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562

  第五六十二章
    就裝備jin良度而言,天下列國就算把周邊的番邦都算進來,還沒有哪個國家能強過安國,但就戰力而言,能弱于安國的倒也沒有幾個。【】{本章節如花手打shouda8}1ndnkns
    當安軍和桓軍展開近身廝殺的時候,桓兵想擊穿安兵身上的鋼盔鋼甲是件很困難的事,要知道安兵的盔甲是由jin鋼打造而成,異常堅硬,甚至其硬度都不次于桓兵手中的武器。
    一名桓兵想擊殺一名安兵,不僅需要過人體力,更需要乎尋常的jin準度,他只有攻擊到安兵身上的薄弱處時,ォ有可能對其造成傷害,而且所造成的傷害往往還不是致命的。
    可就是擁有如此jin良裝備的安軍在戰場上卻往往不堪一擊,甚至是一擊即潰,一潰千里。
    用少爺兵來形容安軍毫不為過。安兵上到戰場是出了名的見不得血光的,讓他們打順風仗,一個個還都能斗志高昂,一旦自己這邊出現了傷亡,哪怕是前面只倒下一人,后面得有十人怯陣,可戰場上又哪有不死人的道理,就算安軍的裝備武裝到了牙齒,hun戰當中也有被踩死的可能。
    所以和安軍作戰,一開始還很艱難,但只要戰斗能持續下去,讓安軍不斷地出現傷亡,那么看似強大的安軍便會不戰自1un。
    現在的情況就是如此。戰斗剛開始,安兵的斗志極為旺盛,和桓兵展開針鋒相對的近身ru搏戰。
    只聽戰場之上,利器撞擊盔甲的當當聲此起彼伏、連成一片,桓兵的武器砍在安兵身上,火星飛濺,但卻傷不到他們絲毫。
    而安軍的反擊對桓軍而言則是致命的,桓軍身上的皮甲根本抵擋不住安軍手中的jin鋼利刃,往往一槍刺出,能把對面桓兵的身體貫穿,一刀砍下,能把桓兵連人帶甲的斬成兩截。
    但是隨著戰斗的持續,前面作戰的安兵體力越來越弱,漸漸的已變成有心力,反觀對面的桓兵,死傷是不少,可后面填補的士卒又很快頂了上來,生龍活虎的繼續作戰。
    在桓軍一輪又一輪沖猛的沖擊之下,前面已戰至筋疲力盡的安兵開始抵擋不住,人們的步伐變得沉重,動作變得緩慢,面對四面八方而來的攻擊,他們的面部、脖頸、關節等這些盔甲防御不到的薄弱處接連遭受到重創。
    這時候,安軍陣營前面的士卒開始相繼倒下,許多人受了傷,但還不致命,倒在地上,拼命的號叫,他們的痛叫聲、呼救聲刺ji著后面每一名安兵的神經。
    當安兵們再看到對面戰得渾身是血、猶如兇神惡煞一般的桓軍情地踩過同伴的身體時,看到地上一具具被踩得變了形的盔甲內汩汩流淌出殷紅的鮮血時,人們再也不起來斗志,大批的安兵不敢上前應戰,連連后退。前面的安兵在退,而后面的安兵還在繼續往前推進,這一退一進之間,使得安軍將士自相碰撞、踐踏,整個陣形也隨之大1un。
    戰場之上,敵人可不會給你重新調整陣形的機會,你自身越hun1un,便越能ji起敵人的斗志和取勝的**。
    隨著安軍一1un,桓軍將士猶如猛虎下山似的,高舉著武器,怪叫著向前沖殺,只見數的桓兵士卒如排山倒海一般撞擊在安兵身上,將安兵成群成片的撞倒在地,有些人倒在地上,被周圍猛刺過來的利刃扎成了馬蜂窩,而更多的安兵則是來不及起身,便被大批的桓軍情地踐踏過去,被踩扁的盔甲也將他們的身體壓成了ru餅。若凡更新組手。打shouda8
    前方的殺亡越大,安軍士卒向后退的就越快,與后面跟上的同袍碰撞得也越ji烈,整體陣形變得更加hun1un,而對面的敵人見狀則也變得更加兇殘,這完全是個惡xin循環。
    用兵敗如山倒來形容安軍在戰場上的敗勢再貼切不過。其實由開戰到潰敗,安軍在ja戰當中所傷亡的人數都不足兩千,但因自身的碰撞、推擠、踐踏所造成的死傷則數以萬計。
    安軍的主帥白晴不是不想調整陣形,重新組織己方將士與敵人繼續ja戰,而是她的將領傳下去,下面的士卒根本已不聽指揮,人們四散奔逃,一心只想著逃命,沒人愿意留下來繼續作戰,二十多萬的安軍,在桓軍的沖擊之下,變成一盤散沙,好像退了ha的ha水似的,快又法阻止地向后方和兩側潰散。
