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559

  第五五十九章
    唐寅和殷柔平安事的消息從玉國傳回到風國,讓連日來慌亂成一團的風國朝廷終于穩定下來,前方將士的軍心也得到平復,程錦等人亦是第一時間從】官場小說文字
    三日后,靈霜親率的玉國大軍抵達大平城。這次玉國派遣的可都是精銳之師,其中央軍最強的三軍團傾巢出動,大有與桓國決一死戰的決心。
    得知靈霜抵達的消息,唐寅、殷柔以及眾多的風軍將領、玉國官員都有出城迎接。在城外相見之后,靈霜沒管旁人,快步來到唐寅近前,先是上下打量他一番,見唐寅神采奕奕,精氣神倍足,毫半點異恙,她這長噓口氣,放下心來,而后欣慰地拉著唐寅的手,動容說道:“聽說王兄遇襲失蹤的消息,我都快急死了。”
    唐寅悠然一笑,說道:“讓王妹擔心了。”說話時,他故作隨意地把手抽了回來,他可沒有忽視身邊傳來的那兩道火辣辣的目光。
    靈霜一愣,敏銳地感覺到唐寅刻意地疏遠,她目光流轉,立刻注意到了和唐寅齊肩而站、并對自己散著排斥和敵意的殷柔。
    殷柔的相貌太引人注意了,幾乎沒有人能忽視她的存在,若非靈霜太關注唐寅,也不可能直到此時現她。
    雖說靈霜不是個自戀的人,但也知道自己的容貌秀美過人,用萬里挑一來形容毫不為過,可站在殷柔的面前,她也不免生出一股自愧弗如之感。
    她忍不住在心中暗道一聲好美的女人!打小生活在王宮里,靈霜見過的美女不知有多少,但還從沒見過像殷柔這么漂亮這么完美暇的,而且她的美不俗不艷,從骨里透出高貴、空靈的氣質,活脫脫的就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
    靈霜多聰明,她只稍怔片刻便反應過來,這位女肯定就是傳說中的帝國公主殷柔了。
    看來,世間的傳聞也不全是假的,公主的美的確是傾城傾國,也難怪會有傳言說風王當初正是為了公主而甘愿與天下列國為敵硬是接納了天。
    心里明了殷柔的身份,但表面上她卻故意裝成不知,一邊拉著唐寅的胳膊,一邊好奇地問道:“不知這位姑娘是……”
    不等唐寅答話,殷柔已搶先回答道:“本宮名叫殷柔。”
    靈霜的小嘴猛然地張開,本就不小的眼睛瞪得滾圓,恍然大悟道:“啊,原來是公主殿下,請恕本王眼拙,失敬、失敬!”說話時,她還拱起手來,向殷柔深深施了一禮。
    她的禮儀并不妥,但如此夸張的反應,疑是在暗喻殷柔毫公主的氣質和儀態,若非她自己報出家門,旁人根本看不出來她是公主。
    殷柔也不是沒見過世面的傻大姐,自然能看出靈霜的別有用心,她淡淡然一笑,很自然地挽起唐寅的胳膊,柔聲說道:“聽說玉王妹與王兄共事之時,幫了王兄不少的忙,本宮要代王兄多謝玉王妹。”
    “公主說得哪里話,小妹與王兄早有婚約在身,自是一家人,又何談幫與不幫呢!”靈霜咧開嘴,露出兩排潔白的貝齒。
    這兩位,一個是公主,一個是君主,見面之后,言語客氣,但話里話外都夾槍帶棍,也讓夾在中間的唐寅一個頭兩個大。
    他向左右瞥了瞥,正好見到高誠海向自己這邊看來,他雙目一凝,直直地瞪著他。
    高誠海立刻會意,快步走上前來,沖著靈霜躬身施禮,恭恭敬敬地說道:“小人大平城城主高誠海,見過大王!”說完,他又繼續道:“此處非講話之所,大王城內請!”
    他及時的挺身而出總算化解了場上的尷尬,靈霜笑呵呵地點點頭,在眾多風玉兩國將領、官員的簇擁下,隨唐寅、殷柔進入城內。
    名不見經傳的大平城,現在云集著兩位國君、一位公主,可謂是建城以來的第一次,身為城主,高誠海忙里忙外,穿梭不斷,生怕照顧不周,這些人里,他論得罪了誰都吃不了兜著走。
    在城主府的大堂,眾人紛紛落座。坐于上位的是唐寅、殷柔和靈霜,唐寅居中,二女分坐兩旁,下面,坐于左側一邊是風將,右側的一邊是玉將,由于大堂本身的面積就不大,加上風玉兩軍的將領又太多,能坐在大堂內的,軍階幾乎都在中將軍以上,其余的將領,則站在堂外的院里,即便是這樣,向院中望去,兩軍的將官仍是黑壓壓的一片。
    玉軍三個軍團,風軍兩個軍團,合計五十萬的大軍,何況兩國的君主又都在,雙方的官武將加到一起得有二多人。
    大堂內外,皆是人滿為患,雖然人敢大聲喧嘩,但嗡嗡的談話聲倒也不斷,若是平時,以殷柔喜靜不喜動的性格,禮貌性的打個照面后就要閃人了,但是現在有靈霜在,她可不想那么早離開。
    她看看身邊的唐寅,他自從坐下后就沒有閑著,下面的玉將們不時向他說話問安,由于在一起的時間長了,又是征戰又是共事,所以不少玉將和唐寅的關系也都很熟,問長問短,談笑風生。
    殷柔清了清喉嚨,向唐寅那邊靠攏,低聲說道:“寅,這次南征桓國,我要隨你一同去!”
