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566

  【】第五六十六章
    唐寅喜愛的就是殷柔的毫心計,心中想什么,會立刻表現在臉上,須他去揣測、去琢磨,這讓他感覺很輕松
    而肖敏則認為公主太孩子氣,特別是和精明又頗有心計的玉王靈霜比起來,很容易讓人生出厭煩感
    在殷柔的身邊坐下,唐寅笑呵呵地將她拉入懷中,說道:“這次多虧有柔兒的醒,不然,軍中的將士們恐怕要吃大虧了”
    殷柔聞言,心中的火氣平息了不少,她抬頭看著他,問道:“會有那么嚴重?”
    “當然”唐寅大點其頭,說道:“如果桓軍當真的在水中下毒,事態會嚴重到乎想像的程度”
    頓了一下,他邊把玩著殷柔順滑又柔軟的秀,邊幽幽說道:“柔兒在我身邊可不是一點忙都幫不上的哦”
    這話讓殷柔倍感窩心,原本糟糕的心情也明朗起來,她笑呵呵地問道:“那你準備怎么感謝我?”
    唐寅忍不住仰面而笑,點了點她小巧的鼻子,樂道:“剛夸贊幾句,就來討賞了?”
    殷柔嘟著小嘴,在唐寅的懷中蹭來蹭去,不依不饒地問道:“你到底說不說嘛”
    她不經意的動作,總是能勾起唐寅的欲火,他雙目一瞇,邪笑道:“你想要什么都好,但是現在,我想要你”
    說話之間,他將殷柔放到塌上,還沒等她反應過來,他已翻身壓到她的身上殷柔下意識地驚叫出聲,但很快她的*聲便被唐寅的嘴堵上
    還在帳內的肖敏和傲晴臉色同是漲紅,互相看了一眼,快地轉過身去,悄悄退到帳外,同時把帳簾放了下來
    風、玉、安數十萬的大軍抵達大合山,與駐扎在這里的桓軍展開交鋒
    經過短暫的次接觸,聯軍意識到桓營的堅固,不再選擇強攻,同樣的,桓軍也不敢主動出擊,雙方進入到相對平靜的對峙階段
    在此期間,聯軍方面可沒有閑著,把軍中的老弱病殘全部派出去,在桓營的大門前輪番叫罵,由父輩罵到祖輩,幾天下來,把桓國連帶著川國的祖宗十八代都集體問候了一遍
    對于聯軍的罵陣,錢沖簡直是置若罔聞,每天像沒事人似的,吃得香,睡得好,并責令全軍將士,任何人不得擅自出戰,如有違令者,論結果是勝是負,一律格殺勿論
    他能忍得住,反倒是胡良受不了了胡良找上錢沖,向他議,應當主動出戰,再守下去,氣也得被氣死
    錢沖不以為然,樂呵呵地說道:“聯軍罵得越是難聽,說明他們就越是心急戰事拖延下去,對我方有利,而對聯軍不利,我們為什么要中聯軍的詭計,主動出擊呢?”
    胡良兩眼噴火,怒聲質問道:“難道就一直縮在大營里,任由敵軍叫罵,做一輩子的縮頭烏龜?”
    “哈哈”錢沖大笑,說道:“川國三十萬眾的援軍已進入桓國境內,不日便可抵達大合山,等川軍兄弟趕到,我軍便有主動出擊的實力了,屆時,對面的聯軍根本不值一”
    胡良是川將,他當然再清楚不過本國的舉動了,可是川軍要趕到大合山,沒有一兩個月的時間根本過不來,按照錢沖的意思,己方還得龜縮一兩個月呢
    他深吸口氣,盡量讓自己的情緒平復下來,然后意味深長地說道:“聯軍已經吃過一場敗仗,士氣低落,而我軍則截然相反,將士們士氣高漲,正是主動出擊的好機會,即使不想堂堂正正的交戰,也要趁聯軍立足未穩,打它一場夜襲啊”
    錢沖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似的,連聲說道:“不妥、不妥,風王唐寅陰險狡詐,梁啟和子纓是以謀略見長的風國名將,我們能想到的戰術,他們必然也會想到,不管是明攻還是夜襲,皆非善策,風險太大了,我們還是繼續等,要么等到敵軍主動撤退,要么等到川軍弟兄趕到”
    哎呀胡良在心中暗嘆口氣,他是拿錢沖徹底沒轍了
    另一邊,風玉安三國聯軍大營自從唐寅知道了水源的源頭在桓軍那邊,聯軍對軍中用水可謂是小心翼翼,不僅派出地的探子暗中監視桓軍的一舉一動,而且軍中將士所打回來的水都需找軍醫來嚴格檢驗,確保沒有問題,方可飲用
    雙方皆按兵不動,一拖就是五日這五天下來,聯軍方面沒有取得任何的進展,就連罵戰的士卒們都已經換了七八批,可是桓軍根本不為所動,任由聯軍叫罵,就是不肯出戰
    有意思的是,桓軍似乎也沒想到在水中投毒的辦法,聯軍方面的種種預防都像是多余的
    這天,殷柔在寢帳之中撫琴,唐寅則側臥在一旁,舒適又享受地閉目養神這時,阿三進來稟報,來到唐寅近前,在他耳邊低聲說道:“大王,梁啟將軍和子纓將軍求見”
    “恩”唐寅眼睛未睜,輕輕答應一聲,說道:“讓他倆進來”
    他話音剛落,琴音止住唐寅睜開眼睛,轉頭看向殷柔,問道:“柔兒為何不了?”
    殷柔小聲問道:“你不是要處理軍務嗎?”
    唐寅一笑,未在多言,身子向殷柔那邊挪了挪,將頭枕到殷柔的腿上時間不長,梁啟和子纓二人進入寢帳之內,他倆躬身施禮,正色說道:“大王公主殿下”
    “有事嗎?”唐寅躺在那里沒有動,向梁啟和子纓隨意揮揮手,示意兩人免禮
    “大王,連日來,桓軍一直閉營不出,也沒有在水中下毒的打算,看起來,桓軍是鐵了心的欲死守營寨,和我軍打拖延戰了”
    “沒錯想來桓軍現在是在指望川國的援軍川軍的援軍多達三十萬,并有薛榮、何如水、金卓、伍瑞等一干名將,大王,我軍可得早作打算啊”
    唐寅奈地坐起身,聳肩說道:“能做什么打算?繞過大合山嗎?”
    梁啟和子纓雙雙搖頭,大合山連綿數上千里,想繞過去,那得繞到什么時候,己方已沒有那么多的時間可消耗
    再者說,繞行的結果將會是后路被桓營所斷,沒有后勤、沒有補給沒有援軍,就靠己方目前的兵力,能一舉消滅桓國嗎?“大王,繞過大合山非良策,也不現實”
    “打不下,繞行又不現實,等還不是個辦法,那你二人告訴我,我軍當如何?”唐寅凝視著梁啟和子纓
    “其實大王先前說得沒錯,引蛇出洞是個好辦法”子纓幽幽說道
    “關鍵是桓軍并不上當錢沖這個人,一輩子沒打過什么勝仗,但是也沒誰贏過他,善守到了極點”梁啟苦笑道碰上這么一個鹽油不進的滾刀肉,梁啟都拿他沒辦法了
    “所以說,要讓錢沖主動出擊,就得讓他認為桓軍已具備壓倒性的優勢”
    “是啊,比如說我軍一下子中了瘟疫,全軍將士病倒七八成以上,或許錢沖還有可能選擇主動出擊”見子纓眼睛一亮,梁啟立刻明白他怎么想的了,搖頭說道:“但是這也不現實,我軍不可能一下子感染上瘟疫,就算能裝得天衣縫,任何人都瞧不出破綻,以錢沖的為人,他也不會相信的……”
    梁啟話音未落,唐寅倒是心中一動,雙眼閃現出精光,他伸出手來,打斷梁啟下面的話,喃喃說道:“或許,我軍真的可以做出一場假戲,引桓軍上鉤”
    “大王,錢沖這個人,他寧可不取勝,也不會冒一絲一毫的風險……”
    唐寅打斷道:“這附近可有桓國的村莊?”
    梁啟和子纓面面相覷,搖頭說道:“這個……末將還不清楚……”
    “找樂天和艾嘉過來,快”也不知道唐寅想到了什么主意,一下子變得精神抖擻起來,他站起身形,在帳內來回踱步,嘴里念念有詞,但也聽不清楚他嘟囔的是什么
    梁啟和子纓讓外面的侍衛趕快去找樂天和艾嘉,等了大概一刻鐘的時間,兩人趕到
    樂天和艾嘉來的時候腿腳都有點不利索,一瘸一拐的,前幾天被罰的五十軍杖讓他倆也大吃苦頭
    進入寢帳后,二人向唐寅拱手問道:“大王有何安排?”
    “大合山一帶可有桓國村莊?”
    樂天愣了一下,說道:“在我軍營南面二十里外有座小村子,里面有十幾戶人家,三四十口人”
    唐寅眼珠轉了轉,問道:“都是做什么的?”
    “大多都是獵戶,還有以采藥為生的……”
    “很好,帶我去看”唐寅一邊穿起外衣,一邊加重語氣道:“現在”
    也不清楚唐寅要干什么,樂天等人滿腦子的莫名其妙,一個幾十口人的小村莊對己方能有什么作用?想利用這個村莊去攻破敵營,那不是天方夜譚嘛
    人們一頭霧水,但又不敢追問,樂天和艾嘉雙雙去召集各自的部下殷柔起身來到唐寅身邊,說道:“寅,我也想陪你一起去,幾十人的小村子,一定很有意思”
    唐寅樂了,在殷柔耳邊低聲說道:“這次柔兒就不要跟去了,那里要生的事,一定不是柔兒喜歡看到的”