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563

  【】官場小說文字第五六十三章
    接到聶澤所傳來的戰報和信,唐寅也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_&&
    聶澤雖然沒有直說此次戰敗是由安軍造成,但戰軍的零傷亡就已經很好的說明了一切,看來,聶澤是不想再與安軍配合了
    對于戰力羸弱的安軍,唐寅也很感為難,白晴麾下的兵力是不多,但也不少,二十萬眾的軍隊,又裝備精良,棄之不用太過可惜,但要是重用安軍,它又偏偏不爭氣,非但幫不上忙,反而還會變成己方的拖累,現在聶澤是深有體會了,想把安軍推開自己,但自己又要如何來應用安軍呢?
    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唐寅給聶澤寫了回,讓安軍駐扎在安桓邊境不動,戰軍則去與平原軍和直屬軍匯合,協助兩軍,擊潰桓軍主力
    看到唐寅的這封回,聶澤大喜過望,自己總算是把安軍這個大包袱給甩出去了,他第一時間找上白晴,拿出唐寅的信讓她過目
    白晴看后,眉頭擰成個疙瘩,喃喃說道:“風王殿下為何只讓聶將軍去追敵,而讓我安軍在原地駐扎呢?”
    聶澤心中暗笑,當然是怕你安軍再拖我方的后腿了心里這么想,他嘴上也不會這么不留情面的直接講出來,淡然而笑,隨口說道:“想必,大王對安軍弟兄還另有重用?”
    頓了一下,他又道:“王令如山白將軍,大王王令已到,在下得即刻率軍啟程,前去與平原軍和直屬軍匯合,你我二人……只能等日后再相見了”
    若是能等到這場戰爭結束之后再見,那就最好不過了他在心里暗暗補充了一句
    聽聶澤這么說,白晴甚是不舍和他在一起久了,白晴也學到不少東西,尤其是治軍方面的經驗和知識
    她戀戀不舍地說道:“我真想隨聶將軍一同前往啊,可惜王命難違,我也只能聽從風王殿下的調派了”
    你安軍若是跟來,我風軍還有勝仗可打嗎?聶澤暗笑,臉上倒也硬裝出唏噓感嘆的模樣,沉默了半晌,他向白晴拱了拱手,正色說道:“白將軍,再會”
    “再會”白晴急忙站起身形,向聶澤拱手還禮
    聶澤遵唐寅之命,東去與平原軍和直屬軍匯合,此后,這三支軍團和桓國的三路大軍在安國境內展開了一連串的激戰,當然,這是后話
    在戰軍離去三日后,唐寅和靈霜所率領的風玉聯軍抵達安桓邊境,與安軍匯合一處,順勢接掌了白晴這支安軍的指揮權
    其實唐寅和靈霜雖是國君,但畢竟不是安國的君主,白晴所率的安軍可以不聽他二人的調遣,只是現在白晴已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來打這場戰爭,向安國朝廷傳,所得到的答復是全力配合風軍作戰
    現在安國朝廷已經亂成了一鍋粥,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如何應付南方入侵的川軍上面,哪里還有心思去管北方這邊,在這種情況下,白晴也只能服從唐寅和靈霜的指揮
    在如何應用安軍這個問題上,唐寅特意與梁啟和子纓在私下里仔細商談過
    依照唐寅的本意,認為應對安軍棄之不用,省得拖己方的后腿,影響己方的戰力,但是梁啟和子纓都表示反對
    在他二人看來,安軍不是戰力不足,而是缺少取勝的信心和頑強的斗志,安軍在戰場上也不是爛泥扶不上墻,只是指揮之人沒有找到最適當的應用方法
    對于安軍,梁啟和子纓的意見出奇一至,皆認為安軍的實力被嚴重低估,己方不應將其置之不理
    聽他二人這么講,唐寅奈苦笑,說道:“聶澤傳來的戰報你二人也不是沒看到,安軍在戰場上,完全是不堪一擊,我倒是想聽你二人說說,如何能把這支安軍訓練成虎狼之師,有力的輔佐我軍作戰”
    梁啟和子纓互相看了一眼,皆不言語了一支戰力強悍的軍隊,可不是靠三兩天能訓練出來的,何況安軍缺少的還不單單是訓練
    思慮了許久,梁啟抬頭說道:“大王,如何來應用安軍,末將暫時也沒有想好,不過末將可以保證,安軍對我方絕對能起到大用”
    “哦?”唐寅樂了,笑問道:“梁啟,你憑什么這么肯定?”