    唐寅正和玉國的大將里屠聊天,也不知道他二人談到了什么,正仰面大笑的時候,忽聞殷柔來了這么一句,他一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又笑了片刻,笑聲戛然止住,他沖著里屠含笑擺下手,示意他談話先告一段落,而后轉過頭來,對上殷柔的目光,低聲問道:“柔兒,你說什么?”
    “我要隨你一同去桓國。”
    “那怎么行?”唐寅正色說道:“這次南下,并非游山玩水,而是去和桓國打仗,深入敵境,處處兇險,柔兒怎能隨我同去?”
    殷柔看眼另一邊的靈霜,接著又小聲問道:“那玉王呢?是不是玉王也不去桓國?”
    唐寅暗嘆口氣,說道:“王妹當然得去桓國,玉軍有三十萬,需要有王妹親率!”
    “為什么她能去得,我就不能去得?”殷柔氣呼呼地說道:“何況玉國又不是沒有將帥!”
    “那不一樣,有君主親征,將士們的士氣會升一大截……”
    “說來說去,你就是不希望我去礙你二人的好事!”殷柔氣呼呼地說道。
    唐寅還想解釋,這時候,另一邊的靈霜也湊了過來,笑問道:“王兄、公主,有什么事嗎?”
    “沒事!”“和你沒關系!”唐寅和殷柔同是開口說道。
    聽著殷柔這毫不客氣地回話,唐寅下意識地撓了撓額頭,沖著靈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靈霜故作愕然,隨后面帶委屈,小心翼翼地問道:“王兄,我是不是哪里惹公主不高興了?”
    “怎么會呢,王妹別多心!”唐寅干笑著說道。
    “那公主她……”
    “只是在鬧小孩脾氣。”
    “可是公主的年紀看上去也不小了。”靈霜特意飄了一眼殷柔,天真又辜地說道。
    唐寅聞言,力地垂下頭,果然,殷柔聽了靈霜的話,小臉氣得漲紅,一對美目像是要噴出火來。自她懂事以來,身邊的人不禮讓于她,誰敢這么和她說話?
    正在殷柔忍不住要作的時候,身后的肖敏悄悄拉了拉她的衣襟,湊到她耳邊,細語道:“公主不要上當,玉王是故意的,她就是想讓公主當著風王和風玉兩國眾將的面出丑,好證明她是和風王最般配的。”
    殷柔是沒有靈霜那么有心計,但也不是傻瓜,聽肖敏這么一說,她馬上反應過來,暗道一聲好險,玉王這個小丫頭看上去比自己還小好幾歲,但心腸怎么這么陰險。
    她強壓怒火,臉上又露出雍容大方的微笑,像是自語地幽幽說道:“童言忌,本宮又豈能與小孩斤斤計較。”
    靈霜暗道一聲可惜,順勢瞥了一眼殷柔身后的肖敏,接著不動聲色地端起茶杯,沖著唐寅和殷柔笑呵呵地說道:“王兄、公主,遠來是客,身為地主,小妹以茶代酒,敬兩位一杯!”
    終于把這個話頭插開了,唐寅如釋重負,趕快把茶杯拿起來,說道:“王妹客氣了,干!”
    和靈霜、殷柔喝了一杯茶,茶杯還沒放下呢,唐寅已迫不及待地看向里屠,笑問道:“里將軍,我二人剛談到哪了……”
    接下來,高誠海令人送上來酒菜,并在院中支起幾個架,下面生好火,又將剝了皮的羊羔一一抬上來,現場烤肉。風玉兩軍的眾將邊吃邊聊,氣氛融洽,笑語聲不斷。
    正當人們吃喝得興高采烈之時,站于院外的高誠海高舉著酒碗,滿臉的漲紅,大聲說道:“其實今日本應該是有湯大人在場的,我等應敬湯大人一杯,告慰湯大人的在天之靈!”
    這一句話,讓場上的氣氛一下冷清下去,人們臉上的笑容也都僵住,尤其是玉將們,不少人面露悲色。
    本地的玉國官員則是大眼瞪著小眼,狠狠盯著高誠海,有人甚至都想把自己的衣服撕下一塊塞進他的嘴巴里。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