頭一寒,急忙撥轉馬頭,向后觀望。
    剛才還坐在營帳上的唐寅此時竟然出現在嚴熙的身邊,他臉上的表情沒什么變化,還是帶著淡淡的笑容,低頭看著跪在地上汗如雨下的嚴熙,他稍微搖了搖頭,抬起手來,輕拍下嚴熙的肩膀,柔聲說道“如果嚴將軍還想將功補過的話,那么,就砍下韓石的腦袋,將罪魁禍的級獻于本王!”說完話,他直接從嚴熙的身邊走了過去。
    聚于周圍的親兵衛隊們全都嚇傻了眼,看著一步步向自己走過來的唐寅,沒人敢動手,人們反而有快要窒息之感,不由自主地紛紛退讓,人群中硬是分出一條寬寬的道路。
    唐寅看都沒看左右的桓軍shi衛,旁若人、堂而皇之的走出人群。
    韓石見狀,忍不住氣極怒吼,手持靈槍,斷喝道“風賊休走!”說話之間,他催馬沖了過去,手中的靈槍對準了唐寅的后心。
    大搖大擺而去的唐寅連頭都沒回,好像根本就不知道身后來了敵人似的。
    當韓石的戰馬要越過嚴熙的時候,跪在地上的嚴熙猛然站起身形,chou出佩劍,惡狠狠的向戰馬小腹刺去。
    耳輪中就聽撲哧一聲,他手中的佩劍硬生生扎進戰馬的體內,因為慣xing的關系,戰馬繼續向上奔跑,嚴熙的佩劍幾乎把戰馬的半個身軀剮開。
    撲通!戰馬倒地,坐在馬背上的韓石也隨之滾落下來,好在他有靈鎧護體,不然這一摔之力也足夠挫斷他的脖子。
    韓石灰頭土臉的從地上艱難爬起,難以置信地看向嚴熙,大叫道“嚴熙,你瘋了不成?”
    此時,嚴熙的五官都扭曲得變了形,他咬著牙,從牙縫中擠出一句“凡砍下韓石級者,軍階三級,黃金賞兩!”
    他一句話,讓韓石驚呆了,也讓周圍的親兵衛隊們驚呆了。不知過了多久,人們總算反應過來,眾多的桓軍shi衛一邊抹著臉上的汗水,一邊紛紛向韓石圍攏過來。
    韓石臉sè頓變,先是看了看周圍的桓軍,而后沖著嚴熙吼叫道他話還沒有說完,周圍的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喝一聲“殺——”緊接著,一人手持靈刀,向韓石的腦袋惡狠狠劈砍下去。
    韓石嚇出一身的冷汗,急忙橫槍招架,他剛把這一刀擋開,背后聲息的又刺來一把靈劍。
    嚴熙可是堂堂的軍團長,他身邊的shi衛當中不乏出類拔萃的修靈者,這么多人一齊圍攻韓石,就算他有三頭六臂也抵擋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