    安軍這邊的大敗讓原本想由兩側包夾桓軍的戰軍也不得不改變戰術,由兩側包夾變成了兩側接應,戰軍將士們幾乎都是咬著牙、瞪著眼把向自己這邊潰敗過來的安軍收攏住。
    等戰軍好不容易收攏了潰敗而至的安軍,再看戰場上,六十萬眾的桓軍業已透陣而過,由原本安軍所在的位置直接穿行過去,向東而去。
    聶澤打了一輩的仗,其中固然有勝也有敗,但還從來沒像今日這樣打的這么讓人窩火過。
    只要安軍能頂住桓軍,哪怕是只頂住半個時辰,己方這邊就可以完成包夾之勢,到時三面圍攻,桓軍ha翅難飛,可哪成想,安軍連一刻鐘都沒堅持住,那可是整整二十多萬裝備jin良的大軍啊,與桓軍剛一接觸,便潰敗得一塌糊涂。
    以前唐寅就經常和他說,在場上,不怕有神一樣的對手,就怕有豬一樣的隊友,以前他還不太明白這話是什么意思,現在算是深有體會了。
    安軍如此的不爭氣,讓聶澤連去追擊桓軍的**都隨之喪失,如果可以殺人的話,他此時真想把這些爛泥扶不上墻的安軍統統殺光,把他們的裝備扒下來穿在己方將士們身上。
    仗打成這樣,又是在與戰軍聯合作戰的情況之下,白晴的臉面也是異常難堪。其實她也很委屈,并非她這個主帥能,不會指揮,而是人聽她的指揮。
    等白晴帶領著一干殘兵敗將見到聶澤的時候,都不知道在他面前說點什么好,低垂著頭,面紅耳赤,地自容。
    聶澤看看白晴,再瞧瞧她身邊那些垂頭喪氣的安將們,他緩緩摘下自己的頭盔,接著,猛然摔在地上,出當啷一聲的脆響,頭盔砸在地上,都起多高,然后轱轆出好遠。
    自制力那么過人的聶澤都受不了了,當眾摔了帥盔,可見他此時已被氣到什么程度。
    在場的論是風軍將士還是安軍將士不被嚇得一哆嗦,下意識地抬頭看眼臉sèyin沉得黑的聶澤,緊接著又急忙把頭垂了下去。
    有風軍shi衛壯著膽,把轱轆出好遠的頭盔撿回來,然后小心翼翼地來到聶澤身邊,雙手擎著頭盔,嘴巴一張一合了好半晌,硬是一個沒說出來。
    白晴深吸口氣,把心一橫,接過shi衛手中的頭盔,親自遞到聶澤面前,低聲說道“聶將軍,此戰不利,責任全在我……”
    “當然是在你安軍身上!”聶澤近乎于咆哮地氣吼道,接著,一把把頭盔奪過來,胡1un地重新戴在頭上,他閉起眼睛,沉默半天,ォ把眼睛緩緩睜開,語氣平緩了一些,但依舊沉yin,說道“白將軍現在馬上去統計一下傷亡,看看還有多少可用之兵!”
    白晴應了一聲,又與聶澤對視了一眼,說道“本將已經派人去做了,稍候便知。”
    “恩!”聶澤面表情地點了點頭,而后又向周圍眾人揮揮手,說道“先去清理戰場,另外,把此戰的戰報傳于大王……算了,這戰報還是由我自己來寫吧!”
    他現在都想不出來這份戰報要如何來寫,如何去向大王去解釋,己方五十多萬的大軍,竟被桓軍透陣而過,奇恥大辱啊!
    很快,安軍的傷亡情況統計出來,把陣亡的和受傷的安軍統統加到一起,竟然還不到一萬三千人,而在戰場上,看當時安軍的潰敗勢頭,真好像死傷慘重似的。
    看到這份傷亡統計,聶澤剛剛有些平息的怒火又一下燒了起來,安軍的傷亡ォ一萬多人,其中大半還是由于自身的hun1un所造成的,也就是說,安軍被桓軍殺傷的將士充其量也就五千人,可在戰場上,桓軍留下來的尸體也不止五千了,傷亡少的大敗,傷亡多的反而大勝,滑天下之大稽。
    聶澤在給唐寅的戰報當中,將此戰的情況大致講述一遍,同時也有檢討自己的指揮不當。
    不管責任在不在安軍身上,戰敗就是戰敗了,責任必須得承擔起來在他的戰報里,從頭到尾沒有埋怨過安軍一句不是,只是在戰報的最后,聶澤追加了一句,日后不想再與安軍聯合作戰,他給出的理由是雙方統兵的理念相差甚大,法配合,從合作。
    這份戰報傳走之后,聶澤的心情平復了不少,仔細再看看桓軍的意圖,他當即又給唐寅寫了一封信,到桓軍向東而去,有與6辰一部合兵之意,平原軍和直屬軍的處境將會變得十分困難,請唐寅早做定奪。
    f1dst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