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561

  第五六十一章
    唐寅環視眾將,沉聲說道:“桓軍耗費幾十萬的人力,日夜兼工,在仙石北面建筑起一道這么完善的屏障,它防的是什么,是防我軍南下,它怕的是什么,是怕我軍直取桓都。【】[]既然如此,我軍就逆其道而行之,放棄南下,改向東進軍。”
    “向東?”眾將同是愕然。
    梁啟愣了片刻,眼睛一亮,笑道:“向東是個好辦法!向東可直撲安桓邊境,現在戰軍在外,我軍在內,我軍可以與戰軍打一場配合,夾擊桓國在安桓邊境所囤積的重兵!”
    對啊!現在桓國最主要的兵力差不多都在安桓邊境,己方若是能與戰軍來個東西夾擊,殲滅安桓邊境的桓軍,然后兩方再合兵一處,南下取桓都,誰還能抵擋得住?
    眾將們想明白這一點,不是面露喜色,同是也在心中暗贊唐寅的才思敏銳。其實唐寅的戰略眼光并沒有那么深遠,只不過是腦中靈光一閃一下子想到了著名的馬其防線罷了。
    既然打不了,就想辦法將其避開,向西繞行,耗費時日,即意義也延誤戰機,所以只能向東繞行,既然要向東,正好可以接近安桓邊境,與戰軍匯合一處。
    正當人們興奮不已的時候,里屠皺著眉頭說道:“我軍向東繞行,桓軍也必然會看明我軍的意圖,出兵來襲怎么辦?”
    唐寅笑了,說道:“那不正是我軍想要的嗎?我們不怕敵軍主動來攻,怕就怕敵人縮在城墻、營寨后面,與我軍打防御戰!”
    “恩!”眾將聞言,不大點其頭,里屠想了想,也表示贊同地說道:“風王殿下言之有理!”
    在唐寅的主張之下,風玉聯軍很果斷地改變當初的戰術,放棄南下,改向東進軍,同時派出天眼和地的探子,把情報傳給戰軍,讓戰軍做好準備,和己方夾擊桓軍。
    風玉聯軍制定完戰術的第二天,大軍開拔,離開官豐,南下突進到桓國境內。五十萬的大軍,對于桓國的邊境城鎮而言,連點些微的抵抗都作不出來,相繼被攻占。
    駐守于郡城仙石的桓軍統帥錢沖聽聞消息后也緊張起來,趕緊傳令下去,全軍戒備,嚴守郡城和外圍營寨。
    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風玉聯軍進入桓國境內后并沒有再趁勢南下,而是轉頭向東進軍。
    風玉聯軍的這個舉動讓錢沖大感意外,當然,從內心來講他也長松了口氣。不管風玉聯軍要去哪,只要不來打自己的仙石,不從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南下,那就和自己沒干系了。
    錢沖這位桓將對于進入桓國境內的風玉聯軍能視而不見,放之任之,倒是川將胡良受不了了。他主動來找錢沖,向他議,現在應馬出兵,進攻風玉聯軍。
    聽聞胡良的議,錢沖眼睛瞪得好大,以‘你瘋了嗎’的眼神審視胡良,搖頭說道:“胡老將軍不會看不出來風人和玉人的伎倆?他們現在就等著他們主動出擊呢,好能和我們打一場正面決戰,我豈能中他們的詭計?”
    胡良聞言,鼻子都差點氣歪了,如此怯戰,還哪里有半點一軍統帥的氣魄?
    老頭子咬著牙說道:“我只看出風人和玉人要去往安桓邊境,要與戰軍聯手夾擊桓國于邊境的屯兵,如果現在不出兵阻攔,讓風玉聯軍順利抵達邊境,錢將軍,你可知其后果?”
    錢沖笑了,淡然說道:“不管胡老將軍分析的是對是錯,就算是真的,風玉聯軍要去往邊境,那也是連平侯和南亭侯的問題,我可管不了那么多了。”
    “身為同袍,還何分彼此?”
    “我只知道,我現在若出兵,一旦戰敗,導致會亭郡失守,大王責罰的會是我,而不會是他連平侯和南亭侯。”錢沖冷笑著說道。
    他這么講,胡良都言以對了,或者說是話可說了,對這么一個貪生怕死又自私自利的小人,他還能說什么?
    沉默了許久,胡良重重跺了一下腳,低吼道:“錢沖,我會如實把會亭郡這邊的情況呈報于桓王殿下,請桓王定奪!”