    “直覺”梁啟直言不諱地說道
    若是換成旁人,肯定會對梁啟這樣的回答嗤之以鼻,但唐寅只是深深看了他一眼,便未在多問,點頭應道:“好,此事……就先聽你的”
    唐寅自身就是個很相信直覺的人,另外,他也信任梁啟的實力,像梁啟這么優秀的統帥,其直覺往往是乎常人的敏銳
    風玉聯軍與安軍匯合以后,于安桓邊境處休整了三日,而后開始向西南進由安桓邊境去往桓國都城是不用路過會亭郡的,錢沖在仙石城一帶所布置的防御也就成了用功
    風玉安三國大軍的動向,早已引起桓國朝廷的高度緊張,黎昕親自給錢沖傳,令其撤離會亭郡,阻擊風玉安三國聯軍向都城的*近,同時,黎昕又向川國傳求援,請川國出兵至桓國,抵御來勢洶洶的三國聯軍
    己方的半斤八兩,黎昕心里明白,風軍的驍勇善戰,他也再清楚不過,想只靠錢沖頂住以風軍為的三國大軍,那根本不可能實現,若川軍相助,三國聯軍早晚會打到己方的都城,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目前,川國一直希望這場戰爭能夠戰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滅掉安國,*退風軍和玉軍,等川國做好充分的準備,再尋求與風玉兩國決一死戰的機會
    只是戰爭一旦爆,那就不是靠一國之力所能左右的了,桓國的求援川國法不允,不然桓國先安國一步滅亡,那對川國的打擊將是不可估量的
    接到桓國的救援信,川王肖軒與川國大臣們進行了緊急磋商,最后決定,拜上將軍薛榮為主帥,上將軍何如水、金卓為副帥,上將軍伍瑞為先鋒,中將軍傅冉、彭程、高樂、熊傲天等將輔佐,統兵三十萬,前往桓國援救
    肖軒一口氣派出四名上將軍,若干名中將軍,而且各個都是川國的名將,從中亦可看出他對桓援助的重視程度
    川國如此大動干戈的增援,疑是給桓國朝廷吃下了一顆定心丸,桓國朝野上下,皆陷入一片狂喜當中,在桓人看來,有四十萬的川軍相助,其中還有那么多的名將,此戰己方必勝疑
    在桓國,唯一高興不起來的可能就要屬錢沖了川軍是厲害,但沒有背生雙翅,不能一下子飛到桓國,目前抵御風玉安三國聯軍的重任依舊是落在他的身上好在川國援助的輜重已到,這讓錢沖麾下的桓軍一下子擁有了不少的大型利器
    為了阻止三國聯軍向都城推進,錢沖于大合山一帶設防從安桓邊境去往桓國都城,必須得經過大合山,這里山脈連綿,放眼望去,皆是高山峻嶺
    在大合山一帶,錢沖可找不到大量的勞力,所搭建的營寨比起在仙石那里的營寨要差上許多,但是這里的地形對桓軍加有利
    錢沖的確是個善于防守的將帥,他扎營的地方選得非常巧妙,剛好位于兩山之間,又恰逢是處高地,即能擋住三國聯軍的去路,又易守難攻
    即便是對錢沖不滿到極點的川將胡良看過桓軍的營寨之后,也是暗暗點頭,這樣的營寨,又有四十萬桓軍鎮守,哪怕來敵再多也不用怕啊
    在桓軍于大合山扎下營寨后的第六日,風玉安三國大軍浩浩蕩蕩的抵達聯軍于桓營東十里的地方安營扎寨,在扎營的同時,唐寅、靈霜帶著風玉安三國將領前去觀看桓軍大營
    他們站在一處高地,舉目向桓營眺望,眼前這一大片營地,把兩山之間堵得嚴實合縫,而又恰巧位于一處高地上,只是遠觀,眾人便感覺此仗不好打
    又觀望片刻,唐寅回頭叫來樂天和艾嘉,手指前方的桓營,問道:“要出大合山,是否還有其它的路可走?”
    樂天和艾嘉雙雙搖頭,后者說道:“大合山只此一條路,要想出山,我軍只能強行攻下桓營”
    唐寅聽后,緩緩點了點頭,又看眼遠處的桓營,喃喃說道:“桓營的選址可真是有些巧妙啊”
    靈霜走到唐寅身邊,憂心忡忡地說道:“王兄,以我軍目前的戰力,能否打得下這座桓營?”
    唐寅沉吟片刻,淡然一笑,說道:“打不打得下來,試試便知”說著話,他轉回身,對眾將大聲說道:“今日休息,明日一早,我軍攻營”
    眾將精神一振,齊齊插手施禮,應道:“是末將遵命”
    當天,聯軍扎好營寨,埋鍋造飯,全軍休息,等到翌日,在唐寅的命令下,三國聯軍傾巢而出,直向桓軍大營*去
    三國聯軍,七十多萬的軍隊,其聲勢之大,仿佛要吞天食地一般,即便站在桓營高高的寨墻上,舉目向外張望,也只能看到聯軍的陣頭,看不到聯軍的陣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