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560

  第五六十章
    龍門郡郡湯遠的陣亡,是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的,戰爭就是這樣,沒有誰可以保證自己就一定能活到最后,即便唐寅也沒有這樣的底氣。【】
    只是在這個時候,高誠海突然到湯遠,多少有些不合適,也讓現場的氣氛急轉直下,變得壓抑異常。
    正當人們心中傷感、沉默不語之時,唐寅挺身站起,端著酒杯,震聲說道:“高大人說的沒錯,我等是應該敬湯大人以及那些陣亡的將士們和辜受害的姓們一杯。桓國的癸亥軍雖然已經全軍覆沒,但這個仇并不算完,凡我風玉兩國的將士,皆應團結一致、精誠合作,直搗桓國的都城,打垮桓國的朝廷,讓桓人為他們今日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唐寅的這番話,成功的把場上的傷感化成了悲憤,在場的眾人聽后不是義憤填膺,紛紛站起身形,高舉著酒杯,齊聲說道:“對,我們要為那些慘死在桓人刀下的兄弟和姓們報仇雪恨!”
    說話之間,人們不約而同地將杯中酒一口喝干,然后齊齊摔在地上。
    靈霜偷眼瞧瞧身邊的唐寅,感覺他真的很敏銳,總是能抓住一切機會來鼓舞人心,并在不知不覺間給人們心里埋下仇恨的種。
    這次玉國出兵桓國,所打的旗號是援助盟友風國,其實玉國自身與桓國并過節,將士們也未必是打心眼里接受這場戰爭,可是現在的情況不同了,桓軍侵入玉國,不僅殺害許多辜的姓,而且還導致湯遠以及數千玉國地方軍將士的陣亡,再加上唐寅不失時機的煽風點火,使得玉國出兵桓國的理由變得名正言順,甚至變得與自身的安危息息相關,不得不去打這場戰爭了。
    煽動和激仇恨的因,這也是唐寅在風國國內慣用的手法。/本章節若雨手打shouda8/
    等到宴會過后,唐寅特意把殷柔拉到人之處,單獨談了談。
    按照他的意思,殷柔現在應馬上啟程回國,但后者態度十分堅決,論唐寅怎么說,她就是不肯,最后唐寅也被執拗的殷柔*得沒辦法了,只好勉強同意她留在軍中,但是他也要殷柔必須答應他的條件,不能再與靈霜起爭端,而且還必須得和靈霜吃住行都在一起。
    靈霜身邊有完善的保護措施,侍女、侍衛一應俱全,其中還不乏出類拔萃的修靈者,殷柔和靈霜在一起,即方便又能得到妥善的照顧的保護。
    見唐寅已同意自己留下來,殷柔喜出望外,哪里還會和他討價還價,唐寅的條件她全盤接受。
    和殷柔談好之后,唐寅又去找了靈霜,把自己的安排向她說一下,也是懇求靈霜的同意。
    靈霜倒是答應得很干脆,拍著胸脯作出保證,公主的起居和安全就交給她了,不會讓公主受半點委屈。
    他的條件,殷柔全部接受,他的請求,靈霜也沒說出半個不,二女如此干脆,反倒讓唐寅感覺很是古怪,但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禱,千萬別出什么亂。
    不日,風玉兩國聯軍離開大平城,浩浩蕩蕩的向西南進,直奔玉桓兩國的邊境。行軍十日,這天,風玉聯軍抵達玉桓邊境的重鎮——官豐。
    官豐是邊境城邑,玉桓兩國的商貿要地,原本城中有許多的桓國商人,還開設不少的商鋪,但現在已全被官豐的官府驅逐出去,桓人所開的商鋪也被官府全部接收。
    對于這種邊境小城來說,城邑之所以繁華熱鬧那是因為兩國商人、商隊不斷的進出,現在隨著玉桓變成了敵國,商貿全部終止,城內的景象一下變得異常蕭條,即便是主街道兩旁的酒館、客棧十之**都已關業,街上的行人少得可憐。
    風玉兩國五十萬聯軍的南下,意圖再明顯不過,就是打算從官豐這里直接突進桓國境內。兩軍這么大規模的異動,桓國方面又怎會毫消息?
