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565

  第五六十五章
    阿三阿四看了半晌,也沒現帳內有何異常之處,他倆向唐寅躬身施禮,問道“大王,出了什么事嗎?”
    唐寅沉聲說道“立刻去把程錦、樂天、艾嘉給我找過來,快去!”
    阿三阿四聽他口氣急迫,哪里敢多耽擱片刻,他倆雙雙應了一聲,飛步跑出營帳。【】shouda81ingdiankans
    殷柔總算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怯怯地拉了拉唐寅的衣袖,問道“寅,怎么了?是不是我說錯什么話了?”
    見她臉sè泛白,唐寅意識到自己可能嚇到她了,他反握住殷柔的柔荑,含笑搖了搖頭,說道“柔兒非但沒有說錯話,反而還救了全軍的將士們。”
    “啊?”殷柔膛目結舌,她對軍事一竅不通,根本幫不上唐寅的忙,又何談拯救了全軍將士?
    唐寅未再多言,低頭拿下茶壺,把壺蓋打開,仔細嗅了又嗅。茶水的茶香味太重,他嗅不出來其它的味道,不過,他有喝掉一杯茶,到目前為止倒還沒有中毒的跡象。
    時間不長,程錦、樂天、艾嘉三人從外面跑了進來,他們三人不知道生了什么事,只是見到阿三阿四表情異樣,語氣焦急,三人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他們三人先是向唐寅拱手施禮,而后異口同聲地問道“大王?”
    唐寅繞過桌案,走到三人近前,先是對程錦說道“程錦。”
    “屬下在!”
    “立刻傳令暗箭人員,嚴禁全軍將士用水,如有膽敢違令者,嚴懲不貸!”唐寅斬釘截鐵地說道。
    “什……什么?”程錦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將士們少吃一頓兩頓飯倒沒什么,但不能不喝水啊,何況己方的水源又不是不充裕,沒必要進行限制吧!
    看出程錦的疑問,唐寅說道“靈山泉水的水源就在桓軍的控制之內,難道你就不怕桓軍在水中投毒嗎?”
    一句話,說得程錦以及其他眾人臉sè同是大變。他呆了片刻,身子猛然一震,急急cha手失禮,說道“屬下這就去部署!”說完,他也不等唐寅回話了,轉身向外沖了出去。e^看
    程錦前腳剛落,唐寅的目光便落到樂天和艾嘉身上,他臉sèyin沉,雙目如炬,閃爍著駭人的jing光。他一一頓地問道“扎營之時,難道你二人未去查探過水源的源頭?”
    撲通、撲通!樂天和艾嘉明白過來是怎么回事了,雙雙跪地,后者急聲說道“屬下有派人去查探,只是……只是現溪水由山上流下,就……就未在做進一步的深查。”
    樂天和艾嘉又不是桓人,對桓國的環境也很陌生。
    大合山這里有座靈山,靈山上還有泉眼,這事他二人是一點都不知情,即便是聯軍大營附近所唐寅雙目shè出寒光,在樂天和艾嘉的身上掃來掃去,久久沒有說話。可以說樂天和艾嘉都是唐寅的心腹愛將,他倆以前不是沒犯過錯誤,但唐寅還從沒向他倆過這么大的脾氣。
    沒有責罵,也沒有訓斥,他就這么沉默語地冷冷凝視著他二人,但卻比任何的打罵更讓兩人吃不消。
    只這一會的工夫,兩人已是汗如雨下,豆大的汗珠子順著他倆的下巴不斷滴落在地。
    “水源,全軍將士命脈所在,豈能馬虎?你二人知不知道,就這一個怕麻煩不想深查,便有可能害得全軍數十萬將士一命嗚呼!”唐寅臉sè漲紅,下意識地握緊了拳頭,即便是他,此時掌心里也全是冷汗。過了這么久,他還沒有毒的跡象,說明靈山泉水暫時的安全的,這并不能說明是己方的幸運,只能說明是敵人疏忽,錯失了一次絕佳的機會。
    樂天和艾嘉大氣都不敢喘,兩人跪在地上,深垂著頭,一句話也不敢說。
    見狀,肖敏悄悄湊到殷柔身邊,先是拉拉她的衣襟,而后又向唐寅那邊努努嘴。
    在為人處事上,肖敏可比殷柔jing明得多,樂天和艾嘉在風國的地位非同尋常,現在可正是拉攏他二人的好機會。
    殷柔沒有她那么多的鬼心眼,眨巴眨巴兩顆大眼睛,不解地看著肖敏。倒是另一邊的靈霜靈光一閃,反應過來。
    她緩步走到唐寅身邊,小心翼翼地拉住他的衣袖,輕聲說道“王兄不要再生氣了,這次樂將軍和艾將軍已經知道錯了,也長了教訓,下次就絕不會再犯。”
    “是的,大王,屬下日后絕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終于有人站出來肯替自己說話了,樂天和艾嘉稍微抬起頭,滿懷感ji地看眼靈霜,而后又異口同聲地向唐寅說道。
    看他倆臉sè慘白、滿頭大汗的模樣,唐寅明白,這事夠他二人記住一輩子的了。
    他深深吸了口氣,將怒火向下壓了壓,伸出一根手指,沉聲說道“只此一次,若下次再犯這等愚蠢的錯誤,你倆就頭來見我!”
    “多謝大王,多謝大王!”樂天和艾嘉如釋重負,連連叩。
    唐寅余怒未消,說道“你二人,各罰俸祿半年,另外,再去暗箭那里各領五十軍杖,記住,告訴程錦,他若是敢手下留情,你二人的軍杖就加在他一人身上!”
    樂天和艾嘉嚇得一縮脖,暗暗吐了吐舌頭,不過臉上還是抑制不住地1u出喜sè。
    對于他倆來說,此時此刻受到責罰,絕對比不受任何責罰要好上千倍,至少可以說明大王已經在消氣了。
    “屬下遵命哎呀!艾嘉在心中呻yin了一聲,硬著頭皮收住腳步,身子像生了銹似的,一點點地轉了過來,垂問道“大王……還、還有何吩咐?”
    “你的手下當中有一批貞人是吧?”
    “是的,大王!”聽唐寅沒有再追究自己的過錯,艾嘉立刻來了jing神,腦袋也隨之揚了起來。唐寅問道“我記得你說過,他們在貞國時都是獵戶出身,善于翻山越嶺。”
    “是!”艾嘉連連點頭。
    寅眼珠轉了轉,說道“把他們派出去,翻山去往靈山水泉的源頭,隱藏于附近,監視桓軍的舉動,若是現桓軍有投毒,要立刻放出獵鷹,傳報我軍。”
    艾嘉面sè一正,cha手施禮道“屬下這就去安排。”
    “去吧!”唐寅揮了揮手。
    “大王,那……那屬下的軍杖……”艾嘉聽唐寅的口氣已有很大的緩和,便厚著臉皮的湊上前來。
    唐寅一瞪眼,直截了當地打斷道“照打不誤!”說著話,他嘴角揚起,嘿嘿怪笑兩聲,抬起手來,掐住艾嘉粉嫩的面頰,柔聲問道“或者,你是希望由我親自來執行軍杖?”
    艾嘉馬上把湊過去的臉縮了回來,rou了rou被掐得生痛的面頰,再二話,說了句“屬下告退。”然后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唐寅很清楚樂天和艾嘉的修為,也了解他二人的身體狀況,五十軍杖是能讓他倆疼上一陣子,但還不至于留下后患。等他二人都離開,唐寅嘆了口氣,坐回到塌墊之上。
    靈霜也坐回到唐寅身邊,又是羨慕又有些妒忌地說道“王兄和麾下將軍們的感情很深哦!”
    唐寅一笑,頗有感觸地說道“出生入死,榮辱與共,名為君臣,實為兄弟姐妹。早已是親如一家人了。”
    “我也希望自己和臣子們關系能向王兄和風將們這樣的融洽。”靈霜湊近唐寅,笑道“有很多東西,我還得向王兄多請教呢。”
    “哈哈!”唐寅仰面而笑,說道“王妹客氣了。”
    聽著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語,自己完全cha不上話,殷柔心中氣悶,她哼了一聲,站起身,對唐寅說道“寅,我先回去了!”說完話,也不等唐寅作出反應,她大步流星向外走去。
    唐寅先是一愣,想要叫出她,但伸出手時,殷柔已經走到了帳外。
    他隨之也站了起來,正yu追出去,但想到靈霜還在,他不太好這么急匆匆的離去,正想措辭時,靈霜已體貼地說道“王兄快去吧,公主定是誤會王兄在故意冷落她呢。”
    對于靈霜的善解人意,偌大的中軍帳,這時候只剩下靈霜一人,她聳聳肩,拿起茶壺,自斟自飲。
    唐寅對殷柔的喜愛與重視,她能看得出來,更能感覺得出來,這個事實,她法一下子改變,但是她覺得自己能夠盡量去爭取。
    殷柔前腳剛走回到自己的營帳里,唐寅后腳便跟了進來。他拉住她的小手,笑問道“柔兒怎么又生氣了?我又哪里惹到你了?”
    “你去陪你的王妹吧,還來找我做什么?”殷柔氣呼呼地甩開他的手,坐在塌上,背對著唐寅,故意不看他,以此來表示她心中的氣憤。
    看她這副小孩子的模樣,唐寅由衷而笑,肖敏則在旁暗暗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