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558

  【】第五五十八章
    唐寅分相信嚴熙現在說的這些話屬于實情,但是,像他這樣反復常的小人,唐寅又豈能留他活命?而且,對于唐寅來說,嚴熙的存活就是對自己最大的羞辱**
    在唐寅的黑暗之火下,嚴熙的身軀立刻被火焰所籠罩,張大嘴邊拼命地哀號著,手腳劇烈地掙扎著,可是很快,他的叫聲便弱了下去,身子也軟綿綿地倒在地上,絲絲的霧氣由他周身冒出,最后被吸進唐寅的鼻孔內
    一個活蹦亂跳的大活人眨眼工夫就變成一具干枯的尸體,在場的風將們也都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戰唐寅的黑暗之火不僅讓敵人恐懼,對自己這邊的人而言也同樣如此
    看都沒看地上的尸體,唐寅兩眼閃爍著精光,沉聲說道:“清掃戰場,然后即刻趕回大平城”
    子纓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他添下嘴唇,清了清喉嚨,問道:“大王,那……被我軍所俘的那些桓軍當如何處置?”
    “坑殺之”唐寅說完,不再理會眾人的反應,邁步走了出去到了帳外,他向守衛在門口的風軍士卒一打聽,得知桓軍侍衛們的關押地點后,快步走了過去
    黑色的火焰仍在他手掌上跳動著,桓軍侍衛當中不乏修靈者,直接殺掉,即可惜又浪費,唐寅可不想錯過這個可以增長自己修為的機會
    韓石說得沒錯,唐寅可不是心慈手軟的大善人,剛好相反,他殺人如麻,冷血得可怕,向他投降,往往要以自己的生命作為代價
    桓國的癸亥軍,十萬人的軍團,在偷襲風營得手之后,卻在玉國全軍覆沒,十萬將士,最終僥幸逃生者屈指可數,幾乎悉數被殺,從此之后,世上也再沒有癸亥軍這個番號
    在風軍打掃戰場的時候,由桓軍駐地中繳獲了大量的物資
    相對于別國而言,桓軍的物資對風國是最實用的風軍裝備的是皮甲,而桓軍用的也是皮甲,材質一樣,款式也差不多,唯一的區別在于顏色不同,風軍的皮甲是黑色,桓軍的皮甲是棕色,只需重涂刷一下顏色,便可直接被風軍所用至于武器,各國皆分別,只要沒有破損,便可以囤積起來作為儲備物資
    此戰,風軍可謂是大獲全勝,自身的傷亡不大,全殲桓軍殘余,等到天色大亮,風軍重集結,凱旋而歸
    回到大平城后,早已得到勝利消息的玉國官員和全城姓們夾道歡迎,把風軍將士們熱熱鬧鬧的接進城內
    接下來,唐寅已準備隨梁啟和子纓南下,率領三水軍和天鷹軍直撲桓軍境內后面的戰斗還有許多,唐寅不放心讓殷柔繼續跟在自己身邊,打算派人送她回風國
    殷柔雖說舍不得離開唐寅,但她也明白,自己是女子,身份又特殊,隨唐寅一同在軍中太不方便,也會增添不少的麻煩,最終她只能奈的接受唐寅的意見
    翌日,唐寅安排了一萬風軍,并命吳廣親自帶隊,護送殷柔回國
    城主府內唐寅幫殷柔收拾細軟之物,高誠海等玉國官員也有前來相送,眾人安安靜靜地等在外面唐寅和殷柔從房中出來之后,高誠海立刻走上前去,同時還向自己帶過來的兩名貌美的婦人連連招手他賠笑說道:“公主殿下,這兩位是小人的妻妾,公主殿下一路遠行,路上需有人照顧,小人的妻妾可幫公主安排起居,公主使喚”
    唐寅聞言,暗暗點頭,高誠海做事倒是想的很周全
    如果他隨便找來兩個丫鬟、侍女,不知跟不知底,自己還不放心呢,用他的妻妾,不管會不會伺候人,至少能靠得住,讓人安心
    殷柔對高誠海笑道:“本宮已討擾高大人多日,心里十分過意不去,怎么還好意思麻煩高大人的夫人呢?”