    “傳報官就在外面,胡老將軍,請恕我不送了。”他聳聳肩,并隨意地揮了揮手。錢沖就是這么一塊滾刀肉,水煮不爛,雷打不動,你愛咋咋地,反正他自己就是我行我素。
    胡良氣呼呼地拂袖而去,不過老頭子心里也明白,現在傳給黎昕,肯定是來不及了,他令人趕快傳給安桓邊境的連平侯金勝和南亭侯姜陽,醒他二人風玉聯軍五十萬眾已向他們那邊挺進,前做好相應的準備,同時也在信中到錢沖不肯出兵相助的事。
    他這邊的傳送到安桓邊境金勝和姜陽的手后,二人大吃一驚,五十萬的風玉聯軍向自己這邊來了,而自己此時正與三十萬的戰軍和二十萬的安軍對峙,等風玉聯軍趕到,己方豈不是要對面萬敵軍的合圍?
    目前,金勝麾下的桓軍有四十萬,姜陽麾下的桓軍有二十萬,合計也是六十萬眾,但這么多的兵力想要與風、玉、安三國組成的萬大軍抗衡,仍舊不太現實。
    如何應對眼前的局勢,金勝和姜陽一時間也是束手策。
    同為桓國的四大軍侯,他二人對錢沖再了解不過了,想等著錢沖來救援,那算指望到南天門去了,就算己方的將士們都死光了錢沖也不會派來一兵一卒,此戰只能靠他們自己。
    要戰,以他們的實力定然打不過三國聯軍的夾擊,要撤,那就更不行了,一旦撤離邊境,就等于把青云侯6辰為的四十萬桓軍扔在安國境內,沒有援軍,沒有補給,這四十萬的大軍連同6辰在內,都得交代在安國。
    戰不能戰,撤不能撤,金勝和姜陽現在是騎虎難下,進退維谷。
    關鍵時刻,還是川國的將軍高維給他二人出了個主意,現在要馬出擊,進攻東面對峙的戰軍和安軍,突進安國境內,匯合6辰一部,是戰是撤等到時再做決定。
    高維可是川國的名將,精通兵戰策,善于運籌帷幄,當初正是他制定的釜底抽薪戰術,派出癸亥軍偷襲的風營,顯然讓唐寅和殷柔雙雙被擒。
    金勝和姜陽二人對高維十分敬重,也很重視他的意見,現在聽他建議不撤反進,二人心里也有些沒底。
    金勝皺著眉頭說道:“戰軍乃貞人軍團,驍勇善戰,我軍主動出擊,只怕……只怕是以卵擊石啊!”
    高維正色說道:“這次我軍不是要與敵人決一死戰,拼個魚死破,主要的目的是要與6將軍一部匯合。戰軍雖勇,但兵力只是我軍的一半,至于安軍,根本不值一,所以就算我軍打不了,撤走還是沒問題的!”
    聽完高維的分析,金勝和姜陽雙雙點了點頭,覺得他所言也有道理。姜陽說道:“只要我們能和6侯匯合,便可以集中兵力再打回來!”
    金勝連連點頭,倒是高維目現幽光,沒有接話,那時候,恐怕就會不來了,安桓邊境必然已被風軍牢牢控制住,桓軍只能硬著頭皮南下,直取安國都城,這對川國而言,也是最為有利的,至于進入桓國境內的敵軍要如何對付,自己是管不了那么多了。
    桓國南亭侯姜陽、連平侯金勝采納了高維的建議,率領六十萬的桓軍,離開邊境的駐地,出人意料地向戰軍和安軍動了主動進攻。
    戰軍和安軍這邊才剛剛接到唐寅的傳,稱要與己方夾擊邊境處的桓軍,倒是沒想到桓軍還主動攻出來了。
    接到軍情的戰軍和安軍出營迎戰,雙方于池州郡和桓國的交界處展開一場大戰。
    此時,雙方所投入的兵力相差不多,桓軍是六十萬,戰軍和安軍合計是五十余萬,兵力只是略微吃虧而已。
    雙方的大軍在平原地帶拉開陣勢,放眼望去,戰陣密布,雙方的將士黑壓壓的一片,都分不清楚個數。
    高維先是登到一處高地,舉目向對面張望,看到安軍所在的方位后,馬醒姜陽和金勝,由安軍所在的地方展開突擊,一鼓作氣撕開安軍的陣營。
    兩軍對陣,也要先挑軟柿子捏,這是常識,姜陽和金勝二人自然也明白其中的道理,他倆雙雙傳令下去,全軍突擊,向安軍陣營推進。
    六十萬大軍的推進,其氣勢猶如排山倒海一般,單單是前軍的軍兵,就一眼望不到邊際。在桓軍統帥的授意下,桓軍將士主攻的是安軍這一點。
    安軍統帥白晴倒也強硬,對于迎面來勢洶洶的桓軍毫退避之意,全軍列出戰位密集又集中的鐵桶陣,硬低桓軍的鋒芒。
    很快,雙方前面的將士就接觸到一起,一時間,盾牌與盾牌、甲胄與甲胄的相撞聲在戰場中央響成了一片,兩軍的將士一邊頂著盾牌,一邊將手中的武器高高舉起,或是劈砍,或是透過盾牌的縫隙刺向對面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