    桓國朝廷緊急出兵,直接從都城大興抽調出丙辰軍、丁巳軍兩個軍團以及二十萬眾的預備役,并由紫溪侯錢沖統帥,浩浩蕩蕩的北上,前往桓國北方的會亭郡抵御風玉聯軍。
    會亭郡與玉國接壤,以面積來說,在桓國國內也屬大郡,這里是平原地帶,四通八達,不太適合做防守之地,但黎昕給錢沖的命令是,寧可戰至一兵一卒,也絕不能后退半步。
    錢沖對于黎昕的命令頗感奈,也不太看好這場戰爭,讓他還能稍感安心的是,會亭郡地大人多,組織地方軍十分方便,另外,他只需在會亭郡拖住風玉聯軍一段時日,川國支援桓國的物資就能送到他這邊,這也是他率軍對抗風玉聯軍最重要的利器。
    隨錢沖一同前往會亭郡的還有幾位川軍將領,其中名氣較大的是川國的中將軍胡良。胡良是川國老將,善于用兵,經驗豐富,性情剛烈,極為好戰。
    現在,桓軍的每支軍團當中幾乎都有一名或幾名川將,川將在桓軍當中并沒有占主導地位,主要是起輔助作用,放到現代,就類似于隨軍顧問。
    桓軍抵達會亭郡后,在郡城仙石的北面扎下營寨,以郡城做為依托,構件防御,設拒馬、挖壕坑、建寨墻。紫溪侯錢沖打仗或許不怎么在行,但做起防御來絕對算上屈一指。
    他動用了大批的地方軍和勞力,在仙石城的北部連筑三座營寨,營寨與營寨之間有寬寬的寨墻相連,寨墻外有壕溝、拒馬,寨墻內有拋石機以及囤積的滾木、擂石,寨墻上面可以并排站五、六人。
    三座營寨連同寨墻,呈半環形把郡城北面包裹住,一旦有敵軍來犯,三座營寨就是一條堅固的防線,而郡城就是最強有力的后援,可以把物資、補給源源不斷地輸送到前線。
    錢沖所做的這些準備,讓胡良嗤之以鼻,別看這位老將一大把年紀,但好戰之心比年輕人還盛。在胡良看來,與其動用這么多的地方軍和勞力構建防御,還不如把他們統統編入到己方的軍隊當中,主動出擊,以絕對優勢的兵力擊潰風玉聯軍,并趁勢把戰爭的焦點推到玉國境內。
    讓戰火燒在敵國境內,保證本土的太平事,這是上兵之策。
    錢沖和胡良的意見相左,他不認為己方現在具備主動進攻的實力,只要能頂住風玉聯軍的南侵,那自己的任務也就算完成了,他的準則一向是不求有功,但求過,當然,這在胡良看來就是不思進取的表現。
    還沒等開戰,桓軍統帥和川軍將領的作戰思路就出現了極大的分歧。
    對于桓軍在仙石一帶的籌備,風軍探也是探查得清清楚楚,探報一份接著一份傳回到風玉聯軍所在的官豐。
    看著傳過來的敵軍防御圖,唐寅、靈霜以及風玉兩國的將領們不感覺頭大。其實他們不怕桓軍主動出擊,打一場正面交鋒,怕的就是桓軍像現在這樣的龜縮防守。
    這一支幾十萬人的桓軍縮在仙石城內外,己方想強攻下來,那太難了,而且還不知要付出多大的傷亡呢。
    唐寅召集風玉兩軍的眾將,做了一次緊急的磋商,商議此戰到底要如何來打。
    玉國大將石宵出來,強攻桓營,他的理由是敵人的正規中央軍只有二十萬,其余的軍兵,要么是預備役,要么是地方軍,并不足為慮。
    聽完他的意見,別說梁啟和纓連連搖頭,就連玉將里屠的腦袋也搖得像撥浪鼓似的,連聲說道:“不妥、不妥!錢沖其人,極善守戰,看探報,他在仙石城所做的防守也完善得七七八八,我軍若是強攻,非但難以取勝,只怕還要傷兵損將數啊!”
    石宵還想要爭辯,唐寅搶先說道:“里將軍所言有理,強攻非上策。”唐寅議事,一向講求效率,在不可行的戰術上,他不想多浪費時間做討論。
    聽唐寅已明確否決了自己的意見,石宵張開的嘴巴立刻閉上了,到了嘴邊的話也咽了回去。吳廣接道:“據報,桓軍的營寨是由木土混合而成,想以火攻取勝,怕是也不行了。”
    “而且營寨之外又有拒馬又有壕溝,騎兵、步兵皆難以推進。”“若是我們繞開桓軍的營寨,直取郡城仙石呢?”
    “現在桓軍是以營寨做盾,以郡城做依托,我軍若是繞攻仙石,那么桓軍便會以郡城做盾,以營寨做依托,以其郡城的城防,肯定要比營寨堅固得多,也要難打得多啊!”
    眾將們你一言,我一語,做著討論。錢沖在仙石一帶的布防可不是孤立的,環形的營寨和郡城可謂是遙相呼應,論攻擊哪一邊,另一邊皆可作為后援。
    人們商議了好半晌,也沒議出太好的破敵之策。正當他們冥思苦想的時候,沉默良久的唐寅突然開口說道:“既然打不下來,那我們就不要去打它,繞過去!”
    他一句話,把眾人都說愣了,繞過去,繞到哪里去?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