    她話音剛落,唐寅已接話道:“柔兒也不要辜負高大人的一番心意嘛”說著話,他又笑吟吟道:“高大人對公主的照顧,本王會銘記于心,日后,必有重謝”
    “哎呀”高誠海急忙躬身施禮,連聲說道:“風王殿下真是折殺小人了,小人能為兩位殿下盡綿薄之力,是小人上輩子修來的福氣,怎還敢圖回報呢”
    “哈哈——”唐寅忍不住仰面而笑,拍拍高誠海的肩膀,說道:“如果高大人什么時候想到風國謀個一官半職,本王歡迎至極啊”
    高誠海面露喜色,再次躬身施禮,美滋滋地唱吟道:“小人多謝風王殿下厚恩”
    不管他想不想去風國,但能為自己多留出一條后路,總是件好事廣鋪路,多搭橋,這向來是聰明人的行事作風
    唐寅樂了樂,拉著殷柔的手,向外走去,同時說道:“柔兒,我已通知朝廷,讓朝廷派兵在泗水郡等候”
    頓了一下,他又柔聲道:“雖然是在玉國,但路上也要多加小心,到了泗水,記得要第一時間信于我”
    殷柔噗嗤一聲笑了,小腦袋連連點動,應道:“好啦,你怎么變得這么嘮叨,都說過好多遍了”
    唐寅聳肩說道:“因為我關心你嘛”
    “有多關心?”殷柔笑著看向唐寅,兩眼閃動著迷人光彩
    唐寅托著下巴,想了半晌,含笑說道:“不告訴你”
    殷柔不滿地嘟了嘟殷紅的嘴唇,頓了一下,她話鋒一轉,問道:“寅,我走之后,你也要去桓國嗎?”
    “恩”唐寅輕輕點下頭,說道:“我打算明日便動身”
    他話音剛落,跟在后面的高誠海突然插嘴道:“殿下明日還不能走啊”
    聽聞這話,唐寅和殷柔同是一皺眉,他二人停下腳步,回頭齊齊看向高誠海后者也意識到自己失言了,就算自己耳力好,聽到了風王和公主的談話,也不該插嘴說話
    他身子一震,快步上前,低聲說道:“風王殿下,我家大王的儀仗已接近龍門郡,不日便會抵達大平城,風王殿下還是與我家大王一同南下的好,我家大王還帶來三個軍團……”
    他這番話本沒什么,但說者意,聽者有心,等他說完,殷柔立刻放棄了離開的念頭
    以前她就常常聽說唐寅和玉王靈霜的關系非同尋常,對其很是喜愛,現在,她倒想看看這位玉王到底是個什么樣的女人何況,同為女人,玉王都能留在軍中,自己又為何不能?
    想到這里,她反拉住唐寅的手,笑瞇瞇地說道:“寅,既然玉王妹要來,那我也不走了,我對玉王妹一向是只聞其名,未見其人,這次難得有機會可以相會,我可不想錯過呢”
    看殷柔笑得如此虛情假意,唐寅頓時感覺頭大,額頭上拉下來三條黑線而且他現在還不能拒絕殷柔,論找什么樣的借口,都會讓她多心
    他抬起手來,輕輕敲了敲自己的腦袋,沒有多說什么,轉過頭來,把手中的小包裹直接塞進高誠海的懷中,柔聲說道:“高大人的醒,還真是及時啊”
    呸自己這張嘴啊高誠海又生出給自己兩耳光的沖動……
    唐寅對殷柔一笑,輕扶她的香肩,笑道:“不走就不走留下來也好,其實,我也舍不得柔兒離開”
    “是嗎?”殷柔故意瞇眼睨著唐寅,嘟囔道:“不會嫌我留下來妨礙你和玉王妹增進感情?”
    “哈哈——”唐寅大笑,只是笑得很尷尬,他一攬殷柔的腰身,說道:“怎么會呢,柔兒這次可錯怪我了”
    殷柔哼哼兩聲,甩開唐寅,大步走回自己的房內看著殷柔離去的背影,高誠海暗暗咧嘴,一邊抹著額頭的虛汗,一邊喃喃說道:“公主殿下……不會生氣了?”
    “那你說呢?”唐寅白了他一眼,奈地搖搖頭,也邁步向殷柔的房內走去
    因為要等靈霜和玉軍的到來,唐寅和殷柔繼續住在大平城
    靈霜還未到,倒是三水軍和天鷹軍的主力先來了,只隔一日,程錦、樂天、艾嘉、阿三阿四、傲晴、肖敏等人一同抵達大平城
    等他們見到唐寅和殷柔后,不激動異常,肖敏忍不住抱著殷柔大哭,程錦、樂天、艾嘉、阿三阿四等人則在唐寅面前跪倒一片,邊哽咽著邊請唐寅恕保護不周之罪
    當初癸亥軍來偷營時,戰局太混亂,眾人全都打散了,等癸亥軍撤走之后,眾人匯合到一處,再找唐寅和殷柔,哪里還有他倆的蹤影
    連日來,人們是東奔西跑,找遍了周邊地區,可是一直都查不出來唐寅和殷柔的消息
    他們也有懷疑大王和公主是不是已被桓軍所擒,或是被殺,但是桓國那邊又毫動靜,如果大王和公主真的被擒或被殺,桓國論如何也不會掩藏消息,反而還得大張旗鼓的向天下宣揚,好打擊風國及其盟國的士氣,使其內亂
    一個月來,唐寅和殷柔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尸,把風國上下也急得亂成一團即使對外封鎖了消息,還是有影響到前方將士的士氣,所導致的直接結果是前線諸軍皆按兵不動,或者說平原軍、直屬軍、戰軍也不知道接下來是該繼續與敵作戰還是該撤回國內,穩定本國隨時可能爆的動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