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557

  【】[]shouda8shouda8{清風手打shouda8}第五五十七章
    嚴熙臨陣倒戈,對韓石下了死手此時戰場上的場面非常之詭異,原本身處同一陣營的嚴熙和韓石在互相殘殺,而本是兩人冤家對頭的唐寅卻站于不遠處,神態自若,仰面而笑
    對于唐寅來說,可能世界上再沒有什么比現在這樣的場面有意思的了
    場內,韓石和嚴熙的侍衛們已打到你死我活的程度在韓石的周圍,橫七豎八倒有十數具侍衛的尸體,但他身上的靈鎧也破裂有數處,不斷流出的鮮血將白色的靈鎧染成了紅色
    眼看著韓石寡不敵眾,漸漸不支,嚴熙快步來到唐寅近前,小心翼翼地說道:“殿下,韓石已插翅難飛,現在……殿下是不是可以原諒末將的……”
    唐寅的目光從戰場上挪到嚴熙的身上,含笑說道:“現在,嚴將軍應該立刻讓癸亥軍的全體將士繳械投降”
    “是、是、是末將這就去傳令,那……那殿下……”嚴熙還想求饒,唐寅冷笑出聲,睨了他一眼,淡然說道:“嚴將軍,你要記住,現在你可沒有和本王討價還價的本錢”
    嚴熙嚇得一縮脖,再不敢多說半句,叫過來一名侍衛,令其趕快拿著自己的令牌,讓那些正與風軍交戰的己方將士立刻投降
    戰斗打到現在,勝負早已沒有懸念,此時嚴熙又下令全軍投降,戰斗也隨之戛然而止,殘存的桓兵紛紛扔掉武器,放棄了抵抗,悉數向風軍投降
    再看韓石這邊,他已戰得渾身是傷,靈鎧支離破碎,鮮血淋漓,好似血人一般
    若換成旁人,這時候恐怕早就倒下了,但韓石卻仍在戰斗只要一息尚存,便要死戰到底,這是川國貴族的信條,也關系到自己和整個家族的榮譽
    打了這么久,自己的侍衛已經倒下二十多號,而韓石還能屹立不倒,這讓嚴熙的面子有些掛不住
    他站在唐寅的身邊,高聲喊道:“韓將軍,不要再打了,如果現在你向風王殿下求情,或許還有一條活路”
    唐寅聞言,暗暗嗤笑一聲,同時不留痕跡地白了嚴熙一眼戰場上的韓石則是兩眼噴火,滿面的猙獰,猛然急出數槍,將周圍的桓軍侍衛*退,接著,槍直奔嚴熙而去,同時大吼道:“厚顏恥的小人,本將今日就算死于亂刃之下,也要與你同歸于盡”
    他想沖出侍衛的包圍圈,可談何容易,他剛沖出兩步,斜刺過來的一刀正中他的大腿
    韓石痛叫一聲,回槍便掃,耳輪中就聽啪的一聲脆響,槍身掃在出手偷襲的侍衛背上,將其打飛出好遠
    他搖搖晃晃的還沒站穩身形,迎面有刺過來兩把靈劍,韓石撥槍招架,當啷、當啷兩聲,雙劍被擋開,可是背后刺來的一劍又命中他的后腰
    這一劍的力道極大,劍鋒由其背后入,在其小腹前探出,直接把他的身軀刺穿韓石吼叫著手腕翻轉,使出個回馬槍,只聽撲哧一聲,位于他背后的侍衛胸膛被靈槍貫穿
    在侍衛到地的同時,韓石也站立不住,身子向前一踉蹌,接著,單膝跪倒在地
    見狀,周圍的侍衛立刻意識到有機可乘,一窩蜂的撲上前來,刀槍劍戟齊落,鋒芒破甲入肉之聲不斷
    再看韓石,身上插滿了利刃,半跪在地上,流淌下來的鮮血將身下的地面都染紅好大一灘韓石拼盡最后一口力氣,嘶吼出聲,全力將手中的靈槍向嚴熙投擲過去
    嗖靈槍破風,出刺耳的尖嘯聲
    嚴熙做夢也想不到韓石在奄奄一息之際還能對自己出致命的一擊眼睜睜看著長槍在空中化成一道電光,直奔自己而來,他整個人站在原地驚呆嚇傻,甚至都忘記了躲避
    就聽撲的一聲,長槍狠狠釘在嚴熙的面前,大半個槍尖都沒入土中,與他的距離之近,只差三寸便要碰到他的腳尖
    嚴熙瞪大眼睛,怔怔地看著在自己面前嗡嗡顫動的槍身,冷汗順著他的雙鬢滾落下來
    這時候,周圍的侍衛們也反應過來,齊齊上前,把嚴熙護住,后者雙腿一軟,站立不住,若非周圍人把他攙扶住,此時他就得癱到地上
    見韓石險些一槍讓己方的主帥斃命,站于他身邊的一名桓軍侍衛眼中兇光頓現,搶步上前,掄起手中的靈刀,惡狠狠向韓石的脖頸砍去
    咔嚓這一刀下去,硬生生將韓石的脖子削斷,人頭飛到半空當中,躍過人群,滾落在地嚴熙見狀,深吸口氣,急急把周圍的侍衛推開,快步來到韓石的人頭近前,將其起,然后用雙手捧著,回到唐寅面前,跪伏于地,雙手將人頭向上一擎,必恭必敬地說道:“殿下,韓石的人頭在此”
    唐寅低頭瞄了一眼,淡淡地笑了笑,轉身向中軍帳而去,頭也不回地說道:“嚴將軍,中軍帳請”
    隨著唐寅進到中軍帳,一干風軍將領們也都跟了進去
    嚴熙扶了扶自己的胸口,平息一下自己的情緒,邁步也走向中軍帳
    他的那些侍衛們也想跟過去,但皆被風軍攔住,并有人快步上前,將他們手中的武器統統繳掉,集中關押起來
    嚴熙已經下令全軍投降,桓軍侍衛們即使不滿風軍的做法,但也可奈何,只能被動接受,一個個像是斗敗的公雞,垂頭喪氣的隨風軍魚貫而去
    且說桓軍駐地的中軍帳內現在這里內外已皆是風軍將士,地上隱約還能看到未干的血跡,空氣中也充斥著一股濃烈的血腥味
    嚴熙從外面進來后,不用旁人話,他自動自覺地跪在唐寅面前,聲淚俱下,邊哭邊哀求道:“殿下,末將率軍潛入風國,偷襲風營,那是奉連平侯的命令,末將領軍深入玉國,搜捕殿下,那是受韓石的蠱惑……末將罪該萬死,還望殿下看在往日的情分上,饒末將一命……”說話之間,他還嗚嗚地痛哭起來
    站于兩旁的風將們見嚴熙這副窩囊模樣,不打心眼里瞧不起,紛紛嗤笑出聲
    倒是唐寅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嚴熙表現的越沒用、越懦弱,他的臉面也就越難看自己就是被這么一個窩囊廢一路追殺,從風國逃到了玉國,情何以堪啊
    他暗暗搖頭,心平氣和地擺擺手,說道:“嚴將軍起來”
    聽唐寅沒有要處死自己的意思,嚴熙心頭大喜,連連磕頭,急聲說道:“多謝殿下,多謝殿下不殺之恩”
    唐寅扶案而起,繞過桌案,走到嚴熙近前,含笑把他拉起,柔聲說道:“嚴將軍說說,桓國接下來的戰術是怎樣,兵力布局又是如何,另外,又與川國有怎樣的磋商與合作”
    嚴熙在桓國的地位可不低,一軍的軍團長,可算是核心將領,他所掌握的情報對風軍而言也是極有價值的
    隨著唐寅的問話,周圍的風將們不約而同地露出正色,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嚴熙
    “這……”嚴熙擦了擦額頭的虛汗,沉吟片刻,把心一橫,說道:“目前,我國……我國在桓安邊境已屯兵四十萬,并由連平侯親自統帥,另外,南亭侯統帥的二十萬大軍亦在秘密向邊境靠攏,我軍欲在這里牽制住貴軍主力;在安國,青云侯統帥三十五萬的大軍與貴國的平原軍和直屬軍周旋,盡可能的拖延時間,而川軍主力則趁機北上,欲一舉攻破安國都城御鎮,亡安國……”
    認真聽著嚴熙的講述,在場的眾人也都暗自皺起眉頭,感覺川桓所用的戰術甚佳
    在風安和川桓這兩大集團的對戰當中,風、川疑是最強的,安、桓則處于弱勢現在川桓聯盟用弱勢的桓國拖住強勢的風國,而強勢的川國則可以專心對付羸弱的安國,一旦安國讓川國所滅,那么勝利的天平自然會向川桓聯盟那邊傾斜,對方也會占據極大的主動
    正在眾人沉思之時,梁啟開口說道:“大王,現在我軍已不能再耽擱半點時間,三水軍和天鷹軍必須得立刻向桓國境內挺進桓國若是置之不理,我軍便可一鼓作氣,南下直取桓都,桓國若是想出兵抵御,務必得從安桓邊境那邊分兵,如此一來,又會給我方的戰軍創造出可乘之機”
    聽聞他的話,子纓連連點頭,應道:“大王,梁將軍所言極是,出兵桓國,已是我軍的當務之急”
    唐寅揉著下巴,邊尋思著邊點頭,過了半晌,他目光一轉,又落回到嚴熙的臉上,說道:“事關重大,需謹慎行事”
    頓了一下,他又道:“嚴將軍,本王要如何才能知道你說的這些是真還是假呢?”
    嚴熙身子一震,急忙抬手說道:“殿下,末將可以誓,所言絕半句虛假……”
    不等他說完,唐寅樂了,嘴角高高挑起,說道:“本王從不相信誓那一套如果你想取信于本王,很簡單,把你的靈魂給我”
    說話之間,唐寅的手掌上呼的一下燃起黑色的火焰,毫預兆,一把抓在嚴